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337 心神之战

    「这个慕寒,今天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登天塔九层,萧易仙脸上满是轻快的笑意,眼睛却透过窗子,看向了远处的乾坤殿,「一下就输掉了三件超品道器,三颗珍贵丹药,让慕寒赚了个盆满钵满,司空如意那女人现在怕是被气疯了。」

    旁侧萧素影也是禁不住微微一笑,可旋即却有些好奇的道:「父亲,你说慕寒到底有没有抓过姬云烟?」

    「抓必定是抓了,而且肯定还是关押在他的心宫内。」

    萧易仙沉吟道,「空穴来风,必然有因,若非有绝对的把握,司空如意和姬云婵怎会答应用那些道器和丹药做为赌注。之所以没有在慕寒的心宫内找到姬云烟的踪影,必定是他用某种手段瞒过了所有人的心神。」

    微微一顿,萧易仙又道,「这一点,从那颗‘太霄神晶,就能看得出来,慕寒没有将其放在身上,也没有在心宫内看到它,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慕寒把它藏了起来,也不知他从哪里学来如此神奇的手段?」

    「会不会是风流云长老传授给他的‘须弥上法,?」

    萧素影揣测道,当年风流云在无极天宫内获得「须弥上法」之事,对无极天宗的万流境修士来说并非秘密。

    「风长老或许真将‘须弥上法,传授给了他,不过以慕寒如今的修为施展‘须弥上法…能瞒过一般的万流境修士,却瞒不过司空如意、玉心鹤、扶坚和为父四人。」萧易仙摇了摇头。

    「不是‘须弥上法…那又会是什么?」

    萧素影黛眉微蹙,口中轻轻呢喃。

    片刻后,她心头倏地一跳,慕寒的心宫应该是天域世界中最顶级的神品心宫,那种品级的心宫据说神妙无比,将一个人藏匿起来瞒过十几个万流境修士的心神感应,似乎也不值得太过奇怪。

    见萧易仙拧眉沉思,萧素影突然有股将这秘密告诉父亲的冲动,只是话到嘴边,却又鬼使神差地咽了回去。

    「罢了,不想了。」

    萧易仙轻一摇头,「慕寒身上藏着许多秘密,不过,只要他不会不利于无极天宗,便无需太过深究。」说到这,他又笑吟吟的看向萧素影,「丫头,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否胜得过慕寒?」

    萧素影只略微思索,便说道:「慕寒现在的修为境界太低,他最强的便是束缚闻人星若和姬云婵的那种力量,若是我施展‘北溟神引剑阵…应该能够压制得住,否则,怕是难以胜他。」

    「你和慕寒比试时主动认输是对的。」

    萧易仙颔首道,「你的‘北溟神引剑阵,还未修炼至大成之境,而且绝不可轻易动用,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现在就暴露了,很可能被你将来的对手找出应对之策,对你日后参加‘真武圣会,不利。」

    萧素影心中一凛,点头道:「父亲,我明白,真武圣会之前,绝不动用‘北溟神引剑阵,。」

    「很好,丫头,回去好好修炼,再过几日,你们这些获得天宗武会前十的四宗弟子就都得进入‘黑龙死渊,了。」

    就在萧素影退出登天塔时,慕寒却是别过纪雨露和凌毅等人,来到了极真阁七层。在刚才的那次豪赌中,他收获异常丰厚,尤其是那颗「太乙玄魄丹」,服用之后,可以让他在数天内便达到命泉四重天。

    不过,在服用丹药之前,慕寒还得抹除姬云婵留在那三件道器中的心神烙印。当然,就这样将道器收入心宫也没什么问题,即便是姬云婵以这些心神烙印为引感应到了姬云烟的存在,也无济于事。

    只要「太微星盘」还在,慕寒就算再次打开心宫,司空如意和姬云婵等人也不可能从里面把姬云烟找出来。

    意念之间,慕寒便在「森罗魂柱」旁找了个蒲团盘坐下来,将「玄武佩」、以及极度收缩的「巫冥浮波刀」和「炎龙破天戟」在身前一字排开。只是略微琢磨片刻,慕寒便拿起了「炎龙破天戟」。

