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10 郁闷的程栋

    再说程栋,在钦差行营离开西平之后,他就带着几名差役乔装改扮脱离了大队,前往汝宁府的其他州县了解情况。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们所到之处所接触的普通百姓,对于苏昊以及勘舆营不交口称赞,这一方面是因为汝宁百姓被官吏和豪强欺负得太苦了,看到苏昊替自己出头,都感到十分解气;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勘舆营在苏昊的指挥下,严格执行了亲民政策,勘舆营士兵帮百姓修房子、垒灶、耕地,做了不少好事。在当年,像勘舆营这样的官兵是很少见的,百姓对此自然是好评如『潮』。

    “奇怪了,难道我们的行藏已经被苏昊窥破了,他在沿途都安排好了人手,替他说好话?”程栋忍不住对自己的部下说道。

    “程编修,依小人之见,这些百姓不像是苏学士买通的说客,小人倒是觉得,他们说的事情有几分可信。”一位名叫蒋清的差役小心翼翼地向程栋提醒道。

    程栋点点头道:“你说的也对,苏昊此人,一向惯长于收买人心,他让他的士卒替百姓耕田,以此来博得百姓对他的好感,也是有可能的。”

    蒋清迟疑了一下,问道:“程编修,你为何执意认为苏学士是『奸』邪之人呢?听说你与苏学士是同乡,莫非他过去就有不堪的劣迹,让你知道了?”

    程栋道:“我与他过去确有一些纠葛,但这不是我对他有恶感的理由所在。此人身为读书人,却与阉党沆瀣一气。这一次,他到汝宁来,让汝宁的商户士绅人人自危,而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在圣上面前博一个名『色』而已。这等人品,难道不值得天下读书人共鄙视之吗?”

    “呃……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蒋清尴尬地打着哈哈。在像他这样的下层差役看来,阉党不阉党的,实在是所谓的事情。所谓读书人,又哪里有多干净呢?他们都是从各个衙门里抽调来的,对于衙门里那些读书出身的官员的德行是非常了解的。要论贪腐,这些读书人比宫里的太监恐怕也是有过之而不及的。

    “不行,咱们光问这些百姓,也没什么效果,那些被苏昊滥捕的商人家里。应当还有家人,咱们到他们那里去询问询问吧。”程栋在走了几个地方之后,决定放弃原来的初衷了。他也看出来了,勘舆营在当地百姓中的口碑颇为不错,这样调查下去,恐怕是很难得到什么对自己有利的证据的。

    程栋改变了调查对象,果然颇有收获。他走访了几个县的官吏,又通过这些官吏找到了那些被苏昊抓走的商人和豪强的家人。这些人自然是对苏昊恨之入骨的,听说程栋是代表朝廷前来了解情况的。他们就像见了亲人一般,拉着程栋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控诉着苏昊的罪行。[

    程栋也是个聪明绝顶之人,他当然能够听出这些官吏和豪强家人的控诉中颇有一些不实之辞,不过。他还是从中得到了一些对自己有价值的信息。在湖广钱庄,程栋详细了解了苏昊上门抓捕掌柜夏书绅和帐房任宗会的过程,并且敏锐地意识到了当初苏昊采取的是栽赃的手法。

    “哼哼,这种手法也就是瞒瞒乡下人罢了。要想瞒过我程邦治之眼,却是万难。”程栋冷笑道。

    蒋清道:“程编修,苏学士抓捕夏掌柜。确是用了栽赃之法。但他们从湖广钱庄搜出了侵占百姓良田的证据,这样一来,前面是不是栽赃,也就不重要了吧?”

    程栋道:“这种证据是真是假,又有谁能够说清楚呢?他们把人先抓走了,酷刑之下,像夏掌柜这种文弱书生,万一熬刑不过,屈打成招,也是有可能的。重刑之下拿到的证据,能让人信服吗?”

    “……那依程编修之意,我们当如何做呢?”蒋清语了,啥事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观点,就没法公正了。他也看出来了,这个程编修对于苏学士就是恨到了骨子里,但凡有一点能够给苏学士添堵的证据,程编修都会奉若珍宝的。

    “我们要把各户人家的证词汇总起来,作为劾苏昊的证据。”程栋信心满满地说道。

    程栋辛辛苦苦地跑了五六个县,这一圈下来,便花费了十几天时间。等他带着厚厚的一摞证据回到汝宁城时,却听说案件已经接近尾声了,由苏昊移送到钦差手里的那些嫌犯,基本上都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各项书证、人证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不是程栋轻易可以掀翻的。

    “怎么会这样?”程栋瞪大了眼睛向邬伯行问道,早知如此,他还费这么多气力去做什么调查呢?

