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王

336 巨大收获

    随着修为的提升,心宫空间会逐步扩张。

    突破到万流境后,心宫空间一般都有方圆数千米。然而,慕寒的心宫空间竟也达到了这样的地步。

    万流境修士有如此庞大的心宫空间,并不奇怪,可慕寒一个命泉三重天修士,心宫空间竟也不输于万流境强者,这就非常惊人了。

    「命泉三重天,便有这么大的心宫,等他修为达到万流境,岂不是能够再翻上一番?」

    「这小家伙的心宫莫不是圣品心宫?」

    「怪不得他修炼速度如此快捷,原来是因为拥有如此庞大的心宫!」

    ……」

    十数名万流境强者的心神不停地相互交流着。

    不过,他们到底都是心志坚毅之辈,没过多久,便已平静下来,开始对慕寒的心宫进行细致观察。

    这片白蒙蒙的广阔空间内,静静伫立着的一具血红骷髅,最先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大家都知道,这是慕寒自己炼制的超品道器。昨日慕寒和闻人星若的战斗进行到尾声时,这骷髅便曾出现过,一把将闻人星若甩出去栽入天极广场地面,因而众人对它的印象都非常深刻。

    除了这血红骷髅,便是心宫空间中央处的法力。

    在那团磅礴的法力内,有一条火红的小龙昂首盘踞,一株青色的小树苗摇曳不断,还有一股墨黑的液体莹莹流动。它们便是「曜龙真火」、「玄青灵木」和「墨心神水」这三种五行极致力量。

    「原来是最为罕见的无属性法力,怪不得能融合这么多极致力量。」

    感应着那团法力的气息,不少万流境强者都是恍然大悟。原本看过慕寒的比试后,他们还以为慕寒拥有多种属性的五行道体现在看到慕寒的无属性法力之后,才如梦初醒,彻底明白过来。

    慨叹间,众人的心神继续探查。

    很快,他们又在慕寒的心宫空间的一处角落中找到了大量道器和器具。以玉心鹤、扶坚等万流境强者的实力,只是稍作感应,便知道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都是来自于「域界杀场」。

    众人继续搜查,而这时,外面方台处,司空如意和姬云婵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她们竟未在慕寒的心宫空间内感应到丝毫姬云烟的气息,玉心鹤和扶坚等万流境强者也是面面相觑。

    至于萧素影则是悄然暗松了口气。

    刚才看到慕寒那副扭扭捏捏、做贼心虚的表情,他们几乎已经断定姬云烟就是被他关在心宫空间内。可没想到,放慕寒放开心宫后,众人所感应到的状况竟是与他们所判断的截然相反。

    不过,这也不排除慕寒用了某种障眼法,将姬云烟遮掩了起来。

    然而当他们将慕寒的心宫彻底搜索了一遍后,心底的那丝侥幸却已完全碎灭。在这片心宫空间内,没有丝毫人类生命气息的存在更没有任何用法力或者其它形式的力量隔绝出来的区域。

    如果说只是一个万流境强者感应不到姬云烟,那还有可能是力有未逮。

    可十几个人全都感应不到,便只有一个答案才能解释得了了,那就是姬云烟真的不在慕寒心宫内!

    毕竟,众人当中,如司空如意、玉心鹤和扶坚等人都是万流七重天的超级强者其余十数人除了萧素影和姬云婵外,最低的都是万流五重天,这已是太玄天域最顶尖的修士慕寒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瞒过所有人。

    可慕寒既然没有将姬云烟关入心宫,在司空如意和姬云婵答应拿出那三颗丹药、三件超品道器做赌注时,为何又会摆出那副神色?莫非是怕司空如意反悔,才用那样的法力坚定她的信念,以便引她入彀?

