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99 刘其昌出面

    苏昊带着人在各县转悠了七八天,等他回到罗山县城的时候,汝宁知府刘其昌也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杜惟明被一纸假供词阻在兴隆赌坊之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昊派人四处搜捕与赌坊勾结的豪强和商人。刘其昌得到消息之后,就再也坐不住了,赶紧安排下官轿,赶到罗山来对苏昊兴师问罪。

    “苏学士,你这是何意?”

    站在戒备森严的兴隆赌坊门外,刘其昌一脸不豫地对苏昊问道。

    苏昊也是脸色沉重,他上前对刘其昌施了一礼,说道:“刘知府,本官也是到了罗山才知道,兴隆赌坊的事情有多么恶劣。现场死伤了这么多人,如果不把前因后果弄个水落石出,只怕日后难以向朝廷交代啊。”

    “查案自然是要查的,但你把案犯都扣在自己手上,不让汝宁的地方官员介入,莫非是不相信我等?”刘其昌问道。[

    苏昊道:“刘知府有所不知,苏昊不让谭知县和杜同知介入,乃是出于保护他们的想法。这兴隆赌坊的掌柜到处乱咬,把罗山县和汝宁府的官员都攀了个遍,谭知县和杜同知如果不回避一下,以后只怕说不清楚了。”

    “攀了个遍?这么说,本府也被他们攀上了?”刘其昌道。

    苏昊点点头道:“正是,湖广钱庄的夏掌柜,说您是他的姐夫。”

    “放屁!”刘其昌暴跳如雷。好吧,夏掌柜的确有一个姿色不错的姐姐,长期孀居在家,但她已经奔五了好不好?刘其昌有一次到夏书绅家里去喝酒,夏书绅曾经叫出她的姐姐来陪酒,但这么老的货色。刘其昌会动心吗?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审美观!

    “此事本官已经查过了,确定是谣言,为此,我已经让人把夏掌柜打了30大板,以正视听。”苏昊很贴心地介绍道,夏书绅被打了一顿是实情,不过那是为了逼供,有了这层铺垫。一会刘其昌就没法追究苏昊滥施刑罚的过错了。

    “既然如此,本府现在能不能进这兴隆赌坊,见一见这些案犯?”刘其昌懒得和苏昊去扯皮,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一回,苏昊没有任何磕绊。爽快地答应道:“当然可以,本官这就给刘知府带路。”

    在苏昊的引导下,刘其昌终于走进了被封闭多日的兴隆赌坊,跟在他身后的,还有杜惟明和罗山知县谭以中,既然有刘其昌主持,那么杜、谭二人的回避也就不必要了。

    赌坊的大厅还保持着当初群殴过后的模样。苏昊叫来一名参与了打架的赌徒,让他给刘其昌等人介绍当时的场景。按这赌徒的说法,兴隆赌坊在赌博中出千,被人识破之后试图杀人灭口。这才引发了双方的暴力冲突。苏昊还适时地递上了他们这些天审讯双方当事人的笔录,以证明这位赌徒所言完全属实。

    “从苏学士审讯的结果来看,徐仁第行事恶劣,用千术坑害百姓。还豢养暴徒殴打辜客人,按律当严惩!”

    巡视完现场。一行人来到充做临时办公场所的赌坊账房,刘其昌坐下来,拍着桌子,显出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说道。

    “府尊大人,这徐仁第乃是下官的表弟,下官有管教不严之过,还请府尊降罪。”谭以中赶紧跪下,痛心疾首地做着自我批评。

    杜惟明坐在一旁,皱着眉头道:“这徐仁第为了脱罪,居然谎称本官也是他的表哥,实在是其心可诛。如果要治他的罪,这一条也可以算上。不过嘛……”

    “视远但讲妨。”刘其昌喊着杜惟明的字,鼓励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们一行人今天逼着苏昊放他们进赌坊,就是为了说出这个“不过”的。

    “遵命!”杜惟明道,他把头转向苏昊,说道:“苏学士,请恕愚兄直言,适当我们所见到和看到的东西,都只是一面之辞而已。事关重大,是不是可以让当事人自己出来说说?”

    “嗯,这是自然的。”苏昊对于杜惟明的要求并不觉得意外,他对手下人吩咐了一声道:“把案犯徐仁第提上来。”

    “是!”几名士兵答应一下,转身离去,不一会就真的提着徐仁第过来了。士兵们把徐仁第往地上一扔,然后威风凛凛地站在一旁,让刘其昌等人也隐隐感到了一些压力。

    “我说,我都说!”徐仁第这些天已经被反复提审多次,形成了提审恐惧症。他被扔到地上后,麻利地翻过身来,双膝跪地,迷迷瞪瞪地喊道:“这都是刘知府让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这一嗓子出来,刘其昌的脸顿时变成了茄子色,他猛地一拍桌子,喝道:“大胆狂徒,你抬头看看,本官是谁!”[

    徐仁第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眼前是刘其昌、杜惟明、谭以中等人,顿时眼泪鼻涕哗哗流淌。他以惊人的速度,跪着向前爬了好几步,来到刘其昌面前,一把抱住刘其昌的腿,喊道:“刘知府救命啊!”

