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96 闭门羹

    杜惟明是真的急眼了,事情似乎正在向他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他甚至不知道苏昊现在到底正在干什么。越是看不到真相,他就越担心。他原本还打算端一端架子,等着苏昊到迎宾馆来向他通报相关事宜,事到如今,他也等不起了,直接叫上随从,坐着小轿奔向兴隆赌坊。

    兴隆赌坊的门外,如头一天那样戒备森严。杜惟明倒是看到了那个被炸药炸过的小门,看起来也就是掉了几块砖,外加墙皮被熏黑了而已,并不像此前衙役们说的那样可怕。他指挥着轿夫,把小轿径直抬到赌坊的正门外,然后便让随从去与卫兵交涉。

    “杜同知?我没有听说过。”

    卫兵的小头目是一个青涩的小伙,听了杜惟明随从的介绍,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声称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同知或者啥知的。

    “叫你们苏学士出来!”杜惟明从小轿上蹦下来,对着卫兵头目吼道。[

    “这位大人,您是说我们苏守备吧?”卫兵头目问道。

    “正是。”杜惟明冷冷答道。

    “他不在。”卫兵头目道。

    “不在?他上哪去了?”杜惟明问道。

    卫兵头目继续摇着头:“这位大人,我们守备的去向,我可不敢乱说,乱说了会受军法处置的。”

    “你娘的!”杜惟明气得连脏话都冒出来了。

    姓苏的,不带这样耍人的好不好!昨天编了一个由头不让我进赌坊,今天索性连头都不露,这是存心不让我接触案情啊!你如果真的打算把案子捂到自己手上,拜托你在汝宁城就这样说好不好,老子赶了三天路赶到罗山县来。就是为了被你这样耍弄的吗?

    “你们都给本官喊!本官要看看这个苏改之到底能躲到几时!”杜惟明向随从下令道。

    “喊什么?”随从们懵懵懂懂地问道,他们记得自家老爷一向是温文尔雅的,从来没有过这样气急败坏的时候啊。

    “喊苏改之滚出来!”杜惟明脱口而出,不过,他的话音未落,就看到面前那几名士兵的眼睛瞪起来了,手里的长矛和火枪也端了起来。杜惟明这才意识到如此挑衅是有风险的,连忙改口道:“你们就喊:苏学士,杜同知在外面等你呢!”

    “苏学士。杜同知在外面等你呢!”

    “苏学士,杜同知在外面等你呢!”

    “苏学士,快请现身!”

    随从们扯着嗓子对赌坊里大喊起来,其中有几位是练过嗓子的,喊出来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在清晨的罗山县城里显得格外清亮,颇有些余音枭枭、三日不绝之意。这几天兴隆赌坊的事情已经在罗山县城闹得家喻户晓了,现在听到这样的喊声,许多看热闹的人不知出了什么新鲜事,纷纷披着衣服就跑出来围观来了。

    “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杜惟明见周围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羞得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但不喊又怎么办呢,难道就任凭苏昊躲着不出来见人?

    随从们喊了约摸有半刻钟光景。赌坊里终于有了动静,一个衣冠不整的老头睡眼惺松地走出来,看着杜惟明等人,吼道:“喊什么喊。属叫驴的?”

    “老头!这是我们杜同知,你怎敢如此放肆!”一名随从对那老头叱道,在他们看来,勘舆营中也就是苏昊的官职大一点。但也不及杜惟明的品级高。至于其他的人,怎么有资格在杜惟明面前骂街?

    谁知道那老头却不是好说话的人。那随从的声音还没落地,就见老头从一旁的士兵腰里拔出了一把佩刀,瞪着眼睛喝道:“你叫我什么?再叫一声试试!”

    “呃……老先生息怒,本官是汝宁府同知杜惟明,敢问老先生名讳,官拜何职?”杜惟明一看这个阵势,连忙上前打圆场。他发现周围的士兵对那老头都是颇为尊重的样子,猜想此人应当是苏昊军中的一名要员。[

    那老头提着刀,上三路下三路地看了杜惟明几眼,懒懒地说道:“老儿我叫徐光祖,没什么官职,就是一个老兵而已。”

    我呸!杜惟明在心里骂道,一个老兵居然也敢这么牛,还敢威胁我的下人。不过,他既然已经低了头,也就懒得再去计较了,而是问道:“敢问这位徐老兵,赌坊之中现在可有管事的军将?”

    “我就是管事的。”徐光祖答道,“你有什么事?”

