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15 此身已许

    崇王用5万亩良田置换了5万亩荒山,在王锡爵和王家屏看来,实在是有些壮士断腕的魄力了。

    汝宁府的事情,查来查去,最后查到了崇王府的头上。虽说朱翊爵一口咬定是管事李会与刘其昌勾结,他自己对此事一所知,但这种说辞是否有效,完全取决于朝廷愿不愿意相信。

    明朝的藩王看起来活得很滋润,锦衣玉食,没人敢惹。但实际上,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非常谨慎的,不敢越雷池半步。要知道,皇帝对于藩王永远都是不信任的,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皇帝就要借题发挥,以削弱藩王的实力。

    崇王府与地方官吏勾结,侵占百姓的良田,这是非常恶劣的一个事件。在这个时候,朱翊爵果断地杀掉了犯事的下属,又主动提出把侵占来的良田如数交还,只要求置换同等面积的荒山,这就摆明了认错的态度,即便报到万历面前,也能说得过去了。

    “这一次的事情,多谢改之了。”

    在苏昊的府上,崇王世子朱常津郑重其事地向苏昊道着谢。崇王府能够提早发现问题,赶在钦差查处之前自己把问题交代清楚,全是仗了苏昊的提醒。苏昊在查案的过程中发现了李会与汝宁府官吏勾结的事情,便通知了朱常津,朱常津再将此事告诉父亲,这才有了朱翊爵怒斩李会的举措。

    再至于说用5万亩良田置换5万亩荒山的处理方法,也是出自于苏昊的劝告。如果没有苏昊的许诺,朱翊爵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

    “世子言重了,这一次若非崇王慷慨献出土地,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善后呢。”苏昊说道。

    “改之。我照你所说,劝父王交出了5万亩土地,置换西边那一片荒山,使我崇王府一年少了一半的收入征天战途。这以后全府上下几千口人的生计,全在改之你的一念之间了。”朱常津呵呵笑着说道。[

    苏昊道:“世子请放心,苏昊别的本事没有,这勘矿之事,还很少有走眼的时候。我给你的那位喻复阳喻硐头。不日就将到达汝宁,他能够帮世子在那片荒山上找到煤矿和铁矿,日后崇王府靠采矿和炼铁的收入,不会少于原来那5万亩田地的。”

    “那本世子就拭目以待了。”朱常津笑道。

    原来,崇王府拿5万亩良田来置换5万亩荒山,是有目的的。苏昊记得。在汝宁府以西的那一片山岭中,有储量十分可观的煤矿和铁矿。崇王府以土地换荒山,表面上看是吃了大亏。实际上却不然。煤矿和铁矿如果开采出来,每年的收益并不亚于种田。而交出土地又能够博得一个好名声,化解可能存在的隐患,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朱翊爵又何乐而不为呢。

    “世子,光靠采煤和冶铁,收益还是很有限的,要能够炼出好钢,才能真正财源滚滚。我这里写了一些炼钢的窍门,你找汝宁科学院的那些书生们好好看看。争取能够炼出一流的钢材来。”苏昊拿出几页纸,交给朱常津。那是他根据后世的一些知识写的炼钢工艺以及合金钢配方,他相信,凭着汝宁科学院那些研究人员的智慧,应当是能够消化掉这些知识的。

    “那本世子就笑纳了。”朱常津道,他接过那些资料,细细地收好。然后扭头左顾右盼了一下,说道:“对了,改之,本世子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事相求,不知改之能否应允。”

    “世子有事但讲妨,只要苏昊能够办到的,绝不敢辞。”苏昊说道。

    朱常津道:“我想向改之要个人。”

    “人?”苏昊一愣,“什么人?”

    “你帐下有个女簿记,本世子甚是仰慕,不知改之愿割爱否?”朱常津道。

    “你是说程仪,程姑娘?”苏昊郁闷了,如果朱常津向他讨要点什么东西,他肯定眼睛不眨地就拿出来了,但朱常津向他讨的是程仪,苏昊还当真有些不舍。

    朱常津点点头道:“本世子有一回到你府上,见到了这位女子,当时惊为天人,回去之后,夜不能寐,甚是思念。我观此女的装束仍是未嫁之人,故而……”

    “这……”苏昊有些挠头,朱常津的意思他听懂了,那就是看上了程仪。朱常津是有老婆的人,家里的妾也得有七八个了,把程仪娶回去,也不知是十姨太还是二十姨太,总之不会有什么很高的地位。他有心直接回绝,转念一想,又不知道程仪自己是什么意思,没准人家还巴不得嫁入豪门呢,自己有什么资格替她做主?

