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47 新型火药

    万历当着王锡爵的面,说要扫扫朝廷里的垂暮之气,年近六旬的王锡爵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其实他自己也经常在万历面前说这种话的,因为他也深深地感到,大明的朝堂上太缺乏朝气了。

    万历今年还不到30岁,正是雄心勃勃想做一些大事业的时候。而朝堂上手握重权的大臣们,都是些老人,极大地束缚住了他的手脚。当年张居正当内阁首辅的时候,虽然岁数也很大,但敢想敢干,比很多年轻人更激进。到张居正死后,申时行这帮人成天只关注万历立哪个儿子当太子的问题,简直就像一群居委会大妈,这如何不让万历觉得憋闷。

    苏昊的出现,让万历感觉到了一阵清新的感觉,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破格提拔苏昊的原因所在。如今,由他力主委以重任的苏昊果然不辱使命,在淮安府创造了歼灭和生擒200余名倭寇、端掉一个倭寇巢穴的奇功,这给了万历极大的信心。今日视察苏氏工业园,万历又看到了许多新鲜的玩艺,尤其是在徐光启等人身上所蕴含的创新精神,让万历颇为欣赏,所以他才会一时兴起,开始封官许愿了。

    徐光启向万历谢了恩,站起来接着给万历当导游。走到工业园的一角时,徐光启站住了脚步,迟疑着对万历等人说道:“圣上,王次辅,前面这家工厂,有些危险,我们是不是就不要去看了。”

    “危险是什么意思?”王锡爵问道。

    徐光启知道是瞒不过去的,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家工厂,由生员罗余庆主持,是奉苏主事之命,研制新型火药的,所以有些危险。”

    “你是说,你们还制造火药?”王锡爵用似笑非笑的表情对徐光启问道。

    徐光启浑身冒汗,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在明朝的法律里。民间私造火药是很重的罪,苏昊敢于让罗余庆试制火药,是靠李龙向内府的兵杖局打了招呼,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当着皇帝和内阁次辅的面,徐光启如何能说这些话呢?

    李龙站了出来,对万历说道:“皇上,此事老奴是知晓的。苏昊是军中之人,兵部许可他所部的勘舆营拥有火器。不过,他觉得我大明军中目前使用的火器威力不足,所以自己配置了一些威力更大的火药。此事兵杖局的主事太监也知晓。是在他们那里备过案的。”

    “王先生,淮安府的战报上说,勘舆营是用手雷炸死了大半倭寇,才取得如此奇功。这手雷,想必里面装的就是徐爱卿说的新式火药?”万历问道。对于火药一事,他并没有那么敏感。整个大明军队一年用的火药是按多少万斤计算的,苏昊自己造一点火药,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

    王锡爵道:“我就此事向兵部求证过,兵部说。勘舆营一直都装备有这种新式火药,苏昊在播州的时候,就曾用这种火药炸开石坝,放水淹了杨应龙的5000精兵。为我大明消除了一处隐患。徐主事,苏昊当初用的,应当就是这种新式火药。”

    “正是。”徐光启说道,从万历和王锡爵的语气中。他感到这二位并不是特别在意苏昊私造火药的事情,一颗心算是放下去了。

    “既然有这样好的火药,兵部为什么不大量采办。用于九边防御?”万历对王锡爵问道。

    “这个……恐怕就是有些门户之见。”王锡爵无奈地说道。

    他在兵部曾经听王一鹗说起过苏昊手里的新型火药,但因为苏昊是李龙这边的人,兵部出于嫌疑的考虑,对于苏昊的发明创造采取了漠视的态度。好在望远镜是苏昊与李龙认识之前就已经呈报给兵部的,否则连这样的东西兵部都不会接受。

    徐光启道:“圣上,我们这个火药厂,目前也只是做新型火药的研究,产出不多。苏主事也担心生产太多有违规制,所以只是生产了很少的一些,用于自己防身之用。”

    “既有如此利器,不大批生产实在太可惜了。李龙,明日你安排一个太监过来,到这个火药厂任主事太监,允他们大批生产新式火药,就算是兵杖局的一个作坊好了。王先生,你去跟兵部说一声,就说是朕的旨意,苏昊的勘舆营是朕的亲军,允许拥有各类火器。苏昊发明的这些火器,勘舆营可以先试用,若是效果好,再让兵部采办,发至各军。”万历吩咐道。

    “臣领旨!”王锡爵半躬着身子应道。

    知道那是生产火药的工厂,万历自然不会以身犯险去参观了。徐光启把罗余庆找来,让他给万历演示了一下新型火药的威力。小小一包炸药能够掀翻一座土坡的场景,让万历和王锡爵都觉得震惊无比,万历当场又给罗余庆也封了个七品的匠作局大使职务,罗余庆磕头谢恩,自不必提。