    “你……”杜惟明愣了,“你不是说你只是一个老兵吗?”

    “可是苏改之称我一句徐叔,你说我能不能管事?”徐光祖得意地说道。

    杜惟明点点头:“原来徐老先生是苏学士的族叔……”

    徐光祖摇头道:“什么族叔,我跟他可不是什么亲戚,他就是这样叫叫,占我点便宜。”

    “此话乍讲?”杜惟明完全被徐光祖给绕糊涂了,哪有管人叫叔还算占便宜的。

    “本来是王一鹗叫我徐叔,现在苏改之也叫我徐叔,这样一来,他不就和兵部尚书成了兄弟了?你说这算不算占便宜?”徐光祖愤愤不平地说道。

    “兵部尚书!”杜惟明好悬没吓得摔一个跟头,这都是什么神人啊,居然能够让兵部尚书管他叫叔。

    “你说吧,大清早的,你这个什么同知,跑到赌坊叫什么魂来了?”徐光祖成功地把杜惟明吓住了之后,轻描淡写地问道。

    杜惟明也不知道徐光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从徐光祖敢于直呼王一鹗的名讳来看,至少此人还是有点来头的,不可小看。想到此,他的态度又柔和了几分,问道:“这位徐老先生,本官急于要见苏学士,请问徐老先生可否代为通报一下?”

    “你要见苏改之?”徐光祖点点头,然后扭头向旁边的军士问道:“你们守备呢?”

    “回徐千总,守备大人昨晚率队去追击强人去了,至今未回。”军士答道,徐光祖担任着火器部的千总,军士们对他是不敢怠慢的。

    “哦,那就是不在啊。”徐光祖道,“杜同知,你请回吧。”

    “那……苏学士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杜惟明差点要哭了。

    徐光祖摇摇头道:“这可不好说,这追强人的事情,没准一直追到强人的巢穴里去了,也没准被强人打了埋伏,那能不能回来都没准了。杜同知请回吧,苏改之如果回来了,我告诉他一声就行了。……对了,不许再瞎嚷嚷了,老兵我赌了一宿钱,刚倒下迷糊一会,就被你们吵醒了。”

    说罢,他也没等杜惟明再说什么,便转过身走回赌坊去了。

    “这老东西!”一名随从低声地骂了一句,却也不敢真的去挑战徐光祖。谁都知道,这种老兵痞是最不好惹的,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既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也不把别人的命当一回事,这是他们这些文人能惹得起的吗?

    杜惟明坐着轿子灰溜溜地返回迎宾馆,随后便差人去找郎中,据说是心口疼的老毛病犯了,此事自不必提。

    再说苏昊,此时还真的不在赌坊之中,他带着一队人马经过3个时辰的急行军,已经到了与罗山县相邻的息县西关外。情报显示,息县有一家湖广钱庄,正是放高利贷坑害百姓的罪魁,苏昊此行就是前来查抄湖广钱庄的。

    “站住,来者何人?”西关城门的守城兵手持长矛大声喝问道。[

    “官兵办差!”领队的熊民仰应道,双脚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哪一部的官兵?”守城兵的小头目麻五继续问道,他当然看得出对方是官兵,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一队官兵要进城呢?

    “我们是勘舆营的,这是我们守备大人。”熊民仰用手指了指苏昊,说道。

    “勘舆营?”麻五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前两日县衙专门给他们这些人下过一个通告,说要警惕一支名叫勘舆营的队伍。想到此,他连忙向周围几名士兵招呼一声,一齐上前几步,挺起长矛,说道:“我等未得到通报,不敢放各位进城。”

    “去你的,竟然敢拦小爷的道路!”熊民仰此时已经走到麻五的面前,不由分说,飞起一脚就把麻五手上的长矛给踢飞了。其他的守城兵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几名勘舆营士兵早已扑上前,缴了他们的械,然后把他们一个个给踹倒了。

    各府县的守城兵都是当地的卫所军士,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军事训练,平日里也就是拿着长矛吓唬吓唬百姓的本事,遇到勘舆营这种训练有素的野战军,可以说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各位,有话好好说啊。”麻五知道遇上了硬茬子,连声地告饶道。

    “城里的路认识吗?”熊民仰用手掐着麻五的脖子问道。

    “认识,认识。”麻五道。

    熊民仰道:“让你的人接着守好城门,你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麻五问道。

    “进了城自然会告诉你!”熊民仰说道,随后用手一,麻五跌跌撞撞地向前冲了两步,也不敢反抗,乖乖地领着众人进了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