    这件超品道器是由火属性法力淬炼而成,想要更快更轻松地抹除姬云婵的心神烙印,便得以「曜龙真火」配合无属性法力。

    「嗡!」

    在无属性法力的刺激下,「炎龙破天戟」清脆的颤鸣出声,并绽放出一片绚烂的火红莹光,那戟身更是膨胀至三米长。慕寒手腕轻动,长戟剧颤,便如昂首咆哮的火龙,戟刃更似寒光烁烁的锋锐獠牙。

    下一刻,慕寒便双手握住「炎龙破天戟」,「曜龙真火」涌出掌心,如蔓藤般紧紧缠绕戟身,瞬息过后,炽烈的火焰便将整件道器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热意如激涌的浪潮,疯狂地向四周波荡开来。

    与此同时,慕寒的心神也沉浸在道器之中。

    异常密集而繁复的道纹不断地在慕寒脑海中呈现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炎龙破天戟」的纹谱快速地交织成形,而慕寒的心神则不疾不徐地顺着道纹向道器纹谱的中心位置靠拢。

    姬云婵的心神烙印,应该就在那里!

    「慕寒……」

    离开乾坤殿,返回羽龙天宗弟子聚居之处后,姬云婵仍是面色铁青,怒气难平,口中不自禁地念叨着这个让自己痛恨无比的名字,语调竟是异常森寒,听起来便如九幽地狱吹出来的一缕阴风。

    「大姐。」

    姬云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间内,怯怯地叫了一声,眼眶红肿如核桃,显然是刚刚哭过,眸子里满是懊悔之色。

    看到她,姬云婵脸色稍稍好转,柔声安慰道:「小妹,别太难过了,这是也怪不得你,要怪就怪那慕寒……慕寒……」

    「咦?那个混蛋竟想抹除我的心神烙印?」

    姬云婵倏地神色微变,俏脸寒霜的冷笑道,「慕寒,想彻底掌控我那三件超品道器,没那么容易!」几乎是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后,姬云婵也顾不得再去安慰姬云竹,立刻盘腿而坐,阖起了双眼……

    极真阁七层。

    「还想反抗?」

    一靠近纹谱中央区域的那团心神烙印,慕寒便发现它那原本平静的气息竟剧烈地波动了起来。察觉到这种变化,慕寒立刻就意识到姬云婵定是不甘心输掉道器,想要借助心神烙印来搞鬼。

    不过,慕寒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在极真界域时,他连风流云那万流七重天的灵魂和心神之力都能吸收,哪会将姬云婵的心神放在眼中。

    她想通过心神来抗衡,注定是打错了主意。

    慕寒心中冷笑一声,意念间,「曜龙真火」的透散出来炽烈气息顿时如水流一般顺着道纹汩汩而入。

    「呼!」

    就在这时,那团波荡不已的心神烙印突然疾速扭曲变幻,顷刻间的功夫,便化作「炎龙破天戟」的模样,疯狂咆哮着向慕寒的心神冲了过去,所过之处,周围的道纹竟是燃烧起了熊熊焰火。

    霎时,热浪如潮,肆意翻腾。

    慕寒轻哼一声,心念间,那源自于「曜龙真火」的热流便一**地从四面八方覆压了过去。

    「轰!」

    两股热意激烈撞击着,只是相持了短短数秒钟,姬云婵心神烙印所化的「炎龙破天戟」便被逼得疾速倒退而回。可紧接着,那「炎龙破天戟」内竟又分离出了「玄武佩」和「巫冥浮波刀」。

    一刀一戟仿佛被两只无形的手掌握着,再次疯狂地杀向慕寒心神,而「玄武佩」则在残留着姬云婵心神烙印的那小片区域快速地盘旋着。这一刻,慕寒与姬云婵在天宗武会时的比试场景竟似在这道器内重现。

    「姬云婵,如果是你本体动用这三件超品道器,我还会顾忌三分,可惜现在这三件道器都是由你心神幻化而成。虽然它们也拥有和‘巫冥浮波刀,、‘炎龙破天戟,、‘玄武佩,一样的禀性,但和真正的超品道器相比,还是差远了!」慕寒心中暗哼,炽烈的「曜龙真火」竟是直接涌入道器内部。

