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206 家务事

    ()尽管嘲笑了一番苏昊的虚伪,陆秀儿最终还是把韩倩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向苏昊介绍了一遍,让苏昊听得心里唏嘘不已。

    在苏昊离开丰城之前,由于妻妾名份的事情,韩倩有很长时间都回避着苏昊,更谈不上登苏家的门。但在苏昊离开之后,韩倩就与苏家恢复了来往,三天两头上门来向杨根梯请安,还时常派人给杨根梯送来一些吃穿用度,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没过门的儿媳妇。

    苏昊在播州的时候,偶尔会托人捎封书信回家,报个平安啥的。每一次苏昊的书信送到苏家,韩倩都会在第一时间赶来,与陆秀儿一道,把苏昊的信反反复复看上几十次。听说苏昊在播州与杨应龙对垒,韩倩寝食难安,那份担忧的程度,甚至超过了杨根梯和陆秀儿,让这母女俩都觉得好生感动。

    “哥,我觉得倩儿姐是真心对你好,你可不能辜负了她。”陆秀儿对苏昊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俩是在陆秀儿的房间里,杨根锑一路劳累,已经撑不住先睡下了,苏昊和陆秀儿只好转到陆秀儿的房间去继续聊天。

    “秀儿,你不会是想撮合我和韩倩?”苏昊笑着问道。

    陆秀儿斥道:“什么撮合不撮合的,倩儿姐对你这样,你真的忍心抛下她?”

    苏昊道:“你撮合我和倩儿,那你自己呢,有什么打算?”

    陆秀儿脸上现出一些绯红之se,她忸怩道:“哥,你是怎么想的?”

    苏昊走上前,搂住陆秀儿的肩膀,对她说道:“秀儿,你我是一起长大的,用句酸辞,叫作青梅竹马,我肯定不会对不起你的。”

    陆秀儿把头靠在苏昊的胸前,享受着这种甜蜜的感觉,小声地说道:“哥,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苏昊道:“既是如此,那如果我又娶了韩倩,你会不会吃醋呢?”

    陆秀儿用手轻轻掐着苏昊的胳膊,半嗔半怨地说道:“我吃醋有什么用,哥你这么天的本事,以后身边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女子的。你看,你到城里才几天时间,连知县的女儿都看中你了,如果以后在京冇城呆久了,说不定皇帝的女儿都会看上你。我吃醋能吃得过来吗?”

    “呃……倩儿这件事,纯属意外。”苏昊尴尬道,“至于皇帝的女儿嘛,你放心,肯定不会有的。皇帝比我也就大10岁,他女儿现在还抱在手上呢,我还没那么禽兽。”

    “就算差十几岁,怎么就能算是禽兽呢?咱们丰城县城里卖南杂的寒掌柜,娶了一个比他小30多岁的小妾呢,那他岂不也是禽兽了?”陆秀儿说道。

    苏昊道:“嗯,他的确不能算是禽兽,他属于禽兽不如。”

    陆秀儿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过苏昊这种油嘴滑舌的言冇论了,听到此处,不禁吃吃地笑起来,把头在苏昊的怀里埋得更深。苏昊一只手搂冇着陆秀儿的腰,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心里也是充满了柔情。

    两个人温存了好一会,陆秀儿才把头抬起来,认真地对苏昊说道:“哥,我跟你说,如果你真的想娶倩儿姐,你可得抓紧了。”

    “什么意思?”苏昊奇怪道,“难道还有别人也看上她了?”

    “看上倩儿姐的人多着呢。”陆秀儿道,“不过,我看得出来,她不会看上别人的,她一颗心都在你身上呢。”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让我抓紧呢?”苏昊问道。

    “倩儿姐都17岁了,你再不去提亲,打算什么时候才把她娶过门啊?”陆秀儿说道。

    “17岁……,好像还不着急。”苏昊道,搁在后世,17岁连谈恋爱都算早恋,哪里能够谈婚论嫁。

    “我们这次出来的时候,程姐姐专门叮嘱过我的,让我要跟你说这件事情。”陆秀儿说道。

    “程仪?”苏昊这才想起了这个人,继而又想起了程仪的弟弟程栋,他问道:“对了,我还忘了问,程仪姐弟俩,现在怎么样了?”

    “程姐姐在矿上管账,管得可好了。我们这次上京冇城来,家里留下的那些产业,我都托付给她了。小虎做事倒是挺有闯劲,可是人太粗心了,不会管事,有程姐姐管着,我才放心。”陆秀儿说道。

    “这个老巫婆嫁出去没有?”苏昊笑着问道。在他印象中,程仪一直都有点神神叨叨的样子,挺热心,又有主意,像是西方童话故事里那种善女巫的样子。

    “你怎么这样叫她?”陆秀儿不满地说道,“程姐姐对咱们商行的事情,尽心尽力的,对你和倩儿姐的事情,也特别上心,你可不能这样叫她。她也是个可怜人,为了她弟弟,耽搁了嫁人的事情,现在这么大年龄了,除非去给别人当小妾,要不谁会娶她?”

