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60 杨应龙之乱

    ()播州,也就是后世的遵义,位于chong&nbs fu对该地的管辖十分困难,从唐代开始,zheng fu就设置了土司作为当地的统治者,具有相当的自治特征。< fu都沿习了唐代的规则,任命杨氏家族为当地的世袭土司。明代时设立的统治机构称为宣慰使司,杨应龙就是播州的宣慰使。如果从唐代杨瑞算起,杨应龙已经是第29代土司了。

    杨应龙生于1551年,隆庆五年,也就是1571年,年仅20岁的杨应龙世袭了其父杨烈的职务,成为播州宣慰使。杨应龙其人虽然年轻,但长于谋略,而且骁勇善战。在平定当地土人**的战斗中,屡立奇功,得到朝廷的青睐。万历14年,杨应龙听说皇帝要盖宫殿,缺少好木料,便从山中砍伐了70棵大木美材,费尽千辛万苦运到bei jing,从而得到了万历皇帝的嘉奖,受赐飞鱼服和都指挥使的职务。

    杨应龙一方面对朝廷阿谀奉承,另一方面却在自己的辖区内飞扬跋扈、鱼肉百姓。播州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杨应龙勾结当地苗人的一枝,寻衅滋事,然后再以平息内讧为由,对当地的少数民族进行劫掠,当地百姓苦不堪言。

    如果仅仅是欺压一下当地的百姓,大明的统治者倒也不会在意,因为这毕竟都是土人内部的事情,朝廷是乐于见到他们互相牵制的。但杨应龙的野心并不仅限于此,他从与明军联合开展讨伐作战的经历中,发现明军战斗力疲弱,因此逐渐形成了不臣之心。

    杨应龙的事情败露,来自于他自己的一桩家事。他专宠一名叫田雌凤的小妾,因此借口嫡妻张氏犯jianyin之罪,将其休掉。过了一段时间,杨应龙在田氏的哥哥那里喝酒,带醉施暴,杀掉了张氏的全家。

    这桩惨案发生后,张氏的叔叔张时照与杨应龙的部下何恩、宋世臣等逃出播州,向朝廷举报杨应龙谋反。据张时照揭发,杨应龙训练了大批的私兵,而且在自己的衙府中僭用龙凤作为装饰,还使用了太监来侍候自己。

    僭饰龙凤、擅用阉寺,这都是足以灭族的大罪,此消息一传出,朝廷上下全都震动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对于杨应龙一事的处置,在朝廷中形成了两派意见。一派意见以贵州巡抚叶梦熊为首,主张发兵进剿,一劳永逸地消除这个隐患。而另一派意见则以四川巡抚李尚思为首,认为杨应龙有功于朝廷,应以安抚为主。

    四川方面不想动杨应龙,是因为杨应龙在播州可以震慑周围的少数民族部落。当地的少数民族与汉人时常发生纠纷,有时候甚至酿成小规模的**。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时,四川方面都是调杨应龙去平定,而杨应龙的表现也颇为令人满意,每次一出手,都能大捷而归,这就省了四川军政两方面的许多事情。

    < qing的路上,陈道与苏昊纵论天下大事,也曾向他介绍过杨应龙的事情,所以苏昊此时一听符钟的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qing,途中也经过了播州司。我观那播州司,已然被杨应龙经营成了铁桶一般。当地土人只知土司而不知王法,汉官在当地形成摆设。长此以往,朝廷对于播州将无能为力。以老夫之见,杨应龙起事,是迟早的事情了。”叶梦熊毫不掩饰地说道。

    “四川方面难道看不出这一点吗?”苏昊大胆地问道,既然他已经被允许参与讨论这件事情,他也就不必顾虑自己官职卑微了。当然,这也就是苏昊本身有这样的底气,换成其他的一个百户,在这种场合肯定是连粗气都不敢喘的。

    叶梦熊果然没有在意苏昊的放肆,相反脸上还流露出些许的赞许之se,他说道:“李尚思其人鼠目寸光,只想着用杨应龙来平定当地的土人,却不知养虎成患,ri久必受其害。若杨应龙起事,黔、蜀两地黎民将涂炭耳。”

    李尚思是四川巡抚,叶梦熊说起他来,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可见为了杨应龙一事,二人结下了多深的矛盾。席上的其他人官职都不够高,没有资格评点巡抚一级的官员,所以对于叶梦熊的指责,大家只能听着,而不敢附和。