    「吼!」

    面临姬云婵的心神攻势,那团「曜龙真火」内顿时传出一声低沉而悠长的吼叫,火龙张开嘴巴,一把咬住了「炎龙破天戟」,将其咬得粉碎,脑袋则是硬生生地与「巫冥浮波刀」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震响,那「巫冥浮波刀」同样变得支离破碎。

    而「曜龙真火」却是长驱直入,化作一团炽热的熊熊焰火,轰隆隆地碾压过去,将「玄武佩」覆没在内。只是过了片刻,姬云婵心神所化的「玄武佩」就已开始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感应着道器内的变化,慕寒唇角不自禁地泛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意。

    他现在的灵魂和心神之力,比之姬云婵只强不弱,尽管这道器暂时还是归属于姬云婵,可它却被慕寒握在手中,再加上他有坚不可摧的「紫虚神宫」做后盾,完全可以不必防守,只需以「曜龙真火」这种极致力量发动最强猛的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距极真阁有数千米的姬云婵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

    「慕寒,你这么想要‘炎龙破天戟…拿起好了!」

    蓦地,姬云婵的声音从那团心神烙印中传了出来。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刹那,那「玄武佩」就在「曜龙真火」的冲击下彻底崩溃,可紧接着,姬云婵的那团心神烙印就似被点燃的炸药,轰然爆散开来。

    「引爆心神烙印?」

    慕寒立刻就判断出了姬云婵的目的,她是自觉不可能通过心神对慕寒造成伤害,这才狗急跳墙,想要引爆烙印,摧毁「炎龙破天戟」内的道纹,让这件超品道器变成毫无用处的「废铜烂铁」。

    引爆心神烙印,的确可以摧毁道纹,却也会令自身灵魂受创。

    这种做法,绝对是损人不利已。

    不过,慕寒费劲心思才竟道器赢来,又怎会让她得逞?顷刻间,慕寒心宫剧颤,天婴嘴巴大张,一股强横无比的吸劲于电光石火间抵达「炎龙破天戟」的纹谱中心,瞬间将心神烙印爆散出来的力量吞噬得干干净净。

    「嗯!」

    数千米外的房间内,姬云婵在引爆「炎龙破天戟」内的心神烙印时,就已感觉灵魂如遭重击,情不自禁地闷哼出声。

    可还不等缓过神来,姬云婵便觉有股强猛的吸力、透过自己与道器之间那股还没来得及彻底断绝的联系,降临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下一瞬间,姬云婵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力量好似被狠狠地挖走了一块。

    「噗!」

    姬云婵痛苦地呻吟一声,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只是强撑了不到两秒,便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直接瘫倒在地。

    看到姬云婵突然变成这样,姬云竹呆若木鸡。

    「大姐!大姐!」

    半晌后,她才如梦初醒,大声喊叫起来,语调中带着哭音,「来人,来人,快去高速宗主,我大姐出事了……」

    「这一下绝对要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极真阁七层,慕寒长长地吁了口气,一抹寒芒从眸中一闪而过。姬云婵在引爆心神烙印时,她与这道器的联系并不会马上就彻底断绝,而慕寒就是通过这一丝联系,给她来了一下狠的。

    如此一来,姬云婵灵魂必定伤上加伤。

    只不过姬云婵拥有众多宝物,想必不缺少专门医治灵魂创伤的丹药。也许用不了几天,她的灵魂便能痊愈,可被天婴吸噬掉的那部分灵魂力量,想要全部恢复,最起码都得一个月的时间。

    最重要的是,姬云婵此刻灵魂遭到重创,肯定没有机会再去引爆「巫冥浮波刀」和「玄武佩」内的心神烙印。

    没有姬云婵捣蛋,慕寒可已从容不迫地做自己的事。

    片刻过后,慕寒就已不再关心姬云婵的情况,注意力回到了「炎龙破天戟」。经过方才和姬云婵的心神纠缠,这件道器内的心神烙印已是彻底烟消云散,慕寒集中精神,将自己的心神烙印在了纹谱深处。

    没过多久,慕寒便睁开微微闭阖的双眼,细细打量了「炎龙破天戟」几眼,脸上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将这件道器收入「紫虚神宫」后,慕寒也不耽搁,马上又将「巫冥浮波刀」握在了掌中。

    「嗡!」

    激越的震颤声中,「巫冥浮波刀」顿时恢复原状,宛如一块漆黑如墨的巨大门板,横亘在慕寒身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