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80 五十顷中田

    我就知道你这个老东西就是想漫天要价,还扯什么地气人脉啥的,苏昊在心里鄙夷地想道。刚才他看到祝熙在装神弄鬼的时候,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就知道他是在编瞎话,目的仅仅是想在谈价钱的时候多一些砝码。不过,话又说回来,赵洛家里也的确得有这样一位老管家,否则以赵洛那富二代的禀xing,那点家产早让人给蒙走了。

    “祝先生,不知你所说的弥补地气之资,大概要多少钱?”苏昊不想和祝熙多扯淡,直截了当地就让对方开价了。

    “不知苏师爷打算开几个煤硐?”祝熙反问道。

    山场是人家的,自己未来开几个硐,肯定瞒不过人家,所以苏昊也就实话实说了:“这片山场,煤脉众多,我估计前后要开三四十个硐。不过,这些硐不是同时开的,估计要花几年时间。”

    “若是这样,那老朽就说一个整数,1000两,师爷看如何?”祝熙竖起一个手指头,看着苏昊说道。

    “你……”

    陈观鱼当即就想跳起来了,这可是明目张胆的敲诈了。这些山场本来都是荒山,闲着也是闲着。在这山上采煤,交给山场主一些钱,这是应该的,但一下子开到1000两的高价,就是讹人了。

    苏昊眼明手快地把陈观鱼拦住,不让他多说,然后依然笑着对祝熙问道:“祝先生说的,是总共1000两吗?”

    “老朽说的,是每年1000两。”祝熙应道。

    “祝先生,这个价钱是不是有点……”赵洛在一旁也听不下去了,当初喻复阳来找他说要开个煤窑的时候,他才收了喻复阳20两银子,现在祝熙一张嘴就是1000两,而且还是每年,这实在有点狮子大开口的味道了。赵洛作为一个风雅之人,觉得这种漫天要价的行为有点不太合适了。

    祝熙回头对赵洛说道:“东家,老朽开的这个价钱,其实并不算高。你想,苏师爷带人在山场里采煤,这煤炭是会污损地面的。苏师爷他们采完煤就走了,ri后我们还得请短工来清扫,这个开销可不小啊。”

    赵洛见祝熙说得如此坚定,也无奈了,他尴尬地笑着对苏昊说道:“苏师爷,此事你看……”

    苏昊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看着祝熙问道:“祝先生,你说的这个价钱,不知还有商量的余地没有?”

    “商量余地嘛……自然也是有的。”祝熙迟疑地说道,他开出一年1000两的价钱,本来也是打算让苏昊还价的。以他的想法,苏昊即使拦腰砍掉一半,剩下500两,甚至400两,他也是愿意接受的。这些年赵家的收入已经不比当年了,光靠田里收的那点租子,ri子过得有些捉襟见肘,如果能够额外再加上几百两的收入,至少也可以缓解一下。

    祝熙做好了让苏昊砍价的准备,却不料苏昊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只甩出一句话,问他这个价钱能不能动。他有心装装硬气,说一口价,绝无余地,又怕苏昊是个二楞子,不懂砍价之道,被他一句话真的说跑了。

    赵家的这片山场,一直都有人说地下有煤,但谁也说不清煤在何处。前一段来开煤窑的喻复阳,据说开出来的煤硐前景也非常黯淡。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冤大头打算把山场全包下来,开十几个硐,如果因为一句话没说好而让他跑掉了,祝熙可要追悔莫及了。

    “有商量就好,祝先生能不能给晚生一个底价呢?”苏昊问道。

    祝熙硬着头皮说道:“苏师爷,这谈买卖,就是一方要价,另一方还钱。苏师爷如果觉得老朽开的价钱略高了一些,可以出个你觉得合适的价,大家商量着来嘛。”

    苏昊道:“好,既是如此,那我就说说我的价。我的价钱是,一两银子都不出……”

    “你说什么!”祝熙的眼睛瞪得滚圆,原本还有点白内障的样子,现在可一点也看不出来了。如果苏昊还价还到100两甚至50两,他都能理解,但对方一开口就说一两银子都不出,这是想吃霸王餐吗?

    “苏师爷,这好像有点不太合适。”赵洛也接受不了苏昊的霸气,神se不预地说道,“祝先生开的价钱,确是偏高了一些,但苏师爷说一两银子都不出,莫不是想以官威压人?”

    苏昊哈哈一笑,道:“枫岭先生,祝先生,二位别急,我还没说完呢。”

    “苏师爷请讲。”祝熙压住了火气,说道。

    苏昊道:“白银千两,总有用完的时候。过几年我等把煤采完了,不知贵府这片山场又能做何用场?我倒有个想法,想和做贵府做笔交易,让贵府能够得到百年的收益,二位看如何?”

