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10 不怕价高

    ()“董掌柜请试试此刀。”

    在槐花胡同的苏府客厅里,苏昊将一把高锰钢锻打而成的腰刀递到董天章的手里,一旁的郝青抱来了一小截碗口粗的木料,搁在地上,供董天章试刀。

    董天章早年也是混江湖出身的,玩刀并不陌生。他接过腰刀,把刀从刀鞘中抽出来,先看了一眼刀背上的鱼鳞状花纹,赞道:“好刀,此刀必是出自于良匠之手,现在要寻这样好的工匠,可不容易了。”

    苏昊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只是向董天章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试刀了。

    董天章握着刀走到郝青抱来的那截木料跟前,看了看,说道:“这可是一块硬木啊,改之,这刀猛剁下去,只怕会伤了刃口啊。”

    苏昊笑道:“董掌柜尽管用刀剁,若能伤了这刀的刃口,苏昊愿当场就把这刀折了。”

    “哈哈,原来改之竟有如此底气。”董天章哈哈一笑,抡起刀来,向下劈去。只听得扑地一声,刀刃砍入木料足有三四寸深,站在一旁观看的人都齐声喝了一句彩。这声喝彩,既是针对董天章的刀法,更是针对这把刀的品质,刀口是否锋利与坚韧,从砍木头的效果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董掌柜果然不愧是老江湖,这刀法甚是jing到啊。”苏昊赞道,说完,他话锋一转,又问道:“只是不知董掌柜下刀之时,为何留了几分气力,莫非对苏某这柄刀还有些信不过吗?”

    董天章拔出刀来,看了看刃口,发现丝毫没有损伤,这才握着刀,刀头朝下,抱拳向苏昊说道:“见笑,见笑,董某的确是错看这把刀了,没想到其犀利如斯。下刀之时,董某犹豫了一下,还真是没敢使出全力啊。”

    苏昊今天把董天章和杨来祯请到苏府来,就是要向他们展示自己的各项成果的。测试这高锰钢佩刀,是其中的一项。董天章虽然相信这把刀肯定不同凡响,但以他的老经验,觉得再好的刀如果猛劈硬木,还是会有些损伤的,届时大家脸上就都不太好看了。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挥刀的动作看起来很猛,但落刀之时却收了一些力。苏昊毕竟也在军中混了些ri子,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和这同样的一柄刀,在我的一位军将朋友手里,一刀就能砍断这样粗的一根树。这种刀所用的材料,叫做高猛钢,是小弟在江西的时候,与几名工匠朋友费了数年时间才冶炼出来的。”苏昊说道。

    高猛钢这个词,是当ri郝彤试刀的时候以讹传讹说出来的,苏昊觉得不错,就盗用过来了。高猛钢与高锰钢之间,虽然只差一个同音字,但却隐藏起了钢材的配方,能够掩人耳目。锰矿石在明代的中国还没有得到使用,但如果苏昊直接说出这个概念,只怕有些有心人是能够悟出其中的奥妙的。

    “高猛钢?诏伯,你可曾听说过这种钢?”董天章对杨来祯问道。

    杨来祯摇摇头道:“改之已经说了,这是他花了多年时间才冶炼出来的钢,凡夫俗子岂能了解?不知炼这种钢,所费几何啊。”

    苏昊道:“炼这种钢的麻烦之处,在于其需要十五种矿石混合熔炼,有些矿石还算好找,有些就非常稀罕,往往要花费大量人力才能寻到几百斤。还不够一炉之用。是以这种钢的成本还是很高的,一斤钢合着七八两银子的耗费呢。”

    冶炼高锰钢的技术,经过郝以宗和郝青父子的反复试验,如今已是比较成熟了。冶炼时用到的原材料,不外乎铁矿石和锰矿石,再有就是石灰石和焦炭了。这些原材料中间,最关键也最秘密的只有锰矿石一项,苏昊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配方是如此简单,一张嘴就说了个十五种矿石,一下子就把董、杨二人都给蒙住了。

    古人由于缺乏化学理论的指导,在冶炼金属或者烧瓷、烧琉璃的时候,往往要放进各种各样的矿石,有些纯粹是无用的,但也没人能够发现。正因为配方复杂,所以外人想学也学不了,这就是技术得以保密的原因。董、杨二人听苏昊说了个十五种矿石,当即就熄了偷艺的念头,一门心思只想当苏昊的代理商了。

    “竟然如此昂贵。”杨来祯咂舌不已,市场上的所谓苏州钢,一斤的价钱也不过就是3分6厘银子,这种钢一斤就需要七八两的成本,那售价得高到什么程度啊?

