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64 斗殴

    靠,怎么什么时代都有这种人啊!

    苏昊心里骂着,抬眼向四周看,想找找有没有维持治安的捕快。说来也怪,往常视线所及的地方,都会有一两个捕快在巡视的,可现在苏昊想找他们帮忙的时候,这些人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苏昊随手拉住一位过路的行人,对他说道:“拜托这位兄台,那边出了点纠纷,麻烦你一会如果看到有县衙的捕快,帮忙喊一两个过来调解。”

    那路人回头看了一眼,点头道:“好的,我现在就去找人。”

    苏昊打发走了去报jing的人,自己大步流星地来到发生纠纷的现场。此时,周围已经聚上了不少看热闹的闲人,而那些摆摊的小贩,却因为担心殃及池鱼,全都悄悄地退后了几步,甚至还有人索xing就提前收摊回家吃饭去了。

    “我的茶叶蛋一向都很好吃的,这些大叔大婶都买过我的茶叶蛋。”陆秀儿没有见识过这种专事敲诈勒索的地痞,有些慌乱,徒劳地为自己辩解着。

    “你说你的茶叶蛋一向好吃?”一个穿着灰se绸布短衣的地痞反问道。

    “是啊,他们都可以作证。”陆秀儿指着周围围观的百姓说道,周围的人连忙避开她的眼神,生怕她喊自己出来当证人。

    那灰衣地痞显然不想把其他人牵扯进来,他没有顺着陆秀儿的话头去找旁人作证,反而冷冷一笑,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卖给我们兄弟的茶叶蛋就这么难吃!”

    “这……”陆秀儿顿时哑口无言了,这同一锅里煮出来的茶叶蛋,怎么可能有好吃难吃之分。问题在于,对方这样质问,她还真没什么办法回答。<心,而我们兄弟没看上你,你怀恨在心?”另外一位油头粉面的地痞嘻嘻笑着说道,同时用一双贼眼上三路下三路地看着陆秀儿,那眼神里恨不得带上钩子。

    陆秀儿又羞又气,她蓦然想起苏昊此前的叮嘱,便跺着脚说道:“你们别欺负人,我哥是县衙里的人!”

    “哟,小妹妹生气了,你心肝哥哥我在县衙里也认识几个呢,你哥是谁啊,说出来给哥哥我听听。”油头粉面痞拖着长腔说道。

    “我哥叫苏昊,是知县老爷封的师爷!”陆秀儿说道。

    “苏昊,你听说过吗?”油头粉面痞对灰衣痞问道。

    灰衣痞一撇嘴道:“谁知道是哪条小河里爬出来的王八,谁认识他啊。”

    苏昊听到此处,再也忍不住了。他拨开人群走到陆秀儿面前,把她护在身后,然后向两位地痞一拱手道:“在下苏昊,蒙知县韩大人垂青,聘为县衙工房师爷,敢问二位好汉,舍妹因何事得罪了二位,在下替她赔礼了。”

    以苏昊的想法,自己报出了家门,至少在这丰城县的地面上,应当没人敢炸刺了。自古民不与官斗,这种小**欺负欺负百姓也就罢了,遇到官员肯定是要退避三舍的。自己报出师爷的身份,对方即使真的没有听说过,起码也要先去查实了才能决定如何做。

    苏昊当然也想爆一爆王八之气,把两个地痞踩到地上,但他自己没有这样的武力,掌管的工房也没有这样的战斗力,所以只能选择“吓阻”策略,把对方吓跑了就算了。

    谁知,两个**的反应完全出乎了苏昊的意料,二人看着苏昊,丝毫没有一点畏惧或者迟疑的神se。那灰衣**冷冷地问道:“你说你是工房的师爷?”

    “正是。”

    “呸!”灰衣痞唾道,“一个小小的工房师爷,也敢跑出来卖弄!”

    苏昊心念一动,觉得其中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当此之时,他也来不及多想,只是脸se一沉,问道:“那请问二位,你们打算如何做。”

    “你妹妹卖的茶叶蛋难吃,把大爷我恶心着了,你得赔钱!”油头粉面痞大声地说道。

    “哥,他们想讹我们。”陆秀儿小声地对苏昊说道。在村里的时候,陆秀儿还是颇有几分泼辣劲头的,但在这县城里,她莫名地有一些恐惧感,所以不敢轻易和**们对骂,只能小声地提醒哥哥不要上当。

    苏昊用手捏了捏陆秀儿的手,示意她不要怕。他想着也许一会工夫巡街的捕快就该出现了,地痞们不认他这个师爷,捕快们是不敢不认的。虽然他分管的范围仅仅是工房,但身份在那摆着,捕快们多少要给一些面子。既是把希望寄托于捕快的身上,苏昊要做的,就仅仅是拖延时间了。

