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426 火舞剑法

    “杀——”

    晨曦初露,震天动地的厮杀声打破了草原的平静,一黑一白两支军队如溃堤的洪流般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

    人仰马翻,刀光剑影。

    霎时间,鲜血四溅,肢臂横飞,兵器的碰撞声、士兵的惨叫声、马嘶声、呼喝声在草原上空汇聚成巨大的声浪,远远地波荡开来。

    白甲军队后方,一座矮峰之巅。

    一名身穿金se铠甲的年轻男子拄剑身前,远远眺望着前方那如同血肉磨盘一般,略显yin柔的俊美面庞上突然浮起一抹冷厉的笑容。这山巅处,除了他之外,还静静地伫立着四道身影,不时低声谈笑,意态轻松。

    “陆师兄,看来该你出马了。”

    片刻后,这金甲男子回首道,“只要解决了那个叫云无忌的老家伙,他们必定兵败如山倒,这次定要杀他个血流成河。”

    被金甲男子称作“陆师兄”的,也是个年轻男子,年约二十五六,一袭白袍,容貌普通,眉宇间隐隐露着桀骜之se。

    “小菜一碟!”

    闻言,这白袍男子哈哈一笑,大步上前,满脸不屑地看着对面战场。与他站在一起的三人也是毫不在意地,似乎对他们而言,击杀那个叫云无忌的家伙便如砍瓜切菜一般轻而易举,没有任何难度。

    “嗖!”

    刹那之后,白袍男子便已冲上高空。如白云一般朝着前方战场快速飘了过去。

    “快看!有道境修士!”

    “那是金国人!”

    “太好了,看来是太子殿下请来了师门的高手!”

    “……”

    发现高空处的那道白影后,战场中不时响起惊呼。对于正在厮杀的普通士兵来说,能够御空而行的道境修士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如今见对方的强者出动,那些黑甲士兵都禁不住惊慌失措,可对方却是士气大振。

    这一刻,原本互相胶着的战斗竟开始倾斜。那道巨大的白se洪流渐渐占据优势。

    察觉到下边的动静,那白袍男子眉头微微一挑,轻轻嗤笑了一声,没一会,便已抵达敌方上空。眼睛一扫,白袍男子的目光便落在了下方那座十数米高的土丘上,一面黑se大旗正竖立在那。旗帜随风猎猎舞动。

    旗下,数十人众星拱月般环卫着一名身材魁梧的老者。不但没有一点惊慌。反而眼神犀利地看着他。

    “云无忌,受死!”

    白袍男子唇角微扯,口中暴喝如雷,音浪响彻天地,而在开口的瞬间,他的身躯便没有任何迟疑地俯冲而下。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那土丘上的众人竟sao动起来。口中惊呼连连,甚至连云无忌都不例外。

    死到临头。谁能不怕?

    白袍男子刚讥诮地笑了一笑,便觉一股劲风突然从上空袭来。

    “有人偷袭我?”

    白袍男子吓了一跳。脑中转过这个念头的刹那,一柄火红的长剑反手就朝后上方刺去,剑尖迅疾颤动宛如摇摆不定的灵蛇,炽热的气息同时铺散开来,似连虚空都能灼烧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这便是最擅长的“火舞剑法”,而且一出手就是剑法中的杀招。

    然而,刹那之后,白袍男子就发现自己的剑尖虽刺中了目标,可那目标却如一块坚不可摧的钢板。

    “崩!”

    火红剑身瞬息崩碎,所有的劲道同时反弹了回来。

    这种状况完全出乎了白袍男子的意料,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身躯便不受控制地向下面的战场坠落。

    “砰!”瞬息后,白袍男子整个人都砸进了泥土中。

    “轰!”

    继他之后,竟又有一道身影坠落在不远处。巨大的轰鸣声中,十余米高的土浪一圈圈地剧烈波荡开来,不但将方圆百米内的军士全都抛飞出去,甚至连那白袍男子砸出的坑洞也被彻底掩埋,声势浩大。

    “云无忌居然也请来了道境高手?”

    峰巅处,那名金甲男子诧异地低呼出声,身后三人也是面面相觑,满脸愕然,刚才那副画面,让他们看得满头雾水。

    之前,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云无忌身上,完全没想到竟会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把同伴从高空打落尘埃。

    “奇怪,奇怪。”

    其中一名鹰钩鼻男子感应片刻,突然看着战场中那若隐若现的巨坑,狐疑地摇摇头,“我居然从他身上感应不到任何特别的气息波动。”

    “难道他是个普通人?”

    “不可能,不可能,云无忌怎么会请个普通人保护自己?况且,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又怎能从高空出现,而且还一下就击碎了陆弦师弟的长剑?”

    “不是普通人,难不成他还会是万流境强者?聂风师兄你可是达到了命泉七重天的高手,连你都感应不清楚的人,唯有超越命泉境的修士了。”

    “……”

    几人猜疑不断,而在对面的土丘上,那叫云无忌的魁梧老者也是满头雾水,眼中闪着疑惑之se。

    他很清楚己方并没有请来高手助阵,不是不想,而是请不到。

    既然如此,那人又是从哪来的?而且看他出现的方式,竟像是极其遥远的高空坠落下来的。

    云无忌心中疑窦横生。

    他们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双方军士却不管这其中有什么玄虚,见敌方高手突然掉落下来,黑甲军士竟是jing神大振,而对方的士气因那陆弦而盛,又因陆弦而衰,竟被杀得鬼哭狼嚎,节节败退。

    “呸!呸……”

    周围杀声震天,那巨大的深坑内,如蛤蟆般趴在泥土上的那道身影却突然翻身坐起,接连吐出几口泥沙后身躯轻轻一抖,衣袍和肌肤上的灰尘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张俊美如玉的面庞随即显露了出来。

    这人正是慕寒。

    跨入红月凤凰身躯所化的大门之后,慕寒便觉身躯被一股磅礴的力道推动着、不停地在一条狭窄的血红通道中向前穿梭,速度快得连慕寒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心中清楚,如果倚靠自己的力量这般驰行,能达到这速度的一成就非常吓人了。

    似过了好几年,又似只过了几个小时,慕寒终于看到了蓝天白云,只是还不等辨认一下自己所处的方位,身后的血红通道就猛然闭阖,而通道闭阖时挤压出来的力量则全部落在了慕寒背部。

    于是,慕寒便以一种极其狼狈的方式砸落了下来。

    也幸亏慕寒的肉躯足够强悍,若是换做个玄胎境修士,或者肉躯一般的命泉境修士,说不定会被那股力量摁死在地。(未完待续。()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