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72 苏氏科贸商行

    苏小虎怎么也不会想到,苏昊派人送了10两银子到乡下来,说要雇他去县城做半年的短工,而这个短工的名目居然叫作“二掌柜的”。

    苏小虎家里土地少,劳动力多,所以他平ri里也经常出去替人做短工。他做短工的身价大概是一天50文钱,一个月如果中间不休息,也就是挣到1500文,按时下的市价,也就是合一两多银子。苏昊给了他10两银子,买他半年的劳动,而且还承诺包吃包住,这实在是非常不错的一桩活了。

    苏小虎是个老实敦厚的小伙子,与苏昊沾着点远亲,算是苏昊出了五服的堂弟。以往,苏昊一家劳动力不足,农忙时候总是忙不过来,苏小虎经常会主动上门来帮忙,所得也就是在苏昊家吃顿饭而已。由于两家经常来往,所以苏昊一家人对苏小虎都非常熟悉,关系也非常密切。

    在苏昊绞尽脑汁想不出谁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时,陆秀儿首先想到的,就是苏小虎。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了杨根娣和苏昊的赞同,于是第二天,苏昊就托了一个下乡去的衙役,把苏小虎从乡下叫到县城来了。

    “什么,让我当掌柜的?”苏小虎坐在苏昊家的堂屋里,一边大口地往嘴里拨着猪肝炒米粉,一边拼命地摇着头道:“不行不行,我哪会当掌柜的,我连字都不识。”

    “是让你当二掌柜的,我才是大掌柜的。”陆秀儿坐在一旁嘻嘻笑着纠正道,她比苏小虎小不到一岁,小时候也曾在一起玩耍,算是非常不错的伙伴了。到城里一个多月,好不容易见着一个村里来的朋友,陆秀儿很是高兴。

    苏小虎道:“秀儿,你当大掌柜,我给你当跟班就好了。跑个腿、搬个东西什么的,我有的是力气。当二掌柜的……这是干啥的?”

    苏昊道:“咱们要开商号,肯定要和各se各样的人打交道。有些场面上的人来了,比如说别的商号的掌柜,或者官差之类的,咱们不能派个账房去和人家打交道?这个时候就需要有掌柜的出来搭话,有些事要由掌柜的做主。

    我现在在县衙当差,很多事不便直接出面,所以让秀儿代我当掌柜的。但秀儿毕竟是个女孩子家,在大场面里抛头露面也不合适,所以呢,就请你来当这个二掌柜的。你要做的,就是照着秀儿交代的话去说、去做,就可以了。”

    “我是按我哥交代的话去说、去做。”陆秀儿笑着补充道。

    苏小虎想了想,算是把这中间的关系给搞明白了,他点点头道:“好,既然是昊哥让我做,我就做。秀儿,你就躲到我背后,我如果说错了什么,你就咳嗽一声,我就知道了,行不?”

    “给你的薪水是每个月2两银子,吃住都由商号包。”苏昊开始向苏小虎介绍待遇。

    “吃住就在我们家里好了。”杨根娣在一旁插话道,“只要你不嫌你婶做的饭难吃。”

    “我最喜欢吃婶做的饭了。”苏小虎连忙说道。

    杨根娣闻听此言满心欢喜:“你这碗粉吃完了,我再去给你添一碗去。”

    杨根娣拿着苏小虎的碗给他盛粉去了,苏小虎喝着水,听苏昊接着跟他说:“除了薪水之外,每到半年和年底的时候,我们会分一次红。所有挣来的钱,扣掉留作商号发展的部分之外,你可以拿半成。”

    “分成就不用了,你给的薪水够高了。”苏小虎下意识地推辞道,他还是把自己定位于一个短工,而不是一个高管的位置,所以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分享红利。

    在他心里想来,苏昊的商号一年没准能挣到1000两银子,半成就是50两了,自己怎么能够拿这么多钱呢?如果他知道苏昊的目标是一年挣1万两,给他的分红可以高达500两,恐怕这个青年农民当时就要惊得从凳子上掉下去了。

    苏昊道:“你既然是掌柜,就该拿分红,这是惯例。不过,我可得说好了,城里能干的人多得很,我专门从乡下把你叫到城市里,请你当二掌柜,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小虎只是憨厚,脑子还是很够用的,情商也足够高,他马上回答道:“昊哥,我知道,你是信得过我。你放心,我肯定会全心全意管好商号,不会让你吃一点亏的。商号里如果有谁敢吃里扒外,就算我答应,我的拳头也不答应。”

