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465 你这是在找死!(上)

    慕寒和雷动面面相觑,得知弟弟司空照的惨状之后,眼前这个司空域主居然疯狂大笑,幸灾乐祸。

    过了好半晌,司空域主的笑声才停顿下来,一脸兴致盎然的看着慕寒,颇有些急切的说道:「凌毅,你既然是最近才从太玄天域过来的,想必也听说过这件事情。

    快给我说说看,那个神通广大的万流境修士到底是什么人物,竟能把我那个拥有圣品道器的兄弟折腾得如此凄惨?」

    慕寒惭愧的道:「司空域主,真是抱歉,我并未听到相关的消息,我来到大鹤天域已经快三个月了。」

    「三个月?」

    司空域主很是遗憾地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才发生一个多月,怪不得你没听说过,真是可惜了。若非太玄天域的域主与我是对头,我倒真想到那边去,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雷动忍不住好奇的道:「若是域主遇到那个人,不知会如何处置?」

    司空域主大笑道:「自然将其擒拿,送回宝仙天域了。那个家伙把我父亲最疼爱的儿子害得这么惨,我父亲岂能善罢甘休,若不是他现在正忙着帮我那不成器的弟弟重塑肉身,恐怕早就亲自前往太玄天域了。我若是在他动手之前,将那个家伙擒住交上去,老头子想必也不会对我太过吝啬。」

    「可惜,那家伙在太玄天域,我怕是没这样的好机会了,如果是在大鹤天域的话……」

    说到这里司空域主好似想到了起什么,话音嘎然而止,眼睛再次转向慕寒,有些狐疑地上下扫视起来,那两道锋锐的目光似要将慕寒整个人都穿透。好一阵子过后他突然双眼微眯,口中冷不丁地蹦出一句话:「凌毅,你进入大鹤天域的时间不是三个月前,而是一个多月前?」

    雷动吓了一跳,脸色微变,还好司空域主一直在观察慕寒,并没有留意到他不然,心中定会更加奇异。

    慕寒一副满头雾水状,狐疑的道:「域主在说什么我有些不明白?」说话间,慕寒心头的杀机却更浓,几乎是在他开口的刹那,那司空域主的庞大心神便悄悄地包裹了过来,感应着他的旗下波动。

    这司空域主显然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司空照刚出事不久,就有一个太玄天域的万流境修士来到大鹤天域而且还要通过这里的域界之门,前往赤城天域,这的确太过巧合了,也难怪他起疑心。

    不过,他若想通过自己灵魂气息的波动,来判断自己话中的真假那就打错算盘了。

    「不明白就算了。」

    那司空域主眉头微皱,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旋即却是摆了摆手,笑眯眯的道,「雷动,凌毅,你们不是要前往赤城天域么,现在可以启程了。我的规矩,你们想来都已知道?」

    「知道。」

    雷动立刻点点头念头一动,大堆药草便闪出心宫,出现在司空域主身前,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弥漫了开来。这些药草全都是他在「天雷绝域」之下的沼泽中找到的,每一株都十分珍贵。

    虽然把这些药草拿出来有些肉痛,不过雷动心中很清楚,别看眼前这家伙看起来没什么架子,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可若是自己拿出的东西不能让他满意,他绝对会马上变得很不好说话。

    不出点血,很难通过这「域界之门」。

    「不错,不错。」

    司空域主满意地点头,白润的面庞笑得犹如一朵傲然绽放的菊花,「雷动,看来你在‘天雷绝域,的这几年真没有白呆,竟然你弄到了如此之多的珍贵药草,其中有两株甚至还能用来炼制‘皇极阳神丹…那可是灵池三重天都可服用的珍贵丹药,很好,很好,雷动,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那堆药草便已从司空域主身前消失,继而,他笑眯眯地指着左侧的那扇「域界之门」,冲雷动示意了一下,「去!」

    「多谢司空域主。」

    雷动笑逐颜开,冲慕寒招招手,快步走到「域界之门」前边,而后将掌中凭空闪现出来的那颗「须弥珠」按在了那扇雪白大门中心处的凹槽之内。瞬息后,只见丝丝缕缕的橘黄气息从那「须弥珠」内散溢而出,眨眼间的功夫,便已蔓延到了整扇大门,密密麻麻的,看起来便如蜘蛛网一般。

    「砰!」

    紧接着,那扇雪白大门便爆散开来,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门口,却显露出一条数米宽的圆形通道,远远地向前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雷动冲慕寒点点头,魁梧的身躯便跃入通道之内。

    「呼!」

    而就在雷动躯体进入通道的瞬间,那扇本已消失的雪白大门竟是再次凭空衍生而出,静静伫立在原处,见那圆形通道完全遮蔽。

    在来路上,慕寒早就听雷动解释过,一颗「须弥珠」开启的「域界之门」只能够容一人通过,若是两人都进去,那通道立刻便会崩溃,因而见到那扇「域界之门」重新出现,也是见怪不怪。

    慕寒也将「须弥珠」取出一颗,可就在他将这珠子按向门内凹槽时,那司空域主的笑声倏地回荡开来:「慢着!凌毅,我只允许雷动使用‘域界之门…可没有允许你也用。不缴纳一定的费用,就想开启‘域界之门…怕是有些困难。」

    「呃?」

    慕寒愣了一愣,停住脚步道,「司空域主,雷动刚才不是把我们两人该上缴的东西都给了么?」

    司空域主俊美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谁说雷动给了两个人的?是他说过,还是我说过?」

    ……」

    慕寒哑口无言,这人故意等到雷动离开之后才突然用这样的理由拦阻,果然够阴险。不过,慕寒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因为怀疑自己的来历才故意留下自己,还是寻常的借故刁难。

    想到雷动的提醒,慕寒压下胸中的怒意:「司空域主,不知你还想要我缴纳多少费用,才能开启这‘域界之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