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70 深度合作

    ()“后主,真的挖出煤了!”

    在播州城北20里的董家湾,一名满身黑乎乎的矿工跌跌撞撞地从矿硐里爬出来,捧着一块乌黑的大煤块跑到在旁边观看的杨朝栋面前,跪倒在地,把煤块高高地举了起来,供杨朝栋观看。

    “竟然真的找到了煤!”杨朝栋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身边的幕僚们,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和欣喜。

    “恭喜后主,后主万福!”幕僚们一齐拱手鞠躬,向杨朝栋表示祝贺。

    要知道,这个煤矿是苏昊献给杨朝栋的,煤矿的产出就是杨朝栋的收入。播州周围都是森林,燃料并不缺乏,但与之临近的chong qing、贵阳由于人口稠密,燃料一向都是短缺。若是播州能够采出煤炭,运到这些地方去销售,其收益将是非常可观的。

    贵为播州土司的继承人,杨朝栋手头也是非常拮据的。播州只有几十万人口,一年能够产出的钱粮并不多,更何况为了维持杨家在当地的统治,土司府并不能对当地百姓过度索取,所以总收入十分有限。在这些有限的收入中,杨应龙还要拿出相当部分来用于养兵,以及用于向朝中的权臣送礼,最终剩下来的钱就少了。

    杨朝栋平常的生活,比普通的播州百姓要好出百倍,但与富庶地方的财主相比,也只能用寒酸二字来形容。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挣钱的办法,但处在这样一个交通不便的深山里,他又能有什么高招呢?

    如今,从天上掉下来一个苏昊,谈笑之间就送给他一个大煤矿。若是按苏昊所说,这个煤矿一年的出产,绝不少于3000两银子,这对于财政陷入困境的杨朝栋来说,不异于雪中送炭了。

    最让杨朝栋觉得惊愕的是,种种迹象显示,苏昊此前的确从来没有到过播州,他在播州城里拿着罗盘比划了半天,然后指了一个方向,结果就真的找到了这个位于董家湾的大煤矿。这种本领,杨朝栋和他的幕僚们都是从未听说过的。

    “传苏天师过来。”杨朝栋对亲兵头目孔贵说道,见孔贵身形一动的时候,杨朝栋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是请他过来,万万不可失礼。”

    “呃……遵命!”孔贵不情不愿地答应着,向被士兵们隔离在几十步之外的苏昊和陈观鱼二人走去。

    “苏天师,我家后主有请。”孔贵来到苏昊面前,微微躬了一下身子说道。

    苏昊矜持地点点头,抬腿向杨朝栋那边走去,陈观鱼紧随其后。孔贵抬头用眼神向杨朝栋请示了一下,见杨朝栋并未反对,于是也就由着陈观鱼与苏昊一同过去了。

    “学生苏昊,参见杨参将。”

    苏昊走到杨朝栋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杨朝栋连忙迎上前,以手相搀,哈哈笑道:“苏天师太客气了,杨某可当不起苏天师的大礼。”

    苏昊道:“杨参将年轻有为,统一方jing兵,保四境太平,苏昊仰慕已久,今ri得以一睹杨参将虎颜,实乃三生有幸。”

    杨朝栋也恭维道:“苏天师过誉了。苏天师通天彻地,未卜先知,为本将找到这样一个大煤矿,本将真是感激万分。”

    “这都是应该的,苏某的下人无意冲撞了杨参将,苏某理当前来赔罪。献上一个小小的煤矿,略表赔罪之意而已。还请杨参将笑纳之后,能够大人大量,饶恕了我那些下人的无心之过。”苏昊说道。

    “好说好说。”杨朝栋说道,他转身向王奇奉说道:“王先生,你拿我的令符,即刻就到参将府去,把苏天师的下人都带过来,交给苏天师。”

    “多谢杨参将。”苏昊说道,“对了,杨参将,如果可以的话,我那些下人带的勘舆用具,还有他们记录仙符用的纸张,也盼还给学生,不知这个要求是否唐突了。”

    “王先生,一会你把苏天师的人所携的物件也一并带来。”杨朝栋吩咐道。看着王奇奉上马离开,杨朝栋又回过头对苏昊说道:“苏天师,那些勘舆用具倒是可以还给你,但那些纸张上写的东西……你说是仙符?”