    “什么交易?”祝熙问道。

    苏昊道:“我想请求贵府许我在山场中采煤,租银分文不付。我送给贵府50顷中田,如何?”

    “50顷中田!”祝熙惊得差点要站起来了。田地根据产量的高低,可以分为上中下等,一亩上田值二三十两银子,一亩中田值十几两银子,一亩下田就只能值几两银子。苏昊声称要送给赵家50顷中田,相当于七八万两银子,这怎么可能呢?

    “苏师爷不是开玩笑消遣老朽?”祝熙沉住了气,问道。

    苏昊指着案子上的地图,对祝熙问道:“祝先生,从这图上看,这条小河沿岸有不下百顷的平地,适才我等从此经过时,看到这地里长满野草,想必已经荒芜多时,不知是何缘故?”

    “那片地都是红土,土地贫瘠,无法耕作。先父在世时,曾经请农人试耕,一亩仅能收粮数斗,无利可图,是以弃耕。”赵洛不以为然地说道。

    苏昊道:“若是晚生能够把这片土地改造成可耕之地,产量不敢多说,一亩田出产两石当不在话下,这可算是中田否?”

    祝熙看着苏昊,问道:“苏师爷的意思是……”

    苏昊道:“这种红壤地,不过是酸xing过大,另外就是缺乏有机……呃,反正土里还缺一些其他的东西。若能大量施用生石灰改其酸xing,再辅之以其他肥料,一两年内,土质当有明显改善,可达中田之资。”

    对于红壤的改造,在明代已经有一些较为成熟的方法。施用生石灰中和酸xing,是其中的一项。除此之外,农民们还要在田里施放鸡毛、牛骨等烧成的灰,当时的人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增加土壤中磷的含量,只知道能够起到改良土壤的效果。

    祝熙显然也是懂得这一套方法的,他说道:“苏师爷说的这个意思,其实老东家在的时候也想到过。只是这改造红土地,需用大量生石灰和牛骨,这二者都价高难得。慢说是改造50顷,就算是改造10顷,也需费石灰10万斤,牛骨2万斤,而且这还只是一年之费。不知苏师爷有何高招,可获得如此多的石灰与牛骨?”

    苏昊道:“祝先生,这就是晚生想和贵府商量的事情了。晚生在山中采煤,有了煤,要烧制石灰有何难哉?我保证每年给你供应50万斤生石灰,价钱嘛,就按每100斤8分银子算,你看如何?”

    前面已经说过,南方由于缺少煤炭,所以石灰的价格畸高,丰城市面上生石灰的价格是2钱银子100斤,而且供应量还十分有限。苏昊提出以8分银子100斤的价格向赵家提供生石灰,而且能够达到一年50万斤的供应量,这可让祝熙喜出望外了。

    “苏师爷此话当真?”祝熙追问道。

    苏昊道:“这个咱们可以签合同嘛,价格和供应量都可以写到合同上去,如果完不成,我依合同赔你钱就是了。”

    “岂敢,岂敢。”祝熙客气道,“那么,牛骨呢?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够找到的。”

    苏昊道:“我找不到那么多的牛骨,不过,我可以向你提供另外一种东西,肥田的效果不会比牛骨差,而价钱远低于牛骨,每100斤,就算3钱好了。”

    “果有此物?”祝熙诧异地问道,“老朽怎么从未闻听?”

    苏昊呵呵一笑,心说你如果听说过就怪了。农家在田里用牛骨灰拌草木灰来裹稻根,取的是牛骨灰中的磷质。后世的人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就直接使用磷矿粉来作为磷肥的来源了。苏昊在广丰乡打井的时候,曾经偶然在山中发现了一处小小的磷矿,储量小,品位也低,根本达不到后世工业生产所需的要求,但放到当下,采一些出来磨成磷矿粉,卖给农家当磷肥用,还是颇为有利可图的。

    “祝先生,此物名叫磷肥,是晚生用山中矿物秘制而成,肥田效果比牛骨更好,而且肥效可持续数年。晚生估算过,一亩红壤施用磷肥50斤,即可达到改土的效果。要改造贵府的50顷红壤地,有25万斤即可,而这25万斤磷肥,晚生是可以提供的。”苏昊说道。

    “好!”祝熙拍掌道,“若苏师爷果真能每年向敝府提供石灰50万斤,磷肥25万斤,那这租山场采煤之事,敝府可分文不收。”

    “一言为定?”苏昊笑着问道。

    “一言为定!”祝熙斩钉截铁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