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70 交保护费

    苏昊前世是国有单位里的人,做事、挣钱,都是站在单位立场上的,这就导致了他来到明朝后,还习惯于用这样的思维方式去做事。

    后世的国有单位里都有“创收”这样的说法,所谓创收,就是以单位的名义去从事一些社会服务,挣来的钱归单位所有,即可以用于给职工发放酬金,也可以用于盖宿舍楼、公款旅游等与职工福利相关的支出。

    后世单位上的这种创收,是受到财政政策保护的,只要交够了给上级单位的管理费,那么单位上如何分配,完全可以由单位领导说了算。

    到了明朝,就是另一码事了。从潜规则上说,县衙也罢,各房也罢,自己都能够做点事情来创收,上级单位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潜规则毕竟只是潜规则,它在法律上是不受保护的。

    在各部门挣的钱不多的情况下,谁也不会去追究这种行为,甚至于大明中枢也都知道下面省府州县有自己的小金库,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但这只是针对小钱而言的,如果一个县衙里的工房一年能够挣到上万两的银子,那么县衙、府衙、布政司等等各级领导部门,恐怕都无法保持淡定了。

    在这件事情上,苏昊是因为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而戴奇则是因为从来没有挣过大钱,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如今,两个人都悟出了其中的道理,工房的事情,就不能再像苏昊最初设想的那样去做了。

    “老戴,依你之见,咱们的事情,该如何做呢?”苏昊问道。

    戴奇道:“苏师爷,我觉得,你既有如此绝技,为何不自己开个商号做买卖挣钱呢?像那开酱坊的李员外,不过就是祖传的一点做酱菜的绝技,他的酱菜比别家更好吃,结果就家私万贯了。苏师爷你的才干与李员外相比,高出岂止十倍,如果你自己开个商号,那么当个富家翁不是易如反掌?届时,无论是知县,还是县丞,都是你家的座上宾,谁不尊称你一声苏翁?”

    “苏翁……”苏昊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了,我才17岁好不好,怎么就能被称为翁了?他也知道,在明朝后期,市井里的称谓是十分混乱的,有钱人哪怕年龄再小,也会被称为“某老”或者“某翁”,就像后世里说的“某总”或者“某董”一样。

    不过,戴奇所说的方案,却给了苏昊一个启发。以工房的名义去做事情,挣来的钱是属于县衙的,谁都可以伸手索取,抢不到手的,则有可能干脆拆台,让谁都无法挣。既然有这样大的麻烦,何不索xing自己来运作,反正这个时代经商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了。

    在中国的传统中,各个职业的地位是按“士农工商”这样的顺序排列的,商人处于非常非常受歧视的位置。在明朝开国之初,明太祖朱元璋甚至规定农民可以穿丝绸衣服,而商人则不许,对商人的轻贱可见一斑。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到了明朝中后期,商人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从前那些对商人的抑制政策早已名存实亡。商人们住豪宅、穿绫罗、吃山珍、宠名ji,挥金如土。这种奢侈的生活方式不但吸引着大量的农民弃农从商,甚至于一向自诩清高的读书人也兴起了弃儒就贾之风。

    如果往前推100年,戴奇劝苏昊这样有秀才功名的人去经商挣钱,恐怕会遭来一番痛斥,认为这是对一名读书人的侮辱。但到了万历年间,说这种话就非常正常了,这时候的读书人即便嘴上不说,心里对于商人的风光也是艳羡不已的。

    戴奇会向苏昊提出这样一个建议,还有一点原因,就是他发现苏昊远比其他的读书人更为现实,至少在推广韩氏灶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苏昊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金钱的追求的。

    “老戴,我如果自己开个商号,县衙这边能许可吗?”苏昊向戴奇请教道。

    戴奇道:“苏师爷,你是韩知县聘的师爷,如果自己开商号当掌柜,当然不太合适,传出去韩知县脸上也无光。但如果是别人当掌柜,你只是在其中入股,那就无所谓了。县衙上下如此多的官吏,谁没有在外面的商号里有几成股份的?”

    “受教了。”苏昊向戴奇欠了欠身子,表示感谢。他本来也是一个智商极高的人,戴奇说到这个程度,他如果再不明白该如何做,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师爷要做的事情,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需要以县衙的名义来做的,像现在推广韩氏灶一事,还有师爷说的改造冷水田的事情,以商号来做,恐难有所作为,这样的事情,还是继续留在工房。但另外一部分,就可以放到商号里去做。这些事,如果要用到工房里的人,只要给他们一份红利即可,大家都会念你苏师爷的好的。”戴奇继续说道。

    “哈哈,工房里其他人如何,可以以后再说。只要我把这个商号开起来,肯定要给你老戴留一成股份的,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推辞哦。”

    苏昊哈哈笑着,先把戴奇名下的利益给敲定了。戴奇这个人在县衙里干了二十多年,上下的关系都非常熟悉,这样一个人,对于苏昊来说是非常有用的,所以他并不吝惜分给戴奇一成干股。现在苏昊手里能用的人非常缺少,他必须用这种方法把尽可能多的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这如何能行,我戴某何德何能,岂敢拿师爷的股份。”戴奇假意地推辞道。

    苏昊笑着摆摆手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未来这个商号要办起来,还少不了戴书吏你指点呢。”

    “戴某敢不从命?”戴奇应道,这就算是半推半就地把苏昊给的股份接收下来了。

    商定好了下一步的做法,二人再没什么可商量的了,他们草草地吃过了饭,便离开酒楼,前去拜访县衙里除韩文之外的另外三位官员。这三位官员都没有住在县衙里,而是在县城里另租了大宅子住着。他们这些官员都是隔几年就要提拔或者调动的,所以也没必要在当地买房。

    县丞王奇、主薄王凤韶、典史王一学分别在自己的豪宅里接见了苏昊和戴奇二人,接见的过程极其相似:

    在分宾主落座之后,领导先是高度评价了苏昊下乡打井时取得的成绩,同时要求苏昊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勇立新功。接着,领导会对工房下一步的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再对苏昊个人的工作和生活表示亲切的关怀。

    随后,自然就是苏昊向领导们检讨自己一直未能登门请示工作的重大错误,表示了以后将在各位领导的指导下茁壮成长。

    会谈的气氛是非常友好、和谐的,当然,宾主双方各自心怀鬼胎,互相试探对方的用意,那是不可避免的。在会谈结束之后,戴奇往往会比苏昊晚一步离开,至于他与领导私下里说了什么,又互相交换了什么,就不足为外人道了。苏昊只知道领导与戴奇肩并肩从客厅走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明显灿烂了许多。

    这就是交保护费啊,其实官员和地痞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前者在收保护费的时候,显得更冠冕堂皇一些罢了,苏昊在心里暗自想着。

    等到从最后一位官员的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亥时了,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晚上9点左右。站在大街上,苏昊向戴奇问道:“老戴,你觉得我今天晚上的表现如何?”

    戴奇哭笑不得,却又不得不回答道:“师爷果然有才子风度,谈笑自如,风流倜傥……呃,忍辱负重。”

    “忍辱负重……这也太夸张了?”苏昊道。

    “是小的失言了。”戴奇道,“不过,师爷,咱们今天晚上去拜见了这几位上官,多的我不敢说,起码一个月之内,县衙里应当没人再会挑我们的毛病了。师爷如果想开商号,还是要抓紧为好。”

    “我明白,多谢老戴。你早点回去歇息。”苏昊向戴奇拱拱手,晃晃荡荡地回家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