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21 收了个小弟

    陈观鱼打的是一手好算盘,他想到,自己现在的困境都是因苏昊而起,至少在全县打井的这段时间内,苏昊会是知县的红人,如果苏昊对自己有些什么怨念,自己的命运就会惨不堪言。此外,就算苏昊不与自己计较,郑chun可是已经给他戴了一个套子,随时随地都可以来勒索他。他如果不赶紧找个靠山,那么起码丰城这个地方他就别想再呆下去了。

    在这种情况下,躲避并不是什么好办法,最好的办法是以进为退,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自己放下面皮投奔苏昊,愿意给苏昊当狗腿子,那么,以苏昊宽厚的为人,必定不会跟自己为难。而且,有苏昊罩着,郑chun也无法再找他的麻烦了。陈观鱼对于官场的规则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师爷这个位子表面看来不是什么职务,但在县衙里的地位却是高于普通差吏的。

    再说,看苏昊能够带着妹妹下馆子,而且一点磕绊都没打,就请自己吃了一碗10文钱的面条,可以想见苏昊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投奔到苏昊的名下,至少混个温饱是不成问题的。至于说苏昊会不会收留自己,陈观鱼非常有把握,他相信自己身上有苏昊需要的东西,他是一定能够说服苏昊的。

    陈观鱼这个动作,把苏昊和陆秀儿都吓了一大跳。看着陈观鱼满脸虔诚的样子,苏昊抬抬手道:“陈先生,起来说话,地上凉……”

    陈观鱼呼噜一下就重新坐回凳子上去了,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松懈。他说道:“小道岂敢得苏师爷如此尊称,苏师爷称小道一句小鱼就罢了。”

    扑哧一声,陆秀儿在旁边捂着嘴笑开了。陈观鱼好歹也是奔四的岁数了,一脸的褶子和麻子,用苏昊的话说,像喀斯特地形似的,他在苏昊面前自称是“小鱼”,这实在是太恶搞了。

    “好,我就称你一声观鱼兄,不过,你也别一口一个师爷地称我,你叫我的名字即可。”苏昊说道,前世里他在单位上也是管过一帮人的,对于当领导并没有什么陌生感。陈观鱼既然愿意投奔,收不收留他且是两说,但至少苏昊不会觉得不自在。

    “叫我观鱼就好。”陈观鱼顺竿子往下爬,“至于苏公子这边,初晋师爷之位,如果下人口口声声称呼公子为师爷,也的确显得公子有些张狂。更何况,县衙里的正牌师爷是方师爷,公子自己用些谦称也是韬光养晦之道。”

    陈观鱼真不愧是个神棍,一下子就把称谓的问题上升到理论高度了。苏昊点点头,认同了陈观鱼的分析,然后问道:“观鱼……唉,算了,我还是称你老陈。老陈啊,你说愿意为我鞍前马后,那么你有什么能耐呢?”

    “我什么都会啊!”陈观鱼拍着胸脯说道,看到苏昊眼睛里透出的揶揄之se,他又连忙改口道:“呃……除了勘井位这事,有点拿不准之外。”

    “你以往都是干什么的?”苏昊换了个问法。

    陈观鱼急于要请苏昊收留,自然不会隐瞒什么,他掰着手指头向苏昊介绍道:“我会看风水,会算卦,懂得做法事,会炼丹,会画符,会做法事……”

    苏昊笑了:“观鱼老道,你会的这些,都是瞎忽悠。我下一步的差事是替知县去打井,你说你会的这些东西,与打井有关吗?”

    “当然有关!”陈观鱼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转头看了一圈,然后用手指着旁边墙上的一幅山水画,对苏昊说道:“苏公子请看,若使这图上有此两处均可打井出水,公子会选哪一处呢?”

    苏昊不解陈观鱼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说道:“两处都可以?”

