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19 绣工队

    ()“一群腐吏!一看就知道都是贪污成xing之人,改之兄,你对他们太客气了!”

    看着章襄等人离开主事衙门,江以达用手拍着身边的案子,大声说道。

    马玉也愤愤然地说道:“这几个人,仗着自己在河道上当差多年,还真没把咱们几个放在眼里。改之兄,你没有觉得他们给你讲河工之事的时候,是存在着诓骗之心吗?”

    苏昊笑道:“我如何听不出来?我还知道,在你们几位修过水库的专家面前,他们这番表演,实在是太可笑了。”

    “实在是可笑之极!”江以达道。

    谭奇问道:“改之兄,我见你刚才并没有当面揭穿他们的伎俩,莫非是有什么深意?”

    苏昊道:“咱们初来乍到,先不急着打草惊蛇。这贪腐的官吏也不只是他们几个,反腐的事情,好像也不归咱们管。等我们多了解一些情况,再决定如何处置他们,也不迟。”

    “改之兄处事缜密,小弟佩服。”谭奇不失时机地拍了一记马屁。

    接下来,众人便开始分配各自的住房和办公室了。

    淮安府给的这处衙门,规模不算大,但用作一个河道主事的衙门,还是绰绰有余的。苏昊是衙门里的最高领导,自然是在正堂办公。在正堂之后,还有二堂、三堂,可以作为会客以及开一些内部会议的地方。马玉等人在正堂旁边找到了几个房间,作为各自的衙署。

    衙门的后半部门,是主官的住宅,苏昊住了正房,他带来的五名绣娘住在旁院。马玉等人,每人都找到了一处带有卧室、书房和小客厅的套间,住了进去。除此之外,衙门两侧还有几排杂役们住的廨舍,苏昊带来担任jing卫工作的几名勘舆营士兵占了几间,余下的房间都空着,等着给新招来的皂隶们居住。

    把住处落实下来之后,由苏昊亲自带头,众人开始打扫衙门里外的卫生。马玉等人虽然是秀才出身,倒也没什么清高的架子,换上短衫之后,便和那些大兵们一样,抡着扫帚扫地。

    几名绣娘与苏昊和勘舆营的士兵们相处了有一年之久,彼此已经非常熟悉,如兄弟姐妹一般,已不需要忌讳什么抛头露面的问题了。她们一个个挽着袖子,露出藕节般光洁、圆润的小臂,卖力地擦试着各个房间的家具、门窗,让各处逐渐变得焕然一新起来。

    “雅梅啊,咱们勘舆营升格成千户所了,你可知道?”苏昊一边干活,一边对旁边一位名叫袁雅梅的绣娘说道。这个袁雅梅是丰城县城里一个普通匠户家的女儿,长得挺漂亮,也颇有几分灵气,在这五名绣娘之中是本领最为突出的。

    “大人,雅梅听军士们说起过此事。听说大人已经荣升千户了,雅梅还没来得及向大人贺喜呢。”袁雅梅浅浅地笑着说道,脸上露出两个秀气的小酒涡。

    苏昊道:“都是自家人,还贺什么喜。雅梅,你有没有想过要当官呢?”

    袁雅梅抿嘴笑道:“雅梅是女孩子,哪能当什么官?”

    苏昊道:“若是本大人让你当官,你敢不敢?”

    “大人,你是当真的?”袁雅梅有些吃惊,她停下手里正在擦试桌椅的工作,看着苏昊。

    苏昊点点头道:“没错,咱们勘舆营很快就要扩编,我们要培养几百名做测绘的士兵,那么负责制图的人手也要跟上。我们在丰城招了你们10名绣娘,郝总旗带了5人去云南,你们5个随我到了京城,现在又来了淮安。ri后我们的测绘任务会越来越多,光靠你们5个人,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我打算在淮安府招至少50名绣娘,嗯……既然是作为一个单独的职业,你们就叫绣工。”

    “那赶情好,我们的姐妹又多了。”袁雅梅说道。

    苏昊道:“人多了,就得有个管事的,还得有个组织。我想,把你们这些女绣工单独编成一个百户所,你就来当这个百户,如何?”

    “百户?”袁雅梅眼睛瞪得滚圆,萌到了至处,“大人,你是说,女子也能当百户?”

