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28 玻璃工厂

    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历经各种艰险,陆秀儿押车的车队终于来到了平虏城下。车队刚到宁夏境内的时候,就遇上了苏昊专门派出迎接的士兵小队,在这些士兵的保护和引导下,车队没有引起哱拜军和其他军队的注意,平安地抵达了平虏城。

    “陆小姐,你看,那就是平虏城。对了,快看快看,是我们苏将军骑着马迎接你们来了。”负责接应的小旗官尹国贤指着前方对陆秀儿说道。

    “哥!”陆秀儿也看到了策马奔来的苏昊,不禁笑逐颜开,一路小跑着迎了上去。

    “秀儿!”苏昊跳下马来,伸开双臂一把搂住了停不住脚的陆秀儿,抱着她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陆秀儿格格笑着,又是欢喜又是害羞,她挥着拳头砸着苏昊的背,喊道:“快放我下来,有人看着呢,哥……”

    “哈哈,有人看着怕啥,咱们可是合法夫妻,在皇上那里认证过的。”苏昊笑着把陆秀儿放了下来,同时亲昵地在她脸上摸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瘦了,脸都尖了。”

    “瘦了吗?”陆秀儿不好意思地抚着被苏昊摸过的地方,羞怯地说道:“我怎么没觉得。”

    其实,苏昊也知道陆秀儿为什么会消瘦,她押送物资千里迢迢而来,路上的艰苦可想而知。因为这些物资是送给苏昊的,陆秀儿必定会殚精竭虑,生怕出一点差错,这样一来,她不消瘦反而奇怪了。

    “秀儿,辛苦你了。这趟差事原本不需要你亲自来的。”苏昊说道。[

    “我愿意。”陆秀儿道,说罢,她又觉得这样袒露心迹有些羞人,连忙掩饰着说道:“这西北边关多好玩啊,我从来都没有到过呢。正想来玩一玩。”

    “嗯,等你歇息几天,我带你出关到草原上去玩。”苏昊承诺道。

    此时,萧如熏也骑着马过来了,苏昊连忙给他和陆秀儿做着介绍。萧如熏呵呵笑道:“这位就是弟妹吧,大哥来得匆忙。没带啥见面礼,改日一定补上。”

    “多谢萧大哥。”陆秀儿盈盈一拜,说道。

    此时,徐光启、苏小虎领着车队也赶上来了,众人分别见过礼之后,萧如熏指着车队的大车问道:“这些都是你们从京城运来的。是些什么宝贝?”

    徐光启看了苏昊一眼,见苏昊并没有什么异议,便回答道:“回萧参将,这车上都是勘舆营的军械,主要是一些火器。”

    “哦,火器……”萧如熏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旋即又说道:“火器也好。用来防守也有一些用场。”

    苏昊道:“萧大哥这话,小弟可不爱听了,火器难道就不能用于进攻吗?”

    萧如熏道:“苏老弟没见过那鞑靼骑兵,他们骑在骏马上,来去如风,火器根本就奈何不了他们。唯有在守城的时候,用火铳和火炮,颇能制敌。”

    苏昊笑道:“萧大哥恐怕是老经验了,小弟现在也不与你争辩,日后若有机会。小弟让你看看火器如何用于进攻迎敌就是了。”

    “那为兄就拭目以待了。”萧如熏也笑着应道。

    苏昊领着陆秀儿一行进了平虏城,把他们带来的各种物资卸下,安排岗哨严加看管。那些脚夫和护卫们完成了任务,领了薪劳结队离开平虏城,返回京城。自不必提。

    杨书兰听说苏昊的未婚妻来了,专程上门探望,陆秀儿天真烂漫、单纯邪,颇得杨书兰的好感。程仪与陆秀儿早在江西的时候就已经是闺蜜,此时再见,自然也是十分亲热。至于歌伶,她原本就是个疯丫头,与陆秀儿一见如故,聊了几句就颇为投机。从此后,这四个女人天天形影不离,反而把苏昊给晾在一旁了。

    苏昊陪着陆秀儿玩了两天,然后便拉着徐光启、郝青等人开始忙碌开了。平虏这个地方除了出产煤炭之外,还是重要的高品质硅石的产地,苏昊早就在打这些硅石的主意了。

    “郝大哥,你看看这些石头怎么样?”[

    苏昊把自己采来的几块硅石搁在郝青面前,问道。

    “这可是上等的琉璃石啊!”郝青眼睛一亮,“在认识苏将军之前,我们就是用这种琉璃石炼制琉璃的,后来才用上了苏将军说的那种石英石。不过,以郝某看来,要炼制上等的琉璃,还得用这种琉璃石才行。”

