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709 你敢杀我?

    万象谷内,空间终于复归安宁。

    这座山谷已丧失了道器的功能,作用于那些物品的托浮之力也一同消失,原本悬浮虚空的东西全都坠落在地,不少玉制的药瓶在落地的瞬间就已粉碎,这万象谷就似被打劫了一般,狼藉不堪。

    「呼!」

    慕寒轻吁口气,动用心神之力,强行突破扭曲空间的封堵,直接命中圣品道器的枢纽,这虽算不得艰难,却也绝不轻松,道器枢纽内那惊天动地的撞击过后,慕寒的心神力量耗费了近乎六成。

    飞仙长老,没有了万象谷可以cao纵,我看你还怎么阻我?

    慕寒暗哼一声,为免飞仙长老借口生事,意念之间,那装有「灵皇翠微丹」的药瓶就已闪出心宫,落于掌中。随即,散落于周围的上百件物品也被心神托起,再次漂浮于身畔,随着慕寒向外呼啸而去。

    刚才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谷中其他仙府弟子惊惶不已,不过,飞仙长老针对的不是他们,倒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如今万象谷复归平静后,他们却再也不敢多呆,纷纷朝谷外奔驰。

    当慕寒抵达谷口时,那座殿堂中已聚集了数十人。

    依照常理,殿堂内应该是闹哄哄的才对,然而此刻,那殿内却是一片静谧,没有任何人发出哪怕是丁点声音。看到慕寒的身影出现后,那些仙府弟子就似约定好了一般,目光全都转向同一个方向,隐隐有些幸灾乐祸。

    慕寒也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首先印入眼帘的竟是一名盘坐在蒲团上的美丽女子,面庞俏丽,身段婀娜窈窕,虽穿着一袭宽松的紫袍,却丝毫遮掩不住那凸凹有致、丰腴火爆的娇躯曲线。

    如果是个普通女子,如此绝se,必定能对男人产生不小的杀伤力。

    可是在这里。她那神海七重天的强横修为,却能令任何男xing修士收敛心思、不敢生出任何猥琐yin亵的念头,尤其是此刻,她那张绝美的面庞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冷冰冰的。让人难以直视。

    在紫袍女子身畔。两名神海境修士身躯笔直地挺立着,宛如青松,正是万象谷的两名执事裘康和唐宏。

    「慕寒?」

    紫袍女子口中倏地吐出这两个音符,一双冷电般的美眸在慕寒面庞上微微一转。便落在了他右掌握着的那个玉瓶上。

    看到这紫袍女子的瞬间,慕寒就已断定,此人必是cao纵万象谷攻击自己的那个神海境修士,既是女子之身,又有神海七重天的修为。她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yu出,必是飞仙山长老倪艳无疑。

    「慕寒见过倪长老。」

    慕寒走到近前,微微躬身,说话间,却是故意将药瓶显露得更多,便将倪艳、裘康和唐宏两人的瞳孔几乎同时扩张,而旁侧的那些武道修士,眼神中流露出的光芒也顿时变得热切了不少。

    之前慕寒降服「灵皇翠微丹」时,动用心神之力在他身边彷徨的除了裘康和唐宏外。还有好几人。

    如今,慕寒找到极品灵丹的消息,这殿中诸人已是尽皆知晓。

    「慕寒,你要兑换什么?」

    倪艳微一颔首,脸上突然绽放出了一抹笑容。这一瞬间,她脸上冰霜解冻,竟是变得妩媚之极,让殿中不少武道修士都为之失神。但倪艳眸中毫无变化的的冷意却让他们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

    慕寒手臂轻招。跟随在身后的百余件物品就已出现在倪艳面前。

    倪艳挥挥手:「裘康,唐宏,计算功勋。」

    「是!」

    裘康和唐宏的注意力都在慕寒手里的药瓶上,闻言有些心不在焉地计算起来。只过了片刻功夫,唐宏就已洪声叫道:「回禀长老,这里有一百零八件物品,共计功勋五千九百九十八万。」

    若是换做以前,在统计功勋时,估计还是叫慕寒开放心宫搜查一遍,而这次慕寒进入时,他们全程跟随,途中慕寒虽将装有极品灵丹的药瓶收入心宫,但随后又取了出来,倒是没必要再多此一举。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知道倪艳的心思跟本不在这上面,重点还是慕寒右掌那个药瓶里放着的极品灵丹。

    慕寒闻言,淡然一笑道:「唐师兄,你算漏了这个,共有物品一百零九件,价值六千万整。」

    「灵皇翠微丹?」

    倪艳这时却是装起了糊涂,笑吟吟的说道,「这名字倒是起得挺不错,慕寒,给本座瞧瞧!」

    话音未落,倪艳就已玉臂轻探,闪电般地朝慕寒右手抓了过去,纤细白嫩的五根手指宛若银钩,指间涌动着磅礴的真元,几乎是在出手的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就已将慕寒浑身上下笼罩。

    「呼!」

    慕寒既不还手,也不退让,只是念头一动,那药瓶便在细微的破空声中被慕寒用心神之力扯进了心宫。

    倪艳虽是神海七重天的强者,可她出手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慕寒的意念。在她手爪出道半途时,药瓶就没入慕寒眉心,看到这一幕,倪艳横眉竖目,脸上那抹刚刚绽放出来的笑容登时收敛。

    「慕寒,你敢!」

    转瞬之间,倪艳出手之势更是凌厉,森寒无比的气息从她白嫩的五指间缭绕而出,所过之处,竟连空间都似被冰封了起来,慕寒首当其冲,体表霎时凝结了一层冰霜,然而,慕寒还是不闪不避。

    而这个时刻,周围众人却只觉这殿内的温度好似突然下降了几十度,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窿一般,不但手脚有种僵硬的感觉,甚至连脑筋转动的速度都跟着迟缓了不少,竟是从肉躯冷到了灵魂深处。

    可瞬息后,那种冰冷无比的感觉就减轻了不少,却是倪艳的手爪硬生生地顿在了慕寒的身前,指尖距离慕寒的面庞竟是不到两寸,如冰锥般的利刺在倪艳指端吞吐不定,随时都可能碰触到慕寒的脑袋,将其洞穿。

    倪艳眯着眼眸,语调冷至极点:「慕寒,你居然不躲闪,你真那么不怕死?」

    「我当然怕死。」

    慕寒身躯一抖,凝结在体表的冰霜顿时消散,慢条斯理地笑了一笑,旋即,却是话锋陡转,「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死!我也知道,倪长老你恨不得立刻将我击杀,可是,你……敢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