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34 起事

    在哱拜的有心推动之下,宁夏卫官兵与巡抚党馨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在党馨的几次威胁之后,官兵们选择了沉默以对,而这又让党馨自以为是胜利,殊不知火山喷发已经在顷刻之间。

    万历20年二月,刘东旸等人完成了对宁夏城诸卫官兵的串联,一切准备就绪。刘东旸带着许朝等人昂首阔步再次来到了巡抚衙门,请求面见巡抚党馨。

    “让他们进来。”党馨这一天心情颇好,破例同意让这些下层军官到大堂见他。

    “末将刘东旸给党巡抚施礼。”刘东旸站在党馨面前,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说道。

    党馨端着架子,嗯了一声,说道:“你是叫刘东旸,你们拖欠朝廷的税银已经有半年多了,现在年也过完了,打算什么时候交税啊。”

    刘东旸冷冷一笑,道:“末将此次求见巡抚大人,就是想向巡抚大人要求,免去我等军户往年的赋税。”

    “这是不可能的!”党馨不耐烦地说道,“本巡抚跟你们说了多少回了,你们难道就不长记性?”

    “末将不但要求免去赋税,而且恳请巡抚大人尽快发放往年拖欠我等军户的粮饷和冬衣。如今冬天已过,冬衣应折成银两发与我等。”刘东旸没有理会党馨的话,继续提着自己的要求。

    “你失心疯了!”党馨怒道,“你一个小小的百户,对上司竟敢如此要挟,你想造反吗?”

    刘东旸道:“末将是最后一次向巡抚大人面陈此事,若巡抚大人一味逼迫我等,我等活不下去之时,不得不反。”

    “放肆!”党馨一拍桌子,“你竟敢当着本巡抚的面说出造反二字,真以为本巡抚杀不得你吗?来人!”

    “在!”站在两旁的侍卫同时向前跨了一步。手按在了腰刀的柄上,满是威胁之意。刘东旸等人进大堂之前都已经被收缴了兵器,所以侍卫们并不怕他们反抗。

    “党巡抚真想与我等刀兵相见吗?”刘东旸凛然道。

    “反了,反了!”党馨大怒,下令道:“把这个无君无父的叛逆拉出去,就地正法!”

    两名侍卫向刘东旸扑去,打算将他擒获。这时,刘东旸不再示弱了,他退后半步,飞起一脚。一名侍卫便被他踹出十几步,口吐鲜血栽倒在地。另一名侍卫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刘东旸揪住衣领,斗大的拳头直奔他的面门而去。

    见刘东旸动手,许朝、刘川白、张文学等人也立即向两旁的侍卫发起了攻击。在来巡抚衙门之前,他们就已经对现场进行过无数次的模拟,确定好了各自对付的目标。党馨手下的侍卫平常只是狐假虎威,欺负那些在巡抚面前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官兵,论实战经验。与刘东旸等边军根本无法相比。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十几名侍卫就死伤过半,余下的也被迫跪在地上,高举双手。他们的武器则已经到了刘东旸等人的手上。

    “哎呀,不好!”党馨见事不妙,起身就想往后堂跑。他穿着臃肿的官袍,根本就跑不动。他还没离开座位两步。就觉得脖子上一凉,一把钢刀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你你你……刘东旸,你真敢杀官造反不成!”党馨硬着头皮问道。

    “杀你个狗官。有何不敢。”刘东旸轻蔑地应了一声,手起刀落,党馨的脑袋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

    在动手之前,刘东旸心里还有种种的犹豫,看着鲜血从党馨的脖子上喷涌出来的时候,刘东旸完全释然了。原来造反是这样轻松的一件事情,一切都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义无反顾地向前走。

    “兄弟们,有胆量的就随我去,杀尽狗官!”刘东旸大声地呐喊着。

    “杀尽狗官!”许朝等人一齐响应道。

    听到刘东旸等人动手的消息,早已埋伏在巡抚衙门周边的宁夏卫官兵全都冲了出来,举着刀枪向各处衙门冲去,副使石继芳、卫官李承恩、供应官陈汉等先后被杀,总兵张继忠被乱兵困住,无奈举刀自吻。

    “刘百户,狗官都已经杀了,你来当宁夏卫的总兵!”

    当着数千名起事官兵的面,许朝、刘川白等人大声地提议道,这其实也是他们在起事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事情,只是在这个时候需要有人站出来当众提议罢了。

    “对,刘百户,你当总兵,我们都听你的!”

