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锻骨

第四章 气流?

    随后的ri子,蛮天依旧每ri沉入打造,沉入自身的骨骼之中,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就连数次蛮公出现在他的背后,他都不知晓。

    兽皮之上的文字有限,只为蛮天开了一道虚无缥缈的门,能否踏入这个门感受到骨骼之中气流皆看蛮天自身的悟xing。

    在一次一次的挥舞铁锤,蛮天那枯瘦如柴的身体渐渐吃不消,但蛮天并未因此而停顿丝毫,他想挖掘骨骼的极限,或许骨骼力量进入了极限之后,他才有可能感受到兽皮之上所言的气流。

    蛮天不知道挥出了多少锤,他只感觉右手渐渐麻木,背部酸痛,双腿开始发抖,长时间的消耗体力令他已经无法吃得消,他依旧没有感受到骨骼之中的气流,他感受到了骨骼已经要进入了极限了,他感觉右手的铁锤仿佛成了千万斤重,随时要挣脱他的手。

    几乎是皮包骨的他,支配每一个动作的力量皆是来自骨骼。

    “骨骼气流!我不信感受不到你!”蛮天低吼,他奋力的挥舞着铁锤,绕算此时骨骼已经升不出任何的力量,在蛮天那坚强的意志之下,浑身骨骼超越极限举起铁锤,凶猛落下。

    一锤又一锤,蛮天那干瘪的躯体在每一锤落下之时都会剧烈的颤抖着,浑身四肢百骸在这狂野动作之下几乎散架,原本就苍白的脸se此时更是煞白,双眼之中布满了血红,浑身汗如雨下!!

    在坚如铁般的意志之下,蛮天依旧缓慢的抬起手臂,挥下铁锤,而他的心神依旧在感受着浑身的骨骼,感受着骨骼之中那莫须有的气流。

    在蛮天骨骼再也生不出任何的力量之时,整个人软瘫下来,绕算他意志坚如磐石,但他的骨骼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发挥出丝毫的力量。

    倒在地面的蛮天血红的双眼之中满是不甘,他想在站起来,他想继续挥舞铁锤,可是他连动弹的力都没了,躺在地面的蛮天,耳边回荡着蛮父的话语,他神情渐渐迷离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份凄惨的笑容,只听到他呢喃:“大哥,就算我们没有族神血脉,可我们依旧是父亲的骄傲。”

    蛮天还记得,父亲有一次酒醉之后曾口出狂言,他的两个儿子必然能够成为蛮士!他为他的两个儿子感到骄傲,大哥蛮啸族试之后听到了有人在背后耻笑父亲大言不惭,才狠下心离开了族落。

    在蛮天思绪万千之时,他的右手手指情不自禁的动弹了一下,蛮天那迷离的神情猛的一滞,瞳孔遽然一缩,他缓缓转头看着自己枯瘦的右手,神情露出了不可置信之se,愣了片刻,他连忙闭上了双眼。

    半响之后,蛮天再次瞪开了双眼,而这次,他的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喜、震惊之se。

    他感受到了,感受到骨骼之中有着微如发丝一般的气流穿梭在他的四肢百骸!!这股气流微乎其微,好似根本不存在,若非蛮天之前沉入了往事之中,浑身都都进入了宁静状态的话,根本无法察觉到,就算他在如何仔细都无法!

    蛮天闭上双眼,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气流,这气流仿佛如一条小泥鳅一般快速的穿梭在每一根骨骼之中,渐渐的,蛮天察觉凡是这气流到达的骨骼皆是恢复了少许力气,当这气流穿过全部骨骼之后,便销声匿迹,这让蛮天顿时一惊,想再次去扑捉,但反复尝试几次之后,都无法再次感受到。

    蛮天并未因此失望,心中反而久久无法平静,看来,兽皮之上所言并非是假的,骨骼之中真的有气流!若是能够掌控这气流,说不定,有朝一ri,自己的力量亦是可以媲美蛮士!!

    想到此,蛮天心神舒畅,之前那筋疲力尽之感再次袭来,让蛮天只感觉天昏地暗,忍不住的熟睡起来。

    一觉睡到翌ri午时,连蛮父将他抱回床上他都未醒来,看着披在身上的硕大兽皮,桌子旁边准备已好的熟食,蛮天心中温暖无比,坐起来,将母亲准备的熟食狼吞虎咽之后,蛮天仔细的感觉自己的骨骼,紧握双拳他感觉自己的力量仿佛是变大了许多。

    这让他心中不免有些期待,都未洗漱就出了房间开始烧火,打铁!

    不久之后,族落之中又响起了刺耳的金铁之声。

    这一次,蛮天并未将心神全部放在感受骨骼之中的气流,而是融入了打铁之中!!昨ri发挥出骨骼极限之后,蛮天不仅力量增长了一倍有余,就连对力量的控制也称心如意。

    回想蛮公所说,发泄蛮力只能称之为打铁,从而得出,锻造并非是用尽全力,让蛮天不解的是,锻造打造出的兵器与打铁打造出的有何不同?这是蛮天不解的,他没见过蛮器,他无法去体会锻造与打铁的不同!

