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43 井下

    韩倩做贼心虚,她向两旁看了看,只见两名小工和红莲都背对着她和苏昊。两名小工站得笔杆条直,像是在遥望远方一般。红莲则垂着头,一只手捂着嘴,肩膀在微微抖动,不用说,一定是在偷偷地笑着呢。这个死丫头,回去一定要好好地收拾收拾她!韩倩恶狠狠地想道。

    “你怎么趁火打劫啊!”韩倩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对苏昊抱怨道。她当然知道其实是自己扑到人家怀里去寻求安慰的,但丑事已经出了,作为女孩子,当然要把责任推到男孩子身上。男人是啥,不就是在关键时候出来替妹子挡枪子的吗?

    “呃……好,回去我就把这双手剁下来红烧,对了,韩兄,你是喜欢吃红烧肘子,还是清炖肘子?”苏昊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我喜欢吃腌的!”韩倩愣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地答道。

    阉的……苏昊只觉得有一些蛋疼得厉害,好狠毒的丫头啊。

    “好,现在你也下井去看过了,好奇心也满足了,该收工了?”苏昊对韩倩说道。

    韩倩摇摇头道:“刚才,上面的那些我都看到了,到下面以后……我就没仔细看。还有,我好像还没有下到底呢。”

    “你不会是还想下去。”苏昊问道。

    “我还想下去。”韩倩道。

    “你不怕?”

    “……怕。”

    “那怎么办?”

    “苏昊……你能不能陪我一起下去啊?”韩倩怯怯地提出了要求。

    “小姐……”假装在扭头看飞碟的丫环红莲没法再装下去了,她连忙回过头来试图劝阻。刚才互相抱一下,已经够过分了,如果这两个人再坐到同一个筐里下到漆黑的井下去,回头怎么向老爷和夫人交代啊?

    “要不,小姐,我陪你下去。”红莲被逼无奈,只好牺牲自己了。她的胆子还没韩倩大呢,但这个时候,身为丫环,怎么能不舍身护主呢?

    “你懂岩石结构吗?”韩倩板着脸对红莲问道。

    “我不懂。”红莲老老实实地答道。

    “你知道什么叫褶皱吗?”韩倩继续问。

    “是不是脸上的皮松了……”红莲充分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

    “别胡闹了。”韩倩跺着脚训道,“红莲,你在上面守着,我只是请苏公子陪我一起下井去看看,顺便让他给我讲讲这地底下是怎么回事。”

    “可是……”

    没等红莲找出反对的理由,韩倩已经又一只脚踏进了那个吊篮,同时对苏昊喊道:“苏兄,麻烦你了。”

    苏昊挠挠头皮,人家姑娘都已经发话了,自己还真没法拒绝。话又说回来,人家千金小姐都不在乎名声,他又有什么理由忸怩作态呢?在后世,他与女同事一起钻黑窟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遇到在野外露宿的时候,男男女女挤一个帐篷也是经常的事情,只要心里没有邪念,这些表面上的规矩根本是没什么意义的。

    “好,我就陪韩兄下去看看。”苏昊说着,也踏进了吊篮。他与韩倩仍以兄弟相称,实在就是掩耳盗铃之举了。就算在此前两个小工没有看出韩倩的xing别,刚才她出井口时那声尖叫,还有扑到苏昊怀里去的举动,还能让人误以为她是男xing吗?

    打井的吊篮是工人下井作业的时候乘坐的,有打井的时候,为了加快进度,有时候也要两个工人一起下井,所以吊篮的空间是足够大的,能够让苏昊和韩倩两个人站进去,而且相互之间还能隔出一条三八线来。

    小工们转动摇把,吊篮缓缓地降入井中。苏昊举着松明,照着井壁,一段一段地给韩倩讲解着土层和岩层的构造。

    “你来看,这一段是表土层,是有机质积聚层和物质淋浴层,简单地说,就是几万年来草木堆积形成的土层。从这里开始,属于心土层,是淋溶物质淀积层。好了,这里到了底土层,又称为母质层,这是地下的母岩层风化的碎屑组成的,基本没有受到生物作用的影响……”

    苏昊像是过去给地质队里的实习生们讲课那样,侃侃而谈,手指不断地指点着那一层一层的土石。韩倩一开始还在拼命地记着他讲的内容,渐渐地,她就被苏昊讲课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儒雅气质给吸引住了,耳朵里再也听不见苏昊在说什么,只是眼睛着迷地盯着苏昊的脸,以及他那修长的手指,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

