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68 县衙政治

    戴奇问的,恰恰是苏昊心中所想的。今天这一场冲突,他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地痞挑衅,但看到魏老虎来的时候,他便意识到这不是一场偶然的挑衅,而是有人在背后安排的。再到萧安出现的时候,苏昊更是把疑点转移到了县衙里面,他敏锐地感觉到,这是县衙里有人在给自己找麻烦。

    听戴奇这样问,苏昊便顺着他的话头说道:“没错,老戴,我是觉得有些蹊跷,老戴可为我指点迷津否?”

    戴奇道:“苏师爷,你刚才问我是怎么来的,你听我说来……其实,你们这边开始冲突的时候,就有好几停百姓到县衙去报信了。但奇怪的是,快班的那些捕快们平ri如果接到报案,都是马不停蹄赶去处置的,这一次他们却纷纷借口有其他事情要办,一直拖着不肯出门。”

    “原来如此。”苏昊点点头,原来街上的路人并非都是冷血之徒,还是有人及时去报jing的。捕快们迟迟未到的原因,在于有人从中作祟,不让捕快们前来处理这件事。

    戴奇道:“我一开始也没注意,后来听他们说起你的名字,这才知道冲突的一方是你。我跑到快班去喊他们去处置,他们告诉我说,萧安已经带人去现场了。我怕他们对你不利,所以紧赶慢赶地跑来了,所幸你和大小姐都无事。”

    苏昊道:“如果不是我那两个边军兄弟及时赶到,如今这会我估计已经躺到床上去了,这辈子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两说。我倒纳闷了,是谁和我有这样大的仇,非要置我于死地?”

    戴奇道:“据我所知,对方说要置师爷于死地倒不至于,更大的可能只是想敲打敲打师爷你,只不过敲打未成,双方冲突愈演愈烈,这才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苏昊道:“这倒也是,他们最早只是刁难我妹妹,想让我们赔五两银子。我愤不过,所以与他们冲突起来。我想,如果一开始那两个光棍没有被我们打翻在地,魏老虎是不会出面的。”

    “正是如此。”戴奇应道。

    苏昊问道:“老戴,据你了解,是什么人要敲打我呢?我到县衙不过个把月的时间,也没和谁争权夺利,没犯着谁的利益,为什么有人要敲打我呢?”

    苏昊知道,戴奇把他带到酒楼来,肯定是想跟他说这些事情的,所以他也就直言不讳地发问了。戴奇如果不想说出幕后的主使,那一开始他就不会再提此事,三缄其口,苏昊也奈何他不得。

    果然,戴奇装模作样地沉吟了一会,才说道:“这件事,苏师爷,说起来还是我老戴对不起你。”

    “此话怎讲?”苏昊问道。

    戴奇道:“以往,我们工房是县衙里最没有油水的地方,也没人在乎我们什么。实不相瞒,过去我们工房这些吏役从工程里上下其手,一年到头,也弄不到一百两银子,十多个人一分,就更没多少了。这么点银子,其他各房的人,还有县衙的几位上官,都不会放在眼里的。”

    “嗯。”苏昊点点头,没有打断戴奇的叙述。

    戴奇继续说道:“自从你苏师爷到工房来当师爷之后,我们工房的面貌大变。推广韩氏灶一事,让韩大人颇为满意,我们工房也落了不少银子。今天师爷你在工房给大家发钱,一人拿了7两5钱银子,这可是轰动了整个县衙的大事啊。”

    苏昊叹道:“你们这帮人,怎么一点事都沉不住气呢?我们私下里分钱的事情,哪有让其他部门知道的道理?一下子分掉200两银子,这样的事情搁在哪都得招人忌妒的。”

    戴奇道:“唉,我也知道这一点,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咱们工房这么多衙役,谁没有几个亲朋好友的,这些事怎么可能捂得住?再说,以往工房衙役挣钱少,在别人眼里都是一个笑柄。如今有了挣钱的机会,谁不想找人吹吹牛,显摆一下?”

    苏昊道:“这倒也是。老戴,你刚才说这事是你对不起我,又当怎讲?”

    戴奇道:“师爷你初来乍到,不了解县衙的规矩,这不奇怪。可是我老戴在县衙干了二十几年,前前后后送走七八茬的知县、县丞、主簿、典史,说我不懂规矩,那就是骂我老戴是蠢人了。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还真的犯了浑了。”

    “怎么说?”苏昊问道。

    戴奇道:“照理说,咱们工房如果这样发钱,县衙里几位上官都该有些分润的。可是我光孝敬了韩知县,另外几位上官,我就给忽视了。本来我还想着等你回来一块商量一下,如何孝敬孝敬他们,结果一忙活,竟把此事给忘了。”

    苏昊有些听明白了,他说道:“你是说……就因为这件事,县丞他们几个有意要敲打我?”

