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66 有杀人执照

    “师爷,这边的事就交给我们兄弟,你和大小姐请回。”

    邓奎和郝彤二人走到苏昊和陆秀儿面前,郝彤向苏昊说道。

    苏昊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了地,虽然来的只是两个人,但相信以他们边兵的身手,自保至少是不难的,这样自己和陆秀儿就可以脱身去报jing。只要捕快们来了,魏老虎一伙就不敢乱动了。

    “郝彤、邓奎,你们俩怎么来了?”苏昊问道。

    郝彤道:“是一个小孩回家去报的信,他说自己叫什么吴大牛。老太太怕你们吃亏,想让我们兄弟快去报官,老邓说不用报官,我们兄弟来了就够了。”

    邓奎在一旁活动着全身的关节,漫不经心地说道:“这等鸟事,还报什么官。县官懂个啥叫是非,在我们边镇,谁拳头大谁就有理。”

    他们在这旁若无人地寒暄,那头魏老虎可已经炸了毛了。他把糊在脸上的饴糖面膜揭下来,扔在地上,然后恶狠狠地瞪着邓奎和郝彤喝问道:“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过路的,不行?”邓奎双手抱在胸前,一脸蔑视地看着魏老虎。

    魏老虎道:“刚才是你打了老子?”

    “是老子在教训儿子。”邓奎不但打架有经验,吵架也不愿意输于人。

    “好,好!”魏老虎连说了两声好,突然回头大喊一声:“弟兄们,都给我上,四个人一起揍,打死了算我的!”

    搁在平常,魏老虎是绝对不会放这种狠话的,因为如果真的闹出人命来,他也不好收场。其实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轮不到他放狠话,对方就已经认怂了。这一回,先是一个毫不退让的苏昊,接着是不由分说直接出手拿饴糖砸人的邓奎,这让魏老虎情何以堪。他早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来找苏昊挑衅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先把这四个人打趴下,找回场子来再说。

    魏老虎带来的人加上他自己,一共是八个,再算上先前的灰衣痞和油头粉面痞,他们就有十个人了。以魏老虎的想法,十个对四个,对方还包括一个书生和一个姑娘,自己这边是绝对占上风的。

    随着他一声吆喝,地痞们抡着棍棒就冲上来了。苏昊有意上前抵挡,早被郝彤用一只胳膊给扒拉到后面好几步远去了。邓奎和郝彤二人赤手空拳,迎着地痞而去。地痞们的棍棒砸在邓、郝二人的头上、胳膊上,就像是给他们挠痒痒一般,没有任何作用。而这二人随便挥出一拳或者踢出一脚,就有一名地痞腾空而起,以屁股向后的平沙落雁式飞出老远,摔到地上。

    魏老虎是地痞的头目,也是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他抡着短棒向邓奎狠砸,邓奎伸手格住短棒,提起腿,用膝盖在魏老虎的要害部位看似轻巧地磕了一下。魏老虎立马就像是要生孩子的婆娘一般,捂着下体,撕心裂肺地惨叫着,滚倒在地了。苏昊在不远处看着,下意识地夹紧了裤裆。这个姓邓的,实在是太歹毒了。

    前后不过分把钟的时间,魏老虎以及他带来的地痞们已经没有一个是竖着的了,全都躺倒在地,有大声哭叫的,有小声呻吟的。邓奎用手捏着拳头,像个孤独的剑客一般,茫然四顾,嘴里小声地抱怨着:“娘的,这些光棍,连缅甸猴子都不如,真不过瘾。”

    郝彤没有邓奎那样莽撞,看到地痞们都被放倒了,他走到苏昊面前,说道:“苏师爷,你看这事,没什么麻烦?”

    苏昊耸耸肩,说道:“麻烦肯定是有的,不过,想躲也躲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二位兄弟援手,否则今天之事,我兄妹二人怕是要吃大亏了。”

    郝彤道:“师爷不必客气,涂先生安排我兄弟跟随师爷,本来也是有保护师爷安全的意思,只是没想到师爷好端端在这县城里也会惹上是非。”

    苏昊皱着眉头道:“此事有些蹊跷,我本觉得他们只是想敲诈一下秀儿,现在看来,事情不那么简单。”

    陆秀儿也凑上前来,问道:“哥,会不会是另外几个卖茶叶蛋的人,看我的生意比他们好,所以叫了光棍来向我们寻仇?”

    苏昊道:“我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但看到魏老虎出面,我觉得就不像了。几个卖茶叶蛋的,估计还请不动魏老虎替他们出头?”