    在苏昊与蔡有寿争执打井位置的时候,在他吩咐马玉和陈观鱼去看望程家姐弟的时候,韩倩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是一种无奈的神se。似乎以他的年龄和阅历,根本无法承担这种人情世故的事情,或者根本就是厌烦这一类事情。但在此时,当苏昊下到了深井里,看着这些栩栩如生的土壤剖面,他浑身都迸发出了勃勃的生气。

    他用松明照着那些土层,嘴里如数家珍地说着这些土层的名称,报出这些土层形成的年代。他的脸上满是自信,眼睛里闪动着知识的光芒。看着苏昊身上打着补丁的襕衫,韩倩脑子里不禁想起了一句古诗: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

    韩倩心中充满了惊异,她绝不相信这些知识都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传教士在几天之内教给苏昊的,看苏昊那个样子,分明已经与这些土壤和岩石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它们简直就像是他的老朋友一般。

    “苏昊,你怎么会懂这么多?”韩倩忍不住问道,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抓住了苏昊的衣襟。好,人家主要是因为有点怕黑好不好……

    苏昊自嘲地一笑,说道:“我如果说自己是圣人附身了,你信吗?”

    “不信。”韩倩说道。

    “那不就得了。”苏昊道,穿越这种事情,跟谁也没法说清楚,就让它成为一个谜好了。

    “对了,苏昊,你刚才为什么叫我韩倩?方师爷明明告诉你说我叫韩青的。”韩倩想起了刚才在地上的那一幕,没话找话地问道。

    苏昊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想,秀儿是我妹妹,她跟我说知县家的千金叫韩倩,还能有假?我就算是再傻,也能猜出来其中的奥妙?”

    “你才不傻呢。”韩倩小声说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苏昊道:“在县衙里能够随意出入,方师爷替你掩饰,而且还姓韩,如果你不是韩知县的千金,那就是我脑子进水了。”

    “我明明是穿着男装的,你凭什么说我是千金?”韩倩强词夺理地反驳道。

    “这个……还真不好解释。”苏昊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妹子啊,你没有喉结,你脸上的皮肤很光滑,你的……那啥,这些让人怎么说呢?

    不说这些的时候,苏昊还没什么感觉。提起韩倩身上的女xing特征,苏昊突然有些心猿意马了。在这灯火昏暗的井底,与一名妙龄女子同坐在一个吊篮里,鼻子里闻到的是女孩身上那淡淡的幽香,恍惚间,似乎还有一根秀发轻轻地在自己的脸颊前飘过,苏昊几乎要迷醉了。

    “苏公子……你怎么不说话了?”韩倩首先从共同的沉默中清醒过来,她打破了井底下的沉寂,让苏昊的理智又回到了头脑里。

    “呃呃,这吊篮怎么不动了?”苏昊顾左右而言它。

    韩倩探头看了看吊篮外面,笑道:“好像咱们已经到底了。”

    “呃,对对,咱们已经到底了。”苏昊道,“你看我都糊涂了。这个井也就这么深了,你看,咱们是不是该上去了。”

    “嗯,好。”韩倩老大不情愿地答应道。以她的想法,哪怕在这井底下过上三年五载,也是好的,只要有一个年轻人不断地在自己的耳边讲着这些岩层、这些水文。

    苏昊使劲摇了摇绳索,井上的小工收到了信号,开始转动摇把,吊篮缓缓上升。韩倩和苏昊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只是默默地看着两边的井壁,直到刺眼的阳光投进他们的眼睛。

    “韩兄请。”苏昊指了指吊篮外面,向韩倩说道。

    韩倩微微一笑,抬脚跨出了吊篮,红莲连忙上前搀扶。等到韩倩离开吊篮后,苏昊也出了吊篮,他对两个小工说道:“好了,二位,多谢你们,你们可以把辘轱抬回去了。”

    “这是赏你们的。”韩倩从红莲手上拿过来几十个铜板,递给那两个小工,然后轻声地吩咐道:“记住,刚才你们看到的事情,一句都不许说出去,明白吗?”

    “明白,明白,谢谢……公子。”两个小工接过铜板,点头不迭。

    两个小工走后,苏昊对韩倩说道:“韩小姐,蔡家村这个井位,我们就算勘测完了。下一步,我们要转到其他乡去,你还跟我们一起去吗?”

    韩倩低下头,说道:“苏兄,我不能跟你们去了,我答应过父亲,只到登仙乡看看就是。一会,等车夫回来,我和红莲就要回去了,苏兄多多保重。”

    “韩小姐多多保重。”苏昊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