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599 金蝉脱壳!

    「嗡!」

    几乎同一时刻,曲坚的那颗圆球剧烈地嗡鸣出声,爆散出无数道实质般的金芒。

    这每一道金芒都如一支无坚不摧的利箭,似能洞穿天下间任何坚硬的物事。在圆球的颤鸣中,所有的金芒竟全都朝着同样的方向,如飞蝗般向前暴she而去,竟将慕寒身周方圆数千米空间全部覆盖。

    「嗤!」

    慕寒冷笑一声,手中「九龙雷王刀」突然脱手而出。

    不过,迎向那龙卷风的却并非只有那把「九龙雷王刀」,还有那融为一团的五行极致力量。电光石火之间,「仙光锐金」等五种极致力量就已包裹着紫芒灿灿的圣品道器,没入龙卷风中心。

    与此同时,七百六十九道婴雷也从慕寒心宫内闪现出来,凝聚成一枚巨大的紫se雷电向曲坚那金球激she而去。

    婴雷净世咒!

    慕寒再次施展将这杀手锏施展出来,雷电紫光照耀之处,那一丝丝利箭般的金芒立刻冰消瓦解。

    「又是这招!」

    数百米外,曲坚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惊se,之前龙树凄惨的嚎叫声似乎又在耳畔回荡起来。

    之前和慕寒交手时,曲坚和白道子一直心怀jing惕,防备慕寒再次动用「婴雷净世咒」。但慕寒却始终没有动静,时间一久,他们便以为慕寒的「婴雷净世咒」在使用上会受到一些限制。

    可曲坚没想到。自己刚放下心来,那雷电又出现了!

    紫se雷电第一次出现时,龙树的白se火龙顷刻消融,身躯所化的巨龙骨架也没能幸免,甚至最后连自己都被对方捉入心宫。如今第二次出现后,他以「浑天球」激发出来的「浑天金线」也被不断融化。

    他可不想步入龙树后尘。

    转念间,曲坚毫不迟疑地望后暴退,那「浑天球」也似受到强烈的牵引。跟随曲坚一同倒退……五行极致力量!」

    数千里外,感应到五种极致力量的气息的刹那,林玉白激动得浑身颤抖,心底发出难以抑制的咆哮,「是他!绝对是他!」

    不仅容貌完全相同,而且还五行俱全……

    远处那正和白道子、曲坚激战的灵池境修士除了是那个击杀司空煜的慕寒之外,还能有谁?

    「林师弟。你确定了?」察觉到林玉白的神se变化,光头男子忍不住道。

    「确定!完全确定!他就是那个慕寒!」

    「看来。我们这次真的要发了!」

    「加快速度。绝不能让他跑掉……四人jing神大振,眉宇间都流露出激动的神se。

    这个时候,即便是林玉白,也忍不住将那个害得自己灰头土脸的「罗成」抛到了脑后,要杀「罗成」,还有的是机会,可慕寒要是落到白道子和曲坚手里、或者独自逃脱了。他们可就没戏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

    「老东西。你想退也得看看我答不答应!」

    慕寒纵声大笑,许久都不曾动用的「洞玄天魂台」、「玄武佩」和「七星金钱」这三件超品道器近乎同时凭空从曲坚身后和左右两侧浮现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地向他砸了过去。

    感应到周围的动静,曲坚大惊失se,前面有恐怖的雷电逼迫,左右和后面都有超品道器袭来,这一刻,他竟避无可避。

    「小混蛋,想挡住老夫,你还嫩点!」

    口中狂吼一声,曲坚身躯肥肉乱颤,蒲扇般的右掌竟是绽放出炽烈的金光,继而竟是对着三件超品道器连拍三掌。

    「铿!铿!铿!」

    金铁交鸣般的巨响骤然爆发。

    那「洞玄天魂台」、「玄武佩」和「七星金钱」同时被曲坚掌中透散出来的强猛劲道逼得倒退了数百米。可就是这片刻的耽搁,那「浑天球」激发出来的所有金芒已全被那枚紫se雷电消融干净。

    下一刻,那雷电便追上了「浑天球」,化作一道紫芒毫不停留地没入了这庞硕的道器内部。

    「嗯!」

    曲坚如遭重击,倏地闷哼一声,身躯微颤,肥胖的面庞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匆忙转眼一看,面se顿时更加难看,那枚紫se雷电居然穿透坚硬无比的「浑天球」,速度丝毫不减地继续向他追来。

    可那「浑天球」却多出了一个方圆数米的大洞,彻底成了废物,呼的向地面坠落。

    「混蛋,你毁了老夫的超品道器!」

    曲坚惊怒交加,恨不得一掌将慕寒击毙,可瞥见那枚紫se雷电的来势,却是胆量全无,胖硕的躯体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电she而去。慕寒朝龙树动用那枚雷电时,他就已判断出来,那雷电持续时间有限,只要时间一过,它便会散化开来,虽然威力依旧惊人,但已没有那般恐怖。

    然而,曲坚身躯一动,慕寒的三件超品道器再次盘旋而至,从道器内爆散出来的猛烈劲气似要将他湮没。

    「吼!」

    曲坚狠一咬牙,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咆哮,肥硕的躯体竟是再次急剧膨胀,弹指间,他的身躯就已高达百米,体表爆散出瑰丽眩目的金光,远远看去,竟宛如慕寒前世的金身弥勒佛像。

    「砰!砰!砰!」

    瞬即,「洞玄天魂台」、「玄武佩」和「七星金钱」就已轰落在曲坚那庞大的躯体上,只见体表那层金芒急剧波荡,居然将三件超品道器的攻势全部化解。

    「咦,居然跟我玩‘金蝉脱壳’?」

    慕寒突然嗤的一笑,即将碰触到那金se身躯的雷电陡转而下,竟直勾勾地向地面冲去。顷刻间,就已风驰电掣般穿越数百米虚空,那枚雷电突然重新化作七百六十九道婴雷,交织成一张巨大的雷网向下方的一处虚空狠狠地捞了过去。眨眼之间,网口合拢的雷网就已迅速收缩。

    「你……你竟能看破老夫的真身?」

    雷网内,曲坚的身影猛地显露出来,躯体已恢复正常大小,只是那张肉呼呼的面庞上却满是惊骇之se。

    他刚才施展的那种武道功法就是叫「金蝉脱壳」,以一副坚硬的躯壳吸引敌人的注意,自己的真身却以某种秘法融入虚空,快速脱离。他和一位阳湖六重天的修士交过手,在快要失败时,就是以这种手段逃脱的,即便是以那个对手的超强实力,也没能察觉到他的真实已经逃离。

    曲坚自忖将这「金蝉脱壳」施展出来,必能迷惑慕寒。

    然而,结果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少见多怪。」

    慕寒只是笑了一笑,便将剧烈挣扎的曲坚收入心宫。

    下一瞬间,那庞硕的金se躯体就已消于无形,慕寒轻吸口气,微微眯起的眼睛转向了数千米外的白道子。此刻,那被五行极致力量包裹的「九龙雷王刀」已剖开了那重重叠叠的龙卷风,向其逼去。r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