    “世子,此女因为照顾弟弟,一直未嫁,如今已是20多岁,不知世子看中她何处了。”苏昊谨慎地问道。

    “落落大方,知情达理,别有一番风韵啊。”朱常津陶醉地说道,嘴角隐隐还有些口水在闪闪发亮。

    “呃,这样吧,我把她叫出来,听听她自己的意思。若她也有意,那苏昊就祝贺世子了。若她有其他的想法,那也请世子见谅。世子看如何?”苏昊说道。[

    朱常津道:“那是自然,本世子岂是强人所难之徒?”

    苏昊吩咐一声,让人从后宅把程仪请来。不多一会,程仪迈着小碎步进来了,她先向朱常津施了一礼,然后又向苏昊行了礼,问道:“苏学士唤小女子何事?”

    “程姑娘,这事呢……呃,是这样的……”苏昊结结巴巴地把朱常津的意思隐晦地说了一遍,眼看着程仪的脸就渐渐地红起来了。

    “程姑娘,本世子对姑娘仰慕已久,还望姑娘垂青。”朱常津在一旁说道。

    程仪看看朱常津,又看看苏昊,咬了咬牙,对朱常津说道:“小女子蒙世子错爱,惶恐万分邪少药王。奈此身已许他人,岂可再许世子。”

    “已许他人?”朱常津有些错愕,“程姑娘这装束并非已嫁之人啊,不知程姑娘已许之人何在。”

    程仪转过身,对着苏昊,泪眼婆娑地说道:“苏郎,你我之事,你为何不向世子明言呢?莫非你欲舍弃妾身了吗?”

    苏郎!

    听到程仪这个称呼,苏昊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不会吧,自己和程仪哪有什么“你我之事”,这不是睁着眼睛毁人清白吗?

    “这……”朱常津倒是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他看看一脸尴尬的苏昊,抱歉地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倒是本世子失礼了。改之,既然程姑娘是你的人,那你尽可向本世子明说就好了,你我乃是至交,本世子岂能夺你所爱?”

    “这个……嗯嗯,这件事有些复杂,我也是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苏昊只好支吾着打马虎眼了,他当然不能说程仪是在凭空说谎,但要他承认与程仪有什么关系,他又说不出口。

    朱常津对于这种事情倒是门清,在他看来,程仪一直跟在苏昊身边,肯定是有过一些不清不白的事情。估计苏昊嫌程仪岁数大,占了便宜却又不乐意给程仪一个名份。现在遇到朱常津讨要程仪的事情,苏昊就乐得想把程仪送出去,奈程仪却粘上了苏昊,不肯离开,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幕场景。

    “改之,程姑娘才貌双全,乃是你之良配,你可不能辜负于她。本世子今天没做准备,改日定会将贺礼送上,祝二位白头偕老。”朱常津说道。他对于程仪也没有志在必得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样一个有文化的女子很是新鲜,带着几分猎奇的心态罢了。现在见程仪对苏昊有意,而苏昊却三四的样子,就忍不住要替程仪讨个公道了。

    “多谢世子成全!”没等苏昊说什么,程仪先对朱常津盈盈一拜,像足了一个心愿得偿的小女子的样子。

    “呃……好吧,那就多谢世子了。”事到如今,苏昊也只能逢场作戏了,总不能当面拆穿程仪的谎言吧。反正汝宁的案子查完,他也该回去了。一旦离开了汝宁,今天说的这些也就都所谓了。

    朱常津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苏昊把他送出府外,回头一看,只见程仪正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忐忑之色。他有心骂程仪几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要知道,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发脾气的人,尤其是在程仪这样的女孩子面前。

    “你可把我坑苦了。”想了半天,苏昊只能长叹了一声,说道。

    “小女子只是不想成为王府中的玩物,奈借大人作为托辞,还请大人恕罪。”程仪躬身说道。

    “你不想嫁给世子,可以找个别的借口嘛,你说你跟我有那什么什么……这话如果传出去,以后你还怎么嫁人啊?”苏昊道。

    “那程仪就不嫁别人了。”程仪说道,她语带双关,说一出口,脸先红了。

    “气话!”苏昊根本没有听出程仪话里的潜台词,只是斥道,“哪有不嫁人的女孩子!”

    程仪面带微笑,道:“程仪已是20多岁之人,岂能嫁得出去。如大人不弃,程仪愿一直留在大人身边,永远给大人做个簿记就好了。”

    “唉,此事就先这样吧,如果早知道你不想嫁给世子,我就不叫你出来了,我直接给回绝了,也比现在这样好。”苏昊郁闷地说道。

    程仪笑道:“小女子倒是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说罢,她转身就跑回后宅去了,只留下一脸困惑的苏昊,站在那里发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