    苏昊道:“这个是不是符合规制,我不知道。不过,兵部许我便宜行事,我想提拔谁当百户,兵部应当是不会反对的。如果兵部说女子不能当百户,那也可以,让他们派一个会绣花的男子来当这个百户,也成。”

    说到这,苏昊用手做了个拿绣花针的动作,还翘起了兰花指,像极了东方不败的样子。袁雅梅见状,格格笑了起来。为了避免家庭拖累之类的麻烦,苏昊从丰城带出来的这些绣娘,都是未出阁的姑娘,袁雅梅也不过是刚满16岁,还是天真烂漫的年华。

    “绣工的这个百户所,就叫作绣工队。怎么样,你敢不敢来当这个绣工队的队正?”苏昊问道。

    “敢!只要苏大人信任,雅梅就敢做。”袁雅梅坚定地回答道。丰城女孩一向泼辣,少有扭扭捏捏的姿态。

    “嗯,此事过几天就开始cao办,我会委任她们几个当小旗官,你们要负责培训那些新招收进来的绣工,让她们尽快掌握要领。”苏昊说道。

    袁雅梅道:“苏大人,若是那些新招的绣工不听话,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苏昊好奇地问道,他没有想到袁雅梅刚刚得到一个当官的承诺,就这么快地进入了角se。

    袁雅梅用手背撑着下颏,很认真地琢磨道:“打板子……好像不太合适,打女孩子的屁……呃,那个地方,太不好了。我们学刺绣的时候,如果学不好,师傅是拿针扎手指的,大人,咱们能不能这样做啊?”

    苏昊打了个寒战,道:“这个嘛,要不回头再议。你找姐妹们也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合适。我倒是觉得,弄个黑屋子关禁闭,是不是更文明一点。”

    “这个办法好!”袁雅梅道,“谁不听话,就弄个不透亮的屋子,让她进去。然后我就在外面学鬼叫……”

    “你会学鬼叫?”苏昊好奇道,“鬼是怎么叫的,叫一个给本大人听听。”

    袁雅梅自觉失言,俏脸一红,抬腿就跑了,跑出好几步,才回过头来,向苏昊扮了一个鬼脸,学了声“喵”,然后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权力啊,真是可怕的东西。”苏昊无奈地摇了摇头。

    扩编勘舆营以及建立绣工队,都是苏昊答应王一鹗的事情。苏昊知道,完成全国的山河测绘,是一项重要的基础工作,无论对于军事还是经济建设,都有着很大的价值。既然王一鹗给了他这样一个授权,他就要尽量地把这件事情做好。至于自己能够从中捞到多少好处,倒不在苏昊的考虑之内。

    众人挥汗如雨地干了几个时辰,终于把主事衙门里里外外的卫生都打扫完了。何本澄带着几名士兵上街买来了米面、肉菜和油盐酱醋,袁雅梅等几名绣娘下厨,给众人做了晚饭。大家吃罢晚饭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陈观鱼带着几名随同他一起的士兵回来了。

    “东主,我回来了。”陈观鱼来到苏昊的房间,向他禀报道。

    “老陈,辛苦了。”苏昊给陈观鱼让了座,又亲自给他倒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

    “小道岂敢让东主倒茶!”陈观鱼作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其实在他给苏昊当下人期间,苏昊给他端茶的次数很多,只是每一次他都必须要客气一下而已。

    苏昊自己也端了杯茶坐下,然后关心地问道:“老陈,你这一天吃饭没有?若是没有,我让人给你做去。”

    “吃过了,吃过了。”陈观鱼道,“照您的吩咐,今天一天,我分别请了好几批人吃饭。其实不过是蹲在路边喝点粥,吃几块大饼而已,那些人无不感激涕零啊。”

    “吃人嘴短,这些人吃了你的饭,是不是啥事情都告诉你了。”苏昊呵呵笑着问道。

    陈观鱼道:“我说我家主人是来淮安经商的,想了解一下淮安的人情世故。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老道我就是竖着四个耳朵在听,倒也听了个**不离十。现在淮安府的大事,我基本上心里都有点数了。”

    “好,明天你继续去打探消息,最好能够交上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建立我们在淮安的眼线。若是需要用钱,你尽管找我支取就是了……唉,我现在后悔没有把秀儿带出来了,现在连个管账的人都没有。”苏昊说道。

    “东主,以老道我了解到的情况,这淮安治河之事,甚是复杂。就算是潘季驯潘总督,在淮安府也不是能够任意呼风唤雨。东主要想在治河方面有所建树,只怕是要颇费一些周折呢。”陈观鱼道。

    苏昊道:“这个我早有心理准备了,我让你去打探消息,也是做好了长期应对的准备。老陈,你这些天辛苦辛苦,把情况摸得清楚一点。我问过了,潘总督这几天视察河工去了,不在淮安的总督府里。我打算明天去拜访一下淮安知府,然后再去淮安卫走一走。等我把这些官场的事情摸清,我们再一起碰一碰,看看从何下手。”

    “东主放心,老道定不辱使命。”陈观鱼说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