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地师

012 丰城县城

    女孩子出门之前的梳洗打扮,从来都是没有任何效率可言的。陆秀儿虽然既没有什么化妆品,也没有整衣橱的漂亮衣服,仅仅是换了一件看起来略微新一点的花衣,也足足耗了一刻钟的时间。<和李兴早已等得苦着脸说道。

    “二位官差,实在不好意思,既然是知县大人召见,我总得沐浴更衣,显得郑重一些,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见谅,见谅。”苏昊满嘴跑火车,其实他刚才只是洗了一个脸而已,余下的时间,就坐在那边喝茶边等陆秀儿打扮了。

    沐浴更衣,你就扯!李兴在心里骂道,你连头发都没湿,莫非是干洗?<看着喜气洋洋的陆秀儿,诧异地问道。前几天祭龙王的时候,郑chun和陆秀儿发生过冲突,所以他认得陆秀儿是苏昊的妹妹。看陆秀儿这个样子,似乎是要和苏昊一起出门的意思,这就由不得他不多问一句了。

    “我妹妹,我带她一块进城去。”苏昊说道。<无语了,面对如此牛气的秀才,他只能妥协。

    从折桂乡到县城,有十几里路,以苏昊的体质,走到县城估计就得到天黑了。里长苏仲专门给安排了一辆牛车,让苏昊等人坐着车进城去。被苏仲派来赶车的,是苏昊家的邻居苏小虎,他比苏昊小一岁,长得五大三粗,平ri里与苏昊一家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

    牛车顺着乡间的土路迤逦而行,苏小虎坐在前排赶车,苏昊和陆秀儿肩并着肩,坐在牛车的中间。在他们身后,郑chun和李兴背对着他们,脸向后坐在车尾。

    一车人中,最兴奋的,莫过于陆秀儿了。在她15岁的生涯中,到县城去的次数用一个巴掌就能够数得过来,如今能够坐着牛车去县城,在她看来,这简直比过年还让人高兴。

    “哥,你刚才跟妈说,让我提醒你什么,你是要我怎么提醒你啊?”陆秀儿小声地对苏昊问道。

    前后都是人,陆秀儿不好意思让别人听到她说的话,只能把嘴凑到苏昊的耳朵,小声嘀咕。牛车颠簸间,陆秀儿的嘴唇时不时碰到苏昊的耳朵上,她自己倒是毫无感觉,苏昊只觉得心旌摇荡。

    陆秀儿在名份上是苏家的养女,用江西方言来说,是从小“拨”到苏家去养的女孩子。在江南农村,很流行这种领养女孩子的做法,这些女孩子长大之后,往往是直接许配给养父母家里的哥哥,所以实际上就是童养媳了。

    养一个童养媳,对于男女双方家庭都是有好处的。对于女孩子的娘家来说,可以减轻家里的人口负担,尤其是那种家里女孩子特别多的人家,更是愿意把女孩送给别人家去养。对于领养女孩的人家来说,可以提前为儿子定下一个媳妇,省下一笔不菲的聘礼,也是十分合算的。而且从小在身边养大的女孩子,未来与婆婆的关系也会更加融洽一些,至少不会三天两头把婆家的东西偷偷拿回自己娘家去了。

    陆秀儿被“拨”到苏昊家来的时候,只是刚满周岁,那时候苏昊也只有3岁,他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颇有些两小无猜的意思。小时候两个人一起玩耍,睡觉也是在同一个床上,这种肌肤相亲的事情,根本就算不上啥。这几年两个人都长大了,自然是分开睡了,但在陆秀儿心里,还真没有什么男女大防的观念。

    苏昊的情况就不同了,从前那个书呆子也许察觉不到什么,但如今这个苏昊可是拥有着一个后世的灵魂的。想想看,一个15岁、青chun勃发的女孩子偎依在你身旁,凑在你耳边窃窃私语,柔软的嘴唇时不时轻轻地碰碰你的脸颊,这是何其香艳的感觉啊。

    “我不这样说,妈能让你去吗?”苏昊忍住了伸手去揽陆秀儿的纤腰的念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道。

    “哈,原来你是骗妈的?”陆秀儿心里有种释然的感觉,她最担心的,就是此去县城还要承担什么重大的任务,而这个任务又是她完全无法完成的。现在看来,哥哥根本就没指望她做什么。

    苏昊道:“我只是想带你去见见世面罢了,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知县啊?”

    “你见过?”陆秀儿不服气地问道。

    苏昊道:“我当然见过,童子试的时候,知县是考官呢。”

    “知县是不是很凶啊?”陆秀儿问道。

    苏昊使劲地想了想,脑子里对于知县的印象,除了两根帽翅之外,似乎什么也没剩下。当年那个秀才苏昊根本就是一个宅男,在知县面前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哪里敢盯着知县仔细端详。不过,这话他是不会说给陆秀儿听的,他只是笑笑,说道:“知县也是人,肯定有时候凶,有时候也挺和善的。”

    “哥,我也要去见知县吗?”陆秀儿胆怯地问道。

    “当然,要不你跟我去干什么?”苏昊反问道。

    “我不敢。”陆秀儿用几乎微弱得听不清的声音说道,“哥,知县又没说要见我,我和小虎在外面等你就好了。”

    “到时候再说。”苏昊摆摆手道,其实他也没打算带陆秀儿去见知县,他让陆秀儿跟着一起去县城,只是想带这个可怜的乡下丫头去放松一下而已。

    一路说说笑笑,半上午时分,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县城。苏昊的记忆里只有一些县城的影子,来到县城,才逐渐让这些影子清晰起来了。

    丰城县城位于赣江南岸,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大城门,以及折桂门、广丰门、登仙门、高升门、望仙门和小东门等6个小门。从东门至西门,是一条宽阔的主街,一路上有方岳坊、傅胪坊、进士坊、忠义坊等十几座牌坊。与主街垂直的,是若干条小巷,依据巷子里住的人家以及相关的典故,分别叫作蓝家巷、曹家巷、智林巷、太平巷、城堭巷等等。

    县城里水网密布,水面稍稍展开的地方,便被称为一个小湖泊,有诸如鄢家湖、曾家湖、南禅湖、沙湖、连湖等等。沿着湖边,是一座座青砖绿瓦的民宅。丰城在江西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富裕地方,素有金丰城、银鄱阳之称,县城里的百姓家境殷实,住的房子也格外讲究。

    丰城县衙位于县城正北,县衙前面有一个小湖,中间架着一座小石桥,把小湖分成两半,称为两个蟹眼,不知有什么掌故。过了石桥,是一片空地,然后便是县衙的大门了。几个衙役拄着水火无情棍,站在门口,颇有些威风的样子。

    “这就是知县衙门啊!”陆秀儿看着威武霸气的县衙大门,吃惊地捂着嘴,对苏昊问道。

    “你不是来过县城吗?”苏昊问道。

    陆秀儿道:“我还是前几年跟村里的大人来的,他们不让我乱跑,我就记得在一个叫南头巷的地方吃过一碗炒粉,可好吃了。”

    “呵呵,一会我再带你去吃,让你找回童年的回忆。”苏昊乐呵呵地说道。

    “妈只给了我们50文钱……”陆秀儿小声地提醒道。

    “放心,跟着哥,有肉吃。”苏昊牛哄哄地拍着胸脯许诺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