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95 募兵

    “无妨,改之若不嫌本县付的束修微薄,本县倒是希望改之能够继续留任。<>”韩文说道。

    苏昊起身施礼道:“既蒙县尊不弃,学生理当从命,不过,这束修学生是断不敢受的。”

    “也罢。”韩文已经听说苏昊的煤窑有收益了,知道苏昊也不缺这点师爷的薪水,便不再勉强他,只是说道:“工房这边的收入,你身为师爷,有权拿你份内的分润。另外,有什么需要县衙出面的事情,改之也尽管说话就是。正如你自己所言,待到替都司那边办完差事,你还是要回县衙这边来的。”

    “多谢县尊。”苏昊应道。

    韩文又说道:“改之,上月你曾建言,说可以在丰水和富水的上游修一个水库,此事筹备得如何了?本县还等着你拿出章程来,以便向南昌府和布政司那边请求拨付钱粮呢。”

    苏昊道:“县尊,此事学生一直都在想着呢。要修水库,第一件事就是要对水库的库址进行全面勘测,此前我已经在书院找了一些生员,准备带他们前去做测绘。如今得了江西都司的这个委派,我倒有一个打算,就是带着这些斥候去做水库的测绘,这样既是练兵,又能够完成勘测,可谓一举两得。”

    “哈哈,这个办法不错,看来,让你改之身兼百户和师爷二职,是恰到好处的。”韩文笑道。

    “那么,县尊。我就准备此事去了。对了,煤窑那边,态势很好,不过暂时还没有利润,等到有利润之时,我会安排人把县尊的这份送来。”苏昊说道。

    韩文摆摆手道:“此事不急,我那份分润,先存在账上。煤窑刚开,用钱的地方还多得很,等到有余钱了再议不迟。”

    “多谢县尊体谅。”苏昊躬身说道。然后便退出了二堂,回工房找他的下属安排事情去了。

    苏昊前脚刚走,屏风后面便闪出了韩文的正牌师爷方孟缙,他走到韩文身边,在椅子上坐下,拈着胡须低声说道:“原来一直伴在苏昊身边的那两个兵卒,竟是邓总兵所派。苏昊搭上邓子龙这条船,倒也不错啊。”

    “我前几ri看阺报上言,邓子龙又被罢免了。现在正在云南闲着呢。”韩文说道。

    方孟缙道:“邓子龙、刘綎二人在云南募兵,组成腾冲、姚安两营。原本是刘綎辖腾冲营。邓子龙辖姚安营,后来刘綎因故被罢,朝廷让邓子龙同时辖两营。而这位老将军处事不公,引发腾冲营与姚安营械斗,于是朝廷就把他也给罢了。

    不过,我听人说,他的副总兵头衔虽然被罢了,但边军还在他的掌控之下。想来朝廷也是看中此人勇猛善战,一旦云南边境战事再起。他肯定还会官复原职的。”

    韩文道:“嗯,邓将军此人文韬武略,样样jing通,是员难得的虎将,只是xing情暴躁,屡屡闹出事情来,被罢官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倒不担心邓将军的前景,我只是担心苏昊与军方瓜葛太多,ri后若想走科举一途,怕是朝中那些文官难以接纳他啊。”

    方孟缙道:“此子言行不苟一格。ri后会如何发展,老夫还真看不准。以他的禀xing,要走官场仕途,怕是波折颇多。若是能够走武职一道,没准还真能对那些武人的脾气,如果能够做个千户、同知之类的,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出身了。”

    “这武职一道,总归不是正途。”韩文情绪复杂地说道。

    方孟缙看看韩文,知道他在想什么,便低声问道:“倩儿那边,莫非真对此子有意?”

    韩文的这些家事,向来是不避讳方孟缙的。韩倩年幼的时候,韩文曾经请方孟缙当她的启蒙老师,所以方孟缙提起韩倩的时候,也是直呼其小名。韩倩与苏昊的交往,韩文曾经与方孟缙提过几次,方孟缙也是一个老狐狸出身了,哪里会猜不出这其中的关节?

