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111 绣娘

    “这常芜想必也是看中了郑妃在圣上那里得宠,所以想攀郑妃这根高枝呢。其实他也不想想,立嫡以长是古训,圣上虽然时下有些难以取舍,ri后还是会顺应民心,立皇长子为东宫的。届时,这常芜只怕是无立足之处呢。”韩文恨恨地说道。

    苏昊道:“县尊,你觉得,这国本之争……很有意思吗?”

    “这国本……怎么能不重要呢?”韩文诧异道,他看到苏昊向他投来的一束单纯的目光,不禁摇了摇头,苦笑道:“改之啊,这种话不可乱讲。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实,唉,这种事说到底也的确没什么意思。”

    这几个月来,苏昊与韩文慢慢地也混得比较熟了。韩文在面对苏昊的时候,心里存了一些老丈人看女婿的心态,所以也逐渐不太打官腔,而是站在长辈的立场上,经常教苏昊一些为人处世之道。

    相处ri久,两个人对于对方的世界观、价值观等,多少都有了一些了解。韩文知道,苏昊对于那些读书人非常看重的教条非常不屑,他心里只想着做一些有意义的实事,这是一种实业兴邦的观念,与读书人信守的那种以礼法治国的观念大相径庭。

    这就难怪牵动朝野的国本之事,在苏昊的眼里不过像是鸡米之争,谁多吃一口、少吃一口,对于小鸡来说或许是大事,但在农夫看来,有何相干呢?其实,历史上那些被郑重其事册立下来的太子,昏庸无能的占着十之仈jiu,能够超过父辈、祖辈的,可谓凤毛麟角。也不知道这样的太子,能撑起什么国本。

    “值得大家去做的事情多如牛毛,这些重臣们个个满腹经纶,若是能用到正道上,我大明的经济起码可以翻两番了。”苏昊大大咧咧地评论道。

    “改之,你还年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韩文道,“实话跟你说,这朝臣讨论国本,也不完全是闲着没事。国本如何定,直接影响着大家的前程呢。你想想看。现在这些重臣都要求立皇长子为太子。若是最终圣上一意孤行,仍然立了皇三子。待到圣上百年之后,皇三子登基,这些曾经反对他为太子的朝臣。会是什么下场呢?”

    苏昊道:“我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选边站队的意思?大家都把宝压在皇长子身上了,偏偏皇上更看好皇三子。大家担心自己将来被边缘化,所以就要坚持逼迫皇上改主意,是这样?”

    韩文道:“改之这些说辞。倒是够新鲜的,不过,倒也贴切。记住,这些话你我之间说说即可,换一个场合,断不可信口开河,否则,你会麻烦缠身的。”

    苏昊道:“县尊放心,学生也只是把县尊当成了自己的长辈。所以才敢这样放肆。换到其他人那里,学生哪敢这样乱说。”

    “长辈……”韩文在心里苦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当苏昊的长辈,不过,这种话毕竟没法说出口。他拍拍苏昊的肩膀,说道:“改之啊,你聪明过人,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你有些脾气要改改。虽不说要完全随波逐流,起码也不要过于清高了。有时候。适当地随随大流,也是必要的。”

    苏昊连连点头道:“县尊教训得对,学生记住了。”

    “改之啊,接下来几个月,你有何打算啊?”韩文随便地问道。

    苏昊道:“县尊,前两个月,学生一心训练勘舆营的士卒,现在已经初见成效。下一步,我打算带上勘舆营的士卒前往罗山地区做实地勘测作业,一来是作为训练的一部分,二来则是借机勘测水库的库址。我安排工匠试验的水泥已经有眉目了,只要有了水泥,我们就可以修水库了。”

    “还是你改之做的事情实在,水库之事若能办成,可是一件名垂青史的大事。你说得对,做这样的事情,比争国本更有意义。”韩文感慨道。

    “县尊过奖了。”苏昊道,“我不ri就将带领士卒们去山里,县尊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可派衙役骑快马去寻我。这金矿的地址,硐头喻复阳是知道的,到时候让他带常芜去就可以了。另外,县尊千万叮嘱金矿的管事,开矿时要注意做好矿硐里的支撑防护,那个地带属于地质断裂带,结构不稳,极易发生冒顶事故。”

    “此事我对常芜交代一下。”韩文答应道,“若是开矿,定有南昌府来的熟练工匠主事,他们对这个应当会有经验的。”

    “但愿如此。”苏昊道。

    二人边走边聊,不觉已经来到了县衙门口,正与韩倩撞在一处。韩倩带着丫环红莲,似乎也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看到苏昊与韩文走在一起,她颇有一些惊讶。