    “你们想要我们赔多少?”苏昊平静地问道。

    “赔多少?”油头粉面痞显然没有想到苏昊会这样问,他一时没有应辞,只能扭头去看灰衣痞,等着他发话。

    灰衣痞显然是个拿事的人,他摆出一副傲慢的样子说道:“既然你是什么狗屁工房师爷,那我们兄弟就看在你的面上,吃点亏。你们拿五两银子出来赔给本大爷,本大爷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你们怎么不去抢!”陆秀儿听到对方开出如此离谱的价格,终于按捺不住,喊了出来。

    “怎么,小娘子是让我们兄弟动手抢吗?”灰衣痞朝前走了一步,用眼睛瞪着被苏昊护在身后的陆秀儿。

    苏昊知道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期待中的捕快迟迟不到,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定住神,稳稳地站住,对那灰衣痞平静地说道:“如此说来,你们今天是打定主意要挑事了?”

    “是又怎么样?”灰衣痞道,同时又向前走了一步,距离苏昊只有半步之遥了,他一张嘴,一股臭哄哄的气味便能喷到苏昊的脸上。这就是**裸的威胁了,他想用这样的办法,让苏昊一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为止。

    这一世的苏昊没经历过什么大阵势,但前世的苏昊成天在野外作业,遇上不讲理的蛮汉和地痞都是常有的事情。越是这种关头,他的心态越是冷静,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决不能退后半步,否则对方就会变本加厉,步步进逼。他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同时绷紧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准备着应对各种不测。

    “嗬嗬,小子真有种。”灰衣痞看出了苏昊的决心,也不禁赞了一声。

    “兄弟,这是大明的天下,不是没有法律的地方,我劝二位见好就收。”苏昊说道。

    “收你娘个x!”灰衣痞骂了一句脏话,同时身体猛地向前撞去,打算直接把苏昊撞倒。

    苏昊早就防备着对方突然发难了,他前世在地质队的时候,是曾经向几名退伍兵学过一些擒拿格斗之术的,虽然如今的这副身体并不给力,但一些基本的技巧他还是能够使得出来的。见灰衣痞身形一动,苏昊迅速地把身体一拧,让开了灰衣痞的锋头。

    灰衣痞打定主意要把苏昊撞开,所以事先预留了撞开苏昊所需的力量。没想到苏昊在两人身体接触前的一刹那就闪开了,他扑了个空,身体失去平衡,跌跌撞撞就冲了出去。好死不死的,脚下正绊上陆秀儿用来煮茶叶蛋的小炭炉,一下子就被绊倒了,扑通一声栽到地上。烧红的木炭撒了他一身,把他的绸布衣裤烫出无数洞眼,好几处的皮肉也被烫着了,不由吱哇乱叫起来。

    “你敢打人!”油头粉面痞见同伴吃了亏,连忙上前,抡拳就往苏昊身上打。苏昊伸手去挡,不留神却被对方抓住了左手的手腕。

    身为地痞,油头粉面还是颇有一把子力气的。苏昊挣了两挣,也没能把手从对方的手里挣开。油头粉面用力一拧苏昊的手腕,苏昊吃痛不住,只得转过身去,变成背对着对手了。

    “哼哼,原来什么狗屁师爷也不过如此嘛。”油头粉面狞笑着加大了力度,想把苏昊拧得跪倒在地。

    苏昊感觉到对方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喷在自己的脖颈上,知道自己与对方的身体相距很近。他突然一沉身子,右手反肘顺势向后猛击,只见哇地一声惨叫,隐约有骨头断裂的声音,被油头粉面痞拧住的左手也被松开了。

    苏昊回过身一看,只见油头粉面痞捂着流血的鼻子,已经倒到几步开外去了。远用手,近用肘,相距很近的情况下,肘击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更何况苏昊此时愤怒至极,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量。

    “昊哥小心!”

    耳畔传来陆秀儿的惊叫声,原来是先前栽倒的灰衣痞已经站了起来,正抡着一根不知从哪拣来的木棍,向着苏昊砸来。

    <e=《大明政客》](书号:2719495)——汗,和橙子的书名不谋而合:

    差点儿就混成处级干部的苏天成(汗,和橙子的主角不谋而合)悲愤的变成了一个屁都不是的秀才(再汗……),一怒之下化悲愤为力量。

    崇祯三年,苏天成坐在历史轮子上大喊:“老子碾过来啦!”

    作者是个写过两本计500万字官场文的老作者,大家支持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