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70 瘟疫

    伪举子们让开一条通道,让骆准和锦衣卫士兵凑到囚车跟前。骆准举起火把对着囚车里一看,果见李贽缩在囚车一角上,双目紧闭,人事不省。

    “你们做了什么手脚!”骆准下意识地对着伪举子们喝问道。今天白天行军的时候,李贽还在囚车里唱着难听无比的歌,让众人呕吐一路呢,怎么到晚上就成这个样子了?这其中唯一的变故就是来了这一群举子,莫非是他们搞的名堂。

    “你怎么说话的!”贺子策怒道,“卓吾先生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怎么可能对老师动什么手脚?吾师分明是惨遭你们虐待,这才身患重疾,你摸摸他的额头看,都烧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这些人竟然还在喝酒寻欢,而无一人去为吾师请个医生。”

    “对!锦衣卫虐人致死,罪不可赦,我等必会向圣上上书参你们!”其余的伪举子一起鼓噪起来。读书人别的本事没有,要论骂街可是本行。

    “不得喧哗,你们都不要命了!”一名锦衣卫士兵呛啷一声拔出了刀,对众人威胁道。

    贺子策冷笑一声,走上前去,瞪着那士兵道:“你想杀人灭口?你敢戕杀举子?来来来,照我这来,我倒要看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给朝廷砍掉的!”

    “这……”那士兵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锦衣卫手上的刀只能用来吓唬百姓,面对着这些读书人,刀还真没什么大用。如果杀了十几个举子,那绝对是顶天的大风波了,别说骆准这么一个镇抚,就算是指挥使只怕都被皇上给撸了。

    “吵什么吵,这李贽突发急病,谁能够想得到?病了就找郎中治就是了,你们这样吵闹。能管用吗?”骆准说道。

    他也相信这些举子不会对李贽做手脚,因为李贽在读书人里面的口碑是非常不错的。即便说这些举子不是真的,骆准也想不出有谁与李贽有这样大的冤仇,非要置李贽于死地不可。要知道,李贽现在已经是钦犯,不用人去加害,也已经是死路一条,谁有必要多此一举再去害他一次呢?

    “那还不把卓吾先生从囚车里抬出来?”

    “对对,应当给他安排一间客房,他定是在囚车里冻病了!”

    “我去寻郎中!”

    “我去为先生讨碗热粥来!”

    一干伪举子乍乍乎乎地喊着。不等骆准说什么,早已有人飞奔着出去了,据说是去找郎中来救治。门口的锦衣卫士兵本来还想拦着,无奈举子们情绪激动,拦也拦不住,只好由着他们乱跑了。

    事情到这一步,骆准也只能做点姿态出来了,万一李贽真的病死了,他也不好交代。尤其是万一这些举子真的向朝廷上书。说李贽之死是锦衣卫造成的、骆准见死不救啥的,也很让人头疼。

    一名锦衣卫士兵取来了钥匙,打开囚车。伪举子们一拥而上,抱头的抱头、抱脚的抱脚。把昏迷不醒的李贽从囚车里抱出来,送进了一间客房里,放到床上睡平。紧接着,就有人忙忙碌碌地跑进跑出。又是打水给李贽擦身子,又是找醋说要熏一熏屋子、怯怯晦气。

    不一会,一名形容猥琐的医生披着长袍匆匆忙忙地跑来了。据跟在他身后提药箱的一名举子说,这是镇上的丁郎中,是整个胡岭镇乃至全河南最好的郎中。

    站在院子里帮忙的客栈老板看到那郎中时,惊得赶紧捂上了嘴,不敢吱声。因为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丁郎中,而是一个从来不曾在镇子上出现过的陌生人。

    这帮人……打算干什么呀?客栈老板只觉得背心一阵阵发凉,他寻了个由头,一头扎进马棚里不敢出来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他起码有一个不在现场的理由,不至于无辜中枪。

    “骆将军,情况不妙啊!”假郎中进屋去在李贽身上乱摸了一气之后,捂着鼻子跑出来,对骆准说道。

    “什么不妙?这老头不行了?”骆准问道。

    假郎中大摇其头:“这老头不行是肯定的,更麻烦的是,他得的可能是瘟疫,要赶紧埋掉才行啊!”

    “瘟疫!”

