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21 捉对群殴

    苏昊原本长相就比较文气,作为一个南方小伙,在西北人眼里看来,就更显得文弱了。此外,平虏城中来来往往的多是军人,苏昊一身文人打扮,也难免让小贩有些轻视。小贩伸着脸叫苏昊打,是认准苏昊没这个胆量,若是在他自己的营中与人争执,他是万万不敢这样小看对方的。

    这小贩其实并不是什么种菜农民,他是平虏千户所下面一个百户所的百户,名叫胡自信。平虏所境内没有什么百姓,大多数种菜、卖菜的都是军户。军户平日为民,战时为兵,在不打仗的时候,与寻常的农民也没什么区别。

    作为边军的一员,胡自信心里也充满着对内地军人的鄙视。勘舆营在周边做勘测的时候,胡自信曾经偶遇过,看到这些士兵穿得好、吃得好,便由羡慕而生忌妒,再由忌妒而生恨意。再及看到这些士兵中间大多数都识字,成天不拿刀枪,便是扛着三角架晃来晃去,还假模假式地写些什么东西,胡自信便打心眼里看不上他们。

    这一次,胡自信挑着一担自家地里产的蔬菜到平虏城里来卖,正遇着苏昊一行。他从对方的口音里听出这些人就是外来的客军,再看程仪、歌伶衣着鲜亮,容貌动人,心里更不痛快了。碰到合适的机会,他自然要挖苦、贬损对方一番,以泄心头之气。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苏昊这样一个文官,居然说出手就出手,而且动作之快,让他这个沙场老兵都躲闪不及。他正在得意之间,冷不防被苏昊扇了一记耳光,嘴里顿时就有了一丝腥咸味道,不禁大怒。

    “你个小白脸。敢打你家爷!”胡自信一脚踢开面前的菜担,冲着苏昊便冲了过去。他身材比苏昊高出几公分,脸上胡子拉茬的,看起来颇为凶恶。

    “小子,放肆!”

    没等苏昊接招,远远缀在后面当警卫的亲兵队长熊民范已经一个箭步冲上来了。他把苏昊推到身后,抬起胳膊挡住了胡自信的一记重拳。

    “嗬嗬,小子还把子力气!”熊民范的胳膊被胡自信砸得一阵剧痛,倒是激起了他的争强好胜之心。熊家老二从来都是爱打架的人,当了兵之后。受纪律约束,打架的机会少而又少,现在有着保护主帅的名义,又能遇着一个劲敌,心里涌上来一阵快意。

    “能吃往我老胡一拳,倒是条汉子!”胡自信喝了一声彩,拳头收回来的瞬间,又飞起一脚,直奔熊民范的面门。熊民范不慌不忙。偏头让开,伸手去抓胡自信的脚腕。胡自信不等招式用老,敏捷地把腿收回,挥拳直击。双方就战在了一处。

    熊民范当兵之前就富有打架的经验,当兵之后,先后受过郝彤、邓奎、徐光祖的操练,格斗技巧很是不俗。徐光祖这些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所教的武艺都是具有实战价值的,并非花拳绣腿可比。面对着胡自信这样的边军,熊民范堪堪斗了个平手。而且看那神情,还留着几分余地的样子。

    胡自信到城里卖菜,是与百户所的另外十几名军士一起来的。见自家的百户与外来的客军打起来了,那些军士也在旁边摩拳擦掌,准备抽冷子上前帮忙。熊民范手下的亲兵队也已经赶到了,见此情形,忍不住上前警告,双方一言不合,很快也就各自捉对打了起来。

    一场口角迅速地演化成了几十人的群殴,周围的闲人纷纷退后,让出中间的空场,供双方施展拳脚。这种打斗估计在平虏城里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观众们拎着酱油瓶、嗑着葵花籽,一个个情绪稳定,乐呵呵地看着免费的武戏。遇到有拳脚相碰、血花四溅之时,众人还齐声喝彩,惟恐不出人命。

    苏昊、李贽等人早被挤到了一边,没有人还记得他们才应该是这场斗殴的主角。看着这混乱的场面,程仪面带不安,歌伶欢天喜地,李贽绺须不语,苏昊则是一脸苦笑,不知最后会如何收场。

    聚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围观者中既有与胡自信他们相识的边军,也有闻讯而来的勘舆营士兵。好在双方都是颇有傲气的军人,谁也不愿意担当以多欺少的骂名,所以围观的人多,下场帮忙的人少。偶尔有技痒难耐的,也是冲着对方的啦啦队叫阵,待到对方有人出来应战的时候,才一对一地加入战群。

