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锻骨

第二章 蛮柱

    转眼之间,已是一个月之后,祖猿族落也恢复了平静,蛮天受伤之事也不在是族落之中谈论的焦点,倒是承受了蛮柱一脚的蛮林、蛮石的情况比蛮天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老老实实的在家养了一个月的伤,不知是否真的受伤严重,还是怕在遇到蛮柱。

    这ri,房门紧闭,房间之中,蛮天站在床边缓慢的打出一套拳,尽量控制力量不爆发出破空之声,这一个月里,蛮天每天都会偷偷的练拳,从他的力道来看,仿佛未受伤,若非是他脸se苍白,双眼凹陷,根本看不出是个养病之人,而应当是生龙活虎的少年。

    说起伤势,亦让蛮天奇怪,受伤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除了其他的皮外伤之外,他的脊柱竟然并没有断裂,这让蛮天很是好奇,甚至一度怀疑,昏迷之前听到的骨头断裂之声是幻觉?毕竟,昏迷了不过三天,骨头怎么可能在三天内就完好无损?

    虽然如此,蛮天的父母依旧担心,强行要求蛮天躺一个月,无聊的蛮天不想让父母担心,只能偷偷的起床练习。

    收回拳之后,蛮天仔细的感受着此次打出拳之后,体内力量的转化,却是听到了粗重的脚步之声,蛮天脸上露出了淡笑之意,走向门前,打开了房门,看着印入视线中的高大身影,感受到眼前青年体内的力量比一个月强强大了数倍不止,蛮天瞳孔一缩,惊呼道:“蛮柱,你突破到了六品蛮士?”

    来人正是蛮柱!自从族试开启血脉之后,蛮柱每外出苦修,若非是上次蛮天受伤,寻常数个月都难以见到他的身影。

    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身体脆弱的好似一阵风就会被吹倒的蛮天,蛮柱那粗狂的脸孔肌肉跳动了几下,挤出一份笑容,道:“是啊,昨天才突破的。”

    猛的,蛮柱好似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了一份诧异,惊讶道:“蛮天,你怎么知道我突破了?”

    蛮柱的话令蛮天一愣,是啊,自己怎么知道蛮柱突破了?按理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感受出蛮柱的修为才对啊,蛮天神se微凝,感受到蛮柱体内的狂暴力量,心中惊奇起来,自己为何能够感觉到蛮柱体内的力量?

    察觉到蛮柱的目光,蛮天连忙道:“我也是听说的。”

    蛮柱半信半疑的看了蛮天,微微点头,想了片刻,便释然开来,随即,他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道:“蛮天,我要离开族落了。”

    蛮天心中一颤,抬起头看着蛮柱,神se不变的道:“离开?”

    “是啊,我打算去参加小古宗的弟子考核。”蛮柱目光之中拂过一抹炽热道。

    蛮天心中复杂无比,鼎鼎大名的小古宗他自然听闻过,边疆地域的顶级宗派,每年都会招收弟子,以蛮柱的资质通过弟子考核必然轻而易举,只不过,蛮柱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想到此,蛮天的心中满是不舍。

    迎着蛮柱炽热的目光,蛮天苍白的脸孔挤出一份笑容,道:“也好,以你的资质去了小古宗说不定能够学到强大的战技。”

    “嗯。不过,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下次回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蛮柱的脸孔之上露出了一份神秘的笑容,右手在蛮天的肩膀上拍打了两下便转身离去。

    这是蛮柱八岁之后,蛮天第二次看到蛮柱会心的笑容,第一次,是五年之前蛮天吃下果子,昏迷一个月醒来的时候!

    在蛮柱八岁那年,他的父母双双惨死在猛兽脚下,那一年蛮柱失魂落魄,那一年,蛮天破天荒的主动挑衅蛮柱与其交战,年幼的他只希望借助战斗,让蛮柱忘记痛苦,能够走出低谷。

    ……

    天地之下,族落分为三等,分别为下、中、上,族落之上又称之为部落,部落又以星划分为七个等次、一星为低,七星为最。小古宗乃边疆地域的宗派,在边疆地域地位极高,传闻,这小古宗与南疆之地的某个大部落有着不浅的关系,要知道,南疆之地轮廓二十六个地域!这边疆地域在南疆之地排名靠后,最大的部落也不过一星部落,如何敢得罪小古宗?

    祖猿族落乃边疆地域一个小小的下级族落,至于边疆地域有多少个族落,无法计算!若是蛮柱真的能够进入小古宗,那么祖猿族落在方圆千里的地位都会飙升,就算寻常中级族落都不敢轻视祖猿族落。

    所以,此次蛮柱前往小古宗参加考核,令整个祖猿族落的族人振奋,不少族人更是拿出了积累的银两送给蛮柱当盘缠,希望蛮柱能够顺利成为小古宗弟子,为祖猿族落争光。

    蛮柱离去了,蛮天并未相送,而是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房间之外的欢呼之声,蛮天心中复杂无比!若可以,他想与蛮柱一同离开族落,参加小古宗的考核!