    不过司空如意也不是莽撞之人,若非有十足把握又怎会与慕寒打赌,如此轻松地跳入慕寒的陷阱中。

    一时间,众人都是万分狐疑。

    「谣言就是谣言,看来大家都冤枉慕寒了。我们四大天宗向来同气连枝,慕寒又怎会无缘无故地去擒拿羽龙天弟子?」心神凝聚成萧易仙的身影,他清朗的大笑声快速在心宫空间内激荡开来。

    「谣言?」司空如意的声音从心神中传出,似乎极为恼怒。

    「慕寒,你到底把我二妹藏到哪去了!」

    姬云婵紧跟在司空如意后面,厉声喝道,竟是已有些气急败坏,「我前些天以二妹的心神烙印施展‘离魂生灭**…明明在你心宫内感应到了她的气息,她怎么可能会突然就不见了?」

    如果慕寒已经将姬云烟挪出心宫,姬云婵绝对可以马上察觉。

    可她始终没有那样的感觉,那就意味着慕寒一直把姬云烟关押在心宫内。正因如此,在慕寒提出那样的赌注后,她才没有拒绝。因为她知道,只要慕寒放开心宫,就算他将姬云烟藏得再隐秘,也不可能避过十数位万流境强者的感应。

    然而,此刻的探查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姬云烟并未在慕寒心宫,不但意味着她之前的努力都变成了白费功夫,更意味着「太乙玄魄丹」等极品丹药和超品道器全都成了慕寒的囊中之物。如此巨大的损失,别说她承受不了,便连司空如意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接受。

    「姬云烟的气息?」

    一团法力凝聚成慕寒身影,飘落在众人的心神面前,「姬师姐,你说的可是这个?」说话时,慕寒右手一招,顿时有颗拇指大小的白色玉珠从那片堆放道器和各种器具的角落中飘了过来。

    「灵影珠?」

    这时,几乎所有人的心神都已在慕寒心宫内幻化成了身影,看到这珠子,不少人都讶异地低呼起来。

    「正是灵影珠。」

    慕寒将玉珠夹在指间,「这颗珠子是我当初在‘域界杀场,二层的‘战魂殿,中捡到的。它是从姬云烟身上掉落下来的,我看它比较有趣,所以就藏起来没有归还……」说到这,慕寒一脸尴尬,「姬师姐说在我的心宫里感应到了妹妹的气息,应该就是因为这颗‘灵影珠,的缘故,前些天,它里面还残留着一点姬云烟的气息,不过已经非常淡,到现在,更是完全消散了。」

    司空如意沉声道:「云禅,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云烟的‘灵影珠,?」

    闻言,慕寒忙将「灵影珠」抛了过去,姬云婵一把抓住,细细观看起来,只过了片刻,便皱眉道:「宗主,这‘灵影珠,应该就是二妹的,珠子上的道纹全是用‘一龙盘柱,法刻划而成。而且,这颗珠子表层那几道多余的划痕,正是当初小妹玩闹时留下来的,这个绝对仿冒不出来。」

    「看来真相大白了。」

    事情进行到了这样的地步,慕寒心宫内已不可能找到姬云烟,扶坚和玉心鹤对视一眼,突然打了个哈哈笑道,「云禅这丫头将感应到的残留有原主人气息的‘灵影珠,,误认为是她妹妹,这才闹出这样的误

    玉心鹤也是笑吟吟的道:「不错,今天这事的确可以结束了。」

    不管慕寒是故意挖坑引司空如意和姬云婵往里面跳,还是姬云婵真的把「灵影珠」误认为她妹妹,也不管慕寒是抓了姬云烟,还是没抓,不能在这片心宫空间内找到她的存在,再纠缠下去也是白搭。

    听到两人的话,姬云婵却是俏脸都微微抽搐起来。

    就这么认输,她怎能心甘,当即咬着牙怒道:「慕寒,你说这‘灵影珠,是捡的,那就是捡的?你若是抓了我二妹,照样可以把她的‘灵影珠,弄到手!你以为拿着这么颗珠子就能蒙混过关?」

