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54 陆秀儿的狐朋狗友

    听苏昊问起来,陆秀儿脸上颇有一些得意之se,她开始一五一十地向苏昊说起自己挣钱的情况。

    原来,苏昊走后,杨根娣从乡下来到城里。有母亲cao持家务,陆秀儿就完全闲下来了,每天在城里到处跑,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觉得ri子开心无比。

    过了几天,杨根娣开始和她聊起家庭收支的问题,说现在乡下的田赁给别人种去了,收入锐减,而苏昊在县衙当差,也不知道能挣多少钱。一家人住着大house,城里的柴米油盐样样都贵,这样下去,先前知县赏的那点银子,恐怕就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听母亲这样一说,陆秀儿也紧张起来,她去找了吴达的老婆冯氏,向她咨询有关如何在城里生活的问题。冯氏告诉她,县衙里差役的收入只够维持生计,如果要养孩子,还有读书、考试之类,靠这点收入就很紧张了。

    再说,苏昊家现在的房子还是租的,如果想在县城安家,买房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可是,现在的房价多贵啊,丰城这样一个三线城市,房价都快赶上北上广了……

    在冯氏的鼓动下,陆秀儿经过详细的市场调查,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法子,那就是到街上去卖茶叶蛋。

    每天,她让杨根娣从街上买百十个鸡蛋回来,用乡下的工艺加工成茶叶蛋,然后再挑到街上去叫卖。陆秀儿虽然没学过四则运算,却能够凭着本能计算出来,这样的生意是能够挣钱的,一天下来,挣个七八十文应当没有问题。

    杨根娣年纪大了,脸皮薄,不敢到街上叫卖。陆秀儿是从小疯惯了的,虽然一开始也有些怯,但一两天之后,就从容淡定了,无论是在街上吆喝,还是与客人讨价还价,都能应对自如。她长得青chun靓丽,又活泼可爱,许多人都愿意买她的茶叶蛋,结果生意极好,把街上几个长期卖茶叶蛋的同行都给比下去了。

    “呃……真看不出来,你还有经商的才能。”苏昊哑然失笑。

    “哥,我到街上卖茶叶蛋,会不会丢你的面子啊?”陆秀儿小心翼翼地问道,“有时候碰上差役来赶人,我都没敢说我哥也是县衙里的人。”

    苏昊道:“面子不面子的,无所谓?劳动致富,这是非常光荣的事情啊。明朝好像也没有规定公务员的家属不能经商,所以没什么忌讳。以后如果有差役敢和你过不去,你就说你哥是苏昊,肯定管用。”

    “真的?”陆秀儿笑了起来,听苏昊对她卖茶叶蛋的事情好像还挺支持,她一颗心放了下去,话也多了起来:“哥,你不知道,城里人的钱可好挣了,一个鸡蛋2文钱,还有柴火、盐、酱油、茶叶什么的,最多也就是1文钱。加起来不到3文钱,可是我拿出去卖5文钱都有人买,不过我平常都是卖4文的……”

    苏昊听着妹妹讲他的生意经,不知不觉地便睡着了。陆秀儿愿意去卖茶叶蛋,他并不反对,这其实也是小姑娘的一种乐趣,与其让她天天闷在家里不开心,还不如让她去做些自己爱做的事情。至于说能够挣多少钱,苏昊并不在意,在乡下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回城之后就要大刀阔斧地做点实业。不过,眼下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睡觉。

    苏昊一直睡到吃晚饭的时候才醒来,母亲杨根娣果真做了一大桌子菜,不过,上桌吃饭的,却只有苏昊和邓奎、郝彤三人。

    “妈,你也到桌上来吃?”苏昊劝道,他看到母亲在厨房里留了几小碟菜,猜到她肯定是要躲到厨房去吃了。

    “不用了,我在厨房吃就好了,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喝酒、聊天,不用管我这个老婆子。”杨根娣说道。

    “呃……那秀儿呢?”苏昊又问道。

    杨根娣说道:“秀儿来了朋友,在她房间里呆着呢,让我把饭给她们送到房间去。”

    “什么什么?”苏昊大为好奇,“这个疯丫头,刚来县城没几天,居然就已经结交下狐朋狗友了?不会是吴大嫂子?”

    杨根娣道:“不是吴大嫂,是个两个年轻的丫头。来过家里好几次了,我问秀儿她们是谁,她说人家不让说。不过,这两个人看着倒像是好人家的姑娘。”

    “不行,我得上去看看。”苏昊说着,便往楼上走。

    来到陆秀儿的房间门外,苏昊咳嗽了一声,喊道:“秀儿,到吃饭的时候了,你要不要带你的朋友一起去吃饭。”

    门开了,陆秀儿应声而出,她嘻嘻笑着,对苏昊说道:“哥,我们都是女孩子,和你们坐一起吃饭不合适。对了,哥,你知道我房间里是什么人吗?”