    就在蛮天疑惑之时,蛮公的话语在背后响起:“打铁需要力量,锻造亦是需要力量为基础!你虽非蛮士,但你此时的力量可以媲美一品蛮士!”

    蛮天闻言一怔,他停下了继续挥舞铁锤,转过身来看着双眼紧闭的蛮公,若是昨天以前,蛮公的这句话无疑会让蛮天欣喜若狂,但察觉到气流之后,蛮天的目标不再局限力量媲美一品蛮士,他会继续坚持这条路走下去,直到有朝一ri,他要成为成为边疆,甚至南疆的强者。

    让蛮天疑惑的是蛮公虽然双眼瞎了,但他感觉蛮公此时正在注视着自己,这种诡异的感觉令蛮天心中发毛,沉吟一番,蛮天道:“多谢蛮公夸奖,小天心中有一处疑惑,还望蛮公能够解惑。”

    双眼紧闭,布满皱纹的老手拄着拐杖,听到蛮天的话,蛮公平淡道:“说。”

    “蛮公,小天不知,锻造出的兵器与打铁出来的兵器有何不同!两者既然都是用力量来打造,为何会不同?”蛮天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蛮公站在原地,并未回答,也未动弹,他那紧闭的双眼对着蛮天,令蛮天心中一惊,在这瞬间,他有股错觉,蛮公双眼正在盯着自己。

    “哈哈!看来瞎了眼的不只是老夫啊!”蛮公突然仰天大笑道,声音之中透着异样的情感,说完之后,他没有解答蛮天的疑惑,而是拄着拐杖离开了。

    这令蛮天愣愣的看着蛮公远去的身影,一时摸不着头脑,蛮公的这话是什么意思?瞎了眼的不仅仅是他?沉吟良久,蛮天不知蛮公的话中之意到底是什么,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打造。

    倒傍晚十分,当父亲回来之后,蛮天又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小天,父亲虽非锻造者,但这些年来也听闻过不少关于锻造者的传闻,听说,锻造者与打铁的有着本质的不同,那便是锻造者打造出的兵器更加坚韧,锋利,而且,锻造者会一种名为血纹的东西,将这血纹打入兵器之中能让兵器的威力提升无数倍,而拥有血纹的兵器又称之为蛮器!”

    “血纹?”蛮天心中微凝,这血纹恐怕与族神血脉有关,而自己没有族神血脉如何会血纹?想到此,蛮天不仅有些失望。

    “愚蠢!!”就在蛮天心中复杂之时,一声厉喝突然响起,让蛮天和蛮父都是吓了一跳,看着十丈开外的老者,蛮天惊愕不已,而蛮父脸se发红,他不由的道:“叔祖父,阿勇也是听外人说的。而且,蛮器之中不正是有血纹吗?”蛮勇不过是锻造的门外汉,面对蛮公自然是毫无底气。

    “若你想断送小天的锻造之路,你就继续说下去!若不想,从今以后,闭上你的嘴!若你懂,你为何是一个打铁的?”蛮公的话锐利而又难听,说的蛮勇脸sechao红,低下头一声不吭,而这话令蛮天心中恼火,不管他父亲如何,他都无法忍受别人说他父亲的不是,就算蛮公也不行,在蛮天要出言反驳之时,蛮父拉了拉蛮天的手,示意蛮天不要说话。

    蛮天压下心中的怒火,恼怒的看着蛮公。

    “小子,真正的锻造,是用你手中的锤子,锻造出一个生命!!”蛮公说完,便拄着拐杖离开了。

    当蛮公的背影融入黄昏之时,蛮天满脸不高兴,而蛮勇则是脸上露出了一份笑容,他看着闷闷不乐的蛮天,溺爱的抚摸着蛮天的头,笑道:“小天,你应该高兴!”

    “高兴?他骂了你,我能高兴吗?”蛮天看向蛮勇低声说道。

    “小天,你要知道,叔祖父回到村落也有近十年了,今天,是父亲唯一一次看到他发脾气!!他的话虽难听,这意味着他看重你!!因为,他视你为一块璞玉,不允许任何人去插手打磨。”蛮父沉声说道,随即,他又看了蛮公离去的方向,低声道:“记住你蛮公的话,真正的锻造,是用你手中的锤子,锻造出一个生命。”说完,蛮父便转身进入了房间,却发现蛮母正喜极而泣。

    “用手中的铁锤,锻造出一个生命?”蛮天拿起铁锤,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夜无话,翌ri,蛮天开始了枯燥的打铁!在思索蛮公的话之余,蛮天又尝试着将骨骼的力量全部用尽,再次去体会那道气流,蛮天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能够扑捉到那道气流,并且掌控着!

    就这般,蛮天ri复一ri的沉入打铁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