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14 崇王的觉悟

    崇王!

    除了早已清楚此事的苏昊之外,一屋子人都愣住了。有王锡爵、王家屏这两名内阁大臣在场,收拾一个刘其昌是不在话下的,但事情涉及到崇王,就变得有些敏感了。这些藩王的事情是要由宗人府来处置的,两位阁老身份虽高,也不敢随便给一位藩王定罪。

    “二位阁老,事到如今,罪官就全说了。”刘其昌可怜巴巴地说道,其实在他的心里,是一种隐隐的得意,他知道一旦自己把崇王拉出来,事情就有转机了。

    “崇王在汝宁有封地10万亩。几年前,崇王府的管事李会找到罪官,说崇王的一些封地因为水旱侵袭,变得贫瘠不堪,崇王府的收入日减,已经入不敷出了。他请罪官帮崇王府调换一些土地,还说这是涉及到崇王脸面的事情。罪官想,当今圣上最念宗亲之情,岂有眼看着藩王家境拮据而不管之理?出于为圣上分忧的想法,罪官就做了一些权宜之计。”刘其昌说道。

    “你是说,你的所做所为,都是这权宜之计?”王家屏问道。

    “正是如此,罪官也是不得己而为之啊。”刘其昌说道,“罪官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罪不可赦,情愿接受一切处罚。只是这土地已经划到了崇王的名下,如果要把这些土地再退还给那些农家,还得崇王点头方可。”

    “崇王到!”

    刘其昌话音未落,就听得门外有差役大声地通报着。其实这倒不是什么无巧不成书的事情,而是苏昊事先已经知道刘其昌要把崇王推出来作为挡箭牌,因此早早地通知了崇王府,崇王正是接到苏昊的通知之后,专程赶来的。

    听说崇王来了,王锡爵、王家屏连同一干官员连忙起身相迎,藩王虽说没什么权力。但身份在那放着,众人不便怠慢。

    “各位大人,本王打扰了!”崇王朱翊爵大大喇喇地走进大堂,抬手向众人行礼道。

    “崇王驾到,我等未能远迎,还请崇王恕罪!”王锡爵和王家屏同时说道。

    双方寒暄了几句,王锡爵让人搬来椅子,让朱翊爵与他俩一起坐在上首位置。朱翊爵坐定之后,抬眼看了看跪在下面的刘其昌,假意对王锡爵问道:“王阁老。刘知府怎么跪在那里,莫非有何事办得不妥,让二位阁老生气了?”

    “刘知府确有一些事办得不妥。”王锡爵点点头道,他知道,朱翊爵在这个时候赶过来,肯定是与刘其昌刚刚说的事情有关,于是也不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这件事,说起来还与崇王府上有些小小的瓜葛呢。”

    “哦。如此说来,本王来得还真是凑巧了。”朱翊爵道,不等王锡爵再说什么,他先大声地对门外喊了一声:“来人。把东西呈上来,请二位王大学士过目。”

    门外呼啦地进来了六七个人,都是崇王府侍卫的打扮。这些人每人手上都托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盖着红布。也不知道放的是什么东西。朱翊爵用眼神征求了一下王锡爵和王家屏的意见之后,便让王府侍卫们把东西都搁在公案之上了。

    “王爷,这是什么?”王锡爵用手指着那些盖了红布的托盘。对朱翊爵问道。

    朱翊爵站起身走上前,依次掀开了各个托盘上的红布,只见红布下面盖着的,是一本一本的册子。朱翊爵指着那些册子说道:“这些就是崇王府的地契,一共是5万亩。本王把这些地契带过来,请二位阁老处置。”

    “这是何故?”王锡爵也站了起来,正说到崇王府的土地的时候,朱翊爵就把地契带过来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呢?崇王府的土地是由皇帝赐予的,他可没有权力进行什么处置。在他看来,崇王此举说不定是来要挟他们的。

    朱翊爵躬身施礼道:“二位阁老有所不知,因为本王用人失察,致使王府的管事李会假借本王名头,与刘其昌勾结,干了不少不法之事。前几日蒙苏学士提醒,本王让人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刘其昌通过李会,把大量侵吞来的良田充到了崇王府的名下,每年的收成大半落入李会和刘其昌的腰包,交上来的还是崇王府原来那些薄田的出产。我崇王府空落了一个恶名,好处都是他们这些家伙占的。”