    「放肆!」

    就在这时,萧易仙突然低喝道,「姬云婵,事实已然清楚明白,你还打算在这胡搅蛮缠不成?」他话音一落,一股神妙的气息涌动开来,不仅是姬云婵这样的万流一重天修士,便连扶坚和玉心鹤等人也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好在萧易仙收发自如,倒是没有对慕寒的心宫造成什么影响。

    姬云婵张口辩驳:「萧宗主,我……」

    「够了!」

    司空如意突然沉着脸叱喝一声,那道心神凝聚而成的身影当即退出了慕寒心宫,姬云婵张了张嘴,却终究不敢违背司空如意的命令,只得将后面的话咽回去,继而狠狠瞪了慕寒一眼,也退了出去。

    两人一走,其它修士自然也不便多呆,没过一会,慕寒心宫内顿时只剩下萧易仙和萧素影两人。

    「慕寒,你做的很好。」赞赏地看了慕寒那道法力凝聚而成的身影一眼,萧易仙笑容满面地跟了出去。

    「慕师弟,你演得可真不错。」

    萧素影则是没好气地横了慕寒一眼,才快速离去。

    这个时候,萧素影已是彻底放下心来,只是一想到慕寒之前露出的那种做贼心虚的模样,她便禁不住啼笑皆非,没想到慕寒竟是将所有人都蒙骗了过去,更是让姬云婵大大地出了一次血。

    不过,对于慕寒到底有没有抓获姬云烟,她还是非常好奇,只是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毕竟慕寒的心宫还处于完全放开的状态,外面的司空如意和姬云婵等人仍旧随时都可以闯进来。

    「呼!」

    慕寒轻吁口气,意念之间,心宫就已闭阖,白蒙蒙的空间瞬即又被紫意盎然的「紫虚神宫」所替代。

    抬眼看了看那镶嵌在心宫处的「太微星盘」,慕寒唇角泛起一抹笑意,「若是演得不好,又怎能骗得司空如意和姬云婵砸出那般丰厚的赌注?」这次能够骗过那么多万流境修士,「太微星盘」算得上是最大的功臣。

    正因为「太微星盘」的存在,慕寒才敢与司空如意、姬云婵打赌。

    另外,慕寒也有绝对的信心,这里的万流境修士就算再多,也不可能看穿「太微星盘」这件灵虚族宝物遮掩下的「紫虚神宫」。不能看透假象,就算把姬云烟放在心宫内,他们也不可能发现。

    而慕寒只需要将那些可以示人的东西转移一下就行了。

    放开心宫一次,就能够从姬云婵手来获得「太乙玄魄丹」等六种宝物,这样的好事,慕寒何乐而不为。

    转瞬间,慕寒的注意力便已回到方台,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那一张张神色各异的面庞。

    「各位宗主,天宗武会已经结束,我我就告辞了!」

    司空如意长身而起,朝萧易仙和玉心鹤等人拱拱手后,脚步一踏,便已跨出方台,快速远去,而在她离开方台的刹那,却是淡淡地瞥了慕寒一眼,那眼神看似平静,可里面蕴含的杀机却让慕寒心头微颤。

    「那些东西虽都是姬云婵的,可也算是羽龙天宗的。损失如此惨重,司空如意怕是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了。」

    这个念头飞快地从慕寒脑中浮现出来,瞬即心中便是一笑,现在的可不是她想杀就能杀得了的。

    司空如意一走,姬云婵自然也不会留下。

    恋恋不舍地看了玉心鹤和扶坚手里的丹药、道器一眼,姬云婵一缕咬牙切齿的声音直接钻入慕寒耳中:「慕寒,好好等着,你今天从我这里拿走了什么,日后我必定会连本带利的全都取回去!」

