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20 新任淮安知府

    这一晚上,有一个人没有回衙门睡觉,那就是老兵徐光祖。他在下船之后,交代一名士兵替他把行李带到主事衙门,自己就溜得没影了。到第二天早上,徐光祖才由几名淮安卫的士兵架着送回了主事衙门,据说,他是在淮安卫与人喝酒,喝了整整一宿。至于说与他喝酒的人有哪些,几名淮安卫的士兵不敢透露,而徐光祖自己则已经醉成了一滩泥,根本不会说话了。

    苏昊对于徐光祖一向是极其尊重的,对于他的事情一概不予干涉。见徐光祖被人送回来,苏昊便吩咐何本澄等人把他架回房间去休息,自己则带着马玉、江以达二人出了主事衙门,前往淮安府署去拜访淮安知府。

    知府是地方官,工部主事是京官,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苏昊想在淮安有所作为,没有本地官吏的配合是不行的。出于这样的考虑,苏昊一到淮安,就必须要尽早去拜访淮安知府以及其他的地方官吏,寻求与他们合作的方式。

    出了门,苏昊才深切意识到需要赶紧招募一批皂隶了,他们几个人生地不熟的,光是在淮安城里问路,就是一件麻烦事情。淮安方言听起来甚是古怪,就算是那些会卷着舌头说官话的人,说出来的官话也很难听懂。身边没有几个对当地情况熟悉的人,他们可谓是寸步难行。

    好不容易,三个人来到了淮安府署。苏昊首当其冲,走上前去对看门的衙役说道:“劳驾,请问这位大哥,李知府可在府署内?”

    “李知府?”衙役抬眼看看苏昊,苏昊身上穿着绣有鹭鸶花样的官服,显示出是一位六品文官。衙役连忙满脸堆笑地说道:“回这位大人,先前的李知府已经离任了,现在的知府姓韩。是韩知府,您还要见他吗?”

    “哦?李知府离任了?”苏昊觉得有些意外。离开京城之前,他专门找人了解过淮安知府李元龄的情况,知道他是华阳人,与某某是同窗,与某某是同乡,等等。准备了一大堆资料,刚到淮安,此人就离任了,这可真是白白浪费感情了。

    “韩知府就韩知府。麻烦大哥替我通报一声,就说工部淮安河道主事苏昊求见,同行的还有营缮所的所正和所副二人。”苏昊说道,说着,顺手把一个包了几十文散钱的小布包塞到了衙役的手上。

    “怎么好意思收大人的门敬呢……”衙役尴尬地笑着,不过还是收起了钱,跑进去通报去了。

    少顷,衙役又出来了,脸上的笑意越加灿烂。他对苏昊说道:“苏主事,韩知府有请,还说请马所正和这位……所副大人,也一并进去。”

    “你怎么知道他是马所正?”苏昊诧异道。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向衙役介绍马玉和江以达二人,只说他们是营缮所的所正和所副,孰料衙役居然一口就称出马玉的姓氏。

    衙役笑而不答,只在前面带路。将苏昊等人带进了府署,穿过长长的院子,来到正中央的府署大堂。这是知府办公的地方。

    大堂里的格局与其他的府署没有什么差异,对着门是主官的公案,两旁有供客人或者下属坐的椅子,每两张椅子中间有茶几。正对公案的下面是一片空地,知府问案的时候,当事人就是站在这里的。

    苏昊带着马玉、江以达走进大堂,在离公案五六步的地方站下,抬手行礼道:“工部淮安河道主事苏昊,拜见知府大人。”

    一直埋头在看卷宗的知府抬起头来,呵呵笑道:“改之来了,还有独文,经兮,速速免礼,快请坐。”

    “韩大人!”

    苏昊等人一看知府的样子,不由得都失声喊了起来,眼前这位韩知府,赫然正是原来的丰城知县韩文,实实在在的老熟人了。

    “哈哈,没有想到,我们居然在淮安又见面了。”韩文笑着站起身,用手示意苏昊等人落座。苏昊等人客套了两句,这才坐下,一旁早有衙役奉上了茶水。

    “韩大人,怎么会是您啊?下官……啊不,学生真是像做梦一样啊。”苏昊感慨地说道。

    由于有韩倩这样一层关系,苏昊平时也经常会想到韩文,还琢磨了许多次如何回丰城去提亲的问题。他万万没有想到,韩文竟然会从一个七品知县,一步跨过几级,当上了四品知府。更想不到的是,韩文居然会到淮安来当知府,自己竟要再度与韩文共事。

