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443 一路追杀(下)

    无数修士议论慕寒和剑神宗强者的交战结果时,双方的追逐仍在持续。

    “嗖!嗖……”

    数千米高空,鹿岩长老等人风驰电掣,几乎将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拼命地向北逃窜,。由始至终,他们都不敢有丝毫停顿,也不敢放慢速度,体内真元消耗完了,马上便服用丹药来补充。

    在他们身后数十里处,慕寒如闲庭信步,意态轻松。

    慕寒并没有立刻赶上前去,将他们一一击杀,而是在保持着不追丢那五人的前提下,快速地炼化那些剑神宗强者的心宫。

    万流七重天修士的心宫蕴含着极其磅礴的力量,伴随着慕寒的吸收,这些力量以恐怖的速度融入到真元中。

    “呼!”

    浩瀚的真元宛如浪潮滚滚,不断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巨响。在真元的猛烈冲击下,天婴体内那道无形屏障颤动得越来越激烈。

    “轰!”

    第二颗心宫被天婴一口吞入,磅礴的劲道在天婴体内爆散开来。

    这一刹那,仿佛熊熊烈焰中蓦地泼进去了一桶汽油,真元翻涌的剧烈程度竟是大幅度提升。那本就脆弱的无形壁障再也抵抗不住,砰然消逝,早已停滞的真元强度突然开始疯狂地暴涨。

    “万流五重天!”

    慕寒心神只是微微一动,便立刻沉静下来,继续炼化。

    “轰!”

    “轰!”

    “……”

    爆响声不时响起,那些剑神宗强者的心宫一颗接一颗地被天婴吞没,慕寒体内真元强度的提升之势竟是再没有停过。

    不过,当剩余的心宫全被炼化完毕时,慕寒都还没触摸到万流五重天的巅峰边缘。

    “果然是越到后面越艰难,就算将前面那五个修士的心宫全部炼化吸收,恐怕也不一定能达到万流五重天巅峰。”

    转念之间,慕寒速度暴增……

    ……

    这时候,剑神宗五位强者和慕寒的距离已拉大到了近百里。

    “万流五重天?”

    鹿岩的惊呼声突然响起。

    话音落下之后,包括他在内的五人都禁不住面色发白。本来见双方距离不断扩张,他们还以为甩脱慕寒有望,心情已悄然放松了不少,却没想到奔驰了近两万里后,慕寒的真元气息突然暴涨。

    这意味着,慕寒的修为境界已有提升。

    “他的速度加快了!”

    紧接着,鹿岩的声音再次响起。

    霎时,所有人都感应到慕寒的速度起码激增了三成,这让五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们的速度都已达到极限,可慕寒却已加快,用不了多长时间,双方距离就会快速缩短,而后被慕寒彻底追上。

    “我们分开走!”

    鹿岩猛地咬牙,沉声喝道。

    这的确是最明智的方法,慕寒就算再强,也只有一人,只能追赶其中一人,另外四人则可趁机逃脱。不过,这样的话,他们五人当中,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倒霉地成为慕寒的目标。

    一旦成为慕寒当先追击的目标,那就必死无疑。

    可不分开的话,五人都难以幸免。

    片刻的迟疑过后,鹿岩等人就已全都下定决心,五道身影恍如离弦之箭,分别向前面的五个方向暴射而去。

    无论谁被追上,都只能自求多福了。

    “就算分开,你们也逃不掉!”

    察觉到前方五人的举动,慕寒眸中闪过凌厉的寒芒,身影犹如一道划过天际的流星,不断地闪逝着。

    眨眼间,数百里就已从慕寒身下掠过,一道绿影随即进入了慕寒的视线。

    那是一名绿袍老者,容貌异常丑陋,苍老的面庞上满是大大小小的疙瘩,手中握着根虬结的木杖。

    似已察觉慕寒追到了身后,绿袍老者居然不再逃跑,转身静静地伫立虚空,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那道飞速靠拢的身影。

    “你居然不逃?”慕寒的身影蓦地停顿在他身前数百米外,口中冷笑出声。

    “既然不可能逃得掉,又何必再浪费精力。慕寒,在大鹤天域,如你这般的武道天才,要么被剑神宗收入门下,要么早早地就被剔除。除了剑神宗,没有任何一个宗派可以能够培养出你这样的修士。”

    “我有种感觉,你绝非大鹤天域本土的武道修士!”

    说出这句话时,那绿袍老者双目眨也不眨地看着慕寒的眼神,似想要从他的眼神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自得知慕寒的存在之后,他就在绞尽脑汁琢磨慕寒的来历,可直到现在,他才突然惊醒,这个人很可能来自域外世界。

    “你的废话太多了!”

    慕寒虽有些讶异,可神色间却没有露出丝毫异状,冷声道,“既然知道逃不掉,那就把心宫给我送过来!”说话间,“炎龙破天戟”等五件超品道器已闪出心宫,向绿袍老者咆哮而去。

    那绿袍老者竟不再反抗,只是认命般地闭上眼睛道,轻轻叹道:“慕寒,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心宫,我不阻你,只希望你能够留我一具全尸。”说话时间,右掌一松,那木杖便向地面坠落。

    “你倒是爽快,我便成全你!”

    五件道器骤然停顿,慕寒探臂虚抓,磅礴的吸劲瞬间笼罩那绿袍老者躯体。片刻过后,绿袍老者就忍不住惨叫出声,心宫飞快地被慕寒吸取了出来,继而一松手,那具躯体便向地面坠去。

    “呼!”

    只略作感应,慕寒便转身向左侧奔驰而去,转瞬之间,慕寒的身影就已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慕寒一走,下方山林间,那根木杖居然人立而起,缓缓地飘向掉落在数十米外的绿袍老者。抵达那老者身畔之后,一团翠绿的气息突然从木杖内升袅袅升腾而起,如烟雾般萦绕在老者眉心缭绕。

    这是绿袍老者以特殊手法悄悄分离出来的一缕灵魂,若是没有肉躯的支撑,只能保存极短的时间,可若是回归本体,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便能活转过来,但修为已不可能再度恢复。

    “嗤!”

    可就在这时,尖锐的啸音突然自远处天际破空而来,旋即,一抹巨大的墨黑刀光跨越了广阔虚空,如匹练般倾泻在那绿袍老者身上,老者的躯体以及那团翠绿的气息瞬间便已烟消云散。

    “既然要死,那就死得干净点!”

    慕寒的笑声远远传来,与另外那四名剑神宗强者的追逐还在继续。

    约莫半刻钟后,慕寒击杀的剑神宗万流境强者累积增加到了十三个,近半小时后,慕寒赶上了第三个逃跑的剑神宗强者,差不多一小时后,慕寒击杀的剑神宗万流境强者增加到了十五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