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38 两个井位

    村里的宴席,不外乎鸡鸭鱼肉四大件,用一个个直径一尺多的木盆装着,放在桌上。苏昊带来的生员和衙役有20多号人,加上原来在村里打井的汪天贵等人,加起来凑了满满四桌,就摆在蔡有寿家门外的空场上

    苏昊以下午还要做事为理由,谢绝了众人的敬酒,也禁止生员和衙役们喝酒。这样一来,整个场面倒是斯文了许多。

    吃过饭,苏昊带上众人开始勘测蔡家村周边的地形,如在龙口村的时候那样,他不但观察丘陵的走向,还要下到那些打废的井里去看井下的截面情况。随他而来的生员们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竹筐里,让人用辘轱把他们放到井下去看土层和岩层。

    这些生员倒没有苏昊想的那样娇气,下到井下去,对于他们来说,与其说是工作,还不如说是一种刺激的经历。这些人从井下回到地面时,一个个面sechao红,兴奋难当,不断地向那些还没有轮到下井的同学们吹嘘着井下的见闻。

    蔡家村这一站的工作,苏昊是当成练兵来做的。他让所有的人都到井下去转了一圈,然后结合地表的地貌给大家讲解岩层构造,分析哪些地方更容易成为储水构造,而哪些地方则不太容易形成浅层地下水。

    “大家来看,这是我草草绘制的蔡家村周边地形图,我们猜测,在这一带有这样两条构造,其走势是这样的……”苏昊用炭笔在纸上画着图,对生员们指指点点地解说着,“大家结合我们昨天讲过的内容分析一下,在哪个地方打井,出水的可能xing最大。”

    “这……”站在苏昊身边的马玉第一个说话了,同时用手指指了一下地图中的某处。不愧是县试的案首,他的理解能力的确是众人中间最强的。

    “唔,这个地方的确是个理想的地方,我们姑且把它定为甲点。”苏昊用炭笔在马玉指的地方画了个记号,写上一个“甲”字。如果放到后世,他肯定是用abcd字母来标注的。

    “大家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井位呢?”苏昊继续向生员们问道。

    生员们一会盯着地图,一会抬眼看看周围的地势,都在回忆着苏昊讲过的内容,这时候,在苏昊的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觉得,此处也有可能有水。”

    随着这声音,有一只纤手伸过来,在地图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苏昊是蹲在地上的,听到声音来自于自己的身后,他扭转头来,向上看去,入眼处是一张俏丽的脸庞。四目相对之时,身后那人连忙别开脸,满脸绯红,不敢再与苏昊对视。

    “原来是韩……韩兄。”苏昊当然认得,对方正是昨天在教室里蹭课听的韩倩。虽然此前方孟缙替她掩饰说她的名字是韩青,但苏昊昨天已经问过陆秀儿了,知道知县老爷家的千金小姐名叫韩倩,识文断字,而且“长得非常漂亮”。

    对于陆秀儿的审美观,苏昊还是比较相信的,头一天韩倩去听课时,刻意把自己打扮得不那么惹眼,但苏昊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天生丽质。这一会,两个人脸对着脸,相距不过尺把远,苏昊把韩倩的脸庞看得一清二楚。他虽不是什么文学家,却也听说过“肤若凝脂”这样的词汇。他觉得,这个词用在韩倩身上,的确是太恰当不过了。

    韩倩是向韩文软磨硬泡了半天,只差以泪洗面,这才得到了允许到乡下来观摩苏昊勘井。作为千金小姐,韩倩自然不能和生员们挤同一辆车下乡,韩文安排心腹雇了一辆有篷子的马车,让韩倩和丫环红莲都换上男装,坐马车前往蔡家村。

    这一次,韩倩是做生员打扮,红莲则扮成了一个书僮。当然,这番打扮要想瞒过众人的眼,也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掩耳盗铃,求得点心理安慰罢了。

    适才苏昊给大家讲解地质构造的时候,韩倩也来到了人群中,站在苏昊的身后旁听。她本来也是极其聪颖的一个人,领悟能力并不亚于生员中最强的马玉。听马玉说完第一个可以选择的井位之后,她忍不住出手,指出了第二个井位。

    众人一开始没太注意到韩倩的存在,听到她说话,这才发现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听韩倩的声音,再看她的相貌、身材,生员们哪里会猜不出此人其实是个女孩子。大家一时弄不清韩倩的身份,碍于礼教,倒也不敢起哄,只是下意识地都退后了半步,不敢和她挨得太近。