    “这事,还得从咱们县衙的几个官员说起……”戴奇索xing抛去了假装出来的谨慎,开始给苏昊普及县衙的政治常识了。

    明代的县衙里,有四位朝廷任命的官员,分别是正七品的知县、正八品的县丞、正九品的主簿和未入流的典史。这几名官员之中,当然是知县官职最大、权力最大。但由于大家都是由朝廷任命的,所以县丞、主簿、典史这些人,对知县并不十分惧怕,相反,往往还有些与知县分庭抗礼的意思。

    作为上级机关的府衙、布政使司、巡抚察院等,对于县衙里几名官员的政治冲突往往是采取明贬暗褒的态度。表面上,他们会要求县衙官员jing诚团结,齐心协力,但私下里,他们却会鼓励县丞等人监督知县的言行,侵消知县的权力。因为这样一来,知县就无法挟地方的势力对抗上级,有利于上级对地方上的管理。

    丰城县衙的知县是韩文,另外三名官员清一se地都姓王,县丞叫王奇,主簿叫王凤韶,典史叫王一学。这三个人虽然都姓王,但却没有一点本家情分,相互之间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龃龉。县衙里的吏役们都知道,县衙这几名上官表面上一团和气,私下里都互相防备着一手。吏役们在他们手下当差,也就难免要选边站队,很是麻烦。

    在过去,由于工房做的都是一些工程项目,虽然涉及到的钱粮不少,但因为工程都是有预算的,真正能够从中上下其手的空间并不大,因此县衙里的官员对于工房并不感兴趣。从职能划分来说,工房是归典史王一学管理的,但王一学平时也很少插手工房的事情,反倒是韩文自己对工房关心得更多一些。

    先前韩文任命苏昊当工房师爷时,方孟缙曾对他说工房是有油水的地方,其实这不过是说说而已。其他的部门,诸如户房、刑房、快班等,由于涉及到的是税收、刑名之类的事情,收取当事人贿赂的机会很多,反而是油水更足的。

    工房处于这样一种爹不亲、娘不爱的状态,倒是挺清静。戴奇作为工房书吏,在县衙里落了个老好人的形象,和哪个官员也没太紧密的关系,相当于是见谁都点头哈腰,然后谁也对他没什么想法。

    但苏昊来到工房之后,情形就不同了。打井一事,让工房的工作得到了南昌知府范涞的表扬。韩氏灶的推广,可谓名利双收,银子挣得不少,还能得一个亲民务实的美名。这样一来,众人就开始关注到工房的存在了。

    今天上午,苏昊在工房宣布了未来的十项重点工作,有心人只要粗略计算一下,就知道这十项工作的收益颇丰,恐怕年入万两白银都有可能。如此大的一个蛋糕,苏昊除了向韩文汇报之外,居然没有向其他几名官员打招呼,这如何不让别人心中暗恼,于是,就有人策划着要敲打敲打苏昊了。

    苏昊的妹妹陆秀儿在县城里卖茶叶蛋的事情,颇有一些衙役知道,于是,有心人便决定从此入手。因为直接让人去jing告苏昊,未免太露行迹,谁知道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师爷会如何应对呢?万一他闹起来,毕竟不好收拾。而刁难陆秀儿,就显得比较正常了,韩文要追究下来,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地痞滋事,没什么可说的。

    欺负完了陆秀儿,自然就会有人去提醒苏昊,让他知道这件事与他自己的张扬有关。苏昊如果聪明,就会明白下一步应当做什么。如果他不够聪明的话……那再想办法让他变得聪明一些。

    原定的计划,估计就是让那两个地痞去刁难陆秀儿,引起纠纷,最好能够吸引到苏昊出场。魏老虎带着的人是作为预备队的,防备会有不识相的路人出面帮忙。县衙那边,早有人向快班打好了招呼,让他们拖延出门,等到陆秀儿或者苏昊被打了,再去收拾残局。

    整个计划是非常完美的,唯一没有算计到的,就是苏昊居然会一点功夫,陆秀儿又是一个乡下悍妞,居然把两个地痞给拾掇了。等到魏老虎带人出来救场时,邓奎、郝彤这两个外挂又出现了。

    于是,局面就变得颇有喜剧se彩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