    正说着,姗姗来迟的捕快终于出现了,领头的是一个名叫萧安的捕快班头,身后跟了七八个快班差役。他看着满地躺倒的地痞们,脸上露出了一些意外的神情。他黑着脸走到苏昊等人面前,假模假式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出来说说?”

    邓奎见他这副欠揍的嘴脸,当即就想上前给他一下,郝彤连忙把他拉住,示意让苏昊去应付。

    苏昊走到萧安面前,平静地问道:“是萧班头,你不认识我了?”

    “哦……是苏师爷,小的失礼了。”萧安象征xing地拱了拱手。他当然认识苏昊,也知道苏昊现在是知县的红人,但苏昊管的不是快班,与他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更何况,出来办差之前,有人向他密授过机宜,所以他对苏昊连表面上的客气都是敷衍一下而已。

    “苏师爷,是你的下人在此行凶吗?”萧安指了指邓奎和郝彤,对苏昊问道。

    苏昊暗暗点了点头,他心里对于今天的事情开始有些眉目了。难怪这些地痞对他这个师爷如此不在乎,也难怪捕快们迟迟不到,看来,这件事幕后果真有黑手,而且这只黑手就在县衙里面。魏老虎也罢,萧安也罢,应当都是受人指使的。

    可是,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有人要花这样大的气力,来看自己的笑话?

    苏昊想到这里,把脸一沉,斥道:“萧安,这就是你办案的态度吗?你一不问当事双方,二不问旁观证人,直接上来就把事件定罪为行凶,这是什么意思,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萧安没有料到苏昊会对自己打官腔,听苏昊这样一说,他才发现自己的确有些过于急躁了。自己这种明显偏怛一方的办案态度,如果被苏昊捅到韩文面前去,自己的确是理亏的。他知道苏昊是个秀才,而且颇有一些才学,自己在他面前露出破绽,可是极为不利的事情。

    “苏师爷误会了,小的是看到一方都受了伤,而你方无恙,所以觉得是你方的人在殴打对方。至于说行凶二字,是小的口误,还请师爷见谅。”萧安说道。

    苏昊冷冷一笑,说道:“你听说过四个人殴打十个人的事情吗?这十个人个个拿着打架用的棍棒,我们这方四个人,只有两根从旁边找来的扁担。是谁有意殴打谁,这不是一目了然吗?至于说他们都躺到地下了,那只是他们挑衅不成,自取其辱而已。”

    萧安心中暗骂魏老虎等人不顶用,嘴里说着:“苏师爷,这只是你一方的说辞,我们办案要听两方的话,你说是不是?这样,我们要先把人都带回衙门去,分别进行讯问,以了解真相。苏师爷以为如何?”

    苏昊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要把我锁到衙门去?”

    “小的不敢。”萧安道,“刚才的斗殴,师爷想必没有动手,小的不敢劳烦师爷的大驾。不过,师爷的这两位下人,我们想带回去,还请师爷应允。”

    苏昊正想说什么,一旁的邓奎哈哈大笑起来:“那小捕快,你刚才说什么,你想把大爷我带回哪去?”

    “带回衙门去!”萧安瞪眼道,他虽然看到邓奎的体格比自己壮实得多,但想到自己带了这么多捕快,要制服邓奎也不难,所以底气还是很足的。

    邓奎大摇其头:“衙门我可不去。你如果想把大爷我接回你家去,让你爹喊我一声亲祖宗,我还有点兴趣。”

    “放肆!来啊……”萧安恼羞成怒,抬起手就准备喊捕快们抓人。

    苏昊走上前,轻轻把萧安的手按下去,然后说道:“萧安,你果真想带这两个人回衙门?”

    “那是当然。”萧安怒道。

    苏昊呵呵笑道:“那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二位兄弟,都是回乡省亲的边军,他们都是死人堆里滚出来的。刚才魏老虎带着10个人都被他们打倒了,你觉得你这几个捕快够他们拾掇吗?”

    “你是说,他们敢拒捕?”萧安的口气变得有些迟疑了,显然是被苏昊的话给吓住了。内地县城里的捕快虽然也是带刀的,但那刀上从来都没有见过血,哪能和这些刀口上舔血为生的边军相比。他在心里暗自骂着支使自己来办差的人:尼玛,你怎么不说现场有两个大兵啊!

    苏昊道:“我可告诉你,如果你真敢跟他们动粗,他们别说拒捕,连杀人都敢。边军都是有杀人执照的,你这条小命,还想不想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