    官兵们也跟着喊道。大家在冲动之下杀掉了原来的官员,现在稍稍冷静下来一点,就觉得有些六神无主了,急需一个人出来挑头。听到许朝等人的提议,不管是否认识刘东旸的人,都跟着一起起哄。对于谁来当头这种事情,有野心的人自然是当成无比重要的大事,而对于芸芸众生而言,谁能给个空头的承诺,他们就愿意投谁的票了。

    “既是如此,那刘某就挑起这份重担。咱们杀了狗官,朝廷肯定会派兵进剿,到时候,万般罪责,刘某一人担之!”刘东旸慷慨激昂地接受了大家的推举。

    在最初的时候,刘东旸只是想着如何能够说服党馨免掉自己和同僚们的赋税,被党馨斥责之后,他开始心生怨气,但也仅限于想一怒之下与党馨拼个鱼死网破。在哱拜的诱导下,杀党馨而代之的念头开始在他心里滋生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在他把党馨砍倒在地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天生就应当是当宁夏首领的材料,别说什么党馨、张继忠,甚至于曾经觉得高不可攀的哱拜,他现在也不放在眼里了。

    哱拜的确是手持重兵、权倾一世,但他敢杀官造反吗?哱承恩被党馨毒打一顿,哱拜不也是忍气吞声,不敢多说一句话?而他刘东旸则不同,虽然此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但到了关键时候,他敢于拔刀砍了党馨的脑袋,这个宁夏总兵不让他刘东旸当,还有谁配呢?

    权力这东西,就像毒品一般,一旦染上,就无法摆脱。而且,在毒品的作用下,吸毒者还会产生出种种幻觉,这种幻觉能够让一个人变得疯狂。

    “传本总兵的令,……请哱副总兵,哱承恩、土文秀、哱云各位,到总兵府议事。”刘东旸吩咐道。说到哱拜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用了个请字。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现在自己还需要利用哱拜,暂时还要给哱拜一些面子。作为一个枭雄,自己应当有一些气量嘛。

    “遵命!”许朝等人齐刷刷地应道,虽然刘东旸还没有开始给他们封官,但按照事先说好的,他们每个人都能弄个参将、游击的当当,他们现在就已经进入角色了。

    在一片混乱之中,坐营官江廷辅翻墙头逃出了巡抚衙门,身后有十几名叛军穷追不舍。刚刚跑过一条街,眼前又出现了两名宁夏卫的士兵,他们是按着刘东旸等人事先的安排守在那里的。见一名官员狂奔而来,那两名士兵挺起长矛喝道:“站住,什么人。”

    “我是坐营江廷辅,放我过去。”江廷辅喝道。

    “坐营官?也是狗官一伙的!”士兵喊道,“抓住他!”

    事到如今,江廷辅也只能拼了,他本是武将出身,武艺高强,当下拔出腰刀,迎着两名士兵冲了上去。

    “反贼,纳命来!”江廷辅刀去如风,一个回合就把两名士兵的长矛拦腰削断,下一刀就奔着一名士兵的肩头砍去。那名士兵躲闪不及,钢刀过处,只见鲜血四溅,那人齐着肩被江廷辅砍成了两截。

    “狗官敢杀我弟兄!”就这样一耽误之际,后面的追兵已经赶到了。十几名叛兵各举刀枪,把江廷辅围在垓心。

    江廷辅把刀舞得像轮子一般,让叛兵无法靠近,但好汉架不住人多,一不留神,他身上已经被叛兵的长矛刺中了几处,鲜血染红了衣襟。他知道,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迟早是会死于叛兵刀下的。

    “可恨我江廷辅不能死于沙场,却丧生在尔等贼人手中。你们杀官造反,莫非是想把这宁夏边城献于鞑靼人之手吗?”江廷辅喘着粗气训斥道。

    “我们这都是被狗官逼的,你也是狗官党馨的人,就等着去给党馨殉葬!”士兵中有人骂道。

    就在这时,圈外有人大声喝道:“江坐营勿慌,我等来助你!”

    “是什么人?”叛兵扭头去看,迎面火光一闪,枪声大作,转眼间几名叛兵的胸口便被枪弹击穿,绽出了几朵硕大的血花。

    “你们是干什么的?”其余的叛兵一见势头不好,也顾不上江廷辅了,都转过兵器对着突如其来的对手。

    在叛兵们的对面,站着十几名手持燧发枪的便衣男子,一名首领面无表情,轻轻挥手,众人同时扣动了扳机。左右不过十几步远的距离,燧发枪可谓是百发百中,叛兵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一齐被打倒在地了。

    “江坐营,末将勘舆营火器把总熊民仰,奉苏将军之命特来相助。江坐营快随我等出城,到平虏城去暂避风头。”那领头的枪手向江廷辅匆匆施礼说道。(未完待续。。)

    ps:  ……昨天开会回家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