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31 当堂对质

    正闲聊间,苏昊用纱布吊着一只胳膊,在方孟缙的陪同下走进大堂来了。他先来到公案前,向韩文施了一礼,说道:“学生苏昊,参见县尊。学生三ri前已经回到县城,只因有伤在身,未能及时到县衙复命,还请县尊恕罪。”

    “改之受伤之事,本县已知,你辛苦了。”韩文说道。看着苏昊,他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既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才华与干劲,又痛恨他不识抬举,居然为了一个乡下丫头拒绝自己的女儿。不过此时并不是谈论儿女之事的时候,所以他挥挥手,叫胥吏给苏昊搬来了椅子,也让他坐下了。

    “改之啊,今ri之事,方师爷路上跟你讲了没有?”韩文问道。

    苏昊答道:“我已知道,对于益中兄的兄长及其他矿工遇难一事,我深感伤痛。”

    他说的益中兄,指的就是王生贤,益中是王生贤的字,这是他从前去书院的时候曾经问过的。王生贤见苏昊居然还能记得他,甚至还记得他的字,不禁有些感动,坐在苏昊对面抱拳道:“多谢改之兄。”

    韩文见苏昊应对得体,点点头道:“改之,现在事情已经出了,本县也已决定拨出银两,抚恤死难矿工,此事你就不必挂怀了。今ri唤你过来,是因为几位生员对你寻金一事的动机有些不解,所以要请你来与他们当面说清,也便于ri后相处。”

    “遵命。”苏昊说道,说罢,他转过头对着三位生员,道:“几位仁兄有何见教,小弟愿开诚布公,与几位仁兄磋商。”

    “改之兄,你有勘舆之奇才,小弟素来是非常仰慕的。只是,你之勘舆才能用于勘井抗旱,实为造福于民之举。用于为竖……呃,为这矿监寻金,似乎有些明珠暗投之意。不知改之兄有何深意,可向小弟赐教否?”彭时济问道。

    “这位是云汉兄?”苏昊叫着彭时济的表字,说道:“小弟不敢当赐教二字,小弟以为,勘井与勘矿,都是有利于国家与百姓之事,二者并无差异,何来一为造福于民,一为明珠暗投呢?”

    “勘井抗旱,是为了百姓生计。勘矿采金,是为了取悦于权势。二者岂可一概而论?”程栋冷冷地说道。

    “程兄所言差矣。”苏昊同样用冷冷的态度答道。他在路上的时候,已经听方孟缙说起程栋向他发难的事情,当时的感觉半是愤怒,半是寒心。

    这一段时间,由于程仪在他的煤矿当高管,所以他与程仪走动不少,关系也甚为密切。对于程栋,他曾在书院碰见过几次,但每一次程栋都只是向他打个招呼,并无亲近之意。他觉得这也许只是程栋的小孩子心xing,倒也没去计较。

    听说程栋在韩文面前口口声声地责难他,苏昊也是一种茫然的感觉。联想到此前程栋对他的冷淡,苏昊真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得罪了这位狂妄的少年。蔡家村勘井一事,从根本上说不是苏昊为难程家姐弟,而且苏昊事后也进行了补救,程家姐弟算是因祸得福,理应感谢他才对,为什么程栋会对他有仇恨之意呢?

    苏昊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也懒得去向程栋求证。见程栋在知县面前一副高傲的嘴脸,苏昊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了。

    “程兄道采金是为了取悦权势,莫非认为这黄金于国于民毫无裨益?”苏昊反问道。

    “黄金饥不能吃,寒不能穿,有何裨益?”程栋问道。

    苏昊冷笑道:“以程兄的高见,但凡饥不能吃、寒不能穿之物,都是无用之物?”

    “然也!”程栋道。

    “那圣贤之书,是可吃,还是可穿呢?”苏昊问道。

    “你……你怎可诋毁圣贤之书?”程栋被苏昊噎了个半死,饶他学问再好,也想不到苏昊居然敢拿圣贤书来调侃。

    “圣贤之道,可以教化百姓,开启民智。我等读书人学圣贤之道,可治国安邦,这也算是造福百姓之事,改之不可妄言。”方孟缙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出言替程栋解了围。这倒不是他偏向程栋,实在是苏昊的这个道理,太离经叛道了,传出去对苏昊也不利。

    苏昊笑着向方孟缙抱抱拳,说道:“谢方先生指教。好,程栋,我再举一例,这女子身上的钗环饰物,多为黄金所制,你以为这是无用之物吗?”