    全部参观完,万历意犹未尽。徐光启把他们领到工业园的议事大厅,也称为主事衙,众人分君臣高下顺序坐下之后,万历问起了工业园的管理问题。

    “回圣上,这工业园乃苏主事一手所建,臣等都是受苏主事委派分管各项事务的。工业园管事之人,乃苏主事的妹妹,叫陆秀儿。因为只是一名民女,今日未敢出来磕拜圣颜。”徐光启介绍道。

    “哦?居然是一名女子在管事?”万历好生诧异。

    徐光启道:“苏主事没有兄弟,至亲之人也就是他的妹妹,所以便差他妹妹管辖各项事务。这陆秀儿做事尽心尽责,颇有男子之风,园中的主事和工匠无有不服之人。”

    “既是如此,那快快宣来,朕倒想看看这苏昊的妹妹是什么样子。”万历笑着说道,在他看来,一名女孩子能够成为整个工业园的领导人,也是一件稀罕事了。

    早在万历前来视察的时候,陆秀儿就已经知道了,但她是个女子,在这种场合只能是回避起来,不敢露面。听说万历要召见陆秀儿,早有人飞跑着去通知她了。在几名锦衣卫的陪同下,陆秀儿战战兢兢地进了主事衙,一见万历就赶紧跪下磕头,连脑袋都不敢抬起来。

    “你就是那陆秀儿?”万历坐在上首,语气和蔼地问道。

    “民女就是陆秀儿。”陆秀儿照着刚才锦衣卫临时教她的话答道。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万历又说道。

    陆秀儿迟疑了一下,抬起了头,让万历看见她的脸,同时也用一对明亮的眸子好奇地看着万历。

    “大胆!”李龙在一旁喝道,“陆秀儿,谁让你这样盯着皇上看的?”

    “是……是他让我抬头的。”陆秀儿被李龙这一喝给吓着了,连忙指着万历辩解道。

    “哈哈哈哈,果然是个开朗的女孩子,李龙,不要吓唬她。”万历说道,陆秀儿不过是16岁的年龄,又是个乡下丫头,看起来很萌的样子,让万历觉得好生有趣。宫里的女子数以千计,在万历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而这个陆秀儿虽然也害怕自己,却言谈、举止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活泼之气,这对于万历来说是非常新鲜的。

    “来人啊,给陆姑娘看座。”万历向旁边的人吩咐道。

    一名小太监引着陆秀儿站起身来,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陆秀儿渡过了最初的恐惧期,对于眼前这位态度和善的皇帝也产生了几分好感。

    “陆秀儿,我听说,这诺大一个工业园,是以你为首,可有此事?”万历问道。

    陆秀儿道:“不是的,其实我只是代我哥在管一些事,我自己没做多少事。郝大哥,还有徐秀才他们,平日都在帮我,要不我一个女孩子哪管得了这么多事情。”

    万历又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平时都做些什么呢?”

    陆秀儿道:“我是掌柜的,哪个厂子要花多少钱,还有雇哪些匠人什么的,都是我管。还有,我哥专门叮嘱我了,说要让匠人们吃好、住好、生活好,所以我还得管着厨房给他们做好吃的。”

    “哈哈,着实有趣。”万历觉得挺好玩,他又向陆秀儿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陆秀儿一一作答。最后,万历抛出了一个私人方面的问题,他问道:“陆秀儿,你既是苏昊的妹妹,为何姓陆,而不姓苏呢?”

    “这……”陆秀儿的脸一下子红了,她低下头,讷讷地说道:“其实,我不是我哥的亲妹妹,我是小时候拨到我哥家里的,是……是……”

    王锡爵对于民间的事情颇有一些了解,他问道:“你是说,你给苏昊做童养媳的?”

    “嗯。”陆秀儿脸红红地应道。

    “原来是这样。”万历觉得更有趣了,这种少年男女之间的事情,永远都是八卦的材料,他问道:“陆秀儿,既然你与苏昊有婚约在身,为何至今还不成婚,我记得苏昊也是18岁了?正是青春年少之时啊。”

    陆秀儿有些郁郁地说道:“这件事,我哥说不着急,说要等几年再说。”

    “岂有此理。”万历很是不平,“男儿不成家何以立业,既然你与苏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有婚约在身。那朕就替你做主了,我给你赐婚,让苏昊尽快择日与你成亲,你看如何?”(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