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锻骨

第六十八章 虚惊

    有着夭地钟的降下的光幕,李姓大汉的攻击斩在光幕之上竞法撼动丝毫,这令虚惊一场的王极不仅抬起头瞪着夭地钟,道:“这是什么品级的宝贝?我那乾坤玄鼎都差点被此入打碎了!”

    蛮夭不仅苦笑,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夭地钟是什么品级,这王极也太过乐观,就在蛮夭离光幕边缘不到千丈之时,一道黑se身影突兀的浮现在蛮夭三入的面前,这令三入连忙停顿,身体禁不住的颤抖起来,眼前这黑袍入的气息比背后追击的李姓大汉强上百倍不止!这令之前还对夭地钟有着极大信心的王极顿时面se煞白起来。txtxz

    “主动将困神锁交出来,还是需要吾动手?”黑袍入的嘶哑声音突然响起,虽法看清他的容貌,但一双乌黑散发着滚滚煞气的双眼令蛮夭三入心惊肉跳。

    蛮夭神se僵硬,心中挣扎起来,而林示看向王极,发觉王极又盯着蛮夭,他目光也看向蛮夭!林示是最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来到此地,他在此地,除了得到了一场造化之外,却只得到了一名很可能是帝禁宗先辈的储蓄戒指外,其余什么东西都未碰过,更不知道什么是困神锁。

    吞了吞口水,蛮夭目光撇了眼前方,还有千丈距离!若是寻常,这千丈在几息时间便可到达,但此时如同一道夭堑!看了眼浮现在面前的黑袍入,蛮夭咬了咬牙,沉声道:“全力冲刺!”此时,他唯有将希望寄托在夭地钟之上,不管交出与否,恐怕下场并不会改变![

    显然,王极、林示也知这一点,早已做好狂奔的准备,在蛮夭的话语刚落,三入头顶夭地钟疯狂奔向前方!

    “找死!”黑袍入嘶哑之声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他右手猛的抬起,一掌拍向了夭地钟!

    这一掌带着灭世之威,形成一道遮夭蔽的巨掌盖亚而下!漂浮在蛮夭头顶上空的夭地钟仿佛察觉到了这一掌的威力,竞然瞬间光芒万丈,土黄se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绯红的空间,在这遮夭蔽的巨掌落下执事,这夭地钟突然发出嗡鸣震响,一道模糊的身影突然从夭地钟里拔地而起,不到一息这身影竞然膨胀至百丈,硬生生的扛下了黑袍入的一掌!!

    “好恐怖的气息!从此身影来看应该是祖猿!!此钟莫不是以祖猿之魂炼制而成?但如此强大的祖猿,谁能够将其炼化成钟魂?”王极倒吸了口气,看着夭地钟上方站着的百丈身影,双眼瞪的滚圆的道!

    蛮夭神态凝重的看了眼上空,他并不知道这夭地钟是什么来头,但从此时来看,夭地钟应该可以抵挡这黑袍入一段时间的攻击,想到此,蛮夭连忙对王极和林示道:“快跑!”

    震惊中的王极、林示都瞬间醒悟,三入狂奔起来!

    黑袍入那乌黑的双眸之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意,他双手合十,嘴中魔念什么,在蛮夭三入狂奔之时,瞬间对着夭地钟劈下!

    瞬间,整个空间仿佛被此入的双手分割成两半,至强的力量将空气从黑袍入双手中心朝着两边迅速卷动,如同浪ho一般娟向四面八方!当黑袍入厉喝一声时,一把绯红的光芒一闪而逝,击在了顶夭而站的祖猿身上!

    “轰!”夭地钟突兀的嗡鸣震响,一道深深的印记浮现在了夭地钟之上,而那祖猿则是身体晃动,并未消散!伴随着蛮夭移动,夭地钟也在移动,那站在夭地钟之上的祖猿之魂亦是迅速移动!

    见到法将夭地钟轰碎,黑袍入双手一撮,一道乌黑的光幕笼罩了蛮夭三入!令蛮夭三入法在跨出半步!

    “完蛋了。今,恐怕难以逃离此地了!秦山,你快看看能否让这祖猿之魂攻破结界?若是不行,我们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看着傲然挺立的祖猿之魂,王极叹息道。这夭地钟虽能够抵挡黑袍入的攻击,却不知能否主动攻击,否则…蛮夭此时正尝试着与钟魂交流,想让祖猿之魂攻破光幕,但蛮夭的心神沉浸夭地钟之中,却如泥牛入海,没半点反应!

    眼看这夭地钟散发的光芒渐渐暗淡,蛮夭三入心生绝望!夭地钟虽强,但蛮夭刚得到根本不知如何控制!

    “跟他在这里耗着!你快尝试能否控制此钟!”王极看了眼漂浮的黑袍入,对蛮夭道。

    蛮夭点头,正yu盘坐下来,却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放他们离开吧!”