    “说起本官的升迁,还是托改之你的福呢。对了,独文和经兮,你们做的事情也帮了本官很大的忙啊。”韩文说道。

    “不知学生何事帮上了韩大人的忙,还请韩大人明示。”马玉和江以达一起说道。

    韩文道:“本官在丰城当知县,已有三年,官声尚可,也有一些微末的政绩。此前,我已经听在吏部的同年向我透风,说考成之后,吏部会提拔我一级,到某府任一个六品的通判。就在我等着吏部的通知的时候,户部和工部突然派了几名官员到丰城,让我向他们说明修筑罗山水库,还有韩氏灶、红壤改良这些事情。

    这几件事情,你们都是知道的。修水库一事,是改之起的头,独文和经兮功不可没。这韩氏灶、红壤改良,都是改之所为,本官可是一点功劳也没有的……”

    “韩大人过谦了。”苏昊说道,“学生在这些事情上,只是出了点主意,跑了跑腿,没有韩大人的鼎力支持,这几件事如何能够做成呢?”

    “本官也算是贪天之功。”韩文说道,“户部和工部的官员考察之后,认定这几件事都做得非常出色,而且给百姓带来的收益也是十分可观的。今年夏季,江西各府县暴雨成灾,唯有丰城县因为有罗山水库蓄洪,全县没有因雨成灾,这个功劳本来应当算在独文和经兮头上的,结果他们也给栽到本官头上了。”

    马玉和江以达连忙说道:“这原本就得益于韩大人的高瞻远瞩,学生只是代韩大人做事而已。”

    “这些事情,本官都会记在心上的。”韩文对几个人说道。

    “然后呢?”苏昊问道。

    韩文道:“然后,又过了半个月,我就接到了吏部的通知,将我连升三级,升任淮安知府。我朝开国至今,这样提拔官员的事情,还是很少见的。听说,这是内阁王次辅亲自下的令,这其中的深意,改之、独文,你们可能悟出?”

    “我明白了。”苏昊点点头说道。

    事情其实已经很明白了,万历和王锡爵有意重用苏昊,但却受到了内阁的抵制,最后给苏昊委任了一个六品主事的职务,发配到淮安来治水。王锡爵非常清楚,苏昊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依靠,如果单枪匹马在淮安做事,十有**是做不成任何事情的。

    在王锡爵去考察苏昊等人的时候,苏昊等人曾经向他提起过在丰城做的一系列事情,并且也特别提到了韩文对他们的支持。王锡爵灵机一动,当即指示工部和户部去丰城考察韩文的建树,并以此为由,将韩文树为有作为的官员的典型,给予连升三级的奖励。

    随后,王锡爵便指示吏部把韩文派到淮安来当知府,这样一来,苏昊等人在淮安就拥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足以扫除许多障碍了。

    韩文与苏昊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是读书人出身,身上也没有贴着阉党的标签,是一个大明官场可以接受的人物。提拔韩文,不像提拔苏昊那样敏感,既然是王锡爵发了话,吏部就直接给办了,也没有引起什么非议。

    淮安府这些年来灾害频发,在淮安府当官,已经不算什么好差事了。韩文如果不是看到自己被连升三级的份上,恐怕也不乐意接这样一个烂摊子。当然,不管这个摊子多烂,它毕竟是一顶四品的官帽,韩文有什么会拒绝呢?

    到淮安之前,韩文在吏部的同年把他升迁的前因后果都向他说了一遍,韩文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沾了准女婿苏昊的光,也知道了苏昊、马玉等人即将赴淮安上任。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府署等着苏昊等人上门,直到今天众人才见了面。

    “改之啊,你任工部主事,是皇上和王次辅替你争取到的,这是皇恩浩荡的事情啊。皇上派你到淮安来治河,若能做得好,你日后的前程当是一片广阔,没准本官也能跟着再沾你一次光呢。”韩文说道。

    苏昊道:“皇上和王次辅的知遇之恩,学生永志不忘。有韩大人坐镇淮安府,学生对于治河的信心就更足了。无论如何,学生也要做出一番成绩,上报朝廷,下报黎民。”

    “好,改之、独文、经兮,我们师生几人就一齐努力,报答这皇恩浩荡。”韩文说道。苏昊、马玉这些人都是丰城县的秀才,当年秀才要参加童子试,第一场考试就是在县里考的,知县是法定的主考官,所以可以说是所有秀才的老师。韩文说师生共同努力,是一种比较文艺的说法。

    “学生谨遵韩大人的教诲!”苏昊等三人齐声应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