    邬伯行长叹道:“唉,也怪老夫低估了这个苏改之的能耐,他竟然能够把从各家商户那里查抄来的账册串起来,环环相扣,让人想挑『毛』病都挑不出。他手下有个簿记,本事甚是了得,博闻强记,在两位阁老面前把汝宁府这些年的高利贷、赌场、田亩兼并这些数字说得一清二楚。最让人称奇的是,这位簿记竟然是个女人,也不知道苏昊是从哪里网罗来的。”

    “女人?”程栋心念一动,“邬侍郎可知此人的姓名?”

    “她……好像和你一个姓,叫程仪吧。”邬伯行迟疑着说道,一个小小的簿记的名字,原本是不值得邬伯行记住的,只是因为程仪是个女人,让邬伯行觉得惊讶了,这才对她的名字有了几分印象。

    可恶的苏昊!程栋在心里暗暗骂道。他知道程仪去年随韩倩去了淮安府,心里也隐隐地担心程仪会到苏昊麾下做事。想不到这个担心竟成了现实,苏昊不但让程仪当了自己的簿记,还让她在两位内阁大学士面前抛头『露』面。程栋对于苏昊做的事情一直是怀着反对的心态的,现在自己的姐姐居然也卷了进去,真让他愤怒难当。

    得知整个案情已经法逆转,程栋颇有一些失败的感觉。他手里的那些材料,倒是能够证明苏昊在办案过程中使用了不当的手段,若是落到朝廷里那些资深的言官手里,也够苏昊喝一壶了。但程栋对于这种手法没什么兴趣,毕竟他还只是刚刚进入大明官场,对于官场中这些下三滥的招术还有些不屑。

    从邬伯行那里出来,程栋在街上漫目的地转着。走了几条街,他依稀觉得眼前的一草一木都有些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出理由来。不知不觉地,他来到了一座大宅门前,看着那宅子的门楣以及宅子前的两棵大樟树,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浓了。

    “劳驾,这是何人的府第?”程栋走到宅子门前,向门口站岗的哨兵问道。[

    “这是苏学士的府邸,你是何人?”哨兵应道。

    “苏学士?你是说苏昊?”程栋一愣,怎么会这么巧,自己居然转到苏昊的府邸门口来了。莫非他觉得这宅子眼熟,就是因为苏昊住在里面?可是,自己明明是第一次到汝宁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呢?

    哨兵眼睛一瞪:“我们苏学士的名讳,也是你能随便说的?快走开,再在这里『乱』说,我不客气了。”

    “我也是朝廷命官,你敢对我动粗!”程栋喝道,他原本就看不上苏昊,哪里能受得到苏昊的手下对他粗言恶语。

    这一嗓子出来,倒真把哨兵给唬住了。苏昊家门口的哨兵,也是勘舆营的士兵。他们的上司专门交代过,说这些天钦差来了,带来不少京官,让他们不得造次,万一不小心惹着哪个大官,就是给苏学士招麻烦了。

    “这位大人,请恕小人礼。”哨兵道歉道,“敢问大人可是来拜访我家老爷的?”

    程栋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既是苏昊的家兵,我且问你,有位程仪程簿记,你可认识。”

    “当然认识,程姑娘就住在里面,大人……你莫非要见她?”哨兵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难免有些犹豫了。虽说程仪并不是苏昊的妻妾,但士兵们私下里都觉得自家长官迟早是会把她收入房内的,否则,一个大姑娘家住在人家后院里,算怎么回事呢?现在这位年轻的官员上门来,不见苏昊,却要见程仪,这似乎是有些失礼的事情吧?

    “她是家姐,能否劳烦兄弟给通报一声。”程栋说道,不管他对苏昊有什么意见,姐弟之情是法抹煞的。

    “哦,原来大人是程姑娘的弟弟,那莫不是苏大人的小……呃,小的多嘴了,小的这就去向程姑娘通报去。”哨兵差点想说出“小舅子”这个词了,话到嘴边赶紧咽回去。他交代同伴好生招待程栋,自己一溜烟地跑进宅子向程仪通报去了。

    不多一会,程仪迈着小碎步跑出来了,她一眼看到程栋,满心欢喜地喊道:“小栋,你什么时候来的?”

    “姐,你怎么会住在苏昊的府上?”程栋皱着眉头对姐姐不满地说道。

    “小栋,此间不是说话的地方,来,随姐姐进府再说。”程仪说道。(未完待续。。)

    ps:抢在零点前更新一章,谨祝各位书友新书大吉大利。

    这一段时间橙子诸事缠身,断更甚久,橙子在此深表歉意。新的一年,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写书,也请大家多多支持。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