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锻骨

第十章 醉酒

    “别…别听你吴…吴师兄瞎说…你…吴师兄才是人不可貌相…他…上次与三位…内门弟子夹击…虽然…打不赢…但遭受…三人攻击整整一个…个时辰,但第二天…又生…龙活虎了!”王星辰听到乌龙的话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连忙断断续续的道,哪里还有之前的萎缩模样?

    因为头痛的力量,他狠狠的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下,但越摇他就越头晕,不仅连续打了几个酒嗝。

    “你…你们两个别…别在这里吹…吹嘘了,在…在天罡老…老大面前…我…我们算什么!”李鸿听闻到,红着脸,瞪着眼说道。

    “是…是啊…蛮…蛮师弟,你天…师兄…才…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他…他与古…古宗第…一峰的绝顶天才…青玄…一战,却…是两败俱伤…但…但你要知道…这…这青玄被誉为妖孽…虽…虽然没胜…但也…打的那青…玄重创…最…最后硬是…不敢…不敢对…其他人…提起。”昊腾也忍不住的说道。

    蛮天头晕目眩,只感觉大地在转动,眼中冒着金星,他对于几人所说也并没有放心理!醉酒的他不仅把手搭在天罡的肩膀,猛的拉了过来,断断续续的傻笑道:“古…古宗其他…弟子…皆…皆看不起我…是分…宗弟子…但…但我……”蛮天扯了半天,都未说完,而天罡则是为蛮天义愤填膺的道:“看…看…不起我…我兄弟,就…就是看…看不起我…天罡。谁…敢…看不起你…就算青…青玄我…也要干翻了他!”

    “对…对!谁敢…看不起…蛮师弟…,我…我不顾拙峰…规矩,也要…打的他们…满地找牙!”王星辰满脸愤怒道,面红耳赤的他却是显得怒火冲天。

    ………

    几人三言两语,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又说要干翻看不起蛮天的人又是说要直接灭了他们,虽然是醉了,但蛮天听着几人的话,心中无比的感动,他也道:“还…还没来拙峰…我就…我就听说他们…看不起…你们…他…他们敢看不起你…你们就是看不起…我,我要像打王…王煦一…一样用…用…………打的他…站不起来!”

    “王…王煦?那…君剑峰的…王…王煦?”昊腾昏昏沉沉的摇了摇头,又道:“哈哈…蛮师弟…又为拙峰长脸了…来来来…我们敬蛮…蛮师弟一杯。!

    几人又开始了狂饮,这期间,六人谈论甚欢,醉酒之下,这六人把各自的家族…小时候的糗事,此时,王星辰都神秘兮兮的告诉道:“今个儿,我…我高兴,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在蛮天五人望着他倾听之时,这王星辰“嘿嘿”一笑,那粗狂却刚猛的脸孔之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他摸了摸通红的鼻子,又抿了一口美酒,道:“听…听过,南蛮…四大美女之一的…柳嫣然吗?”

    “听…听过,当…当然听过…雷霆宗的柳…柳嫣然。”李鸿连忙随声道,猛的,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瞪着王星辰,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不是…上…上了柳…柳…柳嫣然!”

    “嘿嘿…她…她倒没…没有,但…但她…她师妹,却…却…嘿嘿”王星辰嘿嘿直笑没有说下去。

    其余几人皆是瞪着王星辰一个个说不出话来,半饷之后,吴龙道:“你…你…那…那……”

    吴龙的话还未说完,一声怒吼突然从后方传来:“拙峰蛮天何在!!重创我君剑峰内门王煦,出来受死!”

    几人愣了一下,却又把头凑到王星辰面前,望着吴龙,期待着吴龙的问题,但这时又一声叫嚣之声响起:“今ri,就算将拙峰翻了都要找出蛮天!!”

    “那…”吴龙憋足了气,刚吐出一个字,又被打断,顿时,火冒三丈,他直接一拍石桌,瞬间,石桌化作了粉碎,吴龙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横眉怒目的看向后方,大吼道:“都…都给…给我滚!在…在不滚,我…我杀了那…王煦。”

    十位君剑峰弟子满脸yin沉的走来,看着全部东倒西歪站起来的六人,其中一名弟子直接指向昏昏沉沉与天罡勾肩搭背的蛮天,厉声喝道:“师兄,他就是蛮天!”

    “受死!”一名黑衣大汉双目爆she杀机,虎步长迈,带着一股劲风袭向蛮天!

    “你…你…你想干什么?这…这里是…拙…拙峰,你…你…想把我们…都杀了?”天罡双眉倒竖,瞪着这名大汉大声道!他原本是想说,你想要蛮天死,就是想让我们死,可醉的厉害的他直接吐出,这句话来!若是寻常,天罡说出这句话威严十足,但此时的醉醺醺的却是显得滑稽。

    “几个愚蠢之辈,杀了你们又如何?”这大汉冷声道,此人脸孔之上浮现血纹,却是步入了血象之境,浑身青铜光芒爆发,一头猛兽浮现在其光芒之中,澎湃的力量袭来!

    王星辰瞪着眼看着这大汉,身体歪了一下,打了个酒歌道:“他峰…弟子…打…打上门来,按…按拙…拙峰…规…规矩,该…该如何?”

    “打…打…打打打啊!!”吴龙低吼一声,便摇摇晃晃的走向黑衣大汉。

    “砰!”黑衣大汉一拳轰在了吴龙的胸膛,吴龙瞬间倒飞开来,撞击在背后的建筑的墙壁之上,震的建筑直恍。

    蛮天见此,顿时急了,他松开天罡的肩膀,想朝着这黑衣大汉攻去,但头脑已经不清醒的他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稳!看到蛮天要去,天罡一把抓住了蛮天,道:“别…别担心!你…你吴师兄在…在享受呢。”

    “一群就知道喝酒买醉之人,真的是浪费古宗的资源,这样的人应该逐出古宗!”

    “这像什么话?堂堂古宗竟有这般弟子,整ri饮酒作乐,当真是古宗耻辱。”

    “这样就算了,这几人三番几次跑出拙峰,借着酒意侮辱其他峰弟子,最后被打的落荒而逃,这样的败类该斩!”其余几名弟子随声道,他们早就对拙峰不满,而寻常,天罡几人皆是大醉之后跑去其他峰闹事,几次都被“打回”拙峰,令诸多弟子厌恶。

    这黑衣大汉冷笑的看着醉醺醺的蛮天,眼中有着一丝鄙夷,他道:“若非你重创王煦,杀你,我都觉得脏了我的手!但你既然重创他,那么,受死!”说完,身体迅速移动。

    “哎哟,我…我,好…好痛啊!”这时,一声哀嚎之声响起!倒在墙下的吴龙站了起来,抚摸着胸口,满脸痛苦的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