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36 分配方案

    戴奇此言一出,韩文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假意地连连摆手道:“这如何使得,这是你们工房搞出来的灶,改之居功甚伟,还是用他的名字为好。”

    苏昊再笨,也知道不能和领导抢荣誉。对于戴奇的急智,他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明太祖坚定地认为官场是一个染缸,这戴奇对于官场规则的把握程度,可是远远在苏昊之上的。

    “韩大人,将这个灶取名为韩氏灶,是我们工房全体差役共同的心愿。没有韩大人的英明领导,我们哪能设计出这样的灶。再说,这个灶设计出来仅仅是一个产品而已,只有以韩大人的名义推广下去,才能真正成为造福百姓的利器。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灶以韩大人的姓氏命名,是实至名归的。”苏昊侃侃而谈。

    “师爷,你看……”韩文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看着方孟缙,等他表态。

    方孟缙故作深沉地说道:“韩大人,以老朽之愚见,这省柴灶若能在全县推广,确能泽被百姓。不过,要推广这省柴灶,既要让百姓放心,又不能让jian佞之徒从中渔利,必须要有一德高望重之人出来坐镇。将这灶取名为韩氏灶,能够借大人的威名,震慑小人,的确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这样一来,大人难免会被清流说成是沽名钓誉,于大人的清誉有损,大人还当三思。”

    “如果此事确能对百姓有益,韩某区区虚名,何须挂怀?”韩文大义凛然地说道。

    苏昊看着这帮人把马屁术玩得出神入化,心里真是充满了佩服。他忍着笑,说道:“韩大人,既然您已经同意我们借用您的名义,能否再麻烦您亲自书写‘韩氏灶’三字,以作我们工房的镇房之宝?”

    “这个简单。”韩文心情极好,站起身走到桌案前,提起湖笔,饱蘸浓墨,在一张宣纸上写下了“韩氏灶”三个大字,周围的众人自然又是大惊小怪地称赞这几个字如何如何力透纸背、惊天地骇鬼神,就差说贴门上避邪、贴床头避那啥了……

    定下了大政方针之后,韩文下令戴奇负责具体cao办此事,苏昊则专注于勘井找水。苏昊等人向韩文和方孟缙鞠躬告辞,退出大堂。

    来到大堂外,戴奇打发吴达先回工房,自己把苏昊拉到一个僻静处,向苏昊深鞠一躬,说道:“苏师爷,这省柴灶之事,戴某些须功劳都不曾有,而苏师爷却在韩大人面前称这是小人与师爷一同研讨出来的,戴某感激不尽。”

    苏昊笑道:“老戴客气了,我早就说过,工房的差使,终归是你老戴的,这件事既然着落到工房来做,怎么能不挂你老戴的名字呢?”

    “师爷,我刚才算过了,如果这推广韩氏灶一事能够如我们所愿,在全县起码推广3万户,工房扣掉付给工匠的薪水,至少能够落下1500两银子。对于这些银子的分配,师爷可有何想法?”戴奇问道。

    行政垄断这种事情,能够带来的收益是非常可观的。戴奇作为工房书吏,对于这样的名堂可谓心知肚明,只是以往找不出这么好的项目来做而已。这个推广省柴灶的项目,能够为知县带来政绩,也能够让百姓得到实惠,在这个基础上还能给工房带来丰厚的收益,实在是一个三方得利的大好事。这件事的根本着落在苏昊身上,戴奇自然要先与苏昊谈一谈利益分配的问题。

    苏昊道:“老戴,我原来的想法,是每个灶要交两分的银子给县衙,现在听韩大人说起来,这两分也不必交了……”

    戴奇不等苏昊说完,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嘿嘿笑道:“师爷,这两分的银子,虽然不必交给县衙,但我们工房也不能扣下,你该明白这个意思?”

    “哦!”苏昊轻轻哦了一声,随后便自嘲地笑了。韩文说这些银子不必交给县衙了,但并没有说不必交给他自己。交给县衙的银子,是要入账的,而交给知县本人的银子,就不必入账了。明朝的官员薪俸低得令人发指,谁不得想办法弄点灰se收入?连戴奇这样的书吏都能够贪到钱,韩文哪有不从中拿回扣的道理?