    郑濂说道:“杨应龙在播州平定土人**,倒也得力。不过,据下官了解到的情况,杨应龙每次平定**,必将暴民中骁勇者收入自己军中听用。是以每次平暴之后,杨应龙的遵义军都会壮大不少。杨应龙养兵之所甚是隐密,无人知晓其遵义军实力几何。据下官与符指挥使估算,其军中带甲之人,当不下3万。”

    符钟也补充道:“仅仅是3万之众,倒也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播州其域广袤千里,西北堑山为关,东南附江为池,朝廷若遣兵进剿,我为客军,地形不熟,别说作战,就算要寻到敌人都是困难。而对手在此处盘踞多年,熟习山川关隘,可谓是进可攻、退可守,让我无懈可击。”

    符钟说到此处,大家都不吭声了,全都笑眯眯地看着苏昊。苏昊看看众人,苦笑了一声,他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派到这个地方来了。符钟说得非常明白,要打仗,就必须熟悉当地的地形,最好能够有详细的作战地图,而地图测绘这种事情,不就是苏昊所长吗?

    杨应龙所以敢在播州兴风作浪,就是凭借这里的复杂地形作为掩护。朝廷若是要派兵进剿,外来的军队进入这里的山区,只要走上几十里就完全转向了。届时遵义军在暗处,明军在明处,打起来明军肯定是完全被动的。朝廷在进剿一事上犹豫不决,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顾虑在内。

    苏昊提出的等高线地图,给了军方一个启示。如果能够提前绘制出这一带的详细地图,进剿军使用地图作为引导,就补上了地形不熟的短板。这样如果杨应龙要起事,明军就可以随时给予其雷霆一击。

    “目前朝廷对于杨应龙一事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叶巡抚和郑知府、符指挥使也是未雨绸缪的意思,想安排人先把播州一带的地图绘制出来。一旦事情有变,我们手上有详细的播州地图,就随时可以调兵进剿。但是,因为朝廷尚未有旨意,我们要绘制播州的地图,只能是隐蔽进行,不能被那杨应龙察觉,以免惹出纠纷。这一路上陈某让勘舆营低调行事,也是这个原因。”陈道向苏昊解释道。

    苏昊其实已经想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了,他只是有些诧异,难道杨应龙的势力竟有这样大,以至于勘舆营在数千里之外就不得不开始伪装了。

    符钟看出了苏昊的想法,他解释道:“杨应龙其人心思缜密,其早有谋反之心,是以在各地都布有自己的眼线。我等若是行事不秘,难免被其窥出端倪。此次叶巡抚到chong qing来会见我等,一路上也是轻车简从,乔装改扮,其目的就是不想刺激杨应龙。”

    “卑职明白了。”苏昊说道,“既是朝廷差遣,卑职万死莫辞。只是,我军若是深入播州进行测绘,难免会被当地土人察觉,要想完全保密,怕是不易啊。”

    陈道说道:“此事陈某已经考虑过了,苏百户在江西之时,不是还勘过矿吗?我们就以勘矿的名义前往播州进行测绘,你看如何?”

    “四川矿监胡玉,老夫也打过交道,到时候知会他一声就可以了。”叶梦熊说道。

    苏昊点点头道:“如此也好,等我勘舆营的士卒到达之后,我跟他们统一一下口径,别到时候说乱了。”

    符钟问道:“苏百户,以你勘舆营一百余名士卒,要完成整个播州的地图测绘,需要多少时间?”

    苏昊反问道:“符指挥使,不知这播州方圆有多少?”

    符钟道:“若是把周边都算上,方圆大约300余里。”

    400里,也就是150公里,算起来,这一片的面积约是2万多平方公里的样子。按照最简单的测绘要求,一个小旗的人马,一天可以测绘20平方公里的样子,这样算下来,把这个区域全部测绘完成,大约需要3至4个月的时间。

    测绘这种事情的难度,要视目的而定。叶梦熊需要的,只是一份作战地图,能够反映出山川的大致走向就足够了,与后世那种工程和道路建设所需的测绘资料有所不同。苏昊对于勘舆营的能力是有信心的,相信他们完全能够胜任这样的测绘要求。

    “卑职估计,需要4个月的时间。”苏昊应道。

    “好,老夫给你半年的时间。”叶梦熊说道,“以老夫的猜测,杨应龙要起事,起码也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只要苏百户能够提前把图册造好,由兵部颁发至各部,杨应龙这条小泥鳅,就翻不起大浪了。苏百户,此事关系国家安危、黎民太平,还请多多用心为是。”

    “卑职遵命!”苏昊站起身来,郑重地答应道。(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