    「好,我等你!」慕寒眯眼一笑,回答的颇有歧义。

    ……」

    姬云婵双眼圆瞪,紧捏拳头,恨恨离去,连嘴唇ˉ都被牙齿咬得出血,今天的损失,绝对让她心痛到了极点。如果只是三颗丹药,她还能接受,可失去三件超品道器,却让她的心都在滴血。

    慕寒连司空如意的杀机都不在放心,对姬云婵的威胁更是不以为意,目光一转,便看向了玉心鹤和扶坚。

    双方的赌注都是由他们保管,除开三颗珍贵的丹药不论,光是超品道器,竟然就有五件。便连他们,看着掌中莹光烁烁的强大道器,也是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过以他们的身份,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加上还有无极天宗宗主萧易仙坐镇,他们自然不可能将这些宝物都纳为己有。

    「小家伙,恭喜你了。」

    玉心鹤唏嘘不已,「打一次赌,便有如此巨大的收获。这样的好事,我这个老头子都忍不住眼红。」

    扶坚也是艳羡不已:「这么短的时间,就赢得三件超品道器……」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身后的那些万流境强者也是忍不住嘀嘀咕咕起来,看到这样的画面,天极广场四周的众多修士,更是惊奇不已。

    「那边在做什么,羽龙天宗的司空宗主和姬云婵居然气匆匆地离开了?」

    「真是可惜,声音竟被隔绝了。」

    「快看快看,玉宗主和扶宗主把东西都交给慕寒了,‘霸王殿,、‘洞玄天魂台,、‘巫冥浮波刀,、‘炎龙破天戟…‘玄武佩…还有‘杀生剑,……啧啧,光是超品道器就有五件……」

    ……」

    众人议论纷纷,可越是议论,心头的迷雾便越重。

    直到方台处的慕寒和萧易仙等人全都散去,他们也还没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到了下午,一位宗主不小心说漏了嘴,众人才得知在武会比试结束后的那段时间里,方台处竟进行了一场惊人的豪赌!

    那场豪赌围绕姬云烟是否在慕寒心宫进行,而赌注则是「霸王殿」、「巫冥浮波刀」等五件超品道器和一件高品道器,以及「太乙玄魄丹」、「真焰红莲」和「阴阳神变丹」这三颗极品丹药。

    最后的结果,却是慕寒独得那异常丰厚的赌注。

    这消息传出来后,整个无极城都轰动了起来。从高空看下去,整座城池都像是煮开的一锅沸水,几乎到处都有人在谈论这件事,以这么多珍贵道器和丹药做赌注,在整个太玄天域,怕也是古往今来第一次。

    「可恨!可恨!」

    无极城北,乾坤殿,司空如意妩媚俏丽的形象淡然无存,那张精致的面庞竟是变得颇为狰狞,如同发怒的母狮子一般在宽阔的殿堂内踱来踱去,她脚下的地板,已是被她踩踏得崩裂出了无数缝痕。

    三件超品道器、三颗珍贵丹药……

    如此巨大的损失不仅让姬云婵心头滴血,司空如意也同样无比痛心,要知道光是那颗「阴阳神变丹」,就能造就出一位万流境的强者。在如今的太玄天域,「阴阳神变丹」也就那么一颗罢了。

    「宗主,云烟肯定是被慕寒关押在心宫内,当日我以‘离魂生灭**,感应到的绝不是灵影珠。」姬云婵险些把牙齿都咬碎,她处心积虑的造势,想要施压无极天宗和慕寒,令其放出姬云烟,却不料最后的结果竟是这样。

    「在他的心宫内找不到云烟,说什么都没用。」

    司空如意冷哼出声,脚步蓦然顿住,狞声道,「按照惯例,天宗武会结束后,便会举行一次‘镇魔行动…参加行动的除了误会前十名,各个宗派还需各挑选十人,组成五十人的队伍前往‘黑龙死渊,深处,镇压‘黑魔殿…那时正是好机会。这个慕寒……必须得除掉,我羽龙天宗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说到最后,司空如意已是声色俱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