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76 伤心故地

    歌伶和程仪两个人被安排住在苏府的后宅,据说是原来那个官员家小姐的闺房。因为房间比较多,所以歌伶和程仪一人住了一间。据歌伶说,程仪自从进了汝宁城之后,就一直脸色阴沉。到了房间之后,更是一下子就关上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吃中午饭的时候,歌伶去喊了程仪一句,结果没有得到回音。歌伶与程仪也才认识几天,不算太熟悉,所以不敢再叫。现在快到吃晚饭时候了,歌伶又去叫程仪,发现程仪的门依然没开。歌伶生怕程仪出什么事,便扒着门缝往里看,结果发现程仪趴在床上,肩膀耸动,明显是在哭泣的样子。

    “你怎么还会扒门缝啊?”苏昊贬损道。

    歌伶反驳道:“又不是人家想扒门缝,人家就是担心程姐姐出什么事情嘛。人家如果不扒门缝,怎么会知道她哭了一天呢?”

    “这个巫婆,哭什么?”苏昊嘀咕道。

    在苏昊的印象中,好像没怎么见过程仪哭。这丫头从来都是从容淡定,在他面前总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范儿。不过,这一次他叫程仪与他一道进城,好像程仪是很不乐意,但又拗不过,只好服从。莫非她就是因为这事而哭了一天?这也太玻璃心了?

    遇到这种儿女之事,李贽肯定不会介入,苏昊由歌伶带领,来到了后宅女眷住的小院子。歌伶指了指其中一个房间,说道:“程姐姐就住这个屋。”

    苏昊走到屋门口,侧耳听了听,屋里果然有压抑着的哭泣声,虽然是用被单之类的东西堵住了嘴,但苏昊能够听出,程仪应当是哭得十分伤心。

    “程仪,程仪。开开门,我是苏昊。”苏昊拍了拍门。

    屋里的哭声滞了一下,但没有回答。

    “你怎么啦?”苏昊又问道。

    “苏大人,我没事……”屋里的人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抽泣。

    “开开门,有什么事说出来就好了。”苏昊道。

    “不用,谢谢苏大人。”程仪答道,说完这些,她似乎又忍不住了,再次抱着被子捂住嘴。嚎哭起来。

    “不对,我得进去看看。”苏昊越想越不对劲,程仪从来不会这样表现的,事有反常必为妖,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程仪如何伤心呢?

    想到此,苏昊也不再跟屋里的程仪说什么了,他稍稍退后两步,然后猛地向前冲去,用肩膀在门一顶。脆弱的门闩抨地一声就被他撞飞了,房门骤然洞开。

    “你怎么这么粗鲁!”歌伶瞪了苏昊一眼。

    苏昊没有理会歌伶,他冲进屋里,来到程仪的床前。

    程仪听到门被撞开的声音。便坐了起来。见苏昊冲进去,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靠在墙角,手里还抱着一条床单。她的脸上满是泪痕。眼睛都已经哭肿了,看起来楚楚可怜。

    “程仪,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苏昊站在离程仪一步远的地方,摆着双手安慰着程仪,“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所以才出此下策,你为什么这么难过,能说出来给我听听吗?”

    程仪张口欲说什么,不料眼泪又掉下来了,她连忙用床单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同时拼命地摇着头,意思是此事与苏昊无关。

    苏昊道:“对不起,我知道你想和袁雅梅她们一起住到兵营里去,可是歌伶一个女孩子住在我这后宅,也不方便,所以我才让你过来陪她。如果这事让你不高兴了,我道歉。”

    程仪继续摇头,接着流眼泪,看起来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个……我知道你个性很强,不愿意别人影响你。你如果实在不愿意住在这里,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出城去营房,你看如何?”苏昊又说道,对于这种什么话都不说的女孩,苏昊真觉得头疼。

    “不是……”程仪好不容易吐出两个字。

    “那是为什么啊?你总得让我明白?”苏昊真的纳闷了。

    “因为……因为……”程仪说了两个因为,突然泪如雨下,嚎啕大哭起来,“因为……这处宅子,就是我家!”

    “这是你家!”

