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302 土地问题

    朱翊爵默默地把刘其昌的信递给了朱常津,朱常津接过去,一目十行地看过,脸上不由得也现出了疑虑之色。

    在信中,刘其昌告诉朱翊爵,苏昊正在偷偷地调查崇王府的佃农,还派了擅长于测绘的士兵去勘测崇王府的土地。刘其昌没有对苏昊的这种行为妄加推测,但没有结论,恰恰就是最大的结论,那就是说,苏昊这一趟到汝宁府来,是要找崇王的麻烦的,否则,何至于去调查与崇王府相关的事情呢?

    藩王的事情,轮不到一般的官员去管,要管也是宗人府派人前来。苏昊敢于调查崇王府的事情,那就说明他是得到了授权的,而能够授权他调查一个藩王的,只有皇帝本人。

    在涉及到王权的问题上,藩王们都是惊弓之鸟,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十分敏感。刘其昌送这封信过来,朱翊爵岂有不担心的道理。

    “父王,说苏昊勘测咱们崇王府的土地,不会是一个误会?”朱常津说道,“苏昊曾经跟儿臣说过,他之所以得到兵部的青睐,就是因为他本人长于测绘。兵部让他建勘舆营,也是想培养出一支能够进行测绘的队伍,以便未来用于边关山隘的测绘。刘其昌所说的事情,说不定只是勘舆营在日常训练而已。”

    朱翊爵摇摇头道:“我适才问过李会,他说近日苏昊的属下的确到崇王府的田庄去过,他们不但测了田亩的多寡,还向佃农打听这些田亩的归属。以本王看来,这不是说日常训练就能够敷衍过去的。”

    李会是崇王府的一个管家,专门负责管理崇王府的封地。他在崇王府干了20多年,算得上是朱翊爵的心腹,他说的话,朱翊爵自然是十分相信的。

    “这么说。苏昊真的想对崇王府下手?”朱常津迟疑地说道。

    从内心来说,朱常津是不愿意相信苏昊会对崇王府不利的。在建设科学院的过程中,他与苏昊接触很多,对于苏昊的学识十分佩服。在他看来,像这样渊博的一个人,是不至于搞什么阴谋诡计的,这种事不是大儒之所为。

    但是,涉及到生死攸关的问题,又由不得朱常津心存侥幸。万一苏昊做的一切只是为了麻痹他,以便在他背后捅刀子呢?生于藩王之家。见多了尔虞我诈的事情,朱常津是不容易轻易信任一个人的。

    “可是,父王,咱们崇王府并无什么谮越之事,皇叔为什么要对我们不利呢?”朱常津问道。

    朱翊爵道:“天子之心,难以揣测。我们父子行事谨小慎微,又焉知有没有居心叵测之徒在我皇弟那里说长道短呢?皇上派苏昊下来,明面上是查豪强侵占农民土地之事,实则查我崇王府有无枉法之举。这也是有可能的。”

    朱常津道:“咱们崇王府也没做什么不合适的事情,苏昊若是真的要查,就让他查好了,难道他还能往我们身上栽赃吗?”

    “道理虽然如此。但我们也不得不防啊。”朱翊爵叹道,“谁知道这个苏昊会编出一些什么罪名等着我们呢?”

    “他若敢如此,也休怪儿臣我翻脸不认人,我们崇王府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捏的。”朱常津愤愤然地说道。

    朱翊爵道:“津儿不可莽撞。苏昊若是得了皇上的密旨,那就是钦差了。我们如果冲撞了钦差,罪名可就大了。”

    “父王的意思是我们应当如何做呢?”朱常津问道。

    朱翊爵道:“到目前为止。苏昊还没有向崇王府摊牌。本王想让你去和那苏昊见一面,问问他的意思。若是觉得崇王府有何做得不妥的地方,请他明言,我们改过来就是了。”

    朱常津听出朱翊爵的意思,那就是说要和苏昊谈判了,必要的时候,给苏昊一些好处也未尝不可。朱常津想到自己以往在苏昊面前牛气烘烘的,现在却要去向苏昊低头,就忍不住有些郁闷。再想到此前与苏昊一起筹建科学院的时候,双方的关系是如此融洽,而现在却陷入相互的猜忌之中,他也有些心寒的感觉。

    苏昊此时已经从罗山回到了汝宁城,不过,鉴于时下与汝宁府的关系十分紧张,苏昊开始深居简出,不像过去那样到处抛头露面了。朱常津先派人去给苏昊送了个信,然后便带着几名随从,亲自来到了苏昊的住处。苏昊听说朱常津上门来,不敢怠慢,亲自出门相迎,把朱常津请到了大堂之上。