    汝宁府一干官员的尴尬就不必提了,一个县城里的赌坊掌柜,与一府的知府如此谙熟,怎么说都像是有什么隐情的样子。刘其昌原本预备好了说点“本府为你做主”之类的话,现在也没法说了。如果徐仁第表现出不认识刘其昌,那么刘其昌为徐仁第做主,就是秉公办案。现在这个样子,传出去只能说是包庇了。

    “放肆!”谭以中只好出来背黑锅了,“仁第,你不过是在表哥家里见过一次刘知府,刘知府哪里认识你是何人。刘知府今日到罗山县,是来审问兴隆赌坊出千和殴打客人一事,你要从实招来,不得隐瞒。若是你的不是,我这个表哥也绝不会怛护你,一定要请知府大人对你予以严惩。若你还有其他为难之处,现在说出来,或许可以减你一些刑罚。”

    “怎么,谭知县,这就是那年我在你府上见过的你那个表弟?”刘其昌赶紧顺着谭以中的话头说下去,“本府真是一点都记不得了。”

    “那是那是,当时我也就是给您引见了一下,家里的人那么多,您哪能都记得。”谭以中说道。

    二人一唱一和,算是把刘其昌和徐仁第之间的关系给撇清了。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对于这个问题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有了这样一番撇清,苏昊就没法借题发挥了。这就像前些天苏昊拿着徐仁第的供状说杜惟明是徐仁第的表弟,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供状肯定是徐仁第屈打成招、照着苏昊的意图编出来的,但有这样一纸文书在手,杜惟明就没法坚持要求审案,这就是所谓的阳谋了。

    徐仁第也听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他这才发现,苏昊也正笑眯眯地坐在旁边看着他呢,他身边还有几名勘舆营的士兵,腰里别着短火枪,这是让徐仁第看到就觉得蛋疼的道具。他连忙松开了刘其昌的腿,向后退了几步,依然跪着,连连磕头道:“知府大人恕罪,小民申冤心切,冒犯了大人。”

    “你开的赌坊里出老千,还打死打伤这么多人,你还有什么资格喊冤?”刘其昌欲擒故纵地问道。

    “冤枉啊,知府青天!”徐仁第这些天一直都在盼着刘其昌来救他,关于喊冤的说辞在他脑子里已经盘算过数回了,现在基本上是张口就来:

    “小人是被人陷害的!兴隆赌坊一向以诚信为本,远近闻名,从出千行诈之事。那一日,赌坊中来了几个人……”

    徐仁第倒也没有完全撒谎,他把熊民仰带着莫三前来钓鱼执法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又说被廖一明砸开的那几个骰子其实是熊民仰他们带进来的,根本就不是赌坊原来的。至于打架的事情,据他的说法是熊民仰煽动赌徒打砸抢,而他带着赌坊的护卫拼死保护财产,这才出现了伤亡。

    在他叙述的过程中,苏昊一直微微笑着,并不插话。倒是杜惟明拿了叠纸拼命地记录着,准备未来拿来作为证据,反咬苏昊一口。

    等到徐仁第把事情说完,刘其昌点了点头,扭头向苏昊问道:“苏学士,你以为徐仁第所言,可否属实啊?”

    苏昊摇摇头道:“完全是一派胡言,一句实话都没有。”

    “何以见得?”刘其昌问道。

    苏昊道:“同样的问题,本官也曾问过他,他那时说的和现在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本官有当时的笔录为证,上面还有徐仁第自己画的押。”

    “刘知府,冤枉啊,小人那完全是屈打成招啊!”徐仁第打断了苏昊的话,再次大声喊起冤来。

    “屈打成招?那你主动交出来的那些账册和文书,也是被逼的?”苏昊问道。

    “账册……”徐仁第心虚了,声音骤然低了八度,他当然知道这些账册里面包含了什么东西,如果让刘其昌知道他主动向苏昊上交了账册,那还了得。

    “你胡说,那些账册根本不是我主动交的,是你们自己找到的。”徐仁第决定矢口否认了。

    “不会吧,你那些账册藏得那么严实,如果不是你主动交代,我们怎么找得到?”苏昊继续问道。

    徐仁第道:“我藏得再严实,架得住你们挖地三尺找吗?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也都找到了。”[

    “也就是说,这些账册的确是你藏的,而且是不希望被人找到的,是这个意思吧?”苏昊笑呵呵地问道。

    “这……”徐仁第傻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苏昊会在这里等着他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