    韩文如此关心苏昊的前程,其实也是因为韩倩的缘故,此时听方孟缙提起来,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说道:

    “这孩子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了,给她引见过的青年才俊也不下十个了,可是她一个都没有看上。倒是这个苏昊,到县衙不过区区两个月的光景,我看那倩儿,倒似乎是对他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了。”

    照理说,女孩子爱慕一个少年郎这样的事情,是不便向外人说起的,但方孟缙显然并不在外人之列。韩文一直视方孟缙为自己的智囊,此事关系到女儿的终生幸福,韩文也需要方孟缙给他一些建议。

    方孟缙哈哈笑道:“少女情怀,不外如此。要我说,这苏昊贯古通今,行事光明磊落,并不比那些青年才俊更差。你看和他打过交道的人,像书院的吴老夫子、各位生员、戴奇和工房书吏,无不引他为挚友。那邓子龙帐下的幕僚涂文焕老先生,我也曾会过,听闻他曾是张首辅看重的人,见了这苏昊,竟然也能结为忘年之交。倩儿爱慕他的才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韩文道:“我对这苏昊也颇有些好感。以他的年龄和见识来看,ri后前途不可限量。可是,如果他真要走武职这条路,我却是有些不喜。倩儿自小就知书达礼,是个斯文之人,如何能够与一个武官厮守终生?”

    方孟缙笑道:“东主这是关心则乱,那苏昊不是已经说了吗,他只是代江西都司训一期斥候新兵,以后就解去军籍了。再说,就算他继续担任武职,与那些粗陋的军汉也不是一回事,怎么也算是一员儒将?想想当年江东周郎的风采,又有哪点不及文官呢?”

    “也是。”韩文也笑了起来,“如此说来,我倒是多余cao心了。年轻人的事情,就由他们去,或许这苏昊还真能走出一条不同于吾辈的路子呢。对了,方先生,苏昊要在县治内募兵,还要在县城外建军营练兵,你抽空去关照一下,我怕他年幼不晓事理,把事情办砸了。”

    方孟缙应道:“东主尽管放心,老夫会经常去看看的。”

    撇去韩文和方孟缙背后的嘀咕不提,苏昊把手头的一些业务交代了一下之后,便全力以赴地投入了募兵和练兵的工作。他发现,相比挖空心思地挣钱,他更愿意干这种培养人才的事情,尤其是所培养的人才,还是他所熟悉的专业。

    在郝彤和邓奎的帮助下,苏昊在县城南门外找到了一处荒山坡,约摸有100亩上下。他找人在周围扎了一圈竹篱笆,在里面找平坦的地方搭了十几间木板房,这就算是他这个百户所的营地了。

    到南昌卫报备之后,南昌卫正式地给了个名称,叫做丰南百户所。虽然这个名字不怎么样,至少也算是正式列入了大明军事体系,不算非法武装了。

    南昌卫对于丰南百户所十分重视,没几天就派人运来了包括苏昊在内的113名官兵的服装和兵器。在兵器之中,除了长矛和腰刀等冷兵器之外,居然还有三支火铳和若干火药,郝彤告诉苏昊,这是他特地向江西都司张宏申请来的,至于目的嘛,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有了场地,下一步就要开始募兵了。

    明朝的募兵制始于土木之变以后,募兵制所招收的士兵都是自愿当兵的,与由世袭军户构成的卫所兵相比,战斗力更强,机动xing也更强,可以随时征调远戍。大名鼎鼎的戚家军和俞家军,都属于募兵,在东南沿海抗倭作战中,成为明军的主力。

    苏昊募兵,用的是邓子龙的名义。邓子龙所带领的部队,就是通过募兵制而建立起来的。他最早的兵源来自于江西,后来调往云南作战时,又在腾冲、姚安等地招募了一批当地人入伍。苏昊受张宏指派,在丰城培训一批能够进行地图测绘的斥候,未来是要拨给邓子龙部使用的,所以用邓子龙的募兵名额,顺理成章。

    苏昊列出了募兵的条件,要求年龄在18岁以下,未婚,家世清白,人品端正,身体健康,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不能是大字不识的文盲。

    明代的江西颇有文化传统,农家子弟读书识字的不少,所以苏昊提出的这个条件,并不算十分苛刻。韩文安排县衙里的衙役把募兵告示贴到了全县各乡,很快,各乡就送来了一批自愿当兵的年轻人。

    这些人大多是粗通文墨,但又没到能够考上秀才的程度。一般情况都是家中兄弟比较多,有限的一些田地无法养活这么多人,遇到这样一个当兵的机会,大家都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军队中谋到一个出身。

    有一件事是苏昊所不知道的,在这些年轻人中,竟然有相当一部分是慕名而来的。他们听下乡去募兵的衙役们说,这次募上来的兵卒,是跟地师苏昊学艺的。苏昊打井的时候走了差不多半个县,名气之大,妇孺皆知。听说能够在苏昊名下学习测地之法,许多“苏粉”便纷纷报名而来了。

    于是,当身着鸳鸯战袄,头戴青se软帽的苏昊出现在这群前来应征的年轻人面前时,众人一下子躁动起来。

    w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