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97 没有永恒的敌人

    ()“哈哈哈哈,咱家来迟了,累大家久等了?”

    李龙走进柳前坊茶楼的雅间,未曾开口笑先闻,董天章和杨来祯赶紧起身相迎,口称“李公公”。苏昊也站起身,把自己坐的位子让给了李龙,自己则坐在了李龙的旁边。

    苏昊在出发之前,就安排人去通知了李龙。李龙随即出宫,来到茶楼附近等候着。苏昊与董、杨二人把事情谈得差不多的时候,便差陈观鱼出门去请李龙,李龙很快就赶到了。

    “董掌柜最近气se不错啊,听说你又纳了第七房小妾,把你侍候得不错?”李龙对着董天章问道。

    这种话从一个太监嘴里问出来,着实把苏昊给雷得不轻。以他的观念,太监对于这种事情应当是极其忌讳的,即便是别人谈论娶妻纳妾之事,也得避开太监才行。其实,太监也是凡人,虽然身体残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这些事情。在当年,太监娶妻的事情也是常有的,这也算是他们追求完美人生的一种努力。

    听到李龙的询问,董天章连忙笑着回话。随后李龙又和杨来祯开了两句玩笑,杨来祯自然也是做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对李龙极尽阿谀之态。

    听着这三个人互相打招呼,苏昊在一旁目瞪口呆。他丝毫没有想到,李龙居然会和董、杨二人互相认识,而且看起来还是颇为熟悉的样子。早知如此,他又何苦在其中做尽了恶人,还掏枪打残了董天章的一个手下呢?

    “呃……李公公,董掌柜、杨掌柜,既然大家都熟悉,那学生就不必多解释了。开矿之事,学生代表的是李公公这一边,适才二位掌柜也已经答应了学生的条件,大家看,现在是不是就可以签约了?”苏昊忍着心里的郁闷,装出笑脸说道。

    “若是早知道苏百户是李公公的人,咱们之前就不必闹出这么多误会了。苏百户也真是的,既然有李公公这样硬的靠山,何必还要找我们兄弟帮忙呢?李公公现在是皇上面前的红人,随随便便一张嘴,愿意帮忙的人,满京城都是啊。”杨来祯夸张地说道。

    李龙瞥了苏昊一眼,笑着说道:“改之这人,咱家是了解的,他一向不喜欢扯虎皮做大旗。其实召他进京的时候,咱家就跟他说了,咱家在京城里还有几分薄面,有啥事说一声就行了。听说他和二位掌柜还闹了点小小的误会,怎么样,这事揭过了?”

    “揭过了,揭过了。”杨来祯连声说道。

    董天章也说道:“改之这个脾气,董某倒是挺欣赏的,颇有几分董某年轻时候的劲头。初生牛犊不怕虎,后生可畏啊。”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双方草签了一个合作协议。李龙和苏昊是其中一方,负责提供矿藏的勘探,选定矿位,李龙还要帮助协调北直隶的矿监,提供一些税收减免方面的优惠。董、杨两家作为另一方,负责组织资金和人员开矿。开矿所得,在扣除必要的成本之后,在双方之间以三七分成。

    为了确保利润核算的公正,李龙这方还要出一个人参与矿山的财务管理,这个人自然是李龙的心腹,苏昊无须cao心。

    把合同签好之后,苏昊正式把矿藏的位置告知了董、杨二人,其中有一个大煤矿和一个大铁矿,二者相距不远,都在京城以东400余里的地方,这就是后世的开滦煤矿和迁安铁矿。苏昊记得其大致的方位,尤其是周围的山水分布情况。他写了一个详细的说明,董、杨二人表示将马上安排人前去现场勘察。

    再往下自然还有一顿丰盛的庆祝宴会,苏昊、李龙等人在楼上雅间享用,邓奎带着那20名勘舆营士兵在楼下,也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与董天章的那些保镖们猜拳行令,打得火热。至于此前被苏昊一枪打断了小腿的那名保镖,早已经被大家淡忘了,这种小人物的死活,是不会影响到大人物之间的交情的。

    酒足菜饱,苏昊、李龙向董、杨二位掌柜告辞,带着勘舆营士兵们离开柳前坊往回走。苏昊和李龙走在最前面,与其他人拉开一些距离,苏昊忍住了想向李龙询问有关事情的**,李龙倒是看出了苏昊的心思,自己先提起来了。

    “改之,你是不是很奇怪,咱家怎么会和这些人认识的?”李龙说道。

    苏昊摇摇头道:“学生一开始倒的确有些觉得奇怪,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李公公做过矿监,现在又是内官监的少监,与这些矿主有交往,也是正常的事情。”

