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17 安顿

    苏昊没有回答陆秀儿的问题,他转头对苏小虎说道:“小虎,你先回去,告诉我妈,就说我接了知县大人交代的差使,要在县城里呆几天。具体的事情,等闲下来,我再回去跟她说。”

    “秀儿也跟你留在县城吗?”苏小虎问道。

    苏昊道:“是的,知县大人交代的事情,我一个人办不了,需要秀儿帮我一块办,所以她也不回去。”

    “啊?我哪会办什么事情啊!”陆秀儿听说居然还有自己的事情,先着急了。

    苏昊瞪了她一眼,说道:“一会我再跟你说,你吵什么吵。”

    “哼,就知道欺负人!”陆秀儿小声地嘀咕着,却也真的不敢多嘴了。

    在以往,苏昊与陆秀儿之间很少有什么交集,自然也不会发生什么争执。苏昊是个书呆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陆秀儿看不惯的时候,便会刺他几句,而苏昊往往也就闷声认了,因为他根本就吵不过这个妹妹。

    但现在这个苏昊穿越过来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陆秀儿发现,从前唯唯诺诺的哥哥,突然变得霸气侧漏了。他非但敢于与官差吵架乃至动手,甚至在知县面前都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让陆秀儿感觉需要仰视才行了。

    正因为此,当苏昊瞪起眼睛的时候,陆秀儿本能地害怕了。她当然不是怕这个哥哥会打骂自己,而是折服于他的威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不怒自威的感觉。

    “小虎,这是10两银子,你替我带给我妈,就说是知县大人赏我的。还有,你告诉她,田里的活计请几个短工来帮忙就好了,我现在已经有了差事,她不用再去种田挣钱了。”苏昊说道。

    “昊哥,你有差事了?”苏小虎欣喜地问道,在村民们眼中,能够在县衙拥有一个差事,是非常风光的事情,这就意味着苏昊从此成为官差了。

    苏昊点点头道:“知县大人委任我负责打井的事情,这个事我回头再细说。”

    “我知道,我知道。”苏小虎连声称道,“昊哥,你放心,银两和你这些话,我都会给你带到。”

    苏昊又掏出一块七八钱重的银子,递到苏小虎手里,说道:“小虎,这点银子是给你的,首先是感谢你赶车送我进城,其次就是拜托你,这些天替我照顾一下我妈。等我忙完这边的事,回村之后,再重重地谢你。”

    “这我可不能要。”苏小虎像是觉得银子烫手一样,涨红了脸推辞道,“你妈也是我婶子,我照顾她是应该的,哪敢拿你昊哥这么多银子。”

    “给你你就拿着。”苏昊硬是把银子塞到了苏小虎的手里,“你如果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当是我赏给你的。我现在是官差了,赏块银子给你,也是可以的?”

    苏小虎从前就比较佩服苏昊,一直是把自己放在苏昊的小弟这个位置上的。苏昊说这些银子是赏给他的,他不但没有一丝受到侮辱的感觉,反而还有一些激动。他推辞再三,最后终于怯生生地收下了银子,拍着胸脯说道:“昊哥,你放心,婶子那边有什么事,我全都包下来了。你在县城如果要用人,托人捎个信,我马上就来帮你。”

    苏昊呵呵笑着,拍了拍苏小虎的肩膀,说道:“会的,小虎,等我混出点名堂,一定把你从乡下带出来,也当个城里人。”

    交代完这些,苏昊又到旁边的熟食店买了些熟肉、馒头之类,交给苏小虎,说明其中一些是给苏小虎在路上吃的,另外一些是让苏小虎带回去给杨根娣吃的。苏昊现在兜里有钱了,自然不能再让母亲天天只喝点稀粥。他琢磨着,眼下先暂时这样安顿一下,未来等自己在县城站住脚了,一定要把母亲和陆秀儿都迁到城里来住,至于乡下那几亩田,就租出去,一年收几石租子就行了。

    送走苏小虎,苏昊才笑嘻嘻地回过头和陆秀儿说话。陆秀儿刚才被苏昊瞪了一眼,吓得不敢吭声,这会见苏昊来找自己说话,有意要还苏昊一个脸se。不过,她的这些小心眼在苏昊面前完全没有作用,苏昊掏出几块银子在手上抛了抛,陆秀儿的眼睛就瞪圆了,迫不及待地向苏昊询问银子的来历,全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和苏昊赌气呢。

    “哥,你怎么还有银子啊!”

    “这都是知县大人赏的啊。”苏昊笑着说道。

    “知县大人赏的银子,你不是让小虎带回去给妈了吗?”陆秀儿问道。

    苏昊道:“知县大人赏了我20两,我拿了10两让小虎带回去给妈,又给了小虎不到1两,还剩下9两,你看,都在这呢。”

    “这么多银子啊!”陆秀儿拿着几块碎银子,颇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家里从来也没有存过5两以上的银子,而且这些银子一向都是被杨根娣藏得严严实实的,只在苏昊要进城求学的时候,杨根娣才会从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点碎银子来,给苏昊作为盘缠。至于陆秀儿,经手的钱最多也就是几十文,哪有一下子看到9两银子的时候。

    “走,哥带你吃好吃的去。”苏昊兜里装着银子,底气也就足了。有人拿后世的物价对比过,认为明朝时候的一两银子,相当于后世的1000块钱左右。也就是说,现在苏昊兜里装着整整9000块钱,在这样一个小县城里,有这样一笔钱可足够挥霍一阵子了。尤其是,此前的苏昊几乎是个穷光蛋,穷人乍富的感觉,从来都是十分美好的。

    “哥,你刚才说要我留下来帮你做事,是做什么事啊?”陆秀儿关心起刚才的问题来了。

    苏昊道:“你不是说想吃南头巷的炒粉吗?我们现在就去吃。”

    “你说的,不会就是这件事?”陆秀儿愕然了。

    苏昊笑道:“不是这件事,还能是什么事?除了吃东西,你还能帮我什么?”

    “你坏死了!坏死了!”陆秀儿抡起小粉拳,捶打着苏昊,在她的心里,可是一点恼火的意思都没有,相反,她是在用这种方法,发泄内心的那种幸福感觉。

    兄妹俩亲亲热热地沿着东门大街向前走,正午的阳光**辣地照着,但两个人都没有感觉到酷热,他们全都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之中。

    苏昊把刚才与韩文的交谈,简单地向陆秀儿做了一个介绍。陆秀儿听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但至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哥哥已经成为一名官差了,而且是官很大的那种官差,连在村里打井的那个郑典吏,以后都要服哥哥的管了。

    除了升官之外,哥哥还能够挣钱了。知县赏的20两银子只是一部分,哥哥未来每个月还有2石米的薪俸,按照市价,2石米相当于1两多银子,一年下来就有十几两,和他们全家一年种田的收入也差不多少了。

    照哥哥的说法,在县衙当差,就得住在县城里,所以,今天他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要租一套房子。租房子,以及租下房子之后的收拾,都不是苏昊擅长的事情,这就需要陆秀儿来参谋和cao作了,苏昊说留下陆秀儿有事要做,其实指的正是这件事。

    “哥,你租了房子,是不是我和妈平时也可以过来住了?”陆秀儿憧憬地问道。

    苏昊道:“不是平时过来住,而是你们要彻底从乡下搬出来,住到城里来。所以,我们要租的房子一定要大,最好是带院子。”

    “啊?还要租带院子的房子啊?”陆秀儿吃惊道,“那不是和里长家里的房子一样了吗?”

    在龙口村,只有里长苏仲住的是带院子的房子,院子里有正房、厢房之分。其他村民都只有一座du li的房子,充其量就是在房子前面拿树枝或者竹子圈一小块地,这肯定不能算是院子的。

    听说自己家也能住上带院子的房子,陆秀儿快乐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们租一个有三间房的院子,你一间,我一间,妈一间,你看行吗?”陆秀儿提议道,她小时候是和苏昊住一个房子,长大之后,不方便和苏昊住一块了,便搬去和杨根娣住一个房间。她的梦想之一,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还想把房间布置得像知县家小姐的绣楼那样——只需要有绣楼的一成那么好就足够了。

    “看看再说。”苏昊说道,“也许不止三间房,我们得有客厅,有书房,还要有客房,万一你爸妈想来城里住两天怎么办?”

    “那会不会要花很多钱啊?”陆秀儿被苏昊描述的美好前景打动了,她情不自禁地挽住了苏昊的胳膊,怯怯地问道。

    (求推荐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