    苏昊当然知道平虏城产的硅石品质要优于普通的石英石,在后世,这里的硅石就是重要的玻璃原料。他一直等着郝青到来,就是想发挥郝青的特长,在平虏城建一个临时的玻璃工厂。

    “怎么,苏将军想在平虏制琉璃?”郝青把弄着手上的硅石,诧异地问道。

    “正有此意。”苏昊道。

    “制出来何用呢?”郝青问道。

    苏昊在京城良乡开的工厂,现在也大量地出产玻璃,为苏昊挣到了不少利润。但如果说要在平虏城建一个玻璃工厂,郝青就不理解了。玻璃这种东西,主要是民用,由于运输困难,产地越是接近销售地,利润就越高。平虏城这个地方是军屯,没什么居民,而军户们收入不高,也没什么购买力,苏昊在这里专门设个工厂造玻璃,有何意义呢?

    苏昊笑道:“这个我先不说,我只要求你要能够烧出大块的透明琉璃,越大块越好。”

    郝青皱着眉头道:“这个倒是把我难住了。烧出琉璃并不难,但要摊成大块的琉璃,需要一些工具,还要有熟悉的工匠。苏将军此前并没有明言,是以郝某没有带趁手的工具来,那些琉璃匠人也没有随车前来。”

    苏昊道:“我没说清楚,我要的大块琉璃,与咱们工厂里造的要求不一样。这些琉璃可以不用那么平,厚薄不匀也没关系,只要能够造出来就行,你看如何?”

    郝青一向知道苏昊想法奇特,这一次又不知道是要琢磨什么事情。既然苏昊不愿意说,他也不便细问。不过,苏昊降低了对玻璃的要求,郝青说的难度也就不存在了。说穿了,苏昊就是需要他把玻璃液摊平成为大块玻璃,至于是否厚薄均匀并不做要求,这样的玻璃,随便找个学徒工也能造出来。

    玻璃的制作工艺并不复杂,需要的辅料也很简单,都是当地能够找到的。平虏城外丰富的优质硅石资源解决了玻璃的主要原料来源问题,而刚刚投产的煤矿,也为烧制玻璃提供了能源保障。

    苏昊在平虏城里找了另一处闲置的军营,让郝青在那里建起了玻璃工厂。大量的硅石和煤炭、石灰石、纯碱等从各处运来,郝青生起炉子,没几天就给苏昊生产出了第一批透明玻璃。按苏昊的要求,每块玻璃至少是一尺见方,郝青出于一个优秀工匠的本能,还是尽可能地把这些玻璃制作得像模像样,没有变成哈哈镜的样子。

    “好了,郝大哥,就照这个样子做,我再给你找些军士来帮忙,你尽可能地多造一些这样的琉璃出来。”苏昊满心欢喜地说道。

    “苏将军有吩咐,郝某尽力而为就是了。”郝青答应道。

    苏昊带着郝青提供的第一批玻璃片,领着熊民范和几名亲兵,出了平虏城,来到一处军屯之外。军屯的哨兵看到是苏昊等人到来,满脸笑意,一边给苏昊等人让座,一边让同伴飞跑着进军屯报信去了。

    少顷,军屯里呼啦呼啦出来了十几个人,领头的正是曾经与苏昊发生过冲突的百户胡自信,而这个军屯就是胡自信的百户所驻地。正应了苏昊的话,他们之间是不打不相识,在那次冲突之后,随着苏昊与萧如熏结交,平虏所的边军也与勘舆营的士兵变得和睦起来。熊民范应邀带着手下参加了几次胡自信发起的较量,众人以武会友,逐渐成了莫逆之交。

    “苏将军,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百户所来走走?”胡自信一边向苏昊行着礼,一边问道。

    苏昊笑道:“怎么,媳妇娶过门,媒人扔出墙,苏某前些日子到你这百户所来帮你勘井,你可没有一句抱怨。如今这水井已经打出来了,用不上苏某了是不是?”

    原来,苏昊在替萧如熏找到煤矿之后,又发挥自己的地质专长,给平虏所下面的各个军屯勘测水井,帮助他们解决取水灌溉的问题。由于近年黄河水位下降,平虏所的军户引水灌溉越来越难,而就地打井又因为不得其法,效果不佳。苏昊一出手,各种问题自然是迎刃而解,现在每个百户所都有一两眼好水井,军户们吃水、种地都不用再走远路了。

    “苏将军这话,是打俺老胡的脸呢。俺老胡只是不敢叨扰苏将军的大驾,若是苏将军有闲,天天到俺这百户所来耍耍,俺都乐意呢。”胡自信憨笑着说道。

    “你这话倒是说对了,苏某也想天天出来耍,只是不得闲而已。废话不说了,苏某今天来,是有事想请胡百户帮忙。此事若能办成,我那手下几个丫头,大冬天也能有新鲜韭菜吃了。”苏昊笑嘻嘻地向胡自信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