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25 采煤

    “就是此处了!”苏昊说着,一马当先跑进了山谷。

    萧如熏等人大喜,跟在苏昊身后也进了山谷。只见苏昊到山谷中间,一边驱马缓缓前行,一边举着望远镜观察着两边山崖的断岩,嘴里念念有词。边军官兵们不知道苏昊是在做什么法术,都紧闭着嘴,大气都不敢喘。

    少顷,苏昊来到一处缓坡前,跳下马来,用脚跺了跺地面,笑着对萧如熏说道:“萧大哥,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由此向下,百尺之内必定出煤。”

    “真有这么神?”萧如熏也下了马,懵懵懂懂地左顾右盼了一番,实在看不出这个地方与其他地方有何区别,为什么苏昊就能言之凿凿地说这底下有煤。

    萧如熏当然不知道,苏昊是根据地表裸露的岩石来判断岩层走向,再根据成煤条件来推测煤矿可能蕴藏在何处。其实整个汝箕沟底下都有煤炭蕴藏,自上而下有几十个煤层,苏昊刚才只是在找一个煤层最浅的位置而已,否则,以当年的开采条件,要挖出一个几百米深的煤层几乎是不可能的。

    “贾元!”萧如熏回头喊道。

    “末将在!”一名偏将应声而到。

    “你带10个人,从现在起就驻扎在此处,不得有失。本将明日就调军士来挖矿硐,此间的一切,由你负责。”萧如熏大声地下令道。

    “末将遵命!”贾元站得笔杆条直,胸脯鼓鼓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显然是为自己得到如此重要的一个差事而感到自豪。

    勘定了煤矿的位置,萧如熏和苏昊也就没必要再在山谷里呆着了,二人驱马缓缓向山谷外面走,亲兵们则骑着马在后面跟随。贾元带着他的10个手下留了下来,他们挥动腰刀。把四周的荆棘砍倒,清出场地,看那意思真是准备在此安营扎寨了。

    虽然还没有真正见着煤,但根据这一路上与苏昊聊天的情况,萧如熏相信苏昊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声称此处有煤,那么能够挖出煤的机率是非常大的。想到煤矿投产之后能够带来的种种好处,萧如熏按捺不住地就想朗声大笑。

    “苏老弟,你真是愚兄的贵人啊,不,你是整个宁夏卫数万边军的贵人。你要知道。如果我们这里能够挖出大量的煤,整个宁夏的面貌就能焕然一新。”萧如熏感慨地说道。

    苏昊笑道:“萧大哥身处平虏城,胸怀宁夏镇啊,事事都能想到整个宁夏镇的兴衰,我看比那宁夏城里的党巡抚和张总兵更有眼光。”

    “慎言,慎言。”萧如熏连忙拦住苏昊,不敢让他说下去了。下级军官这样议论上级军官,万一被有心人传话出去,是会带来麻烦的。

    苏昊是个穿越者。等级观念颇为淡漠,他压低了声音对萧如熏说道:“萧大哥,小弟这话可是真心的。宁夏镇的其他分守参将小弟没有见过,但就萧大哥而言。见识确是比那党馨和张继忠要更胜一筹。”

    按明朝的军制,宁夏镇的军事管理是由一名总兵官作为镇守,一名副总兵作为协守,另外还有四名分守。分别是驻扎花马池的东路右参将,驻扎宁夏后卫的西路左参将,驻扎清水营的灵州左参将和北路平虏城参将。

    镇守总兵官是张继忠。苏昊随着陈道一起,在宁夏城见过他一面,感觉此人胸无大志,基本上就是在混日子的样子。而至于协守副总兵,就是哱拜其人了,苏昊虽然没有见过,但通过江廷辅和陈道的介绍,已经把他定位为一个坏人了。

    党馨作为宁夏巡抚,原本应当是总揽全局的人。但苏昊在与党馨的短暂接触中就能够感觉到此人肤浅浮躁,当个吆三喝四的太平官员没什么问题,真要是宁夏出现什么变故,此人绝对是挑不起大梁的。

    听到苏昊的话,萧如熏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瞒苏老弟说,愚兄也觉得巡抚和总兵过于柔弱了,否则也不至于让某些人如此嚣张。你说的其他分守参将,几乎都屈从于某人的淫威,唯其马首是瞻。唯有我这平虏城,不服他的调遣,是以他想方设法克扣我这里的供给,连寻常商人往来,都会受到他的骚扰。”

    苏昊当然知道萧如熏说的某人正是指哱拜,在宁夏镇能够有如此势力的人,也只有哱拜了。萧如熏称自己是唯一不服哱拜调遣的参将,这就与江廷辅推荐苏昊他们来平虏城驻扎一事对应上了。

    “这么说,萧大哥也担心某人会有不臣之心?”苏昊试探着问道。

    萧如熏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回答了苏昊的问题。

    苏昊道:“不瞒萧大哥,我等来到宁夏镇之后,也听到一些风声,所以才不敢把队伍驻扎在宁夏城外,而是来到了这平虏城。若是萧大哥也觉得形势叵测,你我两军应当携手早做准备才是。”