    韩倩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不过她对此也早有心理准备了。作为一名官二代,她没把秀才们放在眼里,所以也不在乎自己是否成为众人围观的对象。她向苏昊点了点头,说道:“苏兄,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韩兄所言,非常正确。”苏昊呵呵笑道,随手在韩倩指的地方也做了个记号,标上一个“乙”字。

    “改之兄,这是不是说,在此两处打井,便定能出水?”马玉问道。

    苏昊道:“从常理来说,应当是这样的。但是,我们也需要知道,地质构造是非常复杂的,尤其是丰城这个地方,处于扬子板块和华南板块的拼接地带,存在着多个韧xing剪切带……呃,这个大家随便听听就好了,不必深究。总的来说,就是说咱们丰城的地质构造比较复杂,很可能会在某个地方出现岩层断裂的情况,使得我们推演出来的构造发生变化。”

    “那怎么办呢?”马玉追问道,他刚才已经眼明手快地把苏昊说的那些话都记录下来了,打算回头再细细琢磨,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从苏昊嘴里榨出更多的知识。

    苏昊道:“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是用试错的方法。汪典吏他们此前打的几口井,就为我们提供了试错的材料,通过分析井下的岩层断面情况,我们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错误,从而避免浪费。”

    “苏兄,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先在这两处打井,如果出水则已,如果不出水,也可以通过打出来的井的情况,来推测新的井位,是这样吗?”韩倩问道。

    “韩兄所言极是。”苏昊答道。

    “好,咱们现在就去定井位。”马玉兴奋地说道,虽然有关地质构造的推演是由苏昊完成的,但这毕竟是他能够理解的一些知识。平生第一次运用科学技术来做成一件事情,这对于马玉来说,简直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师爷,能否借一步说话?”一直站在旁边听众人讨论的陈观鱼走上前来,向苏昊递了一个眼se。

    苏昊带上陈观鱼的目的,正是为了让他处理一些技术之外的事情,看到陈观鱼一脸神秘的样子,苏昊向众生员打了个招呼,然后便随陈观鱼走到了一边。

    “老陈,你有何话说?”苏昊向陈观鱼问道。

    “师爷,小道刚才听师爷讲解这地下水之事,感到茅塞顿开。在龙口村里,小道于勘井一道败于师爷之手,真是心服口服啊。”陈观鱼说道。

    苏昊诧异道:“老陈,你叫我单独说话,就为了夸我一通?”

    “不是不是。”陈观鱼连忙道,“小道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而已。请师爷借一步说话,是想建议师爷,刚才选的这两个井位,最好先选乙处,万一乙处无水,再选甲处,师爷以为如何?”

    “为什么?”苏昊问道,“从这两处的对比来看,甲处的储水构造特征更为明显,乙处的构造反而有些不明朗的地方。在甲处打井,是更为稳妥的。”

    陈观鱼小声道:“小道也知道这一点,其实,中午吃饭的时候,小道已经问过在此处勘井的风水师了,他先前也曾选过这个甲处,不过,后来又放弃了。”

    “为什么?”苏昊再次问道。

    “这甲处,恰好挨着蔡里长家的祖坟……”陈观鱼意味深长地说道。

    “靠!”苏昊发出一个21世纪的感叹词,“老陈,咱们这算不算拿人手短啊?”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陈观鱼说道,“再说,蔡里长也是有点势力的人,他跟我说了,他有个亲戚是在京里做官的。我想,既然咱们有两个点可选,何必非要先选甲点呢?”

    “也罢。”苏昊屈服了,反正两个地方都可能有水,倒的确不必去得罪蔡有寿。人家事先就给了自己五两银子,估计也是料到了这个结果的。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苏昊回到生员们之中,对众人说道:

    “各位,咱们现在就去看看井位。刚才陈先生算了一下,说独文兄看中的甲处事关蔡家村的地脉风水,小弟的意思是,对于风水之事,我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反正有甲、乙两处井位,我们就先在乙处打井试试好了。”

    “走,大家一起看看去。”生员们倒没什么意见,一齐闹闹哄哄地说道。他们看陈观鱼的确是一身道士打扮,所以对于苏昊给出的解释,也就信以为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