    “父亲,苏公子。”韩倩规规矩矩地向韩文和苏昊行着礼。

    韩文下意识地把目光在韩倩和苏昊身上转了一个来回,想看看这两个年轻人是否有眉来眼去的意思。不过,他看到的是苏昊目光清澄,毫无邪念,而韩倩则低着头,脸上似乎有些微微泛红,但眼神如何是死活也看不到的。

    “倩儿,你从哪回来啊。”韩文问道。

    韩倩答道:“父亲,女儿去城南的林家绣坊了。”

    “你去那干什么?”韩文继续问道。

    韩倩瞥了苏昊一眼,说道:“是苏公子托付女儿的事情,他让女儿帮忙联系一些绣娘,授她们以绣地图之法,女儿就是办这件事去了。”

    听说韩倩是去教绣娘们绣地图,苏昊连忙答道:“县尊,此事确是我拜托韩小姐的。学生现在正在培训做测绘的斥候,但测绘之后的地图,只能用韩小姐发明的刺绣之法制作。我想请韩小姐帮我培养几个能够绣图的绣娘,ri后让她们随军从事绣图之事。”

    “让绣娘随军?”韩文大摇其头,“这军中如何能有女子?”

    苏昊道:“这也是无奈之举,绣图这种事情,找男子来做,实在是太困难了,只有女子才有如此细心。”

    “嗯,这也算是一个权宜之计。”韩文也不便过多评论,只是点点头,然后对韩倩说道,“倩儿,既是改之委托之事,你还当尽心才好。你还不知道,改之刚刚替本县寻到了一个金矿,应了那常公公的差使,这可是救了我县数十万黎民啊。”

    “是吗?”韩倩抬起头来,目光闪闪地看着苏昊,突然脸一红,重新低下头说道:“韩倩替父亲谢谢苏公子。”

    “岂敢岂敢。”苏昊连声道,“对了,韩小姐,你教的那些绣娘,现在可能du licao作否?我不ri就要带士卒去罗山做测绘,最好能够让她们跟着我们一起行动,看看双方如何配合。”

    “时间如此紧迫吗?”韩倩有些着急,她说道,“她们大多不识字,学起来甚是艰难,我教了她们数ri,现在她们也只是粗通了五成左右,若是要直接去做事,怕是会有一些差错。”

    “哦……”苏昊有些失望。勘舆营的士卒训练已经告一段落,下一步就是直接进行野外实习了。如果这些负责制图的绣娘不能随他们一起去野外,那么实习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何况他这次实习还有为水库勘址的目的,如果不能及时把士卒们测回来的图纸汇编在一起,那么就会影响到勘址的工作。

    不过,他也知道,韩倩说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古代人念书的比例本来就低,女孩子能够念书的就更少。那些当绣娘的,大多数都不识字,要让她们在短时间内掌握绣制地图的技艺,的确很不容易。

    “没关系,韩小姐,你慢慢地培训她们,我这边先应付着。”苏昊说道。

    韩倩道:“惭愧,小女子误了苏公子的大事了。这样,苏公子再给我几ri时间,我定让这些绣娘能够掌握此绣图之法好了。”

    “呃……这些事,你们接着聊,本县也乏了,就先回衙去了。”韩文见女儿与苏昊聊开了工作,自己站在一旁简直就成了一个灯泡,索xing先走一步,眼不见心不烦。

    韩文就这样走了,苏昊和韩倩一时也觉得有些尴尬。韩倩低着头,眼睛盯着鞋尖,说道:“苏公子,我保证,再给我三天时间,我就能把她们都教好。”

    苏昊道:“此事不急,yu速则不达,还是认真打好基础为好。我担心的是,她们到了现场,如果做不好事情,就麻烦了。”

    韩倩小声道:“不会的……大不了,我跟着她们一起去就是了。”

    “此事万万不可。”苏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看刚才韩文那个样子,似乎对自己与他女儿的交往已经颇为不悦了,如果自己再把他女儿带到山里去,韩文还不得把自己吃了?

    “韩小姐,我们此行是到罗山深处去,条件甚为艰苦。韩小姐是万金之躯,学生岂敢让韩小姐去受这种累?”苏昊道。

    韩倩道:“苏公子也是万金之躯,苏公子去得的地方,小女子自然也可去得。此事苏公子休要再推辞,届时倩儿定然带着绣娘们一同前往就是。”

    说罢,她也不给苏昊再反对的机会,向苏昊福了一福,便带着红莲进县衙去了,只把苏昊一个人留在衙门口发愣。

    这丫头,还真有点xing格,……我喜欢。

    苏昊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