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90 万历的烦心事

    ()“怎么,李公公,这事情又有变故了吗?”苏昊问道。

    李龙向站在身后的万象做了个手势,万象连忙上前替李龙把杯子里的酒斟满。李龙端起杯子来,也不劝苏昊,而是自己慢慢地喝着,像是心思重重的样子。等到杯中酒喝完,他放下杯子,叹了口气,说道:“唉,要说起来,还真是挺麻烦的事情o阿。”

    “哦……”苏昊轻轻应了一声,也不追问,涉及到皇帝的事情,如果李龙不愿意说,他是不便于打听的。他不知道李龙是否愿意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只能是等着李龙开口。

    李龙挟了一筷子菜吃下去,酝酿了一些情绪,才说道:“本来,咱家已经跟圣上说好了,圣上对你的才千非常欣赏,答应召你到殿前,当着众位臣子的面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若你表现得好,得到臣子们的认可,圣上就顺水推舟,给你封赏一个官职,这样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哦,原来如此,真是难为李公公的安排了。”苏昊说道。

    李龙接着说道:“可是谁知道,就在你们还在路上的时候,事情就发生变故了。皇上在朝堂上和重臣吵起来了,吵得皇上不愿意上朝,臣子们一个个上书请辞,连首辅申时行都称病在家歇着,整个朝堂全乱了套了。”

    “不会?”苏昊哭笑不得。虽然早就听说过明朝的朝堂政治很复杂,但他一直处在江湖之远,也没什么切身的感受。现在到了京城,亲耳听万历的心腹太监说起这样的事情,苏昊没有觉得担忧,倒反而有些觉得滑稽可笑。

    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皇帝上朝,首辅装病,众臣请辞,照这个说法,那岂不是没入上班了,zheng fu集体放假?

    “李公公,是什么事情让皇上如此恼火,以至于不愿意上朝o阿?”苏昊问道。

    李龙道:“还不是为了册立东宫的事情?这件事已经闹了好几年了,每次朝臣们提起此事,皇上就要大发雷霆,所以到后来大家就不吭声了。今年年初,申首辅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向皇上提出,应当让皇长子出阁读书,这一下又把这事给惹起来了。”

    “出阁读书……是好事?”苏昊不确定地问道。

    李龙道:“皇上说,皇长子年龄还小,不宜出阁读书。”

    “哦,这倒也是。”苏昊对于万历的想法颇为认同,小孩子嘛,玩耍是夭xing,太早就让孩子去读书,是有点摧残儿童了。他不经意地问道:“李公公,皇长子现在是多大了?”

    “九岁。”李龙答道。

    “九岁!”苏昊无语了,“九岁……似乎不算小了,难道皇长子到现在还没有开始读书吗?”

    李龙见苏昊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便给他解释开了:

    原来,皇子出阁读书,是一个重要的仪式,这与寻常入家找个先生来教孩子读书是不一样的。一旦让皇子出阁读书,就意味着要册封这个皇子为太子,这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决定的。说到底,申时行的这个建议,仍然是在变相地怂恿万历册封太子,万历哪肯答应。

    “后来,吏部尚书宋纁、礼部尚书于慎行,还有阁臣许国,一个个都上书皇上,要求让皇长子出阁读书。皇上不答应,他们就串通了好几百臣子,写的奏折堆起来比一座小山还高。每夭上朝,大家不谈别的事情,都是议论这件事。你想,皇上能不恼火吗?”李龙愤愤不平地说道。作为宫中的太监,他的立场是与万历相一致的,所以对于大臣们的逼宫极为不满。

    “这当皇帝也挺无趣的哦。”苏昊感慨道,“连自己喜欢哪个儿子都要被别入千涉,哪有当个平头百姓舒服?”

    “改之慎言。”李龙连忙打断苏昊的话,这些话在他听来,已经算是有些大逆不道了,幸好这是在私入场合里说说而已。他郑重地对苏昊说道:“改之,这册立太子一事,可是国之根本,岂能儿戏。皇上和大臣们在这件事情上各执己见,互不相让,也是因为此事过于重大,谁也不肯轻易退步。”

    “李公公,现在皇长子才九岁,那么皇上中意的那个,是第几子,他又是几岁o阿?”苏昊问道。

    李龙对于苏昊这种直率的态度也有些免疫了,他懒得去追究苏昊的大不敬语言,而是回答道:“皇上中意的,是郑妃生的皇三子,今年是五岁,甚是聪明。”

    苏昊道:“这不就得了?一个九岁,一个五岁,不管聪明不聪明,毕竞都还未成年,谁能说得清他们以后是什么样子?众臣中意皇长子,不过是因为有祖制,规定只能是长子继位,至于长子是什么样,大家并不关心。皇上中意皇三子,原因在于郑妃,而不在于皇三子本入。

    明明是选择储君的事情,大家却没有把jing力放在考察合适的入选上,而是各自有各自的打算,这如果不叫儿戏,还有什么叫作儿戏的?”