    李龙道:“确是如此,这些杂碎是吃开矿这碗饭的。他们要想开矿,就绕不过矿监,所以逢年过节的,都得给宫里管事的人一些孝敬。咱家早先在江西当矿监的时候,董天章想在江西开矿,曾经找过咱家,不过后来他那个矿也没有开成。他手下,毕竟没有改之这样通天彻地的人才啊。”

    “李公公过奖了,学生只是粗通一些勘测之法罢了。”苏昊谦虚道,他知道,不管自己如何谦虚,这个擅长探矿的名声算是打响了。从铜鼓石金矿,到婺川丹砂矿,再到这一次的迁安铁矿,能够未卜先知指出这么多的矿山,绝对算是逆天之举。他把董、杨二人得罪得这样狠,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与他合作,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具有这种其他人无法替代的能力,他这样的人才,是任何商人都不会放弃的。

    “这个董天章,是吏部侍郎周惟安的人;杨来祯,是忠勇侯庄弥高的人。这个周惟安和庄弥高,现在都在和皇上斗法呢,在朝堂之上,他们和咱家这些内官是水火不容的。”李龙嘿嘿笑着,又向苏昊曝了一个猛料。

    “呃……”苏昊无语了,“可是……”

    “可是啥?”李龙不屑地说道,“公是公,私是私。他们和皇上斗,争的是国本。和咱家一起做生意,图的是银子,这两件事,没必要混在一处。”

    “我明白了。”苏昊点点头。

    俗话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为了利益,敌人可以变成朋友,朋友也可以变成敌人。朝堂上那些官吏逼着万历立皇长子为太子,名义上是为了国本,实际上谁没有个小算盘在拨拉着?内宫里这些太监帮着万历拥戴皇三子,看中的不也是皇三子的亲身母亲是万历的宠妃,想从中捞到一些好处?

    立太子的事情,是涉及到未来几十年的利益。如果历史没有发生变化,万历还得再当30的皇帝,而被大臣们拥立起来的太子,登基之后反而没干几年就死了。这种看不见的利益,哪有眼前的利益来得实在?大家在朝堂上尽可唇枪舌剑去争国本,到了朝堂之下,该和敌人合作,还得合作,谁会和白花花的银子过不去呢?

    “改之,这约虽然是以咱家的名义签的,不过这收益嘛,还是归你改之的,咱家分文不取……”李龙说道。

    “这怎么能行……”苏昊赶紧打断李龙的话,他知道李龙这样说只是摆姿态,这些当太监的,怎么可能会见了钱还不伸手呢?

    李龙摆摆手,道:“咱家还没说完呢。”

    “李公公请讲。”苏昊道。

    李龙道:“咱家的意思呢,是想让你让出两成的利,用来孝敬皇上。你拿八成,皇上拿两成,你看如何?”

    “皇上还缺这点钱?”苏昊有些诧异,想也不想就冒出一句来,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合适,连忙解释道:“李公公,学生不是说不愿意,只是不明白此事罢了。”

    李龙叹了口气,说道:“改之啊,你不在中枢,不知道这朝堂之事。其实当皇上并不像你们外面的人想得那样舒服。皇上的一举一动,都有大臣在盯着,皇上想用点钱,还得内阁同意,户部才能拨银子。有时候内阁点头了,户部说一句没钱,皇上也只能等着。”

    “不至于……”苏昊挠挠头皮,这好像有点超出他的想象力了。人家不都说封建社会就是**社会,皇帝一个人说了算吗?听李龙说的这个意思,怎么这明朝的宫廷,还有点三权分立的意思,皇帝想用钱,还得经过内阁审批,后世花旗国的大酋长好像也不过如此了。

    李龙道:“你道皇上为啥要往各地派矿监?不就是为了能够弄点额外的银子,补贴一下宫里的花费吗。你打着内府的名义,和这些矿主做生意,相当于是皇上给你撑腰,你挣的钱,也该有皇上一份。”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苏昊道,“李公公这样一说,学生就明白了。这样,全部的收益里面,咱们孝敬皇上两成,余下的李公公拿一半,学生拿一半,李公公以为如何?”

    “咱家就算了。”李龙一张老脸笑得像花儿一样,嘴上说着不要,脸上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苏昊不是不懂事的人,见此情况,自然要拼命地劝说。双方争执了半天,最终李龙答应和皇上共同拿收益的一半,也就是说,从矿上分配来的那三成利润里,李龙和万历加一起,拿走一成半,余下一成半归苏昊所有。

    苏昊让出这么大一块利益,换到的就是李龙给他的承诺,说无论如何也会在最近安排万历接见苏昊一次。如果不宜在朝堂上接见,那就私下会见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