    “原来如此。”王锡爵听明白了。

    刘其昌等人用各种手段侵占了农民的田地,为了逃避追查,就谎称是帮崇王府换地,这样即便有人来查,查到崇王府头上也不敢再查下去了。但是,崇王府在这件事情里却只是担了一个名头,实际的好处根本拿不到。这些良田的产出,都被刘其昌会同崇王府的管事李会私分了,崇王能够看到的,仍然是原来那些薄田的产量。

    要做到这一点,崇王府的管事李会是一个关键人物。对内,他能够瞒住崇王,让崇王不知道占有良田的事情;对外,他又能够代表崇王府出面,完成这些土地置换。像朱翊爵这样的藩王,根本就没有机会亲自到自己的封地去走一走,所以下面的人做了什么手脚,他也是完全不知情的。

    “那么,王爷,你那个管事李会,现在何处?”王锡爵问道,既然崇王把罪行都扣到了管事李会的头上,那么就该传李会来问话了。

    朱翊爵揭开了最后一个托盘上的红布,说道:“在这呢!”

    众人定睛一看,不禁都吓了一大跳,在那个托盘上,赫然放着一个血淋淋的脑袋,从那未干的血迹来看,这应当是刚刚砍下来不久的。

    “这这这……这就是那李会吗?”王锡爵也吓得不轻,他结结巴巴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王爷,你怎么把他杀了?本来……唉,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

    “这种吃里扒外的逆贼,本王留他何用。”朱翊爵气乎乎地说道,“本王查出他与刘其昌勾结的证据之后,就让人把他抓来审讯,他已经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都供认不讳了,这里是他画过押的供状。本王也知道该留他一个活口,无奈听他说完后,本王怒不可遏,直接一剑就把他给砍了。”

    “砍了也好……”王锡爵无奈地接着朱翊爵递过去的李会的供状,知道这个案子也就只能审到这一步了。

    朱翊爵杀掉李会这件事,还是很耐人寻味的。到底事情的真相是什么,随着李会被杀,就再也无法说清楚了。李会是王府的管事,算是家奴,朱翊爵对他有生杀予夺之权,一剑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也不犯法,王锡爵也奈何他不得。从朱翊爵的角度来说,李会知道的事情太多,如果把李会当作嫌犯交给王锡爵,没准他会胡说八道一些什么,还不如直接杀掉省心。

    “刘其昌,你还有何话说?”王锡爵把李会的供状往案子上一拍,大声斥道。

    “罪官该死!”刘其昌没辙了,他原本还指望崇王能帮他一把,现在看来,崇王选择的是明哲保身的策略,不肯来淌这趟浑水了。

    “可是……这件事情就有点麻烦了。”王家屏把前因后果听完,不禁皱起了眉头。

    “忠伯请讲。”王锡爵道。

    王家屏道:“这刘其昌勾结李会,把崇王府的下田换成了他们从百姓那里强占来的上田,而这些换出来的下田,又折价卖出去了。现在案子已经查清,这些上田理应还给那些失地的农家,如此一来,崇王府的土地就无法还原了。”

    “是啊,除非把那些原来的土地赎回来,可是要赎这些土地,钱从哪来?还有,买了这些地的人家也不一定肯再退出来。”邬伯行也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补充道。

    朱翊爵淡淡一笑,说道:“各位大人不必担忧,本王今天把地契带过来,就是为了解决此事的。经李会之手换进来的土地,差不多是5万亩,本王把这些土地的地契都带来了。本王愿意把这些土地无偿交出,任凭二位阁老处置。”

    “交出土地!”王锡爵和王家屏对视了一眼,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大明的藩王都是贪得无厌的,平白无故都会去霸占别人的土地,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愿意自己交出土地的。这一次的事情,虽说是王府的管事做了手脚,但朱翊爵也完全可以要求维持这个既成事实。毕竟皇帝封给崇王府的土地就是10万亩,如果王锡爵他们要崇王府交出这5万亩侵占来的土地,那么就必须拿出原来的5万亩土地来交换才行。

    王家屏刚才就在琢磨如何能够把原来的土地再找回来,想了几个方案都不可行。谁知道朱翊爵竟然会如此干脆,直接就把5万亩地给退了。

    “王爷,崇王的封地是10万亩,是这有定制的,你一下子交出5万亩,让我等如何敢收呢?”王锡爵半真半假地推托道。

    朱翊爵道:“此事错在王府,本王理应受罚。汝宁百姓生计甚是艰苦,本王即便是从替进行分忧来说,也当捐出这些土地。至于说崇王府的封地定制是10万亩,本王也想过了,就以汝宁以西的5万亩荒山来抵还好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