    “苏老弟所言极是!”萧如熏喜道,“其实愚兄也一直有此意,只是此前不知苏老弟是敌是友,不敢贸然相邀。”

    “现在都说开了,若是某些人真的敢冒天下之大韪,他就是贵我两军共同的敌人,你我自当同仇敌忾,共讨逆贼。”苏昊豪迈地说道。

    这一天,对于萧如熏来说实在是收获极大。与苏昊结交之后,他先是获得了一个大煤矿,接着又得到了一支友军。他自己麾下的边军也不过就是2000多人,而苏昊带来的勘舆营也是2000多人。能够得到苏昊的帮助,就意味着平虏城的军力凭空翻了一番,对于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事变,萧如熏就有更多的把握了。

    煤矿的开采工作轰轰烈烈地展开了。萧如熏治军甚严,号令一出,便有数百名官兵被调往汝箕沟,有的负责挖矿硐,有的负责修路,荒凉的一条山谷顿时就充满了生气。

    “出煤了,出煤了!”

    伴随着一阵呐喊声,一匹骏马飞驰着奔出汝箕沟山谷,奔向平虏城。进入城门的时候,骑士丝毫没有减速。他策马一直冲到参将府前,滚鞍下马,一路小跑来到萧如熏的大堂之上,单膝跪地,双手高高地举起一个布袋,大声报告道:

    “报参将,末将不辱使命,煤矿今日已经出煤了,请参将验煤!”

    “果真出煤了?”萧如熏从公案后面绕出来,走到报信的军将面前接过那布袋。他展开布袋一看,只见袋子里装着大块大块泛着乌亮的精煤,不禁喜形于色:

    “好样的贾元,本将擢升你为把总,赏银百两!”

    “多谢参将!”贾元大声地答应道。

    苏昊也闻讯赶来了,看到贾元送来的煤样,苏昊笑道:“没错了,这正是本地特产的太西煤,这可是举世闻名的好煤。”

    “这都多亏了改之你啊。”萧如熏使劲拍着苏昊的肩膀,开玩笑道,“你这勘煤的本领,可能教给大哥我?日后我若是不在军中效力了,回家去找个煤矿,当个矿主,也是颇为惬意的。”

    “这个……大哥是国之栋梁之才,岂能学此鸡鸣狗盗之术?”苏昊也呵呵笑着敷衍道。

    萧如熏当然不是真的想学勘煤,他与苏昊客套了几句之后,问道:“对了,改之,现在煤矿已经有出产了,对于这些煤的用场,你可有何想法?”

    苏昊道:“平虏城是大哥的地盘,这煤炭如何分配,全凭大哥做主,小弟岂敢多嘴。”

    萧如熏道:“我的打算是,整个平虏所的军户,按家中人口,每人分配200斤用于过冬取暖。余下的煤炭,我打算贩往宁夏城,所得钱款,先用于修缮兵器,再存下若干,用于明年开春后修缮边墙。至于改之你应得的那份……”

    “此事不急。”苏昊连忙说道。

    萧如熏当初为了让苏昊提供煤矿位置,一张嘴就许下了收益对分的条件,照这个条件,现在煤矿有了产出,卖煤的收入应当有一半是要交给苏昊的。但萧如熏手头资金极为紧张,就等着这笔钱来置换军户们手里陈旧的武器,所以给苏昊分红的事情就只能拖着了。

    苏昊并不是贪财的人,他答应萧如熏提出的分成比例,也只是不想让萧如熏有心理负担而已。以他内心的想法,就算自己一分钱不拿也无所谓,毕竟萧如熏拿这笔钱也是用于国防建设。

    “萧大哥,我倒是有个想法,卖煤的收入除了修缮兵器之外,若有节余,可否购买一些粮食,补助给军户们,人只有吃饱了饭才能打仗嘛。”苏昊说道。

    “没问题,此事我交给梁奉去办就好了。”萧如熏答应道。

    “还有一件事,过几天,会有人从京城给我部送来一批给养,随行而来的,还有一些工匠。小弟想在平虏城建一个临时的作坊,做些器具。大哥可否给小弟提供一个合适的场地?”苏昊说道。

    萧如熏把脸一沉,道:“改之,你说这话不是打大哥的脸吗?这平虏城里的事情,你尽可做主,看中哪个地方,只要不是军户家的宅子,你就尽管拿去用就是了。再说了,就算是那里已经住了人,你说一声,让他们立马搬家,他们也绝无二话。平虏城一千多军户今年能够过个暖暖和和的冬天,全是仗改之所赐,他们谁敢和你呲牙?”

    “小弟岂敢。”苏昊笑道,“小弟只要一处闲置的营房就足够了。”(未完待续。。)

    ps:  莫问今日有几更,节操到处尽开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