    联想到此前韩文的笑容那样灿烂,估计是已经想到自己能够拿到这些银两了,倒是苏昊还蒙在鼓里,实在是迂腐之极。

    “老戴,此事我不擅长,就交给你办好了。”苏昊从善如流,马上把权力下放给了戴奇。

    戴奇道:“师爷,你还年轻,而且到县衙当差的时间短,这县衙里的规矩,你一时也不了解,所以此事还是我来办更为合适。不过,师爷放心,你待戴某一片真心,戴某也必定对师爷忠心不二。”

    “老戴,咱们是同僚,忠心不二这样的说法,就不必了。我只是希望,留在工房的那些钱,能够让大家都拿到。这个省柴灶的技术里,有吴达一份,我答应了每个灶给他分红一分,老戴你觉得合适否?”苏昊问道。

    “嗯……”戴奇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道:“师爷既然已经答应过了,戴某自然会照办。给吴达一分的分红,倒也应该,我只是担心其他衙役眼红,说师爷偏怛,这就反而对师爷的声誉不利了。”

    “你提醒得对。”苏昊说道,他头一天向吴达许诺每个灶可以提一分银子的红利,的确有些鲁莽了,他只想着如何收服吴达,却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想想看,每个灶工房总共拿到五分银子,两分交给韩文,一分给了吴达,其他人总共才拿两分,难免会有人心里不痛快的。

    不过,苏昊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能够给工房带来的,绝对不止是一个省柴灶的技术。对于其他的衙役,他还有更多的技术可以和他们分享,届时大家都能够从中获利。

    “老戴,这件事就先这样安排。等我勘井回来,自会给大家再找其他的挣钱机会,多的不敢说,一年给每个衙役弄百十两银子的外快,应当是轻轻松松的。而且,这些银子来路都是光明正大,韩大人知道了不但不会责怪,还会夸奖我们呢。”苏昊道。

    戴奇道:“戴某现在才知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苏师爷略施小技,就比我们这些粗人成天歪门邪道弄的钱多出数倍,戴某实在是佩服。师爷,这余下来的银子,我想一分为二,工房的衙役们分一半,师爷和小人分余下一半。这一半里,师爷拿六成,小的拿四成,师爷看合适否?”

    “咱们俩也五五分。”苏昊呵呵笑道,他花这么大的jing神想出这样一个挣钱的办法,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学雷锋做好事,自己落下一些银子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照戴奇的这个分配方案,如果两人五五分成,每人能够拿到150两银子,这也算是一笔巨款了。他脑子里还有其他的一些挣钱方法,如果每个方法都能给他带来150两的收入,不出多长时间,他也能够一名光荣的“千两户”了。

    戴奇又假意地再三推辞了半天,最后还是接受了与苏昊五五分成的方案,脸上溢满了笑意。对于推广省柴灶一事,他已是胸有成竹,韩文已经点了头,他便可以用县衙的名义来进行推广。戴奇已经想好了,全县百姓必须更换省柴灶,而且此事只能由工房来做,民间的泥水匠如果敢染指,他便会直接拿着县衙的信牌去抓人。

    至于这个项目的收益,戴奇算出来的结果,比苏昊要高出不少。他才不会像苏昊设想的那样,每个灶给工匠分五分银子的手工费,能够给到两分半的银子,就已经算是照顾苏昊的情绪了。照一个工匠一天垒10个灶计算,每个灶两分半的银子,一天也能挣到两钱半,一个月就是七八两银子,这样的活计,还愁没人愿意干?

    至于从用户那里收费,也有诸多猫腻可玩,比如说,要求材料必须由对方准备,对方如果准备不齐,则需要花一两分银子来从工房购买,这样一算,又能增加一些收入了。

    这些事情,戴奇并不打算对苏昊隐瞒,但也没打算现在就对苏昊讲。他准备等把钱挣来之后,再送到苏昊手里去,以示自己的忠心。他已经看出来了,苏昊是一个有能耐而且很大度的人,这样的人,戴奇是决心要依附的。

    “老戴,韩氏灶一事,就拜托你费心去cao办了。此事宜早不宜迟,具体该如何办,你比我更有经验,我就不罗索了。我现在就带人下乡去打井,有什么事,我们及时联络。”苏昊道。

    戴奇道:“师爷请放心,戴某必定把此事办好。师爷在乡下打井,千万保重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办,尽管差人回来告诉戴某,戴某一定一刻也不会耽搁。”

    “那就多谢老戴了。”

    “师爷多多保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