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22 安居

    作为投靠苏昊之后办的第一件事,陈观鱼自然是百倍用心。他让苏昊和陆秀儿找个茶馆先喝着茶,自己则飞跑着去打听谁家有合适的房子出租。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陈观鱼就乐呵呵地跑回来了,对苏昊说道:“苏公子真是有福之人,如有神助。我刚找人打听谁家有房出租,就听说一个在丰城做了好几年生意的徽商打算回家养老,想把房子卖掉,或者租出去。他那处房子是在南门边,临着东阁湖,风景极好,正合适公子这样的雅人。那房子我刚刚去看过了,三间两进的楼房,后面还有一个半亩大小的花园,公子可有意否?”

    “听起来挺不错的样子啊。”苏昊微笑道,“来,老陈,你辛苦了,先坐下喝口茶,说说这房子什么价钱。”

    陈观鱼对于苏昊的这种领导风范颇为受用,他点头称谢,喝了口茶,然后说道:“他这处房子,想卖500两,如果租的话,一年是10两。我跟他说了半天,他答应落2成的价钱,如果买的话,是400两,如果租,一年是8两。”

    “400两?”苏昊一时有些心动,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心里也是充满着买房的yu-望的。用后世的话来说,租来的房,能算是家吗?400两银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但他不过是见了知县一眼,就得了20两的赏银,未来如果把他的能耐充分施展出来,挣400两银子应当也不算是太难的事情?

    不过,明朝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这么贵的房子,还没法做按揭。苏昊既然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钱,那么就只能考虑租房这一条路了。

    “老陈,400两这个价钱倒不算贵,不过,我现在手头钱不太凑手,所以只能先考虑租下来。一年8两银子的租金,是一次付呢,还是按月付呢?”苏昊问道。

    陈观鱼道:“这个我倒是和那房主商量了一下,他说至少得半年一付。他打算回家养老了,还有几个子侄在周围几个县做生意,他们可以过来收租钱。”

    苏昊点了点头,看来,这个陈观鱼办这种事情还的确是挺称职的,他能够找到房源,还能和房主侃价,甚至于连支付方式这样的问题都考虑到了。未来再观察观察,如果此人的人品可靠的话,留在手边当个管家倒是挺不错的。

    “走,秀儿,看看咱们的新家去。”苏昊站起身来,往桌上扔了几个铜板,作为茶钱,然后便带上陆秀儿,跟着陈观鱼向着南门方向走去。

    丰城县城也不算太大,三个人走了大概五六分钟时间就来到了陈观鱼说的那处房子前。

    这是一处典型的江南民居,房子共有两层,砖木结构,墙刷得雪白,窗户是雕花的格子,屋檐高挑,看起来颇为壮观,苏昊一眼就看上这处房子了。

    房主是个富态的安徽老头,穿着宝蓝se的绸布衫裤,头上戴着逍遥巾,见到苏昊,他拱拱手施了个礼,说道:“可是这位公子要租老朽的房子?”

    没等苏昊说什么,陈观鱼先上前说道:“老黄,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苏公子,知县老爷已经聘他当工房师爷了,他也是有官身的人呢。”

    “哦,小民拜见官爷。”那黄老头假惺惺地做势要拜。苏昊赶紧把他拦住了,自己这个师爷还真算不上是什么官爷,让一个半大老头拜自己,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黄老客气了,学生不过是临时帮知县大人做点事罢了,岂敢自称官家。”苏昊说道。

    大家虚情假意地客气了一番,黄老头便领着苏昊等人进屋看房子了。这处房子正如陈观鱼所说,是三间两进的格局,楼下前面一进的明间是正间,两旁是卧室;后进的明间是客厅,两边也是卧室。在前后进之间,有一个天井。通往楼上的木楼梯很巧妙地布置在走廊边,大家倒也没有上楼去看,黄老头介绍说,楼上还有五间房子,可以安排给女眷们居住。

    从客厅再往后走,绕过一个影壁,有一个半亩多大的花园,花园里有一个小小的水池,岸边有假山石,四处种着花草树木。在这盛夏时节,花儿开得很艳,还有一股栉子花的甜香,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花园的围墙上有一个小门,走出去就到了湖边,景se也是非常不错的。

    “怎么样?”全部看完之后,苏昊对陆秀儿问道。

    陆秀儿把嘴凑到苏昊耳边,小声说道:“这房子真好……就是太贵了。”

    “呵呵,一年8两银子,真不算贵了。”苏昊也低声地向陆秀儿说道,他不太了解城里租房的一般行情,但以后世的经验来说,租一套五六百平米、带私家花园的房子,一年七八千块钱的租金,实在是便宜得很了。

    “怎么样,苏公子,这房子你还算满意?”陈观鱼笑呵呵地问道。

    苏昊点点头:“不错,老陈,多谢你了。”

    “只要苏公子满意就好。”陈观鱼高兴地说道。

    接下来,就是办各种手续,双方写下租房协议,各自签名画押,还要请牙行的人来做保、这些事情陈观鱼都熟门熟路,不用苏昊cao心。黄老头收下苏昊付出的4两银子之后,便把钥匙之类的东西都交给了苏昊,这幢房子从此就归苏昊使用了。

    黄老头在丰城还有其他的住处,这处房子因为要出租,所以屋子里的生活用品早已搬走了,只留了一些光溜溜的家具。黄老头离开后,陈观鱼便张罗着要去帮苏昊买ri常用品,被苏昊婉言谢绝了,这些事情,他是打算让陆秀儿去办的。

    “这房子真的就归咱们用了?太好了!”

    打发走陈观鱼之后,陆秀儿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察看着这套房子。她自己看不够,还非要拉着苏昊一起不可,于是苏昊只好陪着她楼上楼下来回遛了七八圈,只到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方才作罢。

    “我说秀儿,你能先去烧点水来喝吗?”苏昊坐在正屋的太师椅上,像个当家的大老爷一样对陆秀儿发号施令。

    “没有锅,怎么烧?”陆秀儿答道。

    “买去啊。”苏昊把兜里剩下的四两多银子和一些找零的铜钱都掏出来,搁在桌上,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管这个家了,这些钱起码要管咱们俩两个月的生活。”

    “我不会管钱。”陆秀儿把两只手背在身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哥,咱们什么时候让妈过来呀?”

    苏昊道:“怎么也得个把两个月,等这边稳定下来再说。家里那些田,起码也得收了这季才能佃出去,我估计妈要进城来住,还得过些ri子。明天我托个人给她带个口信回去,她如果想来,随时也就来了。”

    “妈一个人在家里,种得了这么多田吗?”陆秀儿道,“要不,我也回去,你一个人在这边就好了。”

    苏昊道:“家里的田肯定是要请别人种的,我跟小虎已经说好了,让他帮忙找些短工,妈在家就负责盯着那些短工就行了,累不着的。至于你,这段时间得在这帮我,最起码,家里得有人给我做饭?”

    “嗯……”陆秀儿想了想,似乎也的确是这么回事,这么大一套房子,总不能让苏昊一个人住在里面。

    讨论完毕之后,兄妹二人便出门采购各种生活用品去了,草席、夹被、锅碗瓢盆、喝水的杯子、扫地的苕帚,此外,还有柴米油盐等等。依着陆秀儿的想法,有些东西是家里有的,改天让苏小虎帮忙运过来即可。但苏昊觉得,反正也没多少钱的东西,也该换新的了。家里的被褥之类,都是不知用了多少年的,如今既然要建一个新家,当然就一并更换过来了。

    二人在街上转了一个下午,最后雇了小推车把买到的东西送回家,苏昊一算账,又花出去一两多银子。看着迅速瘪下去的钱袋子,苏昊长吁短叹:钱到用时方恨少啊,看来,自己确实得想办法去弄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