    “这样我就放心了。”苏昊道,“至于说商号的ri常管理,回头我会把陈老道和戴书吏都找来,我们一齐商议一下,有不懂的东西,你们两个平ri里多向他们请教。这个商号,总得掌握在咱们自己人手里,心里才踏实。”

    “昊哥你放心!”苏小虎响亮地回答道,陆秀儿也在一旁拼命地点头附和着。

    和苏小虎对好了口径之后,苏昊找了个时间,把陈观鱼、戴奇都叫到了自己家里,加上苏小虎、陆秀儿在内,五个人在苏昊的书房里召开了“苏氏科贸商行”的第一次高管会议。

    商行以东家的姓氏命名,在当年也是比较常见的做法,这一点大家都没有什么疑义。但“科贸”二字,就纯粹是苏昊的恶趣味了,在当年并没有这样的说法。苏昊想突出自己的商行与其他商行的不同之处,那么以科技为基础的贸易,就是最大的卖点。他相信,这个词现在会让一些人觉得不适应,未来肯定会成为一个流行词的,他并不拒绝成为引领时尚的第一人。

    在苏昊定下的五名高管之中,最激动的莫过于陈观鱼,他哪里能够想到自己会被苏昊指定为商行的账房先生,经手所有的银钱交易。苏昊最早向他说及此事时,他先是死活不相信,拼命地在心里猜测苏昊的用意。待到确信苏昊是真心实意聘他时,他立马跪倒在地,指着自己的十八辈祖宗以及什么张天师、李道长之类的神灵向苏昊赌咒发誓,说自己绝不会辜负苏昊的信任,如果有半点贪赃渎职之举,必将遭受最恶毒的下场。

    苏昊微笑着接受了陈观鱼的誓言,同时告诉他,只要好好干,年底的分红是少不了他的。干上几年,弄个一两千两银子不在话下,届时他也可以衣锦还乡,好好去得瑟一下了。

    第一次高管会议开得非常和谐,苏昊在会上给众人进行了分工:

    陆秀儿是大掌柜,负责管理商行的ri常内部事务,一定额度以上的花费必须由陆秀儿画押才能支出。

    苏小虎是二掌柜,负责一些必要的接来送往,以及需要下乡、出差之类的事务。

    陈观鱼当账房先生,相当于总会计师,负责记账、出纳,此外,他还要用他丰富的江湖知识,对商行的各项经营活动出谋划策,应对诸如流氓滋事、消费者投诉之类的琐事。

    戴奇是商行的隐蔽股东,参与ri常的各项决策,主要负责协商与官方的关系。

    苏昊是商行的大股东,拥有最终决策权,可以监督所有人的工作。同时,苏昊也是商行的总工程师,用后世的时髦术语来说,就是cto,负责技术开发。苏氏科贸商行的核心业务都是基于苏昊拥有的技术,以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竞争力的商行。

    除了苏昊等高管之外,苏氏商行的许多业务,还需要工房那些有技术的衙役以及苏昊在书院招的那些生员来完成,不过苏昊暂时还不打算让这些人参与决策。他现在的根基还很浅,控制不了这么多的人,因此整个管理层的结构,要越简单越好。

    商量完各自的分工之后,戴奇着急地问道:“苏师爷,现在咱们的商行就算是建起来了,你看咱们先做哪项生意为好呢?”

    苏昊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采煤,我们要烧石灰、冶铁,都要用到煤,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再说。”

    戴奇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记得师爷你曾说过自己jing通找矿之术,不知有几成的成算能够找到大煤藏啊?”

    苏昊笑道:“这个问题,你就不用cao心了。我在乡下勘井的时候,已经积累了一些材料,近几天我打算再出去走走,找到一两个大煤矿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只是不了解开煤矿的具体手续,老戴,你对此事可否了解?”

    戴奇道:“采煤一事,一直都是工房在代管的,所以属下对此事略有几分了解。民间采煤应有官府所颁窑照,否则即为盗掘,比照‘盗无人看守物’而论。设若煤窑出产少,则可由县衙先出一个窑照,未来统一到布政司去报备。如果煤窑的出产多,就要先得批准,而后方可开采。”

    苏昊点点头道:“咱们的煤窑,要么不开,要开肯定就是大煤窑,一年怎么也得有个1000万斤的出产。所以,老戴,你抓紧去把窑照办下来,别耽误后面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