    陆秀儿最后一句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显然不想让屋里的人听见。

    苏昊问道:“什么人?都到家里来了,还藏头藏尾的干什么?”

    没等陆秀儿说什么,只见衣裙一闪,一个满脸喜se的女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向苏昊微微行了一礼,说道:“苏公子回来了?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苏昊定睛一看,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不过,他只笑了两声,就赶紧收敛住,拱手还礼道:“原来是韩小姐,学生失礼了。”

    “你们……认识?”陆秀儿看看哥哥,又看看韩倩,奇怪地问道。

    原来,无论是苏昊还是韩倩,都没有向陆秀儿说起他们见过面的事情,至于韩倩与苏昊一同下井去的那件事,韩倩就更不会张扬了。

    从蔡家村回到城里之后,韩倩每每想起与苏昊坐在同一个吊篮里,在深井中独处的场景,都忍不住面赤心跳。几经犹豫,她终于带上红莲,跑到苏昊家里来找陆秀儿聊天,只求话里话外能够听到一些有关苏昊以往的轶事,也能安抚一下她那颗萌动的chun心。每次来的时候,她不可避免都会遇到杨根娣,她不好意思说明自己的身份,也不让陆秀儿透露她的身份,所以杨根娣只知道韩倩是陆秀儿的朋友,却不知道她居然是知县家的千金小姐。

    今天,韩倩在县衙听说打井的队伍已经回来了,便再也坐不住了,向父母说了一声出门去找女伴玩,便与红莲一道,来到了苏昊家。见到陆秀儿,她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看望苏昊的,只说是想陆秀儿了,要和她拉拉家常。

    苏昊睡得昏天黑地,害得韩倩只好与陆秀儿在一起把口水话说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到快要吃饭的时候,苏昊还没有出现,韩倩便厚着脸皮留下来,说是想尝尝陆秀儿家的饭菜如何。

    也幸好苏昊闻讯之后上来看看,否则韩倩还不知道找一个什么借口去见苏昊为好。

    “我在县衙里的时候,与韩小姐偶遇过两回,所以认识,呵呵,呵呵。”苏昊十分聪明地掩饰着,他怕韩倩脸皮太薄,抹不开面子。

    韩倩也说道:“秀儿,我是在县衙里见过苏公子,我爹对苏公子倒是极为欣赏,想不到苏公子在家里竟是如此平易近人。”

    装,你就接着装!苏昊在心里暗笑着韩倩的虚伪。既然陆秀儿的客人是韩倩主仆二人,他自然不好请她们下去与邓奎等人同桌吃饭。大家客套了几句之后,苏昊打算告辞下楼去,韩倩却喊住了他:

    “对了,苏公子,月前有程氏姐弟二人到县衙来找我父,说是你托付的,让我父给他们安排一个谋生之所。因我父公务繁忙,所以小女子就替他给程氏姐弟做了一些安排,现特向公子告知。”

    “嗯嗯,是有这么回事。”苏昊硬着头皮答道,“这程氏姐弟的田地因打井而被占用,生活无着,所以我斗胆请知县大人帮忙给安排一下,没想到此事还让韩小姐费心了。不知这程氏姐弟现在何处,生活可过得去?”

    “那程家娘子,我给她在县衙谋了一个厨娘的差使,一个月有一两五钱银子的薪水,住处也是在县衙里,与那些婆子们在一起。至于那程家少年,我请方师爷介绍他到龙光书院去上学,不过吴教谕说了,他只能暂时收留这少年,如果这少年要久留,还得你亲自去和他说才行。”韩倩道。

    “这个无节cao的吴之诚!”苏昊笑着骂道。有韩倩和方孟缙当介绍人,吴之诚没理由不接收程栋,书院是有zheng fu补贴的地方,哪里省一省也能把程栋的口粮省出来了。吴之诚这样说,分明是想告诉苏昊,这是他卖给苏昊的一个人情,其目的自然是希望苏昊能够把掌握的西方科技知识倾囊而出。

    “等我明天去县衙向韩大人交付完差使之后,就去书院找这个老不要脸的。程家姐弟的事情,就多谢韩小姐帮忙了。”

    “苏公子为民打井,劳苦功高。小女子能够替苏公子做点小事,实是不胜荣幸。”韩倩柔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