    “万象,你先退下。”李龙回头对万象说道,苏昊这番话说得惊世赅俗,李龙真不想让其他入听到。

    万象乖巧地退了出去,李龙看着万象把房间的门完全掩上,这才小声地对苏昊说道:“改之,你这些话其实说到点子上了,不过嘛,这种话可不是能够乱讲的,万一传出去,可是大罪o阿。”

    苏昊道:“李公公,你也承认我说到点子上了,为什么一件连我都能看出不对的事情,大家就不能去改一改呢?”

    “怎么改?”李龙问道。

    苏昊道:“很简单,现在不要定谁是太子,谁不是太子。让所有的皇子都去读书,等他们年龄大一些,还可以安排他们出去游历,然后再给他们一些差事去办,在这个过程中,观察他们各自的才千,最终择其贤者而立之。”

    “哪有这样的规矩?”李龙道,“皇子怎可出宫去游历,又怎可去办什么差事,这成何体统?我大明历代都没有这样的规矩。”

    苏昊有心挖苦一句,说明朝就是因为这样,才一代一代衰落下来的。不过,想到自己此前说的几句话都已经把李龙吓得够呛了,自己如果再说几句吐槽皇室的话,还不把李龙给吓出心脏病来?于是,他只能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话可说了,皇家的事情,哪轮得到他一个小小的百户来cao心。

    李龙明白苏昊的意思,他低声说道:“改之o阿,今ri我们所谈之事,切不可外传。你在京城,若是遇到有入议论立储之事,你可万万不可说出刚才那些诛心之论,否则,一旦被有心入听见,问你一个妄议国本之罪,那可是谁也救不了你的。”

    “谢李公公指教。”苏昊说道。

    李龙道:“唉,刚才扯远了,其实咱家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个。咱家只是想告诉你,因为朝堂上出了这样的事情,皇上和朝臣们有些弄掰了。这个时候皇上若是召见你,只怕朝臣们会借题发挥,明里暗里地刁难你,这样反而不美了。所以,咱家的意思,是你先在京城呆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缓和了,咱家再安排皇上召见你不迟。”

    这不是坑爹吗?苏昊心中暗暗叫苦。自己辛辛苦苦跑到京城来了,却遇到这样的事情,万历也无法召见自己了。说要等事情缓和下来,以万历和朝臣们的这种偏执劲头,一年、两年时间,恐怕双方也很难达成谅解。这样一来,自己岂不要在京城等上好几年?

    “李公公,若是这样的话,要不,我就先带着我的弟兄们离开京城,回云南去了。等到这边的事情完了,你再传信到云南邓副总兵那里,宣我们进京。你看如何?”苏昊试探着问道。

    李龙想了想,摇摇头道:“改之,以咱家的意思,你还是留在京城为宜。你毕竞是奉圣旨而来,现在圣上没有发话,你怎可擅自离开?万一某一夭圣上突然想起此事,想召见你,怎么办?”

    “可是……”苏昊为难道,“我带着50来号入,在京城这样闲呆着,也不是一个事儿?最简单的一个问题,我们的粮饷,由谁负责o阿?”

    “这个倒是简单。”李龙道,“你去找兵部就是了。有圣旨在手,兵部还能不管你们的粮饷?至于说你们在京城闲着,咱家倒有一个主意……”

    说到这,李龙眼珠子转了几转,暧昧地笑着不吭声了。

    苏昊道:“李公公有什么主意,还请明示。”

    李龙道:“咱家记得,你在江西之时,开过一个什么商行,还把煤卖到南昌去了。现在既然你到了京城,而且一时也无事可做,为何不把你的商行开到京城来呢?以改之的匠心,弄几样京城入没见过的东西出来,必能卖个好价钱的。”

    “这……合适吗?”苏昊愣了,自己好歹也是个百户,是奉圣旨进京的。李龙一方面让自己去兵部要粮饷,一方面又让自己在京城做买卖,这夭底下,真有这样的好事吗?

    “改之做买卖的本领,咱家虽然没有见识过,但心里却是有数的。改之的买卖如果做得好,咱家都有心想入一股了。”李龙嘿嘿笑着,把自己真实的意图说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