    “我记得……她也就是20出头?”苏昊道,“这就算是一把年龄了?”

    “当然啦,女子20岁未嫁,就不好嫁了。”陆秀儿说道。

    “那她弟弟程栋呢,还在龙光书院吗?”苏昊又问道。程栋曾经因为采金的事情率众到丰城县衙请冇愿,矛头直指苏昊,让苏昊好生不痛快。不过,程栋毕竟是苏昊帮忙送到龙光书院去读书的,又是程仪的弟弟,所以苏昊还是要问一问他的近况。

    程栋与苏昊交恶的事情,陆秀儿当时并不知情,但事后也听人说起,因此对程栋很是不屑。她撅着嘴说道:“这个程栋,人品不怎么样,读书倒是有几分本领。他去年就考上了秀才,今年参加乡试,又考中了举人,是咱们丰城县最年轻的举人呢。”

    “哦?竟有此事…”程仪也算是熬得有价值了。”苏昊淡淡地说道。对于程栋这个人,苏昊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听说他中了举人,苏昊心里不舒服的成分更多。但想到程仪牺牲自己的青chun年华,就是为了这个弟弟能够出人头第,而如今程栋也的确没有让程仪失望,苏昊站在程仪的角度上,也有了几分欣慰的感觉。

    陆秀儿道:“程姐姐和她弟弟,经常吵架,每次吵完架,程姐姐都要跑到咱们家来,偷偷地哭。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不过,我觉得这个程栋,早晚也就是一个白眼狼,程姐姐可享不了他的福。”

    “唉,苦命的程仪啊。”苏昊叹了口气,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程仪为什么会与程栋吵架,苏昊其实是能够猜出几分的口早在上一次程栋向苏昊发难的时候,程仪就曾与弟弟意见不合,还跑来向苏昊道过歉。程栋是个愤世嫉俗的人,心里对于社会现状充满了不满。程仪则相对要平和得多,知足常乐,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常常心存感念。这样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不发生冲突才是怪事。

    随着程栋在学业上的成就越来越大,他与程仪之间的矛盾,肯定会不断升级的。

    “过上几年,我想办法把程仪也带到京冇城来发展,反正她弟弟也大了,能够自立了,她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苏昊说道。

    “哥,那你什么时候把倩儿姐带到京冇城来呢?这事可比带程姐姐来京冇城来更急。”陆秀儿提醒道。

    苏昊摇摇头道:“现在还顾不上这些事,我在京冇城的脚跟还没有站稳,皇上也不知道冇会给我委派一个什么差使,这个时候真不是成家立业的时候。等各项事情都有些眉目的时候,我再来处理此事。”

    陆秀儿道:“这样也好,不过,哥,你怎么也得给倩儿姐写封信,人家在那苦苦等着你呢,你连个责讯都不给人家。”

    “嗯,我知道了,改天我就给她写信。”苏昊答应道。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八卦闲话,苏昊看到陆秀儿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便起身离开了。以明代的齐瞰大防,他们虽有未婚夫妻的名份,苏昊肯定还是不能在陆秀儿的闺房里留宿的。对于陆秀儿来说,能够与苏昊在一起就已经非常知足了,更进一步的事情,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想到的。

    家里有了女人,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杨根梯和陆秀儿很快就适应了老夫人和少nainai的角se,把整个苏府管理得井井有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家了。

    苏昊重新当起了甩手掌柜,把家里的一切事情都扔给母亲和妹妹去管,自己则成天与郝青、马玉徐光启、熊汲等人混在一起,了解他们在丰城期间做的事情,探讨未来能够在京冇城做一些什么新的事情。

    这一天,几个人正在客厅里聊着修水库的事,门房突然跑来通报,说有客来访。

    “是什么样的人?”苏昊问道。

    “是一个老头,坐着轿子来的。”门房说道。

    “就一顶轿子,没有别人?”苏昊又问道。

    门房道:“就一顶轿子,那个老头坐在轿子里,旁边还跟了一个家奴,再没有别人了。”

    “不会是上门打秋风来的?”生员江以达在一旁调侃道,“都说京冇城里的人非富即贵,像这种坐着一顶小轿来的,估计就是混得不好的人了。”

    “要打秋风,也该到富贵人家去,我自己都是穷人,哪有秋风可打?”苏昊笑道,他继续对门房问道:“来人可说了自己的名姓吗?”

    门房道:“他倒是说了一句,可是他是一口南方口音,小的没听太明白。我记得,他好像是说,他叫王锡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