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08 传唤

    汝宁府的各级官吏都或多或少地卷入了这场贪腐案,刘其昌更是整个贪腐集团的核心。(文學馆)然而,刘其昌相信自己并没有什么要命的把柄被苏昊抓住,苏昊从兴隆赌坊、湖广钱庄里搜出来的秘密账册,其中虽然记载了给刘其昌分红的数字,但并没有刘其昌自己的签押,刘其昌是完全可以不承认的。

    苏昊当着王锡爵和王家屏的面,说刘其昌本人也是涉案之人,这就给刘其昌落下了口实。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逼』苏昊拿出证据,一旦苏昊拿不出什么过硬的证据,他就可以反诉苏昊诬告,从而把整件事扯到苏昊与自己的矛盾上去。这样一来,王锡爵和王家屏就不得不在其中打圆场,其他的事情就很难再追究下去了。

    对于刘其昌的各种可能的表现,苏昊在事先都已经与李贽探讨过了。刘其昌此时发飚,并没有超出李贽的预计。苏昊脸上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说道:“刘知府何必如此做作呢,下官敢说这样的话,自然就有下官的道理。各种证据,下官随后就会递交给二位阁老,不须刘知府挂怀。二位阁老远来辛苦,今天这桌酒,是为阁老洗尘的,刘知府拍桌子摔碗的,是不想让阁老们吃舒坦吗?”

    “这……”刘其昌一下子被噎住了。苏昊的意思很清楚,现在是吃饭的时候,谁跟你讨论这种话题。你非要在这个时候『逼』着我拿出证据,就是不想让阁老吃好饭,这就是其心可诛。

    “二位阁老恕罪,下官只是不愤那苏昊信口开河,方才失态。”刘其昌只能赶紧向两位阁老道歉了。天大地大,不如吃饭事大。苏昊拿这事来挑刘其昌的礼,刘其昌还真是没办法。[

    “刘知府不必『性』急,苏学士刚才不是说了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若刘知府没有做什么不妥的事情,那么即便众口铄金,也是损于你的清誉的。来来来,大家还是先喝酒,案子的事情。以后几日还有的是时间来谈呢。”王锡爵笑着对刘其昌安抚道,在他的心里,却是对苏昊暗暗翘起了拇指。

    先把刘其昌激怒,让他口出狂言,然后又避开他的锋芒。让他渲泄出来的火力落空。这样一来,等下一次再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刘其昌即使再暴跳一次,效果也不如这一次好了。兵法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苏昊现在做的事情,就是让刘其昌三鼓而竭。

    后面半顿饭,刘其昌吃得窝火之极。邬伯行原本也打算借这个机会向苏昊发难。但有了这样一个铺垫,他也就不便再提此事了。饭桌上,大家都装出一副和谐的样子,谈论着汝宁的风土人情。吃过饭。刘其昌亲自陪同钦差队伍去馆驿歇息,苏昊则自己返回了临时府宅,等候着钦差的传唤。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王锡爵、王家屏带领其他同行的官员。在馆驿建立了一个临时的钦差公堂,分别传唤刘其昌和苏昊这双方的人员前去问话。

    刘其昌这边被传唤的人很多。除了一干官吏之外,还有大量参与在万民书上签字的士绅。这些人到了钦差公堂上,所说的话基本都是同一个口径,那就是苏昊在对他们进行栽赃陷害,如今的汝宁府已经是民不聊生、官不聊生,日子没法过了。

    这些地方官吏在叫苦的时候,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说话的内容,太过于相似了。如果事先没有串通,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异口同声呢?刘其昌等人光想着要统一口径诋毁苏昊,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让王锡爵等人看出了问题。

    刘其昌在接受传唤的时候,再一次气急败坏地要求朝廷为自己做主,一定要严惩苏昊。但由于此前他已经闹过一次,王锡爵和王家屏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对于他的要求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回应,只是反复劝他稍安勿躁,这让刘其昌很是郁闷。

    苏昊这边值得被钦差传唤的人相对就少得多了,不外乎苏昊、邓奎、张云龙、熊民仰、周汝员这样一些。李贽其实才是整个行动的主谋,但苏昊哪里敢让他出现。苏昊把所有涉及到谋划之类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有些文案则说是由周汝员带着一些书办『操』刀的,从头到尾都没透『露』李贽这个人的存在。

    除了双方的官员之外,钦差还传唤了苏昊移交过来的数百名案犯,包括徐仁第、夏书绅等等。这些案犯被斟舆营抓获之后,一直是分开关押的,没有机会串供,甚至也不知道还有哪些同伙已经落网。这些人面对着京城来的钦差时,根本搞不清楚钦差是来保自己的,还是来给自己定罪的。审讯过程中,有喊冤的,有求饶的,大家说的话都互相对不上号,结果自然是『露』出了大量的破绽。

    王锡爵和王家屏都是极其睿智之人,加上身居高位许多年,有丰富的处世经验。在经过几轮询问之后,汝宁府的事情真相如何,他们已然是心中有数了。

    “符驭,恭喜你啊。”

    在一天的审讯工作结束之后,王家屏一边喝着茶,一边对王锡爵笑着说道。

    王锡爵不知道王家屏是指什么,诧异道:“老夫喜从何来啊?”