    “闪开闪开,是何人在此冲殴!”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会有管事的人出来干涉。平虏城里没有行政衙门,负责维持秩序的就是军队里的宪兵。只见一队盔甲亮明、手持长矛的士兵在一名小校的带领下,分开人群,来到了场中。那小校大声喝止着斗殴的双方,见着那些依旧缠斗不休的,便令手下抡着长矛抽打,直至把双方分开为止。

    “谁是事主?”待到打架的众人都被拉开之后,小校环顾四周,大声喝问道。

    “是我!”胡自信站出来答道,他脸上有好几处淤青,身上的衣服也挂烂了,但派头却像是穿着燕尾服的名角一般。

    “胡百户,怎么又是你?”那小校皱着眉头,显然胡自信不是第一次在平虏城里聚众斗殴了。

    “另一方是我。”苏昊走了出来,对那小校说道。本来熊民范想替苏昊顶缸的,但被苏昊给拦住了。

    “你是……”小校问道。

    “本将是勘舆营主将,游击将军苏昊。”苏昊答道。

    其实小校心里已经猜出了苏昊的身份,毕竟平虏城就这么点大的地方,来了个什么人大家都是知道的。看苏昊的年龄,再加上身边带着亲兵和女眷,小校怎能不知道他是勘舆营的主官。听到苏昊自陈身份,小校滞了一下,然后说道:“苏将军,失礼了。卑职是参将府小旗官,请问苏将军的手下为何与这位胡百户的手下发生了冲突。”

    “无他,这厮嘴太欠了,我替你家参将教训教训了他。”苏昊指了指胡自信,傲慢地说道。他知道这件事肯定不能善罢,要闹就得闹到萧如熏那里去,一名小旗官还不配来管他的事情。他主动提到萧如熏的名字,也是为了让小校不要越级插手。

    胡自信听到苏昊的话,忍不住又想发作,但被旁边的人给拦住了。小校见着苏昊的时候就知道今天这事情不是他有权力解决的,现在苏昊直接提到了萧如熏,那他自然就顺着梯子下去了。

    “既是如此,卑职斗胆请苏将军到参将府,当面向萧参将说明此事。”小校谦恭地说道,作为参将府中的军校,他比胡自信这样的军户更懂得礼节,知道苏昊毕竟有个游击将军衔在那放着,不管有理没理,以下犯上在军中都是极其忌讳的事情。

    “你也配支使我家将军?”熊民范斥道。

    苏昊对熊民范摆摆手,道:“不必多言,他也是秉公办事。本将也有日子没见着萧参将了,正好去参将府拜访一下,顺便跟他聊聊这平虏所的军纪问题。”

    “呸!你以为萧参将会官官相护向着你吗?”胡自信唾了一声道,“我告诉你,萧参将最看不上的,就是你们这些狗屁不通的京营兵。”

    苏昊扭过头,对胡自信呵呵笑了:“这位是叫胡百户,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可是萧参将本人的意思?”

    “这……”胡自信一时哑了,萧如熏看不出内地兵,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这种话要让萧如熏当面说出来,显然是不合适的。再说,他不过是区区一个百户,有什么资格去谈论参将的好恶呢?苏昊抓住了这个把柄,只要到萧如熏面前如此这般一说,萧如熏哪怕是为了避嫌,也得申斥胡自信一番,甚至赏他几军棍做做样子,也是有可能的。

    “胡百户,刚才我听你说得挺响的,要不咱们一起去见萧参将,你把这话再说一遍,如何?”苏昊见胡自信尴尬的样子,知道他吃瘪了,于是继续添油。

    “说就说,我老胡还怕什么不成,大不了……”胡自信羞刀难入鞘,低声地嘟囔着。

    被苏昊告状倒是小事,萧如熏最多也就是象征性地责罚他一番。但如果他敢当着萧如熏的面,把这些话再说一遍,那就是另一码事了,萧如熏打烂他的屁股都有可能。可是要让他说自己不敢把这话再说一遍,他又抹不开面子,于是一边硬着头皮应承,一边在心里问候着苏昊全家老少。

    李贽有个钦犯的罪名,自然是不适合这种出头露面的场合的,苏昊喊人把他护送回府去了。以苏昊的意思,是让程仪和歌伶也都回去,他自己去见萧如熏即可。无奈歌伶说这件事是因她和程仪而起,如果她俩不出现,只怕苏昊说不清楚。苏昊想想也是,只好答应让她俩一起去参将府。

    小校让人赶紧去参将府通报,自己陪着苏昊和胡自信两方的人一起向参将府走去。熊民范和胡自信一左一右走着,一开始都气呼呼的,走了一程,双方互相对一个眼神,发现对方的眼神里都有一种不服再战的意思,不禁在心里都起了一份惺惺相惜之意。(未完待续。。)

    ps:  ……这是今天的第三更,我说不是今天的最后一更,你们信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