    “世子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啊。”寒暄几句之后,苏昊向朱常津问道。

    朱常津原本也不是一个擅长于兜圈子的人,他直截了当地向苏昊问道:“苏学士,本世子听说苏学士近日在清查汝宁府的土地,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苏昊道,“前些日子,我的部下查抄了一家赌坊,随即又根据在赌坊里找到的线索,查抄了一些放高利贷的钱庄和其他商号,找到了一些官商勾结,侵吞农民土地的证据。现在我们正在核实这些被侵占的土地的情况,业已取得了一些进展。”

    “这些事情,与我崇王府可有关系?”朱常津又问道。

    “这……”苏昊有些迟疑了,这些天勘舆营派出人马分头核实被豪强们侵占的土地情况,已经发现不少土地兼并的案子与崇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苏昊正为此事挠头呢。

    以苏昊的本意,是不想与这些藩王发生纠葛的,因为一旦涉及到藩王的事情,就不简单地是有理没理的问题,而是关系到皇室的家事,这是不可以常理度之的。但要说彻底绕开崇王府,却又不可能,李贽整理出来的卷宗显示,许多被高利贷者收去的农民土地,最终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崇王府的封地。如果不去碰崇王府,这些土地是不可能归还给这些失地农民的。

    “苏学士,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到汝宁来,是不是冲着我崇王府来的?”朱常津问道,其实,这样的话他是不适合这样直接发问的,但他作为一个世子,实在不懂得啥叫婉转。

    听到朱常津的话,苏昊连连摆手道:“绝无此意,朝廷差我来汝宁,只是想豪强之事,苏昊哪有资格过问王府的事情。”

    “此话当真?”朱常津盯着苏昊的眼睛问道。

    “昊可以对天发誓。”苏昊坦然地说道,这样的誓言他是敢发的,因为他的确没有得到任何针对崇王府的指令。

    朱常津看着苏昊的神态,心里已经有七八分相信了,他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你的属下到过崇王府的农庄,还找崇王府的佃农问过话?”

    苏昊道:“这并非是针对崇王府而来。我们是照着找到的证据去调查那些被侵占的土地的,至于说找佃农问话,是因为这些佃农原来都是这些土地的主人,我们想了解他们失去这些土地的过程。”

    朱常津不满地说道:“既是如此,你们怎么会找到崇王府的农庄里去呢?崇王府的土地,都是圣上所赐,并非侵占农民而来,苏学士的这个解释,似乎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

    苏昊道:“昊也知道这一点,这才是昊觉得疑惑的地方。其实,世子今天不来,昊也打算改天去崇王府拜访的,目的就是想问清楚这个问题。”

    “什么问题?”朱常津问道。

    苏昊道:“昊查过卷宗,崇王府有土地10万亩,俱为圣上所赐,理应没有纠纷。可是奇怪的是,我们追查农民被侵占的土地里,屡屡追到崇王府的农庄里去,那些农民告诉我们说,这些土地原本是他们所有,后来因为被人诱赌,进而欠下高利贷,才不得不把土地卖出。而这些土地的新主人,居然却是崇王府。”

    “这怎么可能!”朱常津斥道,“崇王府的土地,都是能查到地契的。这些地契在崇王府的账房里已经放了几十年了,哪有什么买入土地的事情?”

    “崇王府的土地位于何处,世子可知晓?”苏昊问道。

    朱常津摇摇头道:“本世子如何会知晓这些事情?土地放佃收租这些事情,都是崇王府的管家做的,苏学士如果想知道,回头我让管家李会来见苏学士就是了。”

    “世子,恕我斗胆问一句,这个管家李会,可是世子的心腹之人?”苏昊问道。

    朱常津道:“他是府上的老管家了,我父王对他是十分信任的。”

    “他做的事情,能代表崇王府吗?”苏昊又问道。

    朱常津从苏昊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他奇怪地问道:“怎么,苏学士对我府上的管家有什么怀疑吗?”

    苏昊摇摇头道:“世子既然说李管家是王爷的心腹之人,昊岂敢有何怀疑。不过,你我今日所谈之事,还请世子不要向李管家提起。崇王府的农庄的确有些蹊跷之处,等昊详细查明后,再向王爷和世子禀报,世子觉得如何?”

    “苏学士,若是王府的农庄确有问题,你查出后尽管对本世子明言,本世子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不过,如果苏学士是受人所托,欲加之罪,崇王府也不是软柿子,这官司就算打到圣上面前去,崇王府也是不惧的,这一节还请苏学士知晓。”朱常津郑重地说道。

    “世子放心,苏昊做事,定会问心无愧就是。”苏昊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