    “值这个价。”董天章却是另外的观点,他刚才亲手试过这柄刀,又验看过砍完木料之后的刃口,知道制造这把刀的钢材不同凡响。在他看来,一斤钢材要七八两银子的成本,才能配得上这样好的钢材的价钱,如果苏昊说便宜了,董天章反而要不乐意了。

    “二位掌柜觉得,这样的刀和这样的钢材,在京城可有市场?”苏昊问道。

    “太有市场了!”董天章道,“这柄刀如果拿到市面上去,那些公侯世家祖传的宝刀都要黯然失se了。这些世家为了买一把宝刀,花费的银子都是论千两计算的,改之想想看,这柄刀能卖出什么价?”

    “千两……”苏昊冒汗了,在他的心里,觉得这样一把刀卖出100两银子,就算很不错了。高锰钢虽然贵重,但真实的成本也就是几钱银子,其中主要还是炼钢用的坩锅的折旧费,锰矿石其实是很廉价的。制作这样一把刀的全部成本,就算把工匠的工钱什么都算进去,也就是十几两银子,如果卖到千两,那不是百倍的暴利了?

    “改之,这样的刀,你一共制了几把?”董天章又问道。

    苏昊道:“到目前为止,我总共也就制了十几把。主要是因为腰刀也属于兵器,民间是不可私造的。我是打着我那百户所的旗号,又讨了个江西都司的许可,这才造了十几把。”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有许可,你随时还可以再造出更多的刀?”董天章抓住苏昊话里的破绽,追问道。

    苏昊点点头道:“造刀本身并不难,多请几个铁匠就行了。难的主要是冶钢,我已经掌握了冶钢之法,需要的矿石虽然难找,但也备下了一些。如果有许可,也有市场,造出百十把还是有可能的。”

    “好!”董天章道,“我和诏伯能给你弄到许可,也能找到买主,改之只管让工匠造刀就是了。这刀的价钱嘛,倒也不必定得太高,毕竟以后我们要多卖,定价太高也不合适。我看一把刀,就定500两,如何?”

    “这个500两,是指什么价钱?”苏昊问道,他心里暗想,这不会是董天章从自己这里采购时候的采购价?

    董天章笑道:“当然是卖出去的价钱。听改之的意思,一把刀的成本也就是几十两,我索xing给凑个整,就算是100两。500两钱的价钱卖出去,扣掉100两的成本,余下400两,你我各得一半,改之看如何?”

    “就依董掌柜之意。”苏昊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其实,早在苏昊还在江西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种高锰钢用来制作佩刀能够带来暴利。这种钢毕竟是超越了一个时代的产物,其硬度和耐磨程度都远远超过了同期的其他钢材。对于一些军队里的高官来说,佩刀既是武器,也是装饰品,一柄好刀的炫耀作用,堪比后世的一块名表或者一辆高级轿车。想想后世有多少官员甘犯奇险也要戴着名表出镜,就能想到明代的高官会以什么样的热情来购买一把好刀了。

    市场机会虽然已经看到,但苏昊却迟迟不敢造出刀来出售,他只是让郝氏父子造了几把刀,当成礼品送给邓子龙、张宏等军界的靠山而已。究其原因,就在于苏昊的力量还太弱了,如果让权贵们知道他手里掌握着这样的技术,恐怕早就把他吃得不剩渣子了。

    董天章和杨来祯的出现,正好弥补上了苏昊的短板。董、杨二人都是有靠山的人,由他们却经营这种暴利产品,是绝对安全的。苏昊凭借技术优势,拿走一半利润,董、杨二人凭着背景和人脉关系,拿走另一半利润,这绝对算是一种强强联手,是双赢的局面。

    “这种高猛钢,还可以用来制作锁子甲、头盔,也可以用来制作女眷们使用的剪刀等物,不过,都是只能走高端路线的。”苏昊说道。

    董天章笑道:“这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改之但凡能够造得出来的东西,董某就能够帮你卖掉。我不怕东西开价高,我怕的只是你造不出值大价钱的东西。”

    “哈哈,有董掌柜这话,苏昊就放心了。至于值大价钱的东西嘛,刚才看到的只是第一样,怎么样,咱们继续?”苏昊说道。

    “继续,继续,我等还真想看看改之手里有些什么样的宝贝呢。”董天章和杨来祯一齐应道。

    “郝大哥,把梳妆镜拿上来,请二位掌柜过目。”苏昊向郝青吩咐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