    “蛮柱,好好学习战技,早ri归来,我也会加倍努力。”蛮天低声道,随即,他跳下床,缓慢的打出一套拳,静心感受着体内来自骨骼的力量。

    三ri之后!

    蛮天步走在族落之中,蛮柱离开了族落,除了父母之外,蛮天整ri独自一人在家,把他给憋坏了。

    “这蛮勇家啊,不知造了什么孽啊,几代人都没出个蛮士,原本以为他两个儿子会为他争口气,却谁晓得,长子叛逃族落,次子又成为了废人!”

    “是啊,我看阿勇和阿莲这几年老的太快了!特别是阿勇,现在打造出的兵器哪里有以前那么坚韧啊。族落里都没几人在要阿勇打造的兵器了。”

    “阿勇两口子越发年老,长子生死不明,次子成废人,我看这吃苦的ri子还没到啊。”

    “是啊,阿勇那次子又得罪了蛮石、蛮林,以后在族落的ri子…”

    蛮天的步伐停顿下来,听着前方小院之中谈论的话语,蛮天的心如刀割,身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眼中雾水浮现,拳头紧握,指甲掐进手心,蛮天转过身回到了家里。

    一个月后!

    “铛铛铛!!”

    这ri,蛮天家的小院中,蛮天胸前系着一个兽皮大衣,左手持着一把烧红的剑胚,右手拿着一把乌黑的铁锤奋力的锤击着手中剑胚,伴随着一锤落下,火星四溅。

    自从听闻到非议之后,蛮天便开始跟父亲蛮勇学习打造兵器,蛮天没有别的目的,只想为父母减轻负担,久而久之,蛮天突然觉得每一次麾下一锤能够更切身的感受着骨骼的力量!他索xing将锻造当成了感受骨骼力量的方法。

    这一个月里他依旧没有感受到骨中气流,这让蛮天心中有着不小的气妥,令他一度怀疑兽皮上所述是否真的能够感受到骨骼的力量。

    “呯!呯!”蛮天挥舞的铁锤力量越来越大,仿佛是在发泄他心中的不甘之情,回想这些年所经历的,蛮天那苍白的脸se显得异常僵硬,那双眸之中绽放出无尽的厉芒,他不甘心为何连兽皮之上所描述的骨中气流都无法感受到,难道,这一生注定要成为一个普通人么?

    “不!!我要成为强者!!就算没有族神血脉,我也要成为强者!!”蛮天心中怒吼,他干瘦的右手猛的抬起铁锤,奋力的砸击放在铁砧之上的剑胚。

    “砰!!”霎那间,一声震耳yu聋的巨响炸开,铁砧之上的剑胚竟是伴随着蛮天的这愤怒一锤,瞬间被击成了无数火红的碎铁四溅开来,一个完好的剑胚竟然在蛮天的一锤之下直接四分五裂了,看着只剩下剑柄的剑胚,蛮天愣在了那里,自己的力量,怎么变得如此强大!!

    “你这是打铁,并非是锻造!”就在蛮天愣神之际,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蛮天的背后传来。

    蛮天猛的转头,发现不知何时,一名佝偻的老者拄着拐杖站在三丈开外,老者一袭白的发黄的长袍,满头扎着数个鞭子,老脸之上沟壑纵横,饱受岁月的洗礼,他双眼紧闭,却是无法睁开,看到这老者,蛮天神情显得怪异起来,说起来,这老者还是蛮天的曾叔祖父,就算蛮天之父蛮勇也要称他为叔祖父,寻常族里人恭称他为蛮公。

    关于这位蛮公,蛮天并未听到他过多的传闻,或者说,祖猿族落之中没多人知道蛮公的过去,只知晓蛮公年轻之时资质惊艳,在年少之时便外出拜师学艺,年轻气盛的离去,饱受风霜变成了瞎子回来。

    一开始有族人想了解蛮公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蛮公皆是以沉默回应,久而久之,族人的好奇也淡了下来,没人在想去了解蛮公。

    听到蛮公的话语,蛮天迟疑一番,不解道:“蛮公,锻造和打铁有什么区别?”

    “你和蛮士有什么区别?”老者步伐轻移,拄着拐杖缓缓离去。

    听到老者的话,蛮天的神se一僵,这是在笑话自己不是蛮士么?但转过来想,蛮天却是愣了,是啊,自己是人,蛮士也是人,两者却是有着天差地别,而打铁也是打,锻造也是打,这两者之间难道也有差别?蛮天隐约之间,扑捉到了什么,却是无法仔细来体会。

    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蛮天陷入了深思之中。

    ps:童鞋们,你们可以不给推荐票,但一定要收藏啊!收藏关系汉隶接下来得到起点的推荐!!大家一定要慷慨收藏下!汉隶拜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