    苏昊点点头道:“正是,那是本门的不传之秘。”

    他强调不传之秘,是要提前堵住杨朝栋的嘴,省得杨朝栋非要问清楚这些“仙符”的含义。其实,各个道门都有自己的一套特殊符号,外人也知道这是不能问的。相信鬼神之说的人,会认为这些符号真的记录了天机,而且是不可泄露的。对于不相信鬼神的人来说,这些符号就是道士们装神弄鬼的幌子,所以没必要去追究其实质内容。

    杨朝栋原本是属于后一类人,对于这种道士的法术不屑一顾。但在见识了苏昊找矿的奇妙本领之后,他的态度转变了,再回想起那些蝌蚪一般的符号,越琢磨越觉得其中必有深意。他看着苏昊,说道:“那些纸张要还给苏天师,也并非不可。但苏天师能否告诉本将,这些仙符是用来干什么的?”

    “呃呃,这些仙符就是记录地气的。本门要找矿,靠的就是揣摸地气。”苏昊说道。

    杨朝栋笑道:“原来如此,苏天师能够找到这个煤矿,也是靠着这些仙符的指引罗?可是,这些仙符明明还在本将的手上,苏天师又是靠什么来定矿的呢?”

    < qing去了,所以学生知道这播州城外有煤矿。”

    苏昊说的这个情况,杨朝栋这些天也已经打听到了。虽然他只抓到了何本澄这一个小旗的勘舆营士兵,但其他地方传回来的消息显示,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也曾在播州做过类似的勘舆之举,只是没有被土司兵发觉而已。苏昊能够对这件事直言不讳,杨朝栋倒是心里踏实了一些。

    “既然这些仙符是找矿所用,现在苏天师已经把找到的煤矿献给了本将,那这些仙符只怕就没什么用了?要不,我让人把这些东西都烧了,以免落入他人之手、泄露了苏天师本门的机密。” 杨朝栋试探着问道。

    “这个……”苏昊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学生领了胡公公的旨意,前来播州探矿,若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带回去,岂不是无法交代?还请杨参将高抬贵手,把这些东西还给学生。”

    杨朝栋呵呵一笑,向众人摆了摆手。孔贵等人对于杨朝栋的手势早已十分熟悉,见势连忙退后,顺带把陈观鱼也拉到一旁去了,只留下苏昊和杨朝栋站在一起。杨朝栋走到苏昊身边,小声地说道:“苏天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给杨某透个底,这些仙符里到底还藏着什么其他的秘密?”

    “这个嘛,其实也没什么秘密……”苏昊支吾起来,脸上的表情却分明在说:这其中当然有秘密,可是我就不告诉你。

    杨朝栋道:“苏天师,本将很欣赏你的才能,也希望咱们之间能够有些更深入的合作。不过,如果苏天师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本将的话,大家就不太好说话了。”

    苏昊道:“要不,杨参将,这些仙符我不要了也可,你只要把我的人交给我就行了。我这就带着他们离开播州,杨参将以为如何?”

    苏昊越是这样做作,杨朝栋越相信苏昊肯定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事情。以杨朝栋的分析,苏昊能够痛痛快快地交出一个煤矿,很可能手里还有其他的资源,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此前苏昊向杨朝栋索要何本澄他们勘测的资料,显然不是与这个已经被发现的煤矿相关的,这就意味着苏昊知道比这个煤矿更值钱的东西。

    既然想到了这一点,杨朝栋岂会白白地让苏昊离开?

    “苏天师真的不愿意和本将合作吗?”杨朝栋似笑非笑地逼问道,语气中加入了几分威胁之意。

    “不是学生不想和杨参将合作,实在是胡公公那边……”苏昊露出一脸郁闷的表情。

    “胡公公那边,你只是领了旨意,至于能不能找到矿,那只能看天意。可是,苏天师若是在播州治内发现了其他的矿,没有土司府的首肯,只怕这矿也采不出来?”杨朝栋说道。

    “我自己肯定是采不出来的,不过,有胡公公……”苏昊认认真真地与杨朝栋辩论着可行xing,话语之间,已经明确透露出他的确掌握了更好的矿产资源。

    杨朝栋道:“苏天师,你替胡公公找矿,找到了也不过就是得一句夸奖而已,要指望胡公公提携你,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你若愿意与本将合作,本将保证你马上就能够得到回报。两个结果孰优孰劣,我想以苏天师的才智,当能够分辨得出?”

    “杨参将,你说苏某马上就能够得到回报,是何意思?”苏昊问道。

    杨朝栋道:“若你能够把找到的矿交给本将,本将承诺,开矿所得,咱们三七开,你得三,我得七,你看如何?”

    “此话当真?”苏昊眼睛放光,直勾勾地盯着杨朝栋问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