    王家屏道:“这个苏改之不是你举给圣上的吗,现在看来,符驭你的眼力实在是不错,为国家举了这样一个人才,还不值得恭喜吗?”

    王锡爵笑道:“忠伯过誉了,不过,从这一次的案子来看,苏改之倒的确是有几分才干。此前朝廷派了几批官员到汝宁来查证此事,最终都功而返。这个苏改之来了才几个月,就把汝宁的盖子给全揭开了,的确是很不容易啊。”

    王家屏道:“其他人查不出来,一则是私心作祟,不想得罪地方官吏;二来也是才能欠缺,破不开这么复杂的局。这个苏改之把他的2000兵马都撒下去,把整个汝宁这张网上的每个结都『摸』清楚了,这份心计,真不像是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所为啊。”

    王锡爵微微一笑,他想到了一些事情,但却不便对王家屏说起。他换了个话题,对王家屏问道:“忠伯,依你看来,汝宁这个案子,是不是可以有定论了?”

    “完全可以。”王家屏道,“很明显,苏昊所言是站得住脚的,汝宁府的确有官绅勾结、坑害农民之事,此事要追究下去,刘其昌难辞其咎。不过,这些被高利贷钱庄侵吞下去的土地,到了何人之手,还得进一步详查,我看我们可以用钦差印信,要求各州县把存底的地契交出来,以备查证。”

    原来,苏昊抓捕那些高利贷商人,查获他们手里的账册,只是证明了侵吞土地这件事情的存在。但这些被高利贷商人侵吞的土地到了什么人的手上,苏昊就从调查了。要了解土地的归属,必须拿到所有的地契才行。[

    土地的地契是一式两份,一份在土地所有者手里,一份在当地的官府手里。由于与刘其昌闹翻了,各州县自然不会允许苏昊去查看地契。而至于那些占有了土地的豪强地主,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苏昊也不能到他们家里去查验地契。这样一来,整个案子的线索就中断了,这也是苏昊希望朝廷派人前来协助调查的原因。

    “王户科,你去拟一个文书,用上本官的印信,然后让各州府把存档的地契都交出来,你带几个人去认真查验一下。”王锡爵向户科给事中王继光下令道。

    “下官遵命!”王继光连忙答应。

    王家屏道:“要把这么多州县的地契都查一遍,事情可不少啊。光靠他们几个人,得看到什么时候去?依我之见,还是让苏昊也出几个人帮着一起看看,他那边应当是有几个能人的。”

    王锡爵点点头道:“正合我意。苏昊这边的人前一段一直都在查汝宁的土地,对情况甚是熟悉,让他们的人帮着看看,当有事半功倍之效。”

    王家屏道:“这个苏昊也真够可以的,居然弄了个落第举子给他当幕僚。我看这个叫周汝员的,倒是有几分才学。不过,要说那份呈到京里去的报告就是出自于周汝员之手,我可有些不信,莫非苏昊的帐中还有其他的大才?”

    王锡爵笑道:“此事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了,万一人家不想让咱们知道他的底牌呢?”

    “也是,此事咱们不管也罢。”王家屏倒也没有纠缠此事,笑呵呵地就把话给岔开了。

    王锡爵对王家屏说不要去打听苏昊的底牌,但他自己却一直都在惦记着一件事情。吃过晚饭之后,他借口出门遛达,带着几名随从来到了苏昊的府宅。

    苏昊听说王锡爵前来,连忙出门相迎,把王锡爵请到了客厅坐下,又吩咐下人赶紧倒茶侍候。王锡爵向自己的随从摆摆手,让他们先退出来,然后对苏昊说道:“改之不必客套,老夫这一趟来,乃是有一件私事,想问问改之。”

    “王阁老请讲,苏昊但有所知,必不敢隐瞒。”苏昊说道。

    王锡爵看看左右人,压低了声音,对苏昊说道:“我且问你,李贽李宏甫,现在何处?”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