    苏昊和歌伶都惊呆了,他们猜遍了所有的可能性,却偏偏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永远都不可能想到这一点。

    也许是把心里憋着的话说出来了,程仪的情绪松动了一些。她在床沿上坐下来,一边轻轻抽泣着,一边向苏昊和歌伶讲起了她的故事:

    “我爹叫程文遂,10年前,他就是汝宁府的通判,我们一家人,就坐在这座宅子里,这个房间……就是当年我住的房间。我爹为官清廉,一心只想着为百姓做事,每日都在外面奔忙。他难得回来的时候,就会带着我和小栋在这院子里玩,还会教我和小栋念书。

    我爹在办案子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汝宁府有官员与豪强地主勾结,合伙坑害百姓。我记得,我当时听爹爹和娘私下里说话,说这些人先是诱良家子弟赌博,等他们赌输了,就给他们放高利贷。等他们还不起高利贷的时候,债主就去占他们的房子和田地,再作价卖给豪强地主,这些没有了田地的农人,或者是被迫流离失所,或者就只能卖身为奴,成为豪强家的奴仆。

    在这期间,也有人向官府举报,但官府的人本来就是和那些人一伙的,这些状子到了官府手里,都会被压下来,直到告状的人家破人亡,这个案子也就自然而然地销了。

    我爹知道了这事之后,就开始着手查办。可是,他孤掌难鸣,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最后,我爹没有能够把这些人绳之以法,反而被人栽赃,被罢了官职,只能黯然回乡。

    这些恶人,并没有因为我爹爹被罢了官就罢手,他们买通了强人,在我们回乡的路上,拦路劫杀。我爹爹和我娘都死于非命,我趁乱带着小栋逃了出来。因为告状无门,又担心仇家继续追杀,所以就躲避到了丰城,直到后来遇到苏大人你……”

    “原来是这样……程姐姐,你怎么不早说呢?”歌伶听着程仪的叙述,早已泪眼涟涟。她拉着程仪的手,似乎想用这种方法来安慰程仪。

    程仪摇摇头道:“这事都已经过去10年了,我也不想让这件事扰乱了苏大人的正事。苏大人让我进城来的时候,我是近乡情怯,又不想再见到这个伤心地,所以不肯进城。最后因为苏大人坚持,我也不好推辞。可是……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给苏大人安排的府第,竟然就是当年我自己的家。”

    说到此,程仪忍不住又哭泣起来,歌伶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边瞪了苏昊一眼,说道:“你这狗官,为什么非要让程姐姐重蹈她的伤心地!你的良心都被狗吃掉了吗!”

    “我说……你能不能讲点道理?”苏昊真是拿歌伶没辙了,这丫头也是十七八岁的人了,行事完全是我行我素,情绪化极其严重,简直就像后世的太妹一般。

    这几天,李贽也向苏昊透了点风,介绍了一下歌伶的背景。原来,歌伶的祖父是南京太医院的一名御医,地位颇高。歌伶自幼跟着祖父学医,因为聪明伶俐,所以颇得了一些真传,被她祖父视为能够传承自己衣钵的接班人。由于祖父的溺爱,歌伶越来越无拘无束,否则也不可能跑到湖广去听李贽讲学,乃至后来跑出来试图单枪匹马地营救李贽。

    “苏大人,对不起,程仪真的不是故意要重提旧事的……”程仪哭够了,抬起头来,抱歉地对苏昊说道。

    苏昊拍拍她的肩,说道:“程仪,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那么有事就应当说出来,大家一起分担。这个宅子既然让你想起这么多伤心往事,要不你就别住在这里了,我安排人送你去城外的营地。”

    “不必了。”程仪说道,“我哭过了,已经好多了。其实,回家的感觉也挺好的,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能够想起过去那些好时光。”

    “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苏昊道,他看到程仪的确是已经缓和过来了,也就放了心,“这样,你是这里的主人,我们该怎么住,东西该怎么摆,都由你说了算,你就当这宅子的女主人,你看如何?”

    “这……”程仪的脸一下子红了,幸好她哭了这么久,原本脸色也有些红,旁人一下子也看不出异样。这宅子是汝宁府送给苏昊住的,苏昊让程仪当女主人,这话怎么听都觉得暧昧。

    苏昊却是无知无觉,他丝毫也没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听程仪说这原来是她家,苏昊就更觉得这个宅子与自己无关了,权当是到程仪家来做客好了。

    “走,我们吃饭去,你一天没吃饭,饿坏了?”苏昊说道,“既然你就是在汝宁长大的,那我们就到街上去吃,你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汝宁的美食,如何?”

    “程仪从命!”程仪站起身,对苏昊盈盈一拜,说道。

    “走,歌伶,别在这呆着了,让程姑娘梳洗打扮一下。你去把你爷爷叫上,还有陈道长、你徐爷爷、周举人,大家一起逛逛汝宁城去。”苏昊哈哈笑着,支使着歌伶。(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