    “当然无用!”程栋找回了道理,义正辞严地说道:“这钗环饰物,纯属奢靡,女子无知,视若至宝。我等读书之人,岂可与女子一般见识?”

    “哦哦,奢靡?”苏昊点点头,“我观程兄身上的锦衣,也颇为奢靡,程兄何不脱下来,换成破絮片,同样可以御寒。还有,程兄头上的方巾,看起来也很贵的,我yu以一条草绳换之,程兄可应允否?”

    苏昊此言一出,再看屋子里除了程栋之外,其他人都紧紧闭上了嘴,生怕自己扑哧一声笑出来。程栋的脸涨得通红,好半晌才厉声道:“苏改之,你休得胡言乱语。因你贪图富贵,意yu结交权阉,致使五名矿工遇难,你心中竟无一丝歉疚之意吗?”

    苏昊把脸一沉,同样喝道:“程栋,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从哪看出我贪图富贵!从哪看出我结交权阉!常太监来丰城采金,是奉皇上的圣旨,你身为读书人,忠君报国的道理还用我跟你讲吗?皇上说要采金,你说采金无用,莫非你觉得你比皇上更圣明!”

    小样,给我扣大帽子,你还嫩点呢。大家都知道皇上派矿监是瞎胡闹,但我就赌你不敢当众这样说。你要敢当众说自己比皇上更圣明,知县就在上面坐着,信不信他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果然,程栋再狂妄也知道哪些话是可以说的,哪些话是不能说的。苏昊这一声断喝,让他张口结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彭时济出来打圆场道:“改之兄息怒,程栋的意思,是说其实我们丰城本无产金之名,若是改之兄稍稍懈怠一二,常太监也就不会在丰城采金,益中兄的兄长,也就不会遭此不幸。改之兄在采金一事上,似乎表现得过于热心,这正是小弟不解之处。”

    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啊?苏昊在心里说道。在路上,方孟缙已经反复交代过他,不能把常芜敲诈勒索的事情说出来,以免激起民怨。他当然知道帮常芜找金矿的动机是见不得人的,但面对着程栋等人的质问,他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云汉兄,小弟也是职责所在,既然早晚都要去寻矿,小弟又何苦把时间浪费在拖延上呢?要说此事,小弟也确有责任,源里金矿地质状况恶劣,我只是提醒了常太监要注意安全,却未亲自去监督,以至酿成此惨祸,小弟适才听到消息后,很是自责。”苏昊说道。

    “改之兄,以小弟之见,改之兄是有大才学之人,整ri为这些俗务所累,甚是可惜。小弟想劝改之兄放弃眼下的差事,回书院读书,ri后高榜得中,可以报效朝廷,改之兄以为然否?”彭时济说道。

    苏昊道:“多谢云汉兄的美意,小弟确有回书院读书之意。不过,时下小弟手里还有一些事情,若能做成,可泽被全县20万父老。现在独文兄也替小弟张罗此事,小弟如果半途而废,岂不是对不起独文兄等人的信任?”

    马玉等人跟着苏昊去勘测水库的事情,书院里的生员们都是知道的。水库的意义,大家也讨论过多次,意见比较一致,都是认为这是造福百姓的好事。大家对于苏昊、马玉等人为了修水库而抛弃学业,只是感到惋惜,却没有人认为他们做得不对。苏昊现在把这事拿出来说,彭时济还真没什么话讲了。

    “益中兄、云汉兄,此子已经是铁了心要与权贵为伍,我等无须多言。读书人中出此败类,是我等的耻辱。我已不愿再与此子多说。”程栋对王生贤和彭时济说道,说罢,他站起身,向韩文行礼道:“县尊大人,我等yu言之事,已经说完,学生请求告退。”

    “好,你们去。”韩文坐在公案后面,摆了摆手。

    王生贤和彭时济见程栋这样说,也只能站起来,向韩文告退,然后与程栋一道,退出了大堂。与程栋的扬长而去不同,这二人离开前,都向苏昊拱了拱手,表示自己并无敌意。苏昊自然也是起身向他们拱手致意,然后看着他们走出大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