    周围所有的人都倒退了好几步,连那些口口声声如何“爱吾师”的举子们也吓跑了。尊师这种事情,在没风险的时候做一做,还算一段佳话。如果老师得了瘟疫,你还往上凑,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你确信?”骆准狐疑地问道。

    假郎中道:“这种事谁敢说死啊?可是瘟疫这种东西,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万一传出来,可就麻烦大了。依老朽之见,还是赶紧把他弄出去埋了。”

    “他现在死了吗?”骆准问道。

    “快了。”假郎中道。

    “没死你就让我埋了他!”骆准气疯了,这个郎中是什么职业道德啊。

    “要不,老朽先给他开副药,试试看能不能救活。若是救不活,那也没办法了。不过,老朽还是提醒诸位,万万不可与他接近。实在要接近他,必须以布蒙住口鼻,不可有身体接触。”假郎中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这……”骆准为难了,这么一个病人,总得有人看护。如果李贽真是得了瘟疫,那派锦衣卫士兵去看护,风险太大了。万一看护的士兵被染上了,很快就会传染给其他的士兵,这可如何是好?

    “我来看护吾师。”贺子策毅然决然地站出来,说道。

    “你如何看护?”假郎中问道。

    贺子策跑进一间客房,也不问问是谁住的,就把人家床上的床单给扯下来了。他把床单围在身上,把头脸都包住,只露出两个眼睛,然后问道:“丁郎中,你看这样行吗?”

    “嗯,这样也可。”假郎中说道。

    有贺子策做榜样,又有另外的几名伪举子也跑到客房里弄来了床单,裹在身上,一个个裹得像末日丧尸一般。假郎中开出了药方,马上有人飞跑着去抓来了药,就搁在院子中间熬。也不知道这药里都包括了哪几味,总之药气奇难闻无比,好人都能被熏病了,至于病人,估计不用喝药,闻一鼻子就会直接挂了。

    举子们还在进进出出地忙碌着,一会有人抱床被子进来,一会又有人挑着李贽的衣服出去,据说是要放到镇子外面去烧掉,以防传染。骆准被这些人吵得头昏脑胀,也懒得多管了,他向士兵们摆摆手,示意大家来回看守,自己则回房睡觉去了。

    院子里的喧嚣一直到子夜时分才慢慢沉寂下来,屋子里的李贽据说喝过药之后,病情有所稳定,已经睡着了。几名锦衣卫士兵学着贺子策的样子,以床单蒙鼻,到房间门口探头张望了一下,发现李贽躺在床上,直挺挺地如死人一般。不过,边上来来去去的举子们并没有悲声痛哭,这就说明李贽还没有死,或许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第二天一早,骆准痛苦万分地从床上坐起来,头天晚上被药味熏得发疼的脑袋还没有缓过劲来,依然有些迷迷瞪瞪的。他揉着太阳穴坐了一小会,这才对着屋外喊道:“来人!”

    “属下在!”一名士兵应声而到。

    “那个李贽怎么样了?”骆准问道。

    “好像……没怎么样?”士兵答道。

    “什么叫没什么样?”骆准恼了,“是死了,还是没死?”

    “应该……没死。”士兵道,“若是他死了,那些举子还能不闹吗?”

    “也对。”骆准点点头,又问道:“那些举子呢?”

    “都……都走了。”士兵道。

    “都走了?”骆准一愣。

    士兵这才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李贽病在床上,这些举子没有理由会都离开啊?他认真想了一下,印象中,那些举子是陆陆续续离开的,中间也有人回来,但回来的人不如离开的人多,到天亮的时候,院子里也罢,李贽屋里也罢,已经一个举子都没有了。

    “他们……”士兵拼命想找一个理由来解释这个奇怪的现象,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出。

    “那李贽还在不在?”骆准大喊道。

    “在在!李贽一直都在!”士兵赶紧回答道,“我们隔一会就去看一眼,他一直都睡在床上,没有动弹。”

    只要李贽还在就没事了,举子们也许是怕传染,也许是困了要找地方睡觉,也有可能是尊师秀已经表演完了,打算回去向同窗吹嘘去了。总之,只要李贽没丢,就万事大吉了。

    “看看去。”骆准起身穿上衣服,带着人向李贽的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门口,骆准站住身,对旁边一个士兵说道:“你进去看看,摸摸那老头的额头,看看还烧不烧了。”

    士兵点点头,先到别的屋去扯了一块床单布,蒙上口鼻,然后才进了李贽的屋。他伸手在李贽头上摸了一把,突然像触了电似的,惊叫一声,冲了出来。

    “镇镇镇……镇抚大人,李贽他他他……”士兵话都说不利索了。

    “怎么?他死了?”骆准皱着眉头说道,这个结果是他有预料的,只是他不理解士兵为什么会这样慌张。锦衣卫抓人的时候,人犯中途死亡的事情并不少见,回头向镇抚司报备一下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是……李贽他不但死了,而且……”士兵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而且什么?”骆准问道。

    “而且……死的那人,他不是李贽!”士兵终于把真相说出来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