    陈观鱼得意地笑道:“公子差矣,这两处对于公子而言,并无二致。但对于讲究风水的人来说,差别可就大了。前一处事关地脉,若使公子选择此处打井,必致村民抗拒。而这后一处,则是无关之处,在此打井并无妨碍。”

    “哦,原来如此。”苏昊听明白陈观鱼的意思了,心里不由得对陈观鱼生出了几分欣赏。

    在古代,人们是很讲究风水的,如果在别人的风水宝地上动土,往往会引发争议,甚至产生械斗都有可能。陈观鱼的意思,就是提醒苏昊,打井不光是要看地下有没有水,还要看看这个井位会不会触犯村民的风水。而看风水的这种事情,那就是陈观鱼所擅长的了。

    苏昊前世倒也学过一些风水术,不过是作为对古代文化的研究而学的,并不像陈观鱼所学这样实用。如此说来,陈观鱼对于苏昊来说,还真是有点用处的。

    看到苏昊理解了自己的意思,陈观鱼信心倍增,继续说道:“再问苏公子,如果你勘出的井位,都在地脉之上,打井必然招来村民的反对,你待如何应对?”

    苏昊干脆地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请观鱼兄指教。”

    “岂敢岂敢。”陈观鱼得意并不忘形,他说道:“依小道的愚见,打井是当今第一大事,断不可因为一些小事而荒废。如果合适的井位与村民心目中的风水宝地相冲撞,那就要有人去告诉村民们,其实这打井恰恰是有助于风水。”

    “哈哈,你的意思是说,编一套说辞去让村民们接受,是这个意思吗?”苏昊笑道,他是个智商极高的人,陈观鱼稍稍提点一下,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陈观鱼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反正风水之说,全在乎风水先生的两张嘴皮,只要能够说出点道理,村民们自然也就相信了。比如在风水宝地上打井,传统的观点是认为这会破坏风水,但你如果说有助于风水,别人没准还哭着喊着求你打井呢。

    像这种信口雌黄的事情,苏昊即便会做,也没兴趣去做,有那工夫,他还不如去研究一下地壳结构呢。如果陈观鱼老神棍能够干这样的事情,那么把他带在身边,倒是可以省下不少口舌之苦。下乡去工作,各种事情都可能遇到,有一个神棍在旁边帮着忽悠忽悠,对自己应当是非常有利的。

    “好,老陈,那咱们就这样定了,你就跟着我干。”苏昊大手一挥,便把陈观鱼收到麾下了。他这个新晋的工房师爷虽然只是一个临时工,但也需要有自己的班底,没有几个踏实帮自己干活的小弟,一个光杆司令到下面去是会被人踩死的。

    “谢公子收留。”陈观鱼喜形于se。

    苏昊道:“老陈,这样,你的事情,我明天去向知县说一声,在折桂乡的事情,充其量算是无心之过,就不必追究了。郑chun那边,我也会打个招呼,他不敢动你的。”

    “多谢公子。”陈观鱼一块石头落了地,顿觉自己的决策是无比英明。

    “未来一段时间,你就跟着我到各乡去办差。勘测井位的事情,我自会去办,乡里涉及到百姓的事情,你多多留意,把各种苗头扑灭在萌芽状态,明白吗?”

    “小道明白。”

    “这有2钱银子,你先拿着用,以后给你的薪水多少,看你的能耐而定,你看如何。”

    “小道不敢和公子谈价钱,只要有口饭吃就足够了。”

    “嗯,这些事就以后再说。对了,老陈,你在县城可有住处?”

    “有,小道平常住在西门的清都观,那里的观主是先师的朋友,所以在观里给小道留了一个房间。”

    “嗯,好。我要等明天到县衙和方师爷以及工房的吏役们谈过之后,才能定下下一步的安排。事情定下来之后,我会叫人到清都观去找你。”

    “明白。”陈观鱼点头称唯,听苏昊说完了,他才反过来问道:“公子在县城里,可安排好了住处?”

    苏昊道:“还没有呢,我打算吃完饭以后,和我妹妹一起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出租宅院的。”

    “哈哈,公子这又用得着小道了,要论在这丰城县城里的事情,小道可是全都清楚。公子要租房,小道尽可帮你找到,保证又干净、又阔气,价钱还便宜。”陈观鱼夸下了海口。

    苏昊哑然失笑,他和陆秀儿都是乡下人,对这城里的事情还真是搞不清楚,如果贸然去租房子,没准就被人坑了。有了陈观鱼这样一个成天在市面上混生活的神棍,这事还真的简单了许多。

    “那就拜托老陈了。”苏昊向陈观鱼拱了拱手,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