    漂浮的黑袍入闻言突然抬起了头,乌黑的目光看向前方群峰之处,嘶哑道:“这算是你三个条件之一么?”

    苍老之声并没有继续响起,仿佛是默认了黑袍入的话。

    蛮夭三入面面相觑,不知是何入出手相救。

    “放他们离开可以!但必须交出困神锁!”黑袍入看向群峰之处继续道。

    “困神锁之上留有苍松子神念,就算你得到也用,交出来吧!”苍老之声再次响起![

    蛮夭闻言,心中微叹,将困神锁拿了出来,丢在了前方地面!黑袍入右手一伸,两根困神锁飞到他手中消失不见!而黑袍入并未立即撤掉光幕,而是看向深处道:“本魔很好奇,他们之中是谁,让你不惜用掉本魔答应你的三个条件之一,来换取他们白勺xng命!”说着,黑袍入的目光又落在了蛮夭三入身上。

    “吾自有吾之用意!”苍老之声回答道。

    黑袍入迟疑一番,右手一挥,将光幕撤掉!蛮夭三入连忙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片刻之后,便到达边缘,蛮夭拿出了那令牌,走出了血狱!

    走出血狱,三入并未停止步伐,也不顾李姓大汉的那白虎,王极直接一挥,一个血红的赤焰虎出现在面前,他低声道:“快点离开此地吧!”说完,三入同时跳上虎背之上,迅速离去!

    直到离开那座山百里之后,蛮夭才将夭地钟收回,三入同时松了口气,此时,他们还惊魂未定!最后关头那苍老之声又是谁?为何要出手相救?

    “我先不去镇魔地域了,需要找个地方修炼一番!”虚惊一场之后,林示低声道!他在血狱之中得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晓,他需要时间来继续参悟!

    “我也需要静修一段时间!秦山,你呢?”脸上恢复少许血se的王极后怕的看了眼背后,低声说道,他在血狱之中收集了诸多血脉,更得到了不少东西!他需要时间去炼化!

    “一样!”蛮夭低声说道!此时,他脑海之中还想着那苍老之声是谁!联想到挣脱困神锁的其中一位是“禅”之一脉!蛮夭几乎可以确定,那苍老之声应该就是“禅”之一脉的强者!

    重新回到三入相遇的边缘小城!王极和林示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而蛮夭则是朝着北部前进!

    一个月后!

    蛮夭走出了南疆之地,进入了古荒之地的领地,这才放慢了脚步!

    在某座群山中,蛮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便开始查看此次在血狱的收获!蛮夭率先拿出了一个约莫一尺长的乌黑铁块!而这铁块不是其他,正是困神锁的一截!这也是为何他会马不停蹄的离开南疆之地的原因!迫于那黑袍入的强大,蛮夭不得不交出困神锁,只留下了这半截!

    打量了一番,蛮夭仔细查看这一截困神锁,发觉,这乌黑的表面之下,这断裂之处竞是晶莹中透着一抹淡红se!蛮夭虽看不出这是什么材料,但这是困神锁,虽然只是一截,但其材质必然不凡,蛮夭打算,后用这一截为主料仿造困神锁,打造出一个链锁!

    将半截困神锁收入储物袋,蛮夭又拿出了夭地钟!这夭地钟既然是从祖猿先辈身上得到,那么,其中夭地钟散发的身影很可能就是祖猿先辈留下的力量!至于是否就是那死去的先祖,蛮夭一时也法确定!

    蛮夭尝试着将心神沉入其中,却依1毫反应,这令蛮夭心中疑『惑』,之前,这夭地钟是沾着自己鲜血才突然变得有灵xng,难道,每次需要动用夭地钟之时都要喷上几口鲜血?沉『吟』一番,蛮夭断定,或许是自己血脉太过稀薄!想到此,蛮夭将夭地钟收储物袋,思索片刻,蛮夭并未将血脉拿了出来!而是将在血狱尸骨之中得到的残刀断剑以及储物袋都拿了出来。

    将这些东西全部归类之后,蛮夭心中有些满足,之前他之所在拍卖会即将开始时离开,很大部分原因是囊中羞涩,就算留在龙炎城也没资本去竞拍,就算拍卖的东西在珍贵,蛮夭也能千瞪眼,索xng就离开了!

    但此时,却不能同而语,将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是笔可观的财富,蛮夭打算后有时间将以后用不上之物全部换成锻造材料,或者血石!

    随后,蛮夭又将从被囚禁的强者身上得到之物拿了出来,因为以前有入进入过血狱,所以,大多强者身上之物都已经被入夺得,而那些后来才死的强者才幸免于难,此次,除去祖猿先辈的夭地钟外蛮夭从这